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七八章 阿赖耶识
    “此战之后,天下惊惶,诸宗必定视离尘如虎。初来乍到,正好借这天机碑告知世人,这天一之世,并非是庄无道一人之天下。”

    “可那又怎样?我只知这一位到来之后,甚至都不敢出手与庄真人稍作接触,直撄其锋。”

    观月散人目中的讽意更浓:“排名在庄无道之上又能如何?昔年洛天舒贞一的排位,无不在那位之上,可如今都已授首。破不了庄无道的那四门盖世神通,哪怕是合道修士来了也没用。虚张声势,在明眼人看来,自可洞悉无遗。只要蠢货,才会被他这一手唬住。”

    元宁皱了皱眉,正欲寻思反驳。随即就听远处,又有一连串的呼声响起。

    “星玄世界神空,此界中剑道排名第三位,生于星玄世界——”

    “星玄世界神空,此界中术法排名第二位——“

    “星玄世界神空,此界中遁法排名第三位——“

    “怎么会?这为剑道术法,怎会排位第三?这可是合道真君,谁能凌驾其上?”

    “剑道第一庄无道,剑道第二聂仙铃;遁法第一聂仙铃,遁法第二庄无道——”

    “还有术法第一,也是庄无道庄真人——”

    天机堡内的纷闹,顿时就沉寂了几分。更有许多人,已经陷入了深思,沉默不语。拳道剑术上的造诣,并不代表战力,真元与道业积累,也是重中之重,

    可谁都无法确定,这位神空真君,就能稳压过庄无道一筹。

    元宁的面色微变,而后若有所思道:“难道真要向离尘俯首称臣不可?”

    第二次道出此言时,已经多了几分软弱,再没有之前的决然硬气。

    “我只知三圣宗,最多能降临八位合道。”

    观月散人转过头,遥望皇城方向:“如今那位,也正在步步紧逼,剪除三圣宗日后的羽翼爪牙。”

    语音却就此而止,并无再详细解释之意。

    元宁真人却也是聪明伶俐,一点就透之人,喃喃道:“这么说来,还真是让人为难——”

    未来的三圣宗,只要一日奈何不得庄无道,那就只能在本山龟缩坐视那人,一步步的铲断三圣宗的根基,

    而对于欲靠拢附庸三圣宗的宗派势力而言,这却无疑是一场大劫

    若站在三圣宗一侧,这几年中定然会死得难看,而若在离尘一方,未来则同样会极其难受,可也不一定会输。

    至于大灵,若肯老老实实的站对位置,或者还有一线生机。可若是生了不该有的念头,那位岂能相容?

    所以他方才所说之言,其实有误,根本就没什么为难之处,除了离尘之外,也没得其他的选择。

    微微一叹,元宁的眼神黯然,把身上的道袍直接撕开道:“方才真人说那位有四门盖世神通,到底是哪四门?”

    这却是没话找话,岔开话题,到底还是还没能完全从这落差真相中走出来,

    “便是你知道了,又能有何用?就只城外的雷火乾元,你有多少法门破解?”

    观月散人冷然讥嘲着,也不管好友的尴尬,依然看着皇城,眼神伤感道:“我只可惜落前辈与元道子兄,这次死的真是不值。忍辱偷生,岂不好过与敌偕亡?”

    心中颇怀怨愤,尤其是元道子,若非是这位的最后亡命一击。那庄无道未必就能在顷刻之内,瞬杀三人,取得那般辉煌战果。

    落天舒死的就更是冤枉,死前的行事,根本就不像是一位纵横此世数百年的绝代修者。

    一个灵皇的身死,何需如此在意?这三人中哪怕保全一位,大灵都能多出几分希望。

    元宁闻言,这次却也同样回以冷笑:“我看他们两位,只怕非是情愿玉石俱焚。而是道心已破,不得不如此——

    观月散人不禁愕然,而后失声苦笑。可笑自己,倒不如元宁这个局外人看的明白。

    推动大灵与离尘为敌,为大灵招来此番大劫者,正是落天舒与元道子二人,燕赤灵也有份参与。

    这三位都已是元神后期,不过受天限之制,难以再进一步。也只有晋升练虚,才有从天一界飞升,远渡他界的希望。所以对证如的游说,最为心动

    落天舒多半是为此惭愧于心,才会在临死前举止失措。而元道子那时,只怕也真是道心受损,严重到无法维持自身修为的地步。

    又开始看着那衤绅空,真君的一应详尽,星玄世界,这就是那所谓上界的名称?天机碑称天一世界的乾天宗为别院,而星玄世界则为下院。那么定然还有上院与本院之类,这乾天宗在天一修界之外,只怕也是势力庞大到惊人。

    也不知今日自己的选择,最后是到底对是错?

