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七二章 天舒之殒
    “怎么会?这无量玄阳阵内——”

    顾云航的眼里,微现异色。说来他一直就在奇怪,庄无道在城外布就的这座大阵,似乎并未分出多少心力操控。然而这座阵法,却可尽展其威。

    且按理而言,在与城中的‘皇天神极镇龙大阵,全面对抗的关口。这无量玄阳阵,除了基本的防御之能外,应该并无多少余力,应对那几位元神才是。

    可方才那四击,分明是练虚境的层次。不是那种有着接近练虚,甚至已能部分言、道,的元神境,而是真正的练虚一极

    ——这点区别,他还能分辨得出来,难道庄无道的麾下,还另有四位练虚强者?

    只是这句话还未问出口,顾云航就又止住。无论真相为何,都必定事涉离尘宗的机密。

    “无道手中,还有着四尊五阶傀儡。“

    秦锋坦然答着,他估计此战之后,这件事也藏不住。三圣宗与大灵之人即便没有亲眼见过,也必定会有猜测。所以在顾云航面前,倒没必要刻意欺瞒。

    而仅仅一瞬之后,秦锋的脸上,就又透出了笑意。

    “果然,无道那边,还是不肯放弃。果然还是这门玄术”

    重明剑衣,无敌之术

    “嗯?”

    顾云航正觉奇怪,想再问个究竟时,却忽然心潮感应,面色大变,遥望东宫方向。

    “这是,大灵太子?”

    似他这样的修士,已可将神念寄托太虚。元神感应,似太子身陨这样可扰动此界天象的大事,自能生出感应。

    而这一刻,他却清晰的感觉到了,大灵太子的消亡

    还有那洛天舒——

    第一眼就发觉那位压制了他百余年的天下第一散修洛天舒,此刻已在聂仙铃的逼迫之下,身临陨亡之境。

    不过顾云航仅仅只看了一眼,还未来得及等这二人之战分出结果,就已再被第六重宫门之外的动静吸引。

    那边的庄无道,依然在往前冲击着。随之而起的,是一声声震荡千里的爆烈轰鸣。

    也就在这一眼之后,顾云航的瞳孔猛张,眼现不可思议之色。

    ※※※※

    “是太子——”

    皇城第七重,资政殿内,灵皇燕苍灵的面色灰败,此时的眼神,是说不出的伤感,不过更多的还是恼怒。

    目中的火焰,几乎化为实质,灼热而凶横,充斥杀机

    太子燕采臣,是他的嫡长子,这并不是他最喜欢的儿子。其性情能耐,为人处世都常使他不喜。而这百余年中,汇聚在太子东宫麾下的势力,最近也使他警惕有加。

    四十年来,燕苍灵已不止一次动过废储之念。而相较太子,齐王燕玄,景王燕伟,汉王燕明,更得他欢心。也使得诸子野心渐起,争斗冲突不断。

    可不喜归不喜,可太子终究是他的血脉,被旁人斩于剑下,岂能不痛?岂能不恼?岂能不恨?这种只能眼看着,完全无能为力的感觉,几乎令他发狂。

    “给我传令诸人,定要尽力擒拿此女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朕定要生剐了此女,以慰臣儿在天之灵”

    此语道出时,殿内周围诸人却无动静。证如禅师是外人,无需听他的吩咐,而此时这位的面色,却是苍白的可怕,定定的注视着远方。对燕苍灵的言语,浑若未闻。

    可殿内的其余内监侍者,还有那些侍卫,却也一样是定定不动,竟无一有奉命之意。

    “尔等——”

    燕苍灵眼神暴怒,他还没死,难道便已连些身边之人,都不能再使唤?正欲发作,却见一个六旬左右的年老太监,忽然从殿外闪身入内,朝着燕苍灵一礼:“陛下恕罪方才是老奴吩咐,不让他等动弹。如今情势已急,老奴请陛下移架暂避其锋”

    燕苍灵一怔,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位。

    情势已急o怎么可能o沐渊玄已至,六座‘无疆剑冢,也已经赶至。还有证如,也同样已经出手。

    这个时候,怎就到了他需要避其锋芒的地步?

    “你这老奴,莫非——”

    本是想说‘莫非诓朕可诓字到了嘴边。燕苍灵才想起这世间任何人都可能骗他,独独眼前这为,不会欺瞒。

    只是此事,他依然难以置信。眉头紧皱,燕苍灵随即又心中一动,转望证如:“证如禅师,不知禅师以为如何?朕如今可需退走躲避?”

