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八六章 霸绝寰宇
    燕赤灵的f天葬地,极其的神异,那时被封禁的,不只是自己的本体,还包括了他的两具身外化身,

    若不用阴阳劫,根本就无法破局保身,这位也是唯一能知晓自己,还有着两具分身之人。哪怕只为灭口,庄无道也要做到一击必杀,

    庄无道也再次对当年剑灵之言,深有感触。功法神通若专精一门,固然更易精进,可这天下间的奇功异术层出不穷,日后若不想被人克制,一身所学最好是尽量驳杂些为好。

    要想走到世间绝巅,那么自己这一身道业,自己就不可能有死角存在。

    似今日头一次面对这种封印术,就差点面临陨身之危。

    “师兄之意,倒似是欲与那人交手战上一场?”

    聂仙铃察言观色,就已知庄无道确实无恙,神色顿时就轻松了下来,摇着头道:“不过我看那人对师兄忌惮甚深,也是位谨小慎微之人,师兄只怕难能如愿。只看方才就可知晓。此事,很是奇怪——”

    那人出手,只是将她暂时逼退,救下沐渊玄之后,就立时退去。哪怕当时,她是故意露出了破绽引诱,那人也只当是不觉。

    于其说是此人谨慎,倒不如是对她与庄无道颇含忌惮。虽是才降临此界不久,可这位对皇京城内的这一战,对他二人,却都已有了一定认知,

    “确实是有些奇怪”

    庄无道眯着眼,遥对着乾天宫的方向,目透冷芒。他之前本是有意在无量虚空之中,与之战上一场,甚至自己两具身外化身,也到了虚空海内,准备配合聂仙铃截杀。

    那时这皇城之内的一切,都还未完满,不过若能将此人诛灭,那么此间之事暂时放一放也是无妨。

    可这人却是根本就不给他机会,出手之后,毫不恋战,退的果决于脆。也确如聂仙铃之言,要么是在忌惮着他二人,要么是另有缘故,

    上界合道真君降临此世,不该是以鼻孔来看人么?

    这些念头,都是一闪而过,庄无道就又回过了神:“其实也无妨,无论有何因故,三圣宗总不可能平白再多出一两个合道。”

    三圣宗的底蕴,估计最多能接引六到八位合道修士降临。而之后十几年之中,无论情势再怎么变化,那些资源都不可能平白多出。

    换而言之,此事只他需镇之以静,按部就班,把放在三圣宗头上的绞索,一点点的套紧便可。

    “师兄之言甚是,是仙铃乱了方寸。”

    聂仙铃也明白了过来。自嘲一笑,随后又看了眼身周,那四尊仍在龙气支撑下,挣扎恢复着的龙甲神卫,还有远处正以各种方法,疯狂逃窜的诸位修士,

    出乎意料的是,庄无道对那六座‘无疆剑冢,也未曾出手,任其逃离。只是以太霄阴阳剑追击,很是斩杀了不少元神修士,

    不过也有放水的嫌疑,其中好几位,都被庄无道故意放过,按说元道子燕赤灵一死,庄无道要诛灭大灵这些修士,应该是轻而易举才对。

    可观庄无道的剑光,竟并无多少杀意,只是催赶着这些人逃离。

    聂仙铃不禁柳眉微挑,不解道:“这些人,还有那无疆剑冢,师兄不打算除去?”

    “无需,大灵燕氏万年以都来未曾失德,此时也不到改朝换代之时。真将其根基尽毁,只会沾染更多孽力。首脑已除,即便放他们离去,也能如何?几百年内,都不可能再有威胁,”

    庄无道摇着头,知晓今日事后,若不能处置妥当。这中原之地必将战乱四起,生灵涂炭,不知多少人将死于这场大乱之中,这将都是由己而始。

    断绝大灵皇统,是事出无奈。若有其他选择,他绝不会走这步险棋。

    一边说着话,庄无道一边又望向那资政殿内。此时那燕苍灵,正孤身一人,端坐在殿内龙椅之上,面色苍白如纸

    不过神情依旧威严,再未有半点畏色。

    庄无道心中暗暗点头,能让元道子,落天舒这样的人杰,都舍身效命,这位神武皇帝,定是有些不凡之处。

    即便明知要死,这位也不愿死得毫无尊严。

    也再未多言,庄无道心念一起,那太霄阴阳剑,就直接钉入到了燕赤灵的眉心之内。

    血光冲涌,隐现龙形。挣扎了片刻之后,方才被庄无道的剑光斩溃,顷刻间就有三道血色光华,从其躯体之内飞出。庄无道早就等着,遥空一个抓摄,就有三枚镇龙石,正落在了他的手中。

