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八三章 后事安排
    当云灵月,阳法与赤灵子等一行人踏入‘离寒舰,内时,神情都是喜不自胜。

    这艘巨大的空船,可绝不止是一艘战力强横,可抵至少十艘子午玄阳舰的五阶战舰而已,更是一处可移动的灵地,能够支撑一个大型的宗派,在内修行生活。

    换成是四十年前的离尘,哪怕是把整个山门上下,所有弟子都全塞入这艘船内,也是绰绰有余。而即便是现在的离尘,全挤进来也不会显得特别拥挤。要知那赤阴城,也不过是二三百里方圆而已。自然这里的灵气之盛,并不如前者。

    这已是宗门重器,更可算是离尘现在最重要的根基之一,可保离尘历经万世而不衰。

    只要‘离寒舰,不毁,还有人能够御使此舰,那么谁都无法使离尘完全覆灭,

    故而在与庄无道见面之后,掌教赤灵子是自发自觉的,就从庄无道手里,接过‘离寒舰,炼制的后续诸事。

    庄无道已经搭建出了大致的框架雏形,有了战舰龙骨中的核心禁阵,剩下的都只是一些旁枝末节。

    无非就是战舰外壳的炼制,还有外围阵法的篆刻,甲板上的几座高塔,以及舰内空间的各种建筑与药园之类。

    这些都无需庄无道亲自出手,赤灵子与门内诸多金丹都可代劳,实在不行,还有几位元神修士,都可拉来当做苦力。

    云灵月与阳法几人,却留在了中枢小楼内,与庄无道密谈。

    “情势真就如此紧急不成?以师弟之策,我离尘痛快是痛快了,也可收快刀斩乱麻之效。可也太过严酷,这云水天宫,若能稍用些功夫,软硬兼施,并非是无法收服。如此下去,我恐几十年后,我离尘必将仇满此界。行事太过酷烈,定被天下非议,是智者所不取。”

    旁边的秦锋闻言,不禁抽了抽唇角。在他看来,离尘威压云水天宫的手法,实在可称得上是拙劣。

    不过他却知庄无道的心思,知晓这家伙,根本就无心去收服这云水天宫。之前北堂婉儿在他指使下的一应举措,其实根本就没丝毫诚意,只为‘先礼后兵,四字而已。

    意思意思而已,已经给了你机会,可既然尔等看不上,那么后面也就怪不得我。

    庄无道扫了诸人一眼,忽然眼神一凝,在灵华英的脸上停留了片刻。感觉到自家这师兄,似乎已是修为大进,可眉心间一股戾煞之气凝而不散,一身气机犀利凌人。

    下意识的就觉不妥,庄无道立时就将一丝意念,悄然潜入到了不远处的天机碑内。

    ——不是那块天机正碑的碎片,而是灵京城内的那块天机碑,也是这次他在灵京城内,最大的收获之一。

    此物别人难以挪动分毫,合百余元神之力也无法伤损,甚至连百万年前,离寒天宫的那些位合道真君也无可奈何

    可庄无道借助那天机正碑碎片,却能轻而易举,就将这巨大石碑移入到离寒舰内。准备带回本宗山门之后,就放在南屏群山之外的林海集内,也算是断去大灵朝的一大财源,顺便增一增离尘的根基底蕴。

    而此刻当神念感应,庄无道仅仅一个念头,就有所得。

    天一世界灵华英,此界中总榜排名一百一十二位——

    灵华英的天资过人一等,可也只能算是而已,既没有他这般的天生战魂,也没有战魂附体可以悟道,更无剑灵指点。

    二十年前灵华英晋升元神之时,就显得颇是仓促,那时总榜排名只四百余位。原本庄无道以为,这位师兄几十年内,都将用来扎实根基,消弭隐患。至少要到百年之后,修为才可快速提升。最后的成就,应可达到天机碑前十五排位之内,全盛之时与节法一般进入前十,足以支撑离尘宗威名不坠。

