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八四章 大祸降临
    就在数十里外,庄无道目光远眺之处,又有七十余艘宝船,浩浩荡荡的前来汇合。除了其中二十余艘梭形宝船,的正是神慧宫特有的‘星宫神慧舰,外,其余也是形状不一。

    神慧宫亦是天一大教,就在不久之前,神慧宫门内的元神修士,已经增至三位,实力直接几十年前的离尘。其门下亦有不少附庸,这次也都被神慧宫一并带来。

    当神慧宫主浮山老人在离寒舰中,面见离尘诸真人之时,神情既是震惊,又带着一丝压抑不住的喜色。

    震惊是因震撼于这艘离寒舰的强大与功用,喜则是神慧宫这次是稳稳当当的,站在了离尘宗的上。

    这半年内神慧宫虽有动摇,却不曾背叛。而观离尘今日北上声势,分明是欲横扫宇内身为盟友,神慧宫自可理直气壮的从中取利。就更不用说,那几十年前还在心忧的祸患。

    而此时离尘上下诸人对位神彗宫主的感观,也都很是不错,相较于离尘宗那些靠不住的盟友服用,神彗宫明显更为可信。

    几十年前这神彗宫虽是因那极东神原的压迫,才不得不投靠离尘,假借离尘之势,以制衡神原与风林雪阁。

    可这些年来神彗宫附从离尘,一应事务都尽心尽力,从未推诿,也无半点的行差踏错。

    尤其是在赤阴城背盟之后,似神彗宫这样实力不弱,又能始终立场如一的附庸宗派,就更显难能可贵。

    庄无道对浮山老人也颇为礼遇,特意抽身与这位单独密谈,仅仅一刻钟之后,浮山老人就已是满面红光的离开了‘离寒舰这一次,是再不压抑其脸上的狂喜。

    一则是喜离尘声势之盛,庄无道一应决策安排都不负他所望;二则是庄无道并未有灵物自珍之意,哪怕是外人,只需能附庸离尘,亦能有练虚之望。只是这代价,却也不轻。

    直到送走了浮山老人之后,庄无道才又抽出了些许时间,与灵华英交流。

    “我观灵师兄如今所修功法,似有些不妥,还请师兄诚实相告”

    他深知灵华英的性格,固而也不用询问的语句,直接就出言逼迫。

    灵华英面色平淡,只凤目之内闪过一丝寒芒,语含讽刺:“师弟如今在人面前,都似这般的盛气凌人?”

    “我若软语相询,只怕灵师兄不肯老实与我说。”

    庄无道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师兄所习,可是门内,山剑集,中的杀生剑?”

    这次之所以能够猜知灵华英的底细,却并非是因剑灵之功,也不是由他自己识破,而是聂仙铃。

    身具无妄魂体,洞悉真实,任何的道家秘典到她手中,只需翻一翻就知究竟。而此时离尘宗内那些藏书,几乎都已被聂仙铃通读。所以才知这,山剑集以及‘杀生剑,这门秘术。

    ‘杀生剑,此术极其的强大,便是修有离世绝尘二术的庄无道,亦觉忌惮。不过这门秘术,也无比极端。

    修行杀生剑,只需成功凝练出‘杀生剑心就可依靠杀戮来提升修为战力。

    每杀一人,就可提升一分修为,所杀之人实力越强,提升的修为也就越多。屠戮百名练气,或者一万普通人的性命,便能凝聚出第一重圆满的杀生剑意。到了三重之后,就可所向披靡

    不知第一重圆满需要百名练气,第二重却需百名筑基,第三重则是百名金丹。手段近乎于魔

    自然此术,也同样有无数的隐患

    就如神明借助信愿之力成神,则易万民信愿所挟。而魔修修行魔大法门,已易为魔煞染化神智,改易性情一般。‘杀生剑,依靠杀戮来提升修为,又岂能没有类似的祸患?

    离尘宗内从无人成功修成‘杀生剑心所以,山剑集,被束之高阁,也无人能知修行这门秘术的后果如何。

    庄无道却能猜测,修此术者一旦把持不住道心,就必定会沦为只知杀戮的极恶凶徒、

    “既然知道了,又何需问?”

    灵华英神情冰冷如霜,语音寒漠:“我自知分寸,不用你管。”

    庄无道能在翡翠原内,亲手斩贞一头颅,为节法真人复仇,了却心结,又怎能知他心情?

    自节法身殒之后,对他而言,每一日都是煎熬。恨自己修为浅薄,恨自己无能为力。

    原以为这一生都将如此平庸,只能眼看着庄无道一步步登上巅峰,剪灭燎原,自己却只能旁观坐视。

    颓唐荒废,几成心魔,直到他在庄无道从内琅嫣府带回离尘宗的藏书中,查到了,山剑集知晓了‘杀生剑,这门秘术、

    那时只一眼,他就知自己,已别无选择——

    庄无道闻言不由沉默着,与灵华英对视,虽未说话交谈,可仅仅这一眼,就已知灵华英大致的心境念头。

    心中微微叹息,庄无道忽然一个灵决拍出,使这‘离寒舰,缓缓停下。

    云水天宫与风林雪阁两家距离极近,彼此只有七万里之遥。即便是在与那些灵骨宝船汇合,遁速大幅下降之后,这庞大的船队,也仅仅只用了一个多时辰,就已抵至风林雪阁的总山之外。

