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八五章 神纹血禁
    就在月枫真人身躯被两断的刹那,那处楼内也刮起了一阵血腥风暴。随同月枫真人坐镇于此的十余金丹,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被那衤绅诛剑,断落了头颅。

    而仅仅又一个呼吸之后,聂仙铃就已闪身到了晓枫的身前,素手轻弹,轻而易举就破开那一重重的赤红剑光与枫红符火,点在了晓风的眉心。

    随即这位元神真人,整个身躯就瞬间膨胀,最后‘篷,的一声炸响,整个人爆为血粉。威能几可比拟元神自爆,巨大的罡力澎湃冲击,在这风林雪阁的最核心处炸裂了开来。只是须臾,就将那核心的禁阵,撕得千疮百孔。

    听枫愣愣的看着这一幕,风林雪阁经营了万年之久的大阵,不到十个呼吸,就被那红衣女子轻易破除。自家两位师兄,更是毫无反抗之力的,便陆续陨落。

    听枫子一时间眼神茫然,满目都是难以置信与错愕不解,

    不该如此,不该如此

    他知晓自家宗门的护山大阵,远不算是固若金汤,更不可能挡住那能在一日之内,一举攻破大灵皇城,几乎扫灭了大灵与天道盟的那两位。

    可他们风林雪阁到底是经营了万余年,大阵不惜工本。不能抗拒离尘攻打,总不至于连十个呼吸都不能抵御——

    还有这离尘,怎的就全无与他们讨价还价之意,笼络之心?

    风林雪阁不似云水天宫,与离尘并无死仇。今日不该是宗门上下,展现一番风骨,以示我宗不可轻侮之后,再在离尘逼迫之下,顺势降服?

    至于那神纹血禁,风林雪阁上下,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然而以其他形式,风林雪阁也不是不能拜服在离尘麾下。

    可为何?离尘宗这就已动手?

    核心禁阵已经破损,更无元神修士坐镇,此刻的风林雪阁,已经是被去了壳的龙虾,可任由离尘宰割屠戮,

    呼吸紧窒,听枫子僵硬着脸,回望着北堂婉儿。而后者此刻,则是冷然淡笑:“如此说来,贵宗果是不知云水天宫之事。不过事已至此,已无法挽回,也请真人,一并上路走好”

    虽说不教而诛谓为虐,可北堂婉儿却知此刻门内的几位真人,尤其是庄无道,根本就没有降服这风林雪阁的兴趣

    此宗首鼠两端已经非只一次,便是再如何宽厚之人,也无法信任此宗。除非是再有一朵心誓莲,否则除神纹血禁之外,都难使离尘放心。

    可既然这位拒绝了衤绅纹血禁那就只有一个结局。

    也亏这风林雪阁上下,居然还以为自家在离尘宗面前,还能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那听枫子却是瞳孔急缩,凝成了针状,而后又有一丝凶芒透出。袖中忽然探出了无数的黑丝,蜿蜒飞舞着往北堂婉儿笼罩抓去。他听说此女,不但是离尘掌教高徒,更是庄无道的至交好友,如能拿下,今日风林血阁或还能有一线生机

    不过那些黑丝,才刚至半途,就有一道浩瀚拳力,猛地虚空轰来。听枫子随身的护身灵玉,立时闪现灵光,在他身外形成了一层三彩屏障。

    可这层屏障就只抵挡了顷刻,就被这拳力碾成了粉碎,然后他整个胸膛,都在塌陷粉碎,巨力冲击,使一大团的血肉,都猛地从身后爆出、

    听枫子眼神惊愕,往这虚空一拳的来处遥遥望去。却只见一艘赤红战舰,静静的悬浮于空。

    “隔山打牛,浑天一气”

    出手杀他之人,居然是顾云航!

    当世之中,庄无道也擅隔空掌力,不过听枫子却知这出手将他一身气血生机尽数打灭者,定是顾云航无疑。

    浑天一气通神拳此界之中,除了天下第二散人顾云航之外,别无分号,再无第二人修习

    大约七十年前,听枫子就曾亲眼见过,顾云航以这浑天一气拳力,将一位初入元神境修士,远隔百里,生生轰碎

    唯一的区别,就只是今日这顾云航的拳力,更胜当年十倍

    可这一位,又是何时开始会为离尘效力?

