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八零章 处置大灵
    庄无道轻笑,随手就是一团含灵藓,抛向了顾云航,

    他并不担忧顾云航反悔,甚至也无需这位立誓。他深知四百年来顾云航一应做为,似他们这样的修士,一举一动,都贴合道心自我。一旦承诺过,就定会遵循,那么哪怕拼切姓名,也不会放弃后悔。

    “这是,仙人之血?”

    顾云航接在手中,只略一探看,就已知究竟:“原来如此,此物可将金仙之血淡化中和,倒确可助人突破天限的可能。想必聂真人,也是借助此物之力?”

    见聂仙铃微一颔首确证,顾云航就放下心来,有聂仙铃的例子在前,他没可能无法突破。

    秦锋正欲说些什么,旁边的燕狂人,却抢先开口道:“顾真人乃当世大修,可护离尘三百年无恙。燕某却不过小小筑基,实不解庄真人唤我来此,究竟有何用意?莫非也是欲燕某,为你离尘供奉?”

    语含自嘲之意,供奉修士虽能得离尘宗丹药与灵地供应、诱惑不小,却不能使他心动。

    也不认为自己值得庄无道,再奉送一株这样的含灵藓。

    ——至于几百年后,谁知那时会是什么样的情形?那时的离尘,是否还需他这样的散修扶持?是否舍得为他提供以株含灵藓?

    若不能得练虚道契,那还不如做一散修,自由自在。

    “非也”

    庄无道移目望去,眼神无半点轻视,凝肃认真,对这一位,反而比之顾云航,还要更重视几分。

    “不知燕道友可愿拜入我离尘门下o不是供奉,庄某可为燕道友担保,代节法师尊收徒,使道友以秘传弟子身份入门。”

    通常而言,离尘宗只会在各处道馆之内收录弟子,很少会纳筑基以上的修士入门。毕竟一般修为有成,带艺投师者,入门后很难融入,对宗派也往往忠诚有限,且这些人的过去经历,也难以一一追溯,很是麻烦。

    不过他身为离尘宗实质性的掌控者,两位本山秘传之一,自然有着足够资格,为燕狂人开此特例。

    沐渊玄既有胸襟,将不死道人也录入门墙之内。他庄无道又岂无气魄,收下一个还只是筑基境的燕狂人?

    如今的离尘,正是青黄不接之时,而自己又将横渡虚空而去。似燕狂人这等前途无量的修士,正为离尘所需。

    以他的判断,二百年后此人的成就,绝不会在那时的顾云航之下正可助离尘宗,渡过那段艰难之时。

    “拜入离尘门下?”

    燕狂人楞了楞,数息之后才反应过来,然后眼神就微微闪烁,似颇为意动。

    拜入离尘宗的好处,是日后再不会为丹药灵珍功法之类发愁,只需修为足够,就可获得晋升练虚境的机会。

    身为真正的秘传弟子,待遇自不能与供奉修士等同。

    缺点是他现在修行的功法,可能要放弃小半,转修离尘的那些传承功决,以凝聚金丹道基。

    这可能会使他在筑基境,再耽误个二三十年时光,可日后的前景,却更为广阔。

    不过这利弊得失,其实也无需去仔细考量,燕狂人迅即就有了决断,却并未立时答应,只道:“真人抬爱,燕某岂能不从?只是在此之前,燕某欲先去离尘本山看看。”

    他要看看离尘宗内到底如何,能否容得下他?又是否可维持庄无道筑下的霸业不坠。

    “自无不可其他我不敢担保,可这节法真人门下,却定不会使燕道友失望。”

    秦锋在镜内代庄无道答着,目光却自始至终,在注视着庄无道,眼神怪异,语含嘲讽:“就不知接下来,师兄是准备如何处置这大灵?”

    顾云航心中微动,也在仔细倾听。他也好奇,庄无道准备如何收拾这一战之后的首尾。

    庄无道却一阵默然,知晓秦锋此刻,已是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不过却并不在意。

    秦锋颇为不满,‘嘿,的一笑,冷然道:“最上上之法,就是什么都不用去管,这中原修界自可四分五裂。大灵国当可一分为九,一百年内都将战乱不绝。哪怕日后燕氏诸王分出胜负,也要元气大损,几千内不能恢复——”

    还未说完,庄无道就已微一摇头:“你该知我性情,实在无法办到”

    何尝不知秦锋之策,才是上佳良策?不过这也将意味着,整个中原之地都将陷入战乱,硝烟四起。此处亿万生民都将生灵涂炭,流离失所。

    他庄无道可毫不犹豫的,将这天一修界尽数扫平,却没法对这些无辜生民,也做出这等狠辣决断。为人也终究还有着自己的底线,不是那种可为自身一己之利,就将天下之人,都陷入水深火热之境的。可以毫不在乎,就害了那亿万人的性命。

