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七零章 重明剑衣!
    “只是到此为止?沐道友未免太过仁心”

    正当庄无道哑然无言只际,虚空中一道佛光闪现,一位僧人的影像,出现在虚空之中。正是证如的元神显化,不过摸样面貌五官却都与法智不同,面相显得极其苍老。不过眸中却是精芒矍铄,透着冰冷杀机。

    “太平道萧守心只需再有半个时辰就可赶来,我燎原寺两尊‘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也已准备好了未来劫定星锁位大法。此子今日自赴死地,沐真人岂可轻易纵走?”

    “纵走o”

    庄无道一阵愕然,而后哑然失笑,他可不会就这么轻易离去。只凭眼前的阵仗,也没资格将他留下。

    以他如今的修为,这天一之世除了那对阴阳之窟,已再无他不可去之处。

    不过今日大灵国与三圣宗展露出的强横实力,也的确超出了他意料。其余都好,庄无道在预估此战胜负之时,就留有着足够的余量。可却灵有两处,全不在他预想之中。

    一是大灵国祭炼的这四尊‘龙甲神卫在灵京城内龙气加持之下,实力强横不让合道。

    二则是沐渊玄的及时赶至,还有此人手中的这口‘空绝刀,。

    而随着证如之言道出,周围元道子及落天舒的目光,都微微异变。其余天道盟与燕氏的元神真人,则更是毫不掩饰眼中杀意。

    今日这一战,死在庄无道手中的元神修士就有两位,其余金丹筑基境,更不知凡几。

    诸人仇恨之余,更是对其畏惧忌惮了极致。也正因此故,才更杀意深沉,只要有机会,无论付出何等样的代价,都要将这位短短几十年便已登顶修界极致的盖世天骄,彻底埋葬

    只有沐渊玄,依然手提着刀,一言不发。

    庄无道扫了一眼,就忽然心中微动道:“这空绝刀内的仙器碎片,可是出自于魔道祭法?”

    似空绝刀与照空宝镜这样的宝物,元神修士想要使用,本就需付出绝大代价,是元神境不可承受之重。

    魔门之器,倒是可以⊥使用之人更轻松些。不过却要抽取人之气血精元,甚至染化元神。

    怪不得,今日这位明明是占了十足优势,却仍只是打算将他逼退。要么是仍不愿与他死战,要么则是这口空绝刀,沐渊玄也无法运用太久。

    “真人慧眼如炬”

    沐渊玄深吸了一口气,眼神更显清冷:“不过有真人此语,沐某却已改了主意。”

    庄无道心如明镜,已听出了沐渊玄语中之意。所谓的改了主意,是这位是已经不惜气血衰败,神魂枯竭,也要全力与他一搏只因从方才庄无道的言语中,这位曾经的天下第一人,已经感觉到了羞辱——尽管他本无此意。

    不过庄无道也不放在心上,只暗暗叹息,而后一件全由剑气编织而成的斗篷,骤然笼罩了全身。

    今日之战,本来他还欲再留一些手段当底牌,以待大劫。可若是连今日这一关都过不去,那还谈什么日后?

    也确实是托大了,以三圣宗与大灵的万年积累,自己哪里还有保留实力的余地?

    重明剑衣已加持于身,庄无道就再一步踏出。双方之间,本就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庄无道刚有动作,周围诸人的气机,就都纷纷引动。不过却在此时,上空处的落天舒,却忽然一声长啸:“聂仙铃何在?”

    众人神情微怔,这才发现聂仙铃的身影,已经从诸人神念感应中消失不见。

    此女本是由落天舒与几位元神修士,联手截击应对。之前双方缠战不休,不过此时的聂仙铃,却已不见了踪影,去向不知。

    落天舒的脸色,此刻更已是铁青一片。换而言之,之前的聂仙铃,一直都是行有余力,所以能在与他缠战之时进退自如。可以在他全力以赴之时,瞒过他的神念,悄然遁走,

    若是真的从皇城离去,他也不会在乎,可落天舒心内却隐隐有不安预感,竟是一阵心焦气躁。

    元道子亦是疑惑,怎么看这位当世第一女修都不似会抛下庄无道,单独遁逃之人、这两位情份之厚,世间无人能比。

    可如今此女,究竟去了何处?又到底有何图谋?

    正百思不得其解,元道子几欲放弃时。远处的观月散人,忽然开口:“是太子,此女当是去了东宫”

    “太子?”

    元道子顿时双目怒睁,看向了东面。这第五重宫城,西面乃太后居所,而东面岂非正是东宫所在?

    “乱臣贼子”

    落天舒冷冷的看了庄无道一眼,就毫不犹豫的身形遁起,往东面方向移空而去。遁速快极,几乎抵临元神极致。

    庄无道却不在意,冷然的看着眼前。这些人察觉得倒是极快,不过这时赶去又有何用?估计落天舒赶至之时,就已为时已晚。

    而且,到了这个时候,他面前这些人,只怕也不会有太多精力去分心其他!