    之后那太霄阴阳剑,也返回到了他的身侧。不过此刻这剑上缠绕的气机,却稍有异样。庄无道睁开了重明观世瞳,然而眸中就透出了一丝异色与不解。

    ※※※※

    当整个皇城之内,几乎沦为空城死域之时,在数十里外的天机堡内。却是修士成群,总计数万人,正汇聚于天机堡内。

    其中有散修,有天下诸宗驻皇京道馆的修士,也有诸世界的子弟,也有换过了袍服后躲藏于此的大灵供奉修士。

    这些人聚集此地,倒非是有什么图谋,更非是对此刻皇城中的那位有不利之心,而只是单纯的避难。

    天机碑前十皆有合道之能,这几位的每一次交战,都是一次大规模的灵灾。几十年前,庄无道与贞一在石灵窟上的一战,尽管是发生在了藏玄大江上。可一样是将两岸周围几千里地,尽数化为白地。也幸亏是此战之前,附近的生民修士就已被撤走。否则这死伤只怕难以计算。

    又几年之后的翡翠原之战,周围数万里地,都是不断的地震山崩,大河决堤。大灵与三圣宗在此处几次大战,几乎使那翡翠原,再次化为鬼蜮,怨煞冲霄。不知多少人被波及,无辜死伤。

    今日庄无道与聂仙铃强闯皇城,尽管一应的罡风灵爆与气潮冲击,都被那‘皇天神极镇龙大阵,镇压挡住,

    可谁都不能知这局面,最后会演变到何等的地步。最开始是担忧庄聂二人,万一是战不过,逃不走,又想不开,最后在皇城之内自爆元神金丹。之后局势逆转变化,诸人就又担心大灵皇室,最后会选择玉石俱焚。

    短时间内,除了元神修士与身有足够遁虚符的修士之外,谁都离不开太远。而此时皇京城内,最安全的所在就是天机堡。法阵独立,规模虽只及‘皇天神极镇龙大阵,的十分之一,可一旦全力催发,却可抗衡合道。

    所以乱起之时,几乎稍有些见识智慧的修士,都是蜂拥至此,借地避难。

    天机堡是天道盟所辖,最开始是只为收拢人心,故意卖好;在皇城之内搏战最激烈时,却是不得不继续敞开,此时来避难之人,多是出自世家诸宗,天机堡内已经容纳了大量的散修,总不可能将这些人,拒之于门外。

    到最后形势逆转,当庄无道以无敌不破之身,昂然进入第六重皇城,使沐渊玄等辈都无能为力,显露败势之时。天道盟的主事之人,却已是有意的收容,别有所图。

    而此时整个堡内,正由一片死寂,转为喧闹。人声沸腾,嗡嗡震响,所有人都在面面相觑,或神念交流,或小声谈论,还有近半修士都是面色苍白,色近死灰,看着天机碑上才刚稳定下来的排名。

    天一世界元神第一位∶庄无道

    天一世界练虚第一位∶聂仙铃

    天一世界元神第二位∶沐渊玄

    天一世界元神第三位∶顾云航

    天一世界元神第四位∶羽旭玄

    天一世界元神第五位∶萧守心

    天一世界元神第六位∶灵法天

    天一世界元神第七位∶月鉴

    天一世界元神第八位∶极阴

    天一世界元神第九位∶方孝儒

    天一世界元神第十位:李崇心

    “燕赤灵,元道子,我没看错?这二人名字,怎就不见了踪影?”

    “这怎么可能?”

    有人惊惶不解,眼现不信之色:“这天机碑,莫非是出错了不成。”

    也有人失神无措:“这可怎生是好?怎生是好?”

    更有人若有所思的仰望着天空:“燕赤灵殒,元道子陨这天一修界,怕是真要变天了。”

    “前面死了一个沐渊玄还不够么o还加上一位燕赤灵,元道子?”

    “天下修界精华,今日真可谓是一战陨落近半”

    一些修为浅薄者,并不能知大战详情,只能四处询问:“难道真只是庄无道与聂仙铃二人而已?是在那皇天神极镇龙大阵之内,斩杀这三位天机碑前十强人?”

    “除了这三位,皇城内元神数十,金丹八百,难道都是你捏的不成,还是这一位,真就强道了这般地步?”

    “这到底是怎生回事?那两位,就真的强横至此?”

    “方才那沐渊玄沐真人,不是也已赶至?”

    “据说是使用了一门盖世神通施展之后,是真正的万刃不能伤,万法不能加。视沐真人等辈,如同蝼蚁。”

    “这岂非是已无敌于世,霸绝寰宇?”

    “天机碑上排名第一,便是练虚修士,也不是他的对手么?他那师妹,可非是寻常修者“

    也有人忧国忧民:“三大绝世强者身殒,这岂非是已将大灵的几个支柱,都斩尽杀绝?”

    “灵皇已死,太子身亡,大灵皇统断绝。燕氏若是无有能压服诸支的强横人物,只怕这中原之地,立时就是大乱将起”

    “乱世将临,苍生何辜?”

    “这位无道真人,真好生霸道凶残大灵似也不曾得罪这位,出手怎就这般狠辣?他到底意欲何为?是真想要将大灵覆灭不成?”

    “是否要覆灭大灵我不知,不过若这位愿意,只怕真能横扫天下”

    “我知不久前,赤阴城被这位真人逼迫封山,千年之内,不得涉足西南修界之外。”

    “我恐今日之后,天下诸宗世家,都将往离尘朝觐参见——”

    “怎么这离尘,就出了这么一个怪物?“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