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七四章 阴阳劫现
    可惜的是眼前这几位,明显也知他意图,谨慎持重,皆是聚势而不发。便是之前叫嚣着,要将他围杀在此的证如,此刻也很是安静。

    目不斜视,庄无道唇角旁透着淡淡的讥诮,言语中也毫不掩轻蔑之意。

    “诸位道友,资政殿已然不远,尔等若再不出手,只怕就只能看着庄某取那位神武皇帝的人头——”

    沐渊玄的面色铁青一片,握着那‘空绝刀,的手,正微微震颤,青筋爆起。他沐渊玄二百年来独尊修界,何时被人如此轻视?

    不过终究还是毫无动作,知晓自己这一刀斩出容易,而下一刻,却未必还能完全的立身在此。

    气机互锁,当自己刀出的刹那,就是自己命绝之时。面对庄无道这门反弹所有外力的神术,在找出破解法门之前,只有固守,才能活命。只有不攻,不露根底,方能使此子稍微顾忌。

    胡乱出手,只会使自己沦入绝境,落天舒之死,就是前车之鉴。若非是这位救太子之心太过操切,被聂仙铃抓到了机会,怎会那般轻易的,就身亡于诛神剑下?

    想起这位与他斗了大半辈子的人物,就这么死去,死的毫无价值,沐渊玄面色就难以自禁,现出一丝伤感之意。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岂能不悲?

    庄无道‘嘿,然一笑,讽意更浓,却也颇觉遗憾,这三人不出手,他也暂时无可奈何。

    虽有‘重明剑衣可到底还是被一座大阵,六座‘无量剑冢,与数万修士一起压迫着,分不出太多的余力。

    剑意虽已凝聚至极,剑力却只能用出两成,守有余而攻不足。他本是想依仗星移,与星移,这样的神通,一举将沐渊玄证如这样的人物,当场斩灭一位。

    可这几位都太过乖觉警惕,落天舒一亡,就再不敢冒险。

    “诸位这是不愿阻我,还是不敢?罢了,庄某不问便是。此事早些了结,庄某与诸位也能早些收场解脱——”

    几番言辞挑逗,都毫不起效果,他也只能以言语试图将这次失败阴影与屈辱愤恨之念,深深种入这几人心灵之内

    不过效果而也是不彰,不是他损人骂战上的能耐退步,而是根本无需。看这几人神情便可知晓,今日之战,这几人的‘道心,与‘武道意志,本就已是承受重创,无需他再画蛇添足。

    庄无道意兴阑珊,也就于脆的收起了‘舌剑,的功夫,懒得再与这些人纠缠。拳势凝聚,随着意念往前横扫虚震,于是身前那几座宏伟大殿,都被轰成了粉尘,

    再一手探出,遥空一抓一摄,那第七重宫门如纸做的一般,被一只庞大的无形手掌,捏成了片片碎石木屑。

    那资政殿已经出现在他眼前,就在不到七里之外。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甚至能够直接穿透那皇天神极大阵的层层阵纹阻扰,望见里面三个神情异常难看的身影。

    之前沉默下去的元道子,却在此时忽然开口:“赤阴城可以封山千载,那么我大灵朝亦可在千年之内,不与离尘宗为敌”

    此言道出,所有人都是怔住。沐渊玄一声冷哼,不置可否。证如目光冰冷的看了元道子一眼,也同样未说什么。事已至此,他二人的立场,也无法阻止大灵背盟求存。

    殿内的神武皇帝燕苍灵,则是神情一愣之后,现出若有所思之色。

    这城下之盟,虽是屈辱。可以此时的绝境,也别无其他的选择。今日合三圣宗之力,都不能保住自己性命,大灵又何必再卷入这场修界风波?白白使自己丢了性命,更使赤阴皇统断绝,天下陷入战乱?

    不过千年时间太久,他只能答应百年。百年卧薪尝胆,必雪今日之耻

    庄无道却毫不动容,继续往资政殿内行去,身周都天神雷挥展,南明离火如蛇般往前蔓延,一步步破解着这皇天神极大阵的核心禁制。

    他此刻虽已放弃了再斩杀一位盖世强者的念头,可前进之速也提升不了多少。一个弹指时间,走不到百丈。

    这是整座‘皇天神极镇龙大阵,中最为严密的部分,破解起来颇费功夫,不过此刻他最多也只需二十个呼吸时间,就可至燕苍灵的身前。

    元道子眸中一丝闪过怒意微闪,却还是强忍着气道:“元道子可以说服陛下立誓,真人有什么样的条件,也都尽可以提出。只需我大灵能够办到,定不会推辞真人若是因对近日大灵的所作所为生脑,元道子也可仿赤阴城紫衍真人故事,自裁以谢罪我闻真人与我家齐王颇有交情,还请看在齐王面上,留情一二——”

    道出此言,已经是委曲求全,把姿态放到了极低,不顾皇家颜面。只求庄无道,能将大灵放过,从这皇城退走,

    庄无道的身影,也终是顿住,仰首望天,陷入了沉思。直到半晌之后才开口:“大灵不是赤阴城,也比不得赤阴。我能放心赤阴,却不能放心大灵。”

    大灵之强,非赤阴城可比,他与羽云琴父女的情分,亦不是燕玄能够企及,

    此时的赤阴再有千年积累,也再难达圣宗高度。大灵至今未曾失德,未遭大变,一千年后,声势可超如今尽倍。

    那时的离尘,必是天下圣宗之首,是未来的另一个‘离寒宫也必定为天下修士嫉恨畏忌。

    那么他又岂容这世间,有这么一个可以成为修界中流砥柱,号召天下修士与离尘为敌的势力存在?又怎可能容许出现,另一个‘大夏,皇朝?