    肆无忌惮的继续前行,气机牵引,四尊‘龙甲神卫,当先就是挥戟斩来——

    ※※※※

    东宫之内,一座巍峨大殿之前,太子燕采臣的面色,正是青白一片。嘴唇微微颤抖,难掩恐惧的的看着对面。

    披着一身剑翼羽衣的聂仙铃。此时正从虚空中缓步踏出。诛神剑盘旋身侧,似一只灵动俏皮的精灵。

    “你便是大灵朝的太子殿下,燕采臣?”

    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近过来。聂仙铃身姿清丽出尘,宛如脱尘仙子,绝世罕有的美貌,在血红剑光的映衬下,更显娇艳。可令世间任何男儿,都为之砰然心动。

    不过此刻在燕采臣眼中,眼前这女子,就如从地底深渊内爬出来的恶魔,令他恶心恐惧。冰凉的杀意萦绕,有如实质,令他浑身发寒。气机压制遥锁着,更使他心胆俱裂,几乎动弹不得。

    “护卫太子”

    “贼子大胆,简直无法无天”

    “左右东宫卫率,还不将这妖女拿下”

    左右两侧的大灵文臣,此刻是既惊又怒,而远出则是一波波身穿铁甲的将士,正潮涌疾奔而来。

    一些隶属于东宫卫率的修士,更是早早就以道术符法,击向了聂仙铃的立身之处。尽管顾忌太子,一些强横之术不敢使用。不过能够入选东宫,这些修士无一不是百里挑一的人杰,或者是术法高强,或是武道通神,

    周围更有近千枚符箭,四面八方的攒射而至。无数的雷法冰刃,在聂仙铃身侧处爆开。

    聂仙铃却一概不去理会,符箭近身,只有极少的部分能透过无疆剑界,与她的剑气羽衣碰撞,发出一连串的‘叮当,响声。火花四溅,这些箭只大多都会瞬间反弹而回,一位位筑基修士身上闪现血花,而后在符箭爆裂之后,身躯或是直接被撕成了碎片,或是血痕累累。

    那些符法亦是一般,那雷光风火之类,直接就被反卷而回,便是那冰木之术,也在接近聂仙铃的身侧三尺之时,就会被剑气羽衣拦截在外,三尺之内,一切如常,三尺之外,却冰寒如狱,郁郁葱葱。

    就似已将肉身,修到了第六阶甚至七阶不破金身的层次,聂仙铃就这么浑身刀剑不入,万法难伤的,走到了太子燕采臣的面前。

    手指虚空一划,就从燕采臣的眉心处带出了一滴血珠。而后一丝真元灌入这血液之类,细细的辨别着,

    整个过程,燕采臣根本就无法反抗。双足好像是生了根,虽有逃遁之念。却无法付诸行动。只能双目怒瞪,言语艰难道:“妖女,吾为大灵太子。若敢弑杀于我,汝必遭天谴”

    “天谴?”

    聂仙铃笑了笑,而后就见那点血液中,发出了丝丝金黄色泽。

    “龙气?如此说来,你确是太子无疑。”

    血红的剑光,直接就削向了燕采臣的脖颈。

    她曾看过道书,帝皇乃人道之首,太子则是嗣君,是候选人皇,地位仅在人皇之下。

    击杀太子,必定受人道反噬,也会有孽力缠身,

    不过师兄这次,连弑杀中原天子,天一人皇都不在乎,她又何需担忧什么?

    这区区天谴,她有何惧之?

    “给我滚回去本座面前,你能弑君?”

    虚空中一声震喝,正是落天舒,终于赶至。滔天的拳势,碾压而下,力扫乾坤,碎灭六合聂仙铃与太子明明是近在咫尺,却不曾波及后者半分,只及聂仙铃一身。拳力透体,直接就越过了无疆剑界,冲击聂仙铃肉身本体。还有一丝丝火红色劲力,向那诛神剑上纠缠而去。

    聂仙铃却不在乎,剑光一震一搅,就将那缠绕过来阻扰的剑气斩段。而后顺势虚空一划,就将太子燕采臣的头颅,强行斩落了下来。

    “我便要杀他,你能如何?”

    饱饮人君之血,诛神剑此刻更是发出了一抹无比妖异的光泽。而那拳力也未能直接冲击入体,笼罩她全身的剑气羽翼纷纷震颤,甚至部分倒竖而起。而后那遥空打来的拳力,就已倒轰而回,逼得落天舒,也不得不闪身退避。

    聂仙铃目中星芒微闪,心目中已经将‘重明剑衣,这门玄术,置于重明剑翼之上,仅次于借法量天

    师兄的这些神通,果然都是极好用的。可惜这门可反弹一切外力的连脉神通,她也同样不能复制过来,最多只能以魂窍复制‘重明剑衣,本身。

    那落天舒目眦欲裂,身形稍稍退返,就已再返身而至,心中虽惊奇骇然于聂仙铃这能反弹外力之法,不过此刻更重要的,还是抢在聂仙铃击碎太子元神之前,将之救下

    不过此刻,聂仙铃的脸上,却已浮现出了讽刺笑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