    这里同样山峰成群,而那些峰顶之上,却是一大片位于的红色枫林,又常年积雪,形成了一种极其特异的景观。

    壮阔而又凄美雅致,美奂美轮,美丽到使庄无道都不忍毁去。

    只是当离尘宗的船队达到此地之时,这风林雪阁亦是如云水天宫一般的情形,正聚集弟子闭门自守,山上山下,禁法都全数张开。可见里面,数万风林雪阁弟子,面色皆凝重异常,隐含惧意惊色。

    风林雪阁实力较云水天宫又要更强一些,有六千筑基修士,六十余位金丹,元神境三人。

    这家江北大教,也明显是早早知道了离尘欲北上的消息,提前做了不少的准备,那护山法阵比诸人所知的,还要强上不少。

    而庄无道这边,却暂时无法使用‘雷火乾元需要到第二日,才能施展,

    不过这次依然是北堂婉儿出面,就连言辞都没什么变化。

    “——离尘掌教法诏,特宣风林雪阁听枫,晓枫,月枫三人出山觐见”

    那山内同样沉寂了片刻,才有一身影,步出本山之外。庄无道认得是听枫子,却要比水景道人更要有骨气得多,神态不卑不亢的朝着北堂婉儿躬身一礼。

    “风林雪阁听枫子,见过上宗使者。不知今日贵宗大兵来犯,到底有何见教?若欲与我风林雪阁为友,就请贵宗舰船退后十里。若欲与我风林雪阁为敌,则尽管动手,我宗上下借不惜死战”

    语气冷硬,绝无半点怯意软弱,与水景真人也是截然不同。

    庄无道却微一愣神,也不知是该佩服风林雪阁的骨气,还是怜悯风林雪阁的无知,

    死战o这风林雪阁也能有与离尘宗死战的资格?

    “大约是还不知云水天宫覆灭之事”

    旁边的灵华英,却冷然开口道:“如此姿态,不过是欲与我宗讨价还价,可笑——”

    庄无道心中却在奇怪,距离云水天宫覆灭已有一个多时辰,这风林雪阁距离不远,岂能不知?

    还是灵华英,又提醒了一句:“如今可不用于以往,见过了云水天宫覆亡之景,谁还敢与风林雪阁有所沾染?”

    这船团之内,目睹过云水天宫覆灭的诸宗势力,哪一个不是噤若寒蝉,小心翼翼?此时还有谁敢向风林雪阁通风报信?地方上那些有能力的修行世家,摆脱与风林雪阁的关系牵扯都来不及,哪里还会主动凑过去?

    再者有离寒舰与子午玄阳舰在,离尘弟子与诸宗修士还算尽心。一千里范围之内,又有谁人敢于靠近?

    即便有一二不知死活之辈,也会被迅速清理。

    风林雪阁仍不知云水天宫,在一息之内就彻底覆亡之事,并不出奇。

    二人说话之时,那北堂婉儿也是板着脸,毫无异状,口中也依然是在云水天宫时的那一句,几无什么变化:“近年天一修界群魔乱舞,邪魔张狂。我离尘已为天下大宗之首,责无旁贷。欲聚天一诸宗一扫妖氛,涤荡山河。今日起兵至此,是为问罪于你风林雪阁。闻说贵宗数十年前,与中原几大魔门勾结,戕害生民修士无数。又与邪教燎原太平两教串同甚深,暗为盟友,不知可有此事?”

    听枫子微一凝眉,答复与水景真人迥异:“我风林雪阁万年前亦曾参与诛魔之战,镇守此地万余载,诛除邪魔无数,是为此世公认正教之一,怎会与邪魔有染?燎原太平,亦皆为天一正教,有些交情,是再所难免。不过贵教既指这两家为邪宗,那么我风林雪阁,从此与这两家再不联系便是”

    语气之中,已经含着些许不耐。

    北堂婉儿目光闪了闪,眸子里已经现出了寒意,不过依然压着性子,以不变应万变,三张符篥传到了听枫子的身

    “汝言吾难辨真假,也无瑕查证。风林雪阁欲证青白,就请贵宗听枫,晓枫,月枫三人出,在此符中种下血禁

    “神纹血禁?”

    听枫子眼神意外错愕,似是完全无法置信,片刻之后却是放声大笑。满含嘲讽,震荡长空,久久不绝。

    “神纹血禁?要我三人种下神纹血禁?这是欲将我风林雪阁,驱为灵奴?你们离尘,真个是狂妄,狂妄荒唐,笑煞世人”

    “狂妄?”

    北堂婉儿唇角微挑,眼含怜意;“莫非听枫真人还不知?一个时辰之前,那水景道人亦是这般言语,而云水天宫,此时已不存片瓦“

    听枫真人不禁怔神,面色更为错愕,而后就心有所感,猛地回望身后。

    此时就在风林雪阁建在最高处的那个楼宇之内,聂仙铃骤然现出了身影,唇含浅笑,手中衤绅诛剑,一道赤红的光华闪过,那主持着整座大阵的月枫真人,顿时就身躯两断,血洒四方

    而此时身躯碎断的月枫道人,则是满眼的不可置信,这聂仙铃,到底是何时闯入至此?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