    证如法相显化于外,身躯之内,依然有一丝神念驻留。此时闻言,却是眼中无神的转过头。

    他知燕苍灵虽借镇龙石之力,修到元神之境,可本身受龙气之限,许多修士的神通,都不曾掌握。能知太子之亡,也是全凭血脉感应,其实并不知东宫聂仙铃与落天舒交锋的究竟结果。

    旁边倒是有几位金丹修士,为燕苍灵施展远观千里的法术,以一面银镜观照,不过却只及第六重宫墙正面那十里方圆之地。不过东宫太子那边因事发太急,燕苍灵根本就来不及观看详情。

    还有这位太监,更使他惊奇。天机碑上不见其姓名,然而以他的神念感应,这位的实力,只怕不弱于元道子多少。应当也是燕氏,隐藏的底蕴之一。

    放在平时,他必定会仔细观察一番,不过此时,证如却已心乱如麻,语气黯然道:“以老衲之见,陛下确需暂退一二。观那聂仙铃方才神通,颇有些玄异难解之处,老衲深为忌惮——”

    也就在话落的刹那,一波宏大的元力波潮,忽然冲荡四方。这次便连燕苍灵,都有清晰感应。

    是落天舒,为大灵执掌天道盟二百年的落天舒,已然陨落身亡于聂仙铃那贱人之手

    随即就是一股惊悸之感,从燕苍灵的心底油然而生。再看着那不远宝镜中,正以磁元遁法御空而来的庄无道身影,燕苍灵更觉一股寒气从头到脚倒冲而下,整个人几乎冻结。

    落天舒已陨,元道子沐渊玄也同样是心神震撼,近乎失神。然而那四尊‘龙甲神卫,的动作却未止住,四杆方天画戟从左右四方怒斩,直击庄无道,本能的拦截狙击这。不过后者这次却是不闪不避,而后就只听殿外远处‘当,的一声刺耳重鸣四杆方天画戟几乎同时斩在了庄无道的身上,却都是立时被反弹崩回

    庄无道身影岿然不动,反而是那四尊‘龙甲神卫,的身躯,微摇了摇。各自的胸前,都现出了一条血痕。

    而这使人膛目结舌之景,还仅仅只是开始。龙甲神卫的攻速,早就超出了人之肉眼极限,哪怕元神修士也极难辨别。此时每一杆方天画戟带起了一团爆风,千百道的黄金戟影,一息之间就能斩出至少六十余戟,幻化成了一团金光,将庄无道团团笼罩着。里面则是一连串的铿锵锵,的金属锐鸣,如雨打芭蕉似的连绵不绝。

    庄无道依然不去抵御,浑身上下激出了无数的火花。身影悬立虚浮于空,身后是二十四面‘禹阳神镜太霄阴阳剑则飘于身侧,此刻整个人说不出的自负从容,任是那黄金戟影如何斩击捶打,都不能伤他毫毛,动摇半分。只有身上的那件剑气斗篷,不时的闪现银光,剑气的羽毛一阵阵的震颤翻转。

    那六座无疆剑冢此时已入皇城之内,无数赤红的剑光,从剑冢之内纷斩而下。声势铺天盖地,几乎可将庄无道彻底淹没。然而这些赤红剑气,却是斩出了多少,就有多少的剑气反弹斩回,未能对庄无道构成半点威胁,反而是六座无疆剑冢之上的符文屏障,发出一连串的光纹,罡风爆卷,无数碎散的剑气,四下扫荡冲击。若非这无疆剑冢是出了名的善攻善守,守御之能极是不弱,早便被那些赤红剑气,刺得千疮百孔。

    还有那些陆续反应过来的元神修士,几十道高阶术法,几乎同一时间完成,不过才刚抵临庄无道的身侧,就在第一时间,纷纷反冲而回。

    而庄无道也就这么硬顶着这四大龙甲神卫,六座无疆剑冢与三十余位元神的狂轰滥炸前行,似如闲庭信步一般,就当是在自家的庭院中行走,神定气闲,目中无人。将这皇城之内,近千金丹,已达一万五千之数的筑基修士,都视如蝼蚁芥尘。把那三十元神,还有名列天机碑前十的沐渊玄与元道子证如等辈,完全无视

    整整十息,庄无道都未有还手哪怕一次,然而气势却已是一浪高过一浪,高攀入云,一身剑意也凝聚到了极致。

    如山似岳,压得那诸位元神修士,都为之色变。术法反伤之下,已经有不少人受了不浅伤势,几乎都不约而同,降低了道法凝聚的频率。便是那六座无疆剑冢,此刻也再没有初至之时的气势,被庄无道反过来压制,斩出的剑气数量,已不到之前一半

    再然后,庄无道就已踏入到了那第六重的宫门之前。没什么动作,然而他眼前这巍峨高大的宫门宫墙,就是‘篷,的一声,震为了齑粉

    整座‘皇天神极镇龙大阵,如同虚设,此刻跟本就不能阻拦压制庄无道半分,反而是那阵纹符禁,一旦被引动对庄无道攻击,就会在反弹之力的冲击之下,迅速崩溃瓦解,

    放眼望去,这皇城之内,竟似已无任何存在,能够阻他片刻

    “这到底是何神通?”

    燕苍灵在看着那境内情景,已是情不自禁的现出了愕然不解之意,随即又问:“为何沐渊玄与燕王兄元道子几位,不肯出手?”

    目光却是望向了证如,在他想来,若是这三位若是全力出手阻截。庄无道怎可能这般轻易的,就进入到第六重宫城之内?

    还有这位证如禅师,不是说要趁此良机,将这庄无道围杀在这皇城之内?可方才这位显化的元神,也同样是呆呆的看着,毫无反应。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