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八六章 人算天算
    此言道出,这室内的气息,就顿时为之一窒。聂仙铃面色微冷,隐现不满之色。

    庄无道笑了笑,灵华英这句话,估计门内许多人想问。可忌惮于他的威势,不敢直接开口。

    灵华英问大灵是否剥夺师尊封号,包含着好几层用意。一是深恨大灵朝的倒戈,二则是指责庄无道对大灵太心慈手软,三则是质问它,对大灵动手之时,为何不顾忌节法真人的安危o

    这些话,门内也只有寥寥数人,敢直面询问。之前的云灵月,其实就已准备开口,只因浮山老人的到来,不得不暂时放下而已,

    并未就此生恼,庄无道探手就将肩侧墨灵抓了下来,抱在了怀里抚慰着:“这三足冥鸦之能,师兄想必也能知晓

    “自然,怎可能不知?”

    灵华英目透疑惑,一时间不能明了庄无道的用意:“此为神禽,天一界绝世独一。可掌生控死,能够穿梭生冥两界。”

    当年送节法进入阴界的,就是墨灵。

    “确是如此墨灵既有如此神通,师弟又岂能不加以利用?不过——”

    庄无道说到此处时,语气一顿,神情略为怪异:“自从二十余年前,送节法师尊入阴界之后,我就命墨灵时时加以关注照拂。三足冥鸦有记忆他人元神特征之能,按说节法师尊在何处,都能顺利寻得。可就在翡翠原战后不久,节法师尊的死后魂魄,却在阴界突然消失,既非转世,也未被吞噬,就这么凭空消失不见。那个时候,阴界之内亦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动荡。可惜冥鸦毕竟还是生灵,不能深入冥界,无法探知详尽。不过以我猜测,这次动荡,很可能是与节法师尊有关。”

    听到此处时,灵华英与聂仙铃,都不禁一怔。后者更是jm的一声,发出了惊呼之声。

    聂仙铃半信半疑,只觉太匪夷所思,这是她第一次听闻此事。不过却知庄无道性情。无论这些话到底是真是假,可既然敢于强行向大灵下手,那么就是定有足够把握,认定节法绝不会受燕氏所制。

    灵华英也是一般,面上终于透出了几分笑意,起身从室内走出道:“明白了,三个月可对?必定不会负师弟所望

    才刚走出这阁楼,灵华英整个人就化成梦幻泡影,消失在这离寒舰内,

    聂仙铃却依然是眼含不解的,看着庄无道:“为何要助灵师兄修这杀生剑?你当知那杀生剑心一旦到六层,灵师兄只怕就要理智全失即便不能阻扰,也当尽力拖延才是——”

    杀生剑心到第五层,就可将灵华英的一身修为,提升到不可思议的境地。天机碑前十,亦有其一席之地。借助含灵藓,甚至可直入练虚之境。

    可也意味着,灵华英能保存理智的时间,绝不会超过三年哪怕她对灵华英的意志再怎么高估,也不认为这位师兄,可在杀生剑心第五重天后,可保持三年以上的灵智。

    “师妹这却是想差了,似灵师兄这样的人,只要有了决断,无论如何都没法拉回。即便暂时让他停下,以后你我走好,他还是要走上这条绝路,与其如此,倒不如趁着现在我等还有能力襄助之时,帮他一把,把这绝路打通。”

    此刻说话的,却是秦锋。太虚子镜的镜光一扫,就将一人一镜,送入了进来。镜内自然是秦锋,人则是庄小湖,

    而就在聂仙铃若有所思之时,秦锋于脆将谜底揭开:“我听说太平道内,有一宝物名为‘寒玄冰心,?此物虽未被炼为灵器,却是太平道镇宗至宝之一,那时怕是要劳动师妹。”

    聂仙铃眸光一闪,而后就面色释然,含笑不语。

    要想从守御深严的太平道冰泉山中安然取此物,只有她才能办到。否则那太平道难免会有玉石俱焚之举,拉着太平道那些至宝为其陪葬。

    确实,与其等到庄无道飞升之后,再放任灵华英修行这杀生剑。倒不如就在这十年中,助其一臂之力,将杀生剑的祸患解决。

    即便那太平道的寒玄冰心,这整个天一修界,难道就没有类似的奇珍,可助灵华英镇压杀生剑心?

    庄无道却看着庄小湖;“可是有事?”

    他这灵奴,一身道业修为,如今都有聂仙铃代为指点。若无要事,轻易不来寻他。

    “确实有事,而且祸患不小”

    秦锋在镜内微微颔首,代庄小湖答着。口中是危言耸听,面色却颇是平静:“你不是命她以异神瞳,窥测那中原三圣宗动静?这家伙奈何不得神空证如那几位,便只好在三圣宗的本山内胡乱探看。就在方才,她发现了一处所在——”

