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七一章 断其皇统
    “落真人可知,为何奴家要拖延时间,一直等到现在?”

    要杀这太子燕采臣何其简单?方才遁空而至之时,就可直接取其人头。这东宫之内,也供奉有几位元神修士。

    不过因皇城遇警,几人为太子的孝心,都被遣去阻拦她与庄无道二人。身死之刻,旁边竟是连一位元神修士都没有。

    所有之前一切,都是在装腔作势,为磨蹭时间。

    落天舒也是怔了怔,有些不解,也随即就望见了聂仙铃唇角旁透出的冷哂残酷:“奴家在这,便是为引真人你过来。在这东宫,方能如愿。”

    “妖女”

    落天舒一声冷哼,心中已是警兆大起,不过却被他强行压下。心意不拔,真元强聚,继续一拳轰下,沉重如山。

    元麟神武,元麟踏月龙无首

    麒麟踏月而来,可使群龙无首

    聂仙铃也不再言,诛神剑直接斩出,横掠虚空。一剑挥荡,血色的剑光掠过处,一切披靡。

    冰火神界,七杀诛神

    ——这是她独一无二的神通,冰火神界可使她所有冰火雷土四系的法力,都转化为纯正剑元,力增五倍。而七杀诛神,则是她一身剑到精华所聚。

    落天舒能使群龙无首的拳势,才刚与她剑势碰撞,就是触之即溃,被生生的斩裂破开。

    一剑惊世一剑灭绝这周围二十里之地,包括那些还未能逃走的东宫属臣,东宫左右卫率将士,二十里范围内所有来不及逃遁的修者,还有大阵法禁,都在这一剑之后,化为尘沙

    更有一道血光爆闪,落天舒的一条手臂,连带着小半边身躯,也在此时被诛神剑,强斩而落。

    落天舒的面色苍白如纸,已再顾不得太子燕采臣的生死,飞速的后退。只需能在这寸阴之内,退回到‘皇天神极镇龙大阵,法禁仍旧存在的范围内,他就仍有生机

    然而聂仙铃的血色剑光,已然是横空穿击而至

    落天舒的瞳孔,顿时一凝。这瞬间终是了悟,此女确是在以太子燕采臣为诱。真正的目的,就是引他脱离众人,欲在这东宫之内,将他落天舒诛灭

    在那皇宫正门,有沐渊玄证如等人策应,互为犄角,一旦遇险,都可随时援手。只有在此处,才可排除一切意外,一切于扰,将他落天舒斩杀

    聂仙铃此刻却是唇含浅笑,清丽明澈的瞳中,却是充斥着冷意决然,以及必杀眼前这位天下第一散修的自信。

    师兄这次闯入灵京的目的,只是为斩杀灵皇与太子。然而若能将这位天下第一散修,也一并诛灭,想必日后,师兄也定能轻松许多,

    所以,今日这落天舒,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她的诛神剑下这般想着,聂仙铃也是这般做。

    神诛剑的剑锋,已再次冲凌而落,身姿轻灵,剑光亦美奂美轮,似凤落九天,风华绝代

    ※※※※

    六百里外,依然就在之前诸人会面的那处山丘之上,顾云航轻吁了一口浊气,眼神复杂异常。

    “真英雄气顾某平生不曾服人,无道真人却让我心服口服。”

    这句话,便是旁边的燕狂人,亦无什么异议。眼看着庄无道独闯大灵皇京,势如破竹,在那‘皇天神极镇龙大阵,之内,独战数十元神,势压几位当世绝顶强者,使其狼狈不堪,损伤惨重。

    无论这次庄无道的目的能否达成功,只这份气魄,就已可当得‘英雄,二字。举世无敌的霸者风采,已经展露无疑。

    “庄真人的战力,我已是高估。可今日此战,却仍超乎顾某想象。这举世之中,只怕再难能寻到庄真人的对手。天机碑很少出错,想必是真人另有法门,可以压制自己在天机碑上的排位?”