    无数的念头,在他脑海之内纷闪而过,可随即又见一道剑光斩来,正是北堂婉儿出手毫不容情,只一剑,便将这听枫子的头颅削成了粉碎

    当听枫子死去之时,聂仙铃已经以七杀无妄之术,回归到了离寒舰内。直接就闪身回到了庄无道的身侧,盈盈坐下。出手连斩两大元神,将风林雪阁的守山大阵,毁灭大半,却似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聂仙铃依然身姿出尘,不染半点烟火杀戮之气。

    “月枫晓枫二人已然伏诛,仙铃幸不辱命,”

    说话的同时,她那一双灵动明眸,则是眼含深意的看着灵华英。

    这位师兄,是离尘宗内,极少的几位能让聂仙铃依感觉佩服之人。不过此刻的灵华英,明显状态不佳、

    “仙铃因修七杀无妄剑之故,亦曾对枫山剑集与杀生剑有过钻研。不过当时推演之后,发觉这杀生剑第三重之后,每升一重,或者每九年之期,都要经历一次魔煞心劫。若不能渡过,则心智为怨煞所控,即便侥幸完劫,亦会影响元神,使神智受损。要么是性情日渐呆滞,要么是意志最终沉沦。二者殊路同归,都将成杀戮凶魔,甚至为天道所控,不得超生。所以仙铃虽曾凝聚修得杀生剑心,却不曾继续修行。也不知师兄,肯否信我之言?”

    那灵华英愕然看了聂仙铃一眼,而后颌首道:“师妹是我宗之内,天资悟性最高者。据说门内那本高达七百万符文的《太霄符典》,师妹一日就已通读,三日就能掌握悟通。推演杀生剑也必可轻而易举,师妹之言,师兄我岂敢不信?”

    却不说自己,会否放弃杀生剑的修行。他不会后悔,也不会就这么放弃,沉沦凶魔,总比现在无论宗门内什么事,都无能为力的好,

    聂仙铃柳眉微蹙,已是知晓自己今日,只怕难以将这位劝服。正沉思之际,就又听庄无道言道:“月枫三人虽亡,然而这风林雪阁内,仍有金丹数十,若然被其纵离,必为祸患,就请师兄,代我离尘诛之可好?”

    灵华英愕然看向了庄无道,他虽修成杀生剑心,可毕竟非是杀人疯子,亦非邪魔。

    在江南道宫,只能靠诛杀一些为祸的邪魔,敌对宗派的修士,来修行这门秘术。

    至今也只练成了第一重天境,在这条不归道上,其实并未走远。

    然而以这风林雪阁内的几十位金丹修士,数千筑基,哪怕只由他诛戮十分之一,也可将这‘杀生剑修到了第三重天的境界,

    “为何如此?”

    在他想来,庄无道多半会婆婆妈妈,想尽办法来阻扰劝说才是,他也准备好了应对之法。可这位的反应,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灵师兄心意已决,我劝也无用,倒不如倾力成全师兄。师兄心结不解,日后修行也必难再有进境。此次北上,我宗必将灭宗无数,师兄若能借此机会,在三个月内一举将杀生剑推升到五重天境。无道或能助师兄,了却心中夙愿。贞一虽死,还有燎原,亦为罪魁祸首。”

    庄无道说话时,面色却是略显黯淡:“不过我知师尊在天有灵,知晓师兄选择之后,必定会不喜。师兄这条路,也只会越走越窄。”

    相较于为其复仇,节法师尊更愿见的,是灵华英与他能够在修真道途上,有所成就。若有一日能够得仙人道果,就是对节法的最大回报。

    而在节法真人的门下,也只有他二人,有着长生之望。

    灵华英一阵沉默,随即却又语气冰冷,凝声道:“说到师尊,大灵已剥夺师尊钅镇国大德灵孝真人,封号,此事可真?”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