    尤其是那已被灵皇炼化了的三颗镇龙石,他是必定要收回不可。

    至于燕秀的人情,还有当离寒宫内欠下那位平北王燕景瑾的因果,他自有办法还上。

    元道子的面色不变,仍未放弃努力,语气转为阴冷:“那么真人,就不为灵孝真人处境考量一二?”

    所谓灵孝真人,就是指的节法。节法陨灭之后,大灵册封节法为钅镇国大德灵孝真人在阴世之内,受大灵龙气照拂。燕家在阴世中的几位鬼修真人,足可将这位真人的阴世之魂,掌控在手。

    庄无道闻言,却一阵哈,大笑。他是早有预料,这句话果然还是说出来了。哀求不成,那就准备胁迫?

    再懒得搭理,庄无道身形一闪,进入皇宫之后,首次使用虚空挪移之术。立时就听虚空中崩丨的一声碎响,周围一大片的禁制随之崩散。资政殿的四壁亦开始破裂,现出蜘蛛网般的裂纹,下方地面亦为之沉陷坍塌。

    以积蓄之力,将这‘皇天神极镇龙大阵,的抵抗强行粉碎,庄无道闪身到了资政殿的门前。他都懒得入内,直接就以摘星手探臂一抓,往那神武皇帝遥摄而去。

    而元道子的眼神,也在这一刻转为死寂:“主辱臣死,真人既是不愿留人余地,那么元道子也只能玉石俱焚”

    字道出的刹那,元道子整个身躯,就猛地崩散,爆成了一团血粉。可其手中的刀,却是五元内蕴,猛地爆射而出。

    “五行神雀,天葬焚心”

    五色光华,化作了一刀流光,直指庄无道的身后。而随着元道子自爆肉身元神的一击,周围证如与沐渊玄几人,就似得到了信号,几乎在同时出手。

    “小无量劫,三生三叹”

    证如口诵佛号,法相身躯蓦然从空中步下,而后一指点向了庄无道的眉心。沐渊玄的空绝刀,则在此刻消失不见,可此时整个万丈方圆天地,都似已化成了他手中之刀。

    “乾天神极,万劫刀狱”

    以刀势引动天劫,再强御天地劫力为其所用。这门神通或者不及庄无道的‘重明剑翼不及洛天舒的‘元麟神感,般价值巨大。然而若论威能,却是当世第一。

    无论单挑群战,接无往不胜

    庄无道此时整个人,就似落入了到了无数刀气形成的死狱之中。四面八方,皆是酷烈刀芒。

    借助‘空绝刀‘,这些刀芒的锋锐堪称是无以复加。还未及身,庄无道的肌肤,就已能感觉阵阵刺痛。

    他的‘重明剑衣能够反弹一切外力。可这个‘一切却只是指的五阶之下,在言、道,上远不及自身的外力。

    似沐渊玄的这一刀,证如的小无量劫指,都是远远超出了重明剑衣的能力之外。

    不过此时威胁最大的,还是元道子燃烧了所有气血神魂的这一刀。

    便是庄无道亦觉惊愕,元道子乃天道盟散修,一向处事还算温和,明哲保身,极不情愿卷入于三圣宗间的大战,

    可当这燕苍灵遇险之时,元道子却是第一个愿为这位灵皇捐躯,

    如此的决绝,赌上了自己所有的一切,不留半点退路。这一刀直指心神,也同样是对‘重明剑衣,威势十足,甚至更在证如与沐渊玄之上

    “天道神封,封天葬地元道子兄求仁得仁,以死为祭,燕某惭愧不能及。然亦不愿道友苦心,付诸东流。以这百年岁寿,换你命归黄泉——”

    那燕赤灵的声音才起,庄无道的身周上下,就出现六个巨大的紫金符文。这些符文方一出现,庄无道就感觉自己不能思,不能想,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觉,六识封闭,再感应不到外界之事。

    身周四肢亦有层层封印,借助天道劫力加身,行动艰难。而就在他最后失去视觉的刹那,还有一个年老太监的身影,从那资政殿之内御剑急冲而出。与证如一前一后,直冲而至。剑走缠力,明显是对他的重明剑衣顾忌之极。除此之外,更有一团紫金丝网,遥空抛射而来。

    一身实力,居然不弱于元道子。

    庄无道目不能视,于脆闭上了眼,唇角自哂一笑,忖道自己之前还是凌压诸人,一派唯我独尊之势。可仅仅片刻,自身就又落入绝境。

    果然任何时候,都不可轻忽大意,也不可小视了天下英雄

    不过,今日他对这几位,还真没半分轻视——

    轻声一叹,庄无道双拳紧握。一股无形之气突兀而起,环绕四周。

    天地大悲,阴阳劫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