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七八五章 合道真君
    刺耳的震鸣声,在所有人的耳膜旁,轰然炸开。当庄无道拳架舒展的刹那,整个皇城内的这片云天,都为之滞了一滞

    事实上也不止是天空,此刻一百里方圆之地,所有的修士,所有的兵将,所有的符禁,包括那六座‘无疆剑冢都在这一刹那中彻底冻结

    ——自然也包括了那沐渊玄,包括了证如,包括了那年老太监。包括了万劫刀狱,那包括了元道子最后的‘五行神雀-天葬焚心刀,

    所有一切,皆无例外

    小阴阳劫,时隔二十余年之后再次施展。庄无道这次全未依靠附体战魂之力,然而声势威能,却也远非二十年前所能企及。

    以拳架施展,却似拳实剑

    而今日这一剑,庄无道却是直捣几十里外的天坛之上,正主持着‘皇天神极镇龙大镇,的燕赤灵

    后者眼透不敢置信,惊骇欲绝之色,然后身躯元神就毫无疑念的,被庄无道的阴阳剑力,斩成了粉碎亦如那元道子一般,整个身躯化为血肉粉末,坍塌崩溃。

    直到这一剑之后,整天天地才恢复正常。空中继续罡风爆卷,万劫刀狱也仍在凝聚出一道道刺目刀芒,而证如的小无量劫指,也依然点向了庄无道的眉心。

    只是那燕赤灵的‘天道神封,封天葬地随着燕赤灵的身死,却是彻底崩溃。庄无道的身躯恢复自由,六感回归,而后第一时间,就是挪移乾坤,移花接木

    首先斩至的,是凝聚了元道子所有气血精华的五色刀光,却被他拂袖一拍一带。而后就轻易转过了方向,直指那证如禅师法身,

    后者瞳孔一缩,小无量劫指瞬时变化,一重重精妙佛力,凝于虚空,试图阻拦刀势。可就在最后的刹那,法相的法相身躯却猛地收束,竟就将那年老太监的身躯强行挪移,拦在了自己身前。后者措手不及,根本就来不及反应,整个身躯,就被元道子寄托命魂的刀势彻底淹没轰碎

    沐渊玄也是第一时间就已眼神微凝,开始了逃遁。万劫刀狱不再指向庄无道,所有的刀势,都尽数一收,裹住了自己身躯,遁入虚空之内。

    可紧随其后,却是聂仙铃的一声轻笑声:“沐真人这就要走了么?”

    无量虚空中,空绝与诛仙交撞,聂仙铃这次却竟是破天荒的正面迎击。整片虚空海都似已化为其坚实后盾。冰火神界,无量元灵都聚于一剑。

    一人练虚,一人元神,力量却都已能凝缩到极致,汇于刀剑之中的一点。

    ——在这无量虚空海中,也传不出什么惊天动地之声,可当这两个点接触的刹那,二人身周范围内,所有的紊乱灵潮,尽都被湮灭排开

    而仅仅只这一击,沐渊玄的身躯,就近乎于崩溃。大片的血肉,从骨骼身躯之上脱离,五脏粉碎。

    踏入练虚之前,聂仙铃本就最巅峰层次的元神,在合道上的造诣,可以比拟沐渊玄,甚至超越。而在踏入练虚之后,她的一身法力修为,更是以十倍层数的攀升。

    之前在‘皇天神极镇龙大阵,之内被死死压制,可此刻在无量虚空中,却如龙归大海。一身法力,都可尽数挥展

    沐渊玄虽稳居天下第一人数百年之久,一身法力近乎合道,可如今也同样远非聂仙铃之敌。

    此刻哪怕手持‘空绝刀,这般的残品仙器,也仍是一击败落,重伤垂死

    聂仙铃却无丝毫的怜悯之意,剑势一折,就又直指沐渊玄的残躯。可就当此时,聂仙铃却见沐渊玄的肉身,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而后者也不再抵御,化作了一道刀光逃离。

    诛仙剑再斩,破入这刀光之中,将沐渊玄的整个右臂右胸,都全数斩削而下。可后者身躯却也再一次,在寸阴之内复原如常,刀光瞬闪,彻底穿梭出她肉眼可及的范围之内。

    “方孝儒”

    聂仙铃的柳眉一挑,就知定是那位占据了方孝儒身躯的不死道人,已经到来接应。这位既已出手,那么此人伤势,想必也已尽复如初。

    不过聂仙铃也没怎么在意,在这无量虚空海内,谁都别想逃脱出她的追杀。再增一个不死道人,也无法是剑下再添一条性命亡魂。

    可就当聂仙铃,才刚遥锁住沐渊玄的一身气机时,就又身形顿住,脸上现出了几许讶色。

    虚空海内,忽然间一团阴带星芒的剑光,漫天袭至。不止是彻底遮断住了沐渊玄的退路,也将聂仙铃的身躯,完全淹没其中。

    皇城之内,庄无道同样惊觉。移花接木,将那无名太监直接诛灭,再以太霄阴阳剑,将四尊再无援手的龙甲神卫斩断身躯。那证如禅师逃得极快,庄无道只能遥空刺了一剑,却无果而归。只有剑身所附的攻伐元神之术,略有收获

    而就当他欲再接再厉时,尽力诸灭其余的元神修士时,就又猛地回身,望向了西面方向。

    只见一团巨大的陨星,此刻正从云空降临,冲落的方位,正是那乾天宫的所在之处,气势浩大,整个天一修界,都可得睹。

    神念之间,也已感应到了虚空海外的短暂交锋,而后仅仅片刻,聂仙铃便从虚空海外踏步而去。

    浑身上下,也没什么创痕,只是眼神中,有着几分凝重,几分自嘲。

    “是仙铃无能,到底还是没能将那沐渊玄留下,日后又有得麻烦。”

    今日这一战,本可一举定鼎天一修界大实,可最后却是功亏一篑,

    庄无道却无丝毫责怪之意,方才虚空海外那一幕,他都有感应,实在怪不得聂仙铃。直接就摇头追问:“你与他交手,感觉此人能耐如何?”

    “只是浅尝辄止,互相试探了一番而已。只能说,那人不愧是合道真君合道境界,果然不同凡俗——”

    聂仙铃陷入了回思,这些上界真君,确非此界元神所能企及。天机碑前十五位,每一位都有着部分合道之能,前五之内,都有着可比肩合道之力。

    可今日聂仙铃才发觉,这应只是天一修界之人坐井观天。似沐渊玄落天舒等辈,与这些合道真君相较,仍有本质的差距。

    那证如禅师也是合道,可毕竟是魂身,而非本体。一身实力,最多只能与沐渊玄与落天舒二人相仿。差点就让她以为,所谓合道,也不过如此。

    今日战后,才知厉害。

    “我初入练虚,境界还未稳固。与他交手,仍是不敌,不过尚可全身而退。需要至少十年沉淀积累,稳固练虚之境,才可真正与他抗衡。倒是师兄,与此人一战,当有七成以上的胜算。不过如加上师兄藏而未用的身外化身,还有四尊练虚傀儡,那人多半——”

    正说到此处时,聂仙铃却是一惊,只见庄无道的嘴眼鼻耳七窍,皆有鲜血溢下。

    “七成胜算?如此说来,我现在最多只与他相当。放心,我无事——”

    庄无道一声苦笑,将面上的血液抹去蒸发,这一拳小阴阳劫之后,他十年之内,都再用不出来,三年之内,都将实力大降。而且至少折损了十年左右的岁寿

    代价之大,不逊色于当日萧守心施展的无尽冰国。

    然而方才的情形,他却是不用都不行,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