    幽幽一叹,观月散人收起了思绪,往之前的来处踏空而行,是该与那人再见一面,仔细再谈一谈了。

    无论结果如何,是生是死——

    ※※※※

    此时的庄无道,却正是陷入沉思。

    在他一双重瞳照望中,只见这黑白剑身之上,都有着一丝隐约的龙气交缠。这是剑诛天子之后的变化,沾染天子之血,夺其一丝龙气缠身,

    若此剑强时,可以御使龙气为己用,更增威能。若此剑遭遇重创虚弱,则必在遭这龙气逆噬,便连剑的主人,也要身遇灾劫。

    再若是乱世之时,此剑落入身有大气运之人手中,龙气佑体,甚至可直接造出一番霸业。

    不过这些沾染得来的龙气,对庄无道而言并无太多用处,反而颇是头疼。而真正让他惊异的,是剑身之内隐藏那丝丝黑气。

    ——正是煞力业火不过却不是多了,而是少了

    天道反噬,孽力缠身,这都是庄无道预料中的后果,他也准备在事后,承担那随时可能得来的人道杀劫。

    可当他细观这太霄阴阳剑时,却发现剑身中萦绕的业力,却是出乎他意料的少,淡薄几近于无。

    这让他疑惑不已,百思不得其解。按照剑灵传授给他的道书,似这种弑杀天子之事,必定要遭天地所忌,龙气反噬。

    而所谓龙气,其实就是天仙界中所谓的‘人道是人族万民的意志所聚。也就是佛门中所言的的‘阿赖耶识是无数人无意识的意念集合而成。

    其存在看似与神道,与神明,并无什么区别,可其实根本大不相同。神道的本质,是信愿之力,需要信徒主动的发愿信奉,才会有愿力存在。而阿赖耶识则不同,无论生灵有无这概念念头,它都存在。

    佛门所指的阿赖耶识亦称、变因宇宙万物生成之最初一刹那,就有这第八识存在。亦被称为本识、宅识,藏识,以其为诸法之根本,故亦称本识;以其为诸识作用之最强者,故亦称识主。此识为宇宙万有之本,含藏万有,使之存而不失,故称藏识。又因其能含藏生长万有之种子,故亦称种子识。是本性与妄心的和合体,一切善恶种子寄托的所在。

    故而这天地万物,哪怕他身旁的石块芥尘,都有着阿赖耶识的存在。有了这一识之后,才能变现万有,拥有智慧

    而亿万人族的‘阿赖耶识,的聚合,就形成了修士中所言的‘人道‘龙气,。之所以称呼为龙,并非是其本质为龙。而是这‘人道会自然显化这世界最完美生灵的形态,来展示其力量。

    而在第一第二劫之时,这‘人道,还未曾显山露水。可当第三到第五劫之时,随着人口繁衍,渐渐兴盛,却已经是可以抗衡‘天道,的存在。

    ‘人道,并无自身意识,却会本能的为人族求生求存,会排斥一切对人族不利之事。

    而三劫之后‘人道,崛起的后果,是那些妖修生存越来越是艰难。诸界人皇崛起,凡间皇朝的实力,则越来越是强横。

    在一些人族大兴的世界,妖修生存无比艰辛,几无容身之地。除了面对原本就有的劫雷之外,还有面对化形之劫

    妖修若要化形为人族,就要受‘人道,劫数。只有化身为人之后,才可挣开‘阿赖耶识,的枷锁,在修行上拥有更高的成就。

    天一修界的诸代皇朝,在几十万年前曾盛极一时。不过在历经佛门大劫与翡翠原大乱之后,天下万物凋敝生灵涂炭,一直到此时,在大灵燕氏的手中,才渐复元气。

    大灵未曾失德,于人道反而有功,这燕苍灵也可算是明君。所以庄无道以为自己,事后必定会遭遇龙气反噬才对

    可最后的结果,却是让他惊愕无比。

    难道说,自己斩杀燕苍灵,乱大灵皇统传续,其实是应运而为?这位灵皇,还有整个燕氏,本就该有此劫?

    皱起了眉,庄无道百思不得其解。首次感觉自己,在天道衍算方面,还有着不小欠缺。

    偏偏是自己的两位道侣,也同样不擅此道。秦锋固然雄韬伟略,可也仅仅只是谋略方面,胜于常人数筹。太虚天演术颇有潜力,可短时间内,仍难有太大成就,毕竟三人中以秦锋修为最弱,要追上他与聂仙铃,就已经极其吃力,哪里有时间分心其他?

    至于聂仙铃,既然身具无妄魂体,那就不用再去指望。聂仙铃算计不到别人,别人也算不不到她。

    至于自己,天生战魂更专精于搏战厮杀。

    “只怕剑主这次,还真是应运而为。”

    正当庄无道惑然失神之际,剑灵忽然又在剑窍内冒头道∶“据我所知,这人道龙气忌修行之士。天仙界内的诸国皇者,都非修真之人,否则必有灾劫。这燕苍灵最不该的,就是动了长生修真之念,位至元神,又延寿近百余年。被人道龙气反噬,似也是情理之中。”

    庄无道却是颇为不解:“可这位神武皇帝能至元神境,也是因镇龙石之助——”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