    可如今仅仅二十年,他这师兄,就已是到了元神中期之境。

    庄无道心中闪过了一丝忧虑,不过面上却不显分毫,也知非是详谈此事之时,

    并不与云灵月几人废话,庄无道直接就一拂袖,立时便是二十余块含灵藓,出现在他的面前,语气淡然道:“诸位之意,我已知悉。不过三圣宗的第二位合道,极可能会在一年之内降临。诸位又可知,那火云地魔二窟,离尘若能择合适的草木在内善加培育,出产类似之物不难,最多八百年,就能收获类似这含灵藓的灵珍?除此之外,我已预定,二十年之内定要离开此界。”

    也就在此时,楼外传来了一声笑:“本就是举世皆敌,那又何需在乎仇满天下?”

    云灵月见到那含灵藓时,本就心情震撼。之前庄无道在信符中,也曾透漏了一点口风,让他早就有所猜测。可此刻见到了实物,依然是情难自禁。而当听到庄无道‘二十年内离开此界,几字之后,更是心神荡漾。

    随后又随声望去,只见一位三旬左右的清隽中年,踏入了楼内,心头又微微一跳,与诸人一起行礼道:“见过顾真人”

    不是元神境真人,而是练虚纯阳真人

    云灵月目光,下意识的就扫向了楼外的天机碑。只见那天机碑上,在神空,庄无道与聂仙铃三人的名下,赫然就是顾云航的字样。

    ——天一世界练虚境第二位,顾云航

    这位突破练虚,证就纯阳真人,应当就是在这七日之内。而要突破天限,则必需类似.灵藓,的灵珍,换而言之——

    几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异泽,已经隐约有所猜测,而后果听庄无道言道:“顾真人已应我之请,为我离尘客卿,在我横渡虚空之后,会代我坐镇离尘,护持宗门三百载。另有散修燕狂人,我欲引入师尊门下,还请云师兄代劳收录,传授法决。”

    此时阳法等人的面色,才终于舒缓了几分,眼中喜意再现。此时的离尘,全靠庄无道的声威支撑。若无天机碑前十的绝世强者坐镇,只怕立时就有大祸降临。有顾云航代替,离尘这三百年内,都必可稳固。

    至于燕狂人,亦非小事。这位是颍才第一。庄无道既是要亲自举荐接引,显是极看好此人前程。

    忽然间,诸人皆心生明悟,知道这已是庄无道,在安排后事。二十年内离开此界,只怕再不会更改。

    云灵月也只稍一寻思,就已改变了想法:“原来如此,这般说来,这云水天宫是非灭不可。可那灵京城内又是何缘故?这分明为我离尘招灾惹祸。还有那镇龙石,岂能轻易散出?”

    ——若庄无道还在此界,哪怕只呆上百年时光,离尘都能从容不迫的,一步步将云水天宫彻底拿捏收服。

    可他这师弟既已离去,似这等养不熟的势力,自然是越早除去越好。

    然而那灵京城的一应安排,云灵月却实在是想不通,明明是已把大灵朝打击得奄奄一息,可临到最后,庄无道却又给了大灵一线生机。

    镇龙石这般的奇物,收集镇压都嫌不安稳,庄无道偏还要还给大灵皇室——

    庄无道却是一笑,心绪平静如故。早知灵华英等人会有此问。只怕此刻门内诸位元神,对他已是不满之极。

    而如今的离尘宗,唯一能有资格与他平等对话,质疑他决策的,也就只云灵月与叁法两人而已。

    “中原战乱,大灵分裂,我离尘固然可保五千年无恙,可日后仍有大劫反扑。吾之法,则可使离尘一劳永逸。在离开天一之前,我自会安排下后手,使我离尘未来无忧。”

    说完之后,庄无道就没继续解释之意,而是看向了船外:“是神慧宫,浮山已经到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