    他庄无道也绝没有‘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气概。

    秦锋轻声一叹,不过也知庄无道真要是这么做了,那么自己反而该为其担忧。违逆了道心自我,必有入魔之忧。

    随即他又强提聚起精神道:“中策则是扶植一位弱势皇子,再立朝廷,以辖制燕氏诸国。”

    若上策不能选,这当是最佳之法。有离尘宗的压制威胁,那燕氏诸国绝不敢轻启战事。

    不过整个大灵,也将陷入实质性的割据,诸国各自为政,架空朝廷。大灵燕氏,同样是实力大减,至少千年之内,难以威胁离尘。

    其实也可将大灵彻底拆分,以离尘之势制衡,能使这中原王朝永无一统之时。不过秦锋却知,这办法短期之内还好,一旦超过了二百年,就必定会遭天道龙气反噬——

    就似弹簧,压制越久,反弹之力也就越大。

    “之前我亦是如此打算。”

    庄无道微微颔首,可之后又语气一转:“不过就在方才,我却是改了主意,如今另有打算。若一切顺利,当可为我离尘永绝后患。”

    “嗯?”不止是秦锋惊诧,便是聂仙铃与顾云航,都挑了挑眉。尤其后者,心情是说不出的怪异。

    庄无道出手狠辣,无论是对赤阴城,还是对大灵朝,都是果决无比,无半点留手。光只是今日斩杀的元神修士,就不下十位。

    可对于修界之下,那些底层的生民,却又保持着宽容怜悯。这等样的性格,在修界之中,实是少见得紧。

    心中很不以为然,顾云航却也无轻视之意,更知这特殊性情,并不能成为庄无道的弱点。

    之所以对那凡间万民保持宽容,是因这些人,根本无法威胁到这位真人而已,视如蝼蚁。可一旦有一日,那中原万民对这位构成了威胁,庄无道下手时也必不会有丝毫迟疑。

    “若要寻一皇子继位,这皇城之内,有二十七皇子燕诚与二十九皇子燕任,可以任君挑选。两位皇子性情温顺守礼,日后必不会对离尘生出冒犯之心。”

    清冷之声,从十里之外传来。观月散人的身影,正渡空而至。而此间诸人,也毫不觉意外。

    以聂仙铃与二人的元神修为,岂能感应不到这位天道盟硕果仅存之人的到来?

    即便是二人感应不到,还有庄无道,还有离寒舰内的庄小湖,都不会疏忽。

    是因庄无道的有意纵容,才使这人能到达此间,旁听几人间的言谈。

    而此时的观月散人,正眼神五味杂陈的注目着庄无道,既有期待,也有悲意不安。

    “就不知真人,到底准备如何永绝后患?”

    “温顺守礼o”

    庄无道了然,温顺守礼这四字换句话解释,就是软弱可欺。

    “观月真人怕是误会了,身为一国皇者,最好是性情坚韧不拔,胸中有些城府韬略才好,最好是仍未成年。不知大灵皇室之中,可有这等样人?”

    观月心中一送,看来庄无道对他,确无杀意,对于天道盟,亦无斩尽杀绝之心,可随即又觉奇怪。性情坚韧不拔,胸有城府韬略o这样的皇子继位,对离尘又有何益?

    就不惧养虎为患,他日反噬?

    还有这未成年,又是何意?不过还未成年的皇子,倒是容易控制。

    不过来之前,他就已经打定了主意,只略一思忖,就道:“三十四皇子燕杰,年岁方只十二。禀性刚强,聪明伶俐,一应举止,皆颇肖太祖”

    “那就请这位三十四皇子燕杰继承大宝”

    庄无道一言定下了大灵皇位的人选,随即又道:“另可召齐王燕玄入京,任摄政亲王。另请观月道友告知,不日我将北上扫荡妖邪,不知他是否有兴趣,再与我携手一次o”

    观月散人的瞳孔一缩,这是欲使两虎相争?原来这才是庄无道的的目的。北上,这是欲联手燕玄,覆亡太平道么?不对,扫荡妖邪,只怕是不止太平道。

    以燕玄的为人,只怕多半会同意,这位会因庄无道重创大灵而生怒,却绝不会坐视到手边的机会溜走。

    若能覆灭太平道,燕玄的齐国封地,必将扩增数倍,实力大增,

    秦锋一言不发,忖道这倒也是个办法,并不比选弱势皇子继位差上多少。大灵的内耗,也同样极重。

    可庄无道随即又将手中的七枚镇龙石,取在手中道:“这些镇龙石,就先由我保管。待十五年后,庄某会择日将这七枚镇龙石,赠予大灵诸王!昔年平北王燕景瑾对我有恩,这也算是我给大灵的一个交代。”

    听得此言,观月散人已不知该如何应答才好,聂仙铃等人,则更是错愕不解,茫然不解的听着庄无道安排,

    分赠镇龙石,这倒是催着太平道互相残杀吞并。可有这镇龙石在,大灵朝估计只需四百年时光,实力就可尽复旧观,且更胜今朝。

    秦锋本是下意识的,就欲出言阻止,可随即就见庄无道此刻目中透出,全是锋锐冷芒。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