    顾云航看似询问,其实并无有让秦锋回答之意,答案也不言之明,这等独抗天下豪杰的能耐,旁人难以企及。便是聂仙铃,也同样不如。这位世间唯一的练虚境,强则强矣,那沐渊玄落天舒几人,放在平常的环境,聂仙铃以一战三,战四都不成问题,可轻松获胜。却不能似庄无道那般,给人一种‘中流砥柱,之感。

    可惜——

    “沐渊玄即已赶至。庄真人这次,只怕要无功而返?三圣宗之外,再增天道盟与燕氏这一大敌,不知你们离尘事后,会怎样应对?”

    之前的心思,并未有摇动。顾云航依然在考虑着,加入离尘宗的可能。

    锦上添花远不如雪中送碳,他也不认为庄无道这次若败了,离尘宗就全无希望。

    今日的庄无道,毕竟只是攻,而非是守。若能背靠离尘宗的‘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那么就该轮到三圣宗与大灵头疼。

    即便在野外争战。在上界合道修士降临之前,庄无道也仍可横行于此世。仍有时间,先剪灭些对手的臂助势力。

    顾云航更不认为庄无道今日此举是愚蠢莽撞,恰恰相反,今日一切,反而是证明了庄无道的英明。大灵朝与天道盟,都已是注定了将与离尘为敌,那么又何妨往死里得罪?

    这一次灵京之行,庄无道即便不能成功,也已是重创大灵。更可此以惊人战绩,震骇天下修界

    是真正的虽败犹荣

    “谈如何应对还早,今日之战,还远未结束。我这位师兄,若是认为自己并未有能斩杀那灵皇之力,那就绝不会白费功夫,来这灵京。”

    秦锋在境中笑了笑。听出了顾云航的隐晦的提醒。方才这位语中真正的目的,其实是示意他们该见好就收,。

    显然也是不太看好,里面的两位还能继续下去。

    不过庄无道闯入皇城,自非是准备孤注一掷,他秦锋的太虚无极大法,就是退路。哪怕庄聂二人陷入怎样的凶险境地,他也一样有十足自信,可以将里面的两位接应出来,而顾云航也明显对这点心知肚明。

    这让他对顾云航好感激增,难得的在人前道出了几分实话:“无需为他担忧,那位其实还藏着不少手段未用。顾兄不妨再等等看看,不急的——”

    正说话之时,秦锋就望见城外那二百余尊雷火力士周围,有几道身影忽然遁至,远处更有近百金丹正紧随而来。

    顿时就知,这当是大灵的双管齐下,。一方面在皇城之内阻拦,一方面则是在庄无道无瑕分心之际遣出人手,尝试破坏掉城外的‘重明神霄乾坤无量玄阳阵断绝掉庄无道的依仗。

    没有这座无量玄阳大阵的牵制,城内阵法之威,必可再激增数个层次。

    不过这些人,这次怕是打错了算盘——

    顾云航也同样看在眼中,不过他此时更惊异的,还是这藏境人的言语。庄无道还有手段隐藏未用,换而言之,这位是依然保留了部分实力?

    仍旧还有着斩杀那位灵皇燕苍灵的可能,是真的要断绝大灵皇统传世?

    若真被这位办到,那就真是天下大劫,乱世将临,整个大灵朝,都将四分五裂

    稍稍走神,而仅仅一瞬之后,顾云航就又惊醒,只见四道剑光,蓦然从那无量玄阳阵内斩出。黑色的剑影,无声无息,可即便远在数百万里的他,都觉不凡,心生凛然之意。为首的两位元神修士,毫无反抗之力,就被这四道剑光直接斩断。而另外三道身影,也是浑身染血,狼狈远遁。后面跟来的金丹,见状亦都身形一顿,都再不敢靠近。

    这四剑过后,那阵内就又恢复了平静,半点异样都无。然而在诸人眼里,感觉却已是截然不同。

    整个大阵,似如一头潜伏的巨兽,随时都可择人而噬,危险之至。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