    庄无道有着庄小湖的‘大衍控心符,在手,未等秦锋说完,就直接提取了庄小湖的意念,而后面色顿时为之一凝

    不过只知大概,详细的情形却还不知。庄小湖也慌忙将那异神瞳召在身侧,随着一道灵光照出,顿时就是一副图景,展现在庄无道的面前。

    却是一片位于地下的窟洞,极其宽阔。并非是天然生成,而是人工开凿出来,上宽下尖,赫然成锥形形状。四面石壁,都满绘着各种梵文,镶嵌有无数的蕴元石。每隔十丈都开凿有一个小型的门型石窟,里面一位筑基或金丹境的僧人端坐于内,口诵佛经梵文。

    而就在这凹洞的中央处,有一团的银白色的灵云卷动,是由五行之灵,聚而为云。几乎化为实质,形成一个庞大的灵潮漩涡。

    而在这灵潮漩涡的最中央处,正是那证如禅师

    庄小湖将这影像现出,又解释道:“这是在燎原寺的地底一万七千丈处,奴婢为突破法禁,颇废了些功夫,”

    庄无道无言,异神瞳在大灵手中,完全是暴殄天物,在庄小湖的手里,才是物尽其用。

    此女神念之广,简直可称是异数,便是他也无法企及,那三圣宗上下,除了神空真君与沐渊玄这寥寥十几位法力高深之人,无法窥伺其动静之外。其余地方,庄小湖却是想看就看,明目张胆,肆无忌惮。

    一声闷响,却是那异神瞳投出的影像,化成了一片混沌灵光,散逸消弭。应该是被人发觉之后,以术法打断阻绝了异神瞳的窥视。

    庄小湖却毫无异样,也未在意。被打断了又如何?只需过上半刻时间,她便可再次使用异神瞳。将那洞窟内所有一切,都一览无遗。

    “其实这也在意料之中,不过我以为,最好还是让你亲自看一眼为佳。”

    秦锋在镜中道:“我以太虚天演术推算,燎原寺此阵已至少运转了二十年之久,估计最多还有一年多时光,燎原寺就可召请一位合道禅师降临。不过这证如以这修僧人佛力为祭,时间就可缩短到三个月。至于玄圣宗,此宗准备更久,在翡翠原一战中损耗最小,合道真君降临之时只会更早。”

    “做得不错”

    对秦锋之言,庄无道并不置可否,而是破天荒的先赞了庄小湖一句:“不过燎原寺无需在意,闲时可帮我寻一寻,那玄圣乾天二宗接引合道真君的法阵方位。”

    “谨尊主人法旨”

    庄小湖喜不自胜,眼含欢喜,可惜的是庄无道并无奖赏,不过这也正常,最近光是开窍的灵珍,就从庄无道这里拿了好几枚。这是主人的投资,需要许久时间才能偿还。

    庄小湖心里已经在盘算自己,该从何处开始着手寻觅。这并不容易,她虽能以‘异神瞳,窥照三圣宗任意地域,可三圣宗修士发觉的也快,往往瞬间就能阻断。庄小湖不能仔细观察计算,大多数的时候,只能靠运气。

    “那位证如禅师,倒真是了得,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此事大哥无需在意。”

    庄无道一声冷笑,抱着墨灵起身:“此间之事,我已尽数托付于云师兄主持,还请大哥与仙铃尽力助他。此外可让赤灵子以符诏号令天下,愿从我离尘者,可至北海玄刹道宫,随我扫荡邪魔——”

    身影仍在原地,不过一人一禽。却在淡化消失。

    秦锋知晓此刻的庄无道,早已到了几百里外。他也懒得去管这位的去向,而是手摸着下巴,陷入了凝思。

    除去了云水天宫与风林雪阁,离尘宗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北方二十万里外的宁氏诸国。

    有聂仙铃与顾云航二人坐镇,再有离寒舰,哪怕庄无道不在,宁氏也无抗手之力。不是降服,就是诛灭。实在没什么需要操心的。

    庄无道的离开,更是事前就有预定之事。若无意外,此行定能一帆风顺。

    至于诏令天下,借云水天宫与风林雪阁立威之后,此刻正是时候,必能使天下景从——

    他现在只奇怪,庄无道对燎原寺,为何就能如此笃定,毫不在乎?

    聂仙铃则含笑不语,她倒是知晓一二因由,不过却实在看不惯秦锋平时,那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摸样。

    ※※※※

    离开了离寒舰,庄无道身影几化流光。此时他的遁速,虽远不及离寒舰,却可超出子午玄阳。

    仅仅四个时辰,就已经横跨七万里之地,到了一片庞大的密林之外,

    所谓的极东神原,并非是指平原,而是林原,他眼前这片紧邻碎风海,大约三十万里方圆的地域,就是天一修界中,妖族的最后一片乐土、

    庄无道只往四周略略扫了一眼,就继续往深处行去。浑身剑意散开,碾压四方。一路肆无忌惮的遁空而行,明知这是几十万年中,人族修士畏之如虎的禁地,也依然霸道如故。

    这也是为免麻烦,凡是妖类,一向都只认拳头,谁爪牙尖利,谁更强壮,谁就能成一方霸主。

    只要展露出的实力,强过这些妖修,就可安然无事的在这神原之内行走。若还谨小慎微,低调行事,不但降低了自家格调身份,更会遭遇那些不开眼的妖兽挑衅。

    何况此时这整个天一修界,还能有哪一处地方,值得他慎重以待?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