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六七章 不死不休
    “好一式五行神雀刀”

    这一刀的味道,与雷火天魁的封灵剑阵相仿,只是前阵的玄奥妙处,远在后者之上,同样是末法之道的路数。

    口中轻赞着,然而庄无道应付之时却连太霄阴阳剑都没有动用,以牛魔霸体的法门引动血神盾,直接就往身侧一撞。那拂尘刀光斩在血神盾上,却连一丝白痕都未留下。被这盾中厚实元磁之力,直接排斥撞开。

    这面魔盾自从一年之前,被庄无道滴入了金仙血液,不止是修复了那些被魔狱蚀雨腐蚀出的创痕,材质也是再次急速提升。加上之前的几次魔祭,早已超越了六十重法禁的层次。突破天限,已经可算是镇教法器一流,与太平道萧守心的‘太平破龙锥,相当。

    不过外表却无太多变化,化成盾牌时的形态,依然是堂堂正正的正道法器。

    而在一盾御开拂尘刀光之后,血神盾的后方,更扑出了一团灰气。元道子凛然一惊,连续滑退数百余丈,才避开这灰气缠绕,

    不过这周围的几位金丹,却无法幸免。被这灰气波及绕体,都是整个人一瞬间就彻底失去了生气,瘫软在地实,都已肤色灰白,化为了尸首。

    “三足冥鸦”

    元道子面色微变,这才有了清醒认知。今日闯入皇城内的,可并不只是庄无道与聂仙铃两人,还包括了这位灵宠榜上第一位的三足冥鸦实力同样可比肩天机碑前十的纯血神兽!

    之前不显山露水,却一直都有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灰色气雾,笼罩着周围三千余丈。只要是在这范围之力,都将气力大减,真元渐衰。

    便是修为高绝如他,也不能排斥掉这些死气。掌生控死,在庄无道护翼之下,这头三足冥鸦已将自身的神通,发挥到了极致

    好在是在这皇城之内,大阵护持,这冥鸦的死域,才只限于这三千丈方圆一域。否则待这死域蔓延,这宫内筑基修士以下的宫人,怕都要全数死绝。

    三千符箭继续如雨一般的洒落,将这第四重宫城,完全化为了火场。而燕赤灵人此时虽在天坛,可在百余里外御剑而战,与近在眼前并无什么区别,

    这位修行的‘浑天神月剑,与‘天道神封不但是大灵燕家最顶尖的传承之一,亦是当世仅有几门二品神诀。

    尤其是在月夜之时,前阵威能倍增。一道道月光弧剑冲斩,配合箭阵及破龙锥,将庄无道身前的那片虚空,几乎化为绝地,一波波的毁灭风暴,疯狂肆掠着。

    元道子只身影稍退,就又卷土重来。耀眼璀璨的五彩刀光,这次却不再是直击庄无道的肉身,而是一刀刀斩在庄无道的前行去路。拂尘也伸展出千万丝线,漫卷如蛇,往那红光所在纠缠盘绕。

    “庄真人你这到底是意欲何为?”

    元道子一边奋力缠斗狙击,一边说着话:“不知我大灵何处得罪了离尘,惹得真人在我大灵皇京大开杀戒?”

    他不求能够说退此子,也没指望这位会心生惭愧。只需能使庄无道稍稍分心,就能使诸人轻松许多。

    “可是为镇国真人法号,我大灵实不愿插手你们宗派纷争,难道这也有错?”

    “自然无错,也无得罪我处,然而——”

    庄无道一声冷笑,这元道子真个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不愿插手宗派纷争?也亏这位说得出来。

    单手一个灵决,顿时就是一道浩大的都天神雷,将元道子再次迫退,身影依然狂突猛进,距离第五重宫门,已经不到千丈。

    “然则我离尘大劫将近,庄某不能不未雨绸缪。大灵燕氏为祸胎之源,不能在祸起之前除之,庄某难能心安山木自寇,膏火自煎,防患于未然的道理,诸位岂会不知?”

    不谈什么大义,也懒得计较大灵收回镇国真人法号之事,今日大灵燕氏唯一的错,就是错在大灵朝乃是三圣宗之外,唯一一家可以危及离尘存亡的势力。

    所谓山木自寇,是说山上的树木,因长成有用之材,而被人砍伐;膏火自煎,则是指说油脂因能照明而致燃烧。

    他这里的意思却是说,担忧大灵之力,为三圣宗所用,所以要防患于未然。

    在庄无道眼中,大灵朝对离尘宗的威胁,确实更胜于赤阴城十倍。所以他当日宁愿为离尘留下赤阴城千年之后这个隐患,亦要保存住自身足够的战力,袭入这大灵皇城

    时间越快越好,多拖延哪怕一日,都会多增一分变故。方孝儒与证如之伤,随时都可能复原,上界合道也可能降临在即。三圣宗掌握的镇龙石,亦高达两枚。大灵已掌握有三圣宗积蓄之物,可使后者战力剧增。

    他绝不能容这两家联手也没有任何时间拖延自聂仙铃踏入练虚境那一刻起,局势就已激化,要想离尘不被整个修界群起而攻,那就只能争分夺秒

    言语争锋,不过寸阴时光,庄无道的身影就又再接近二百余丈。元磁遁法,几乎是强行挤开了所有阵法禁制,将那一层层的龙纹屏障,强行压迫挤开。

    而元道子的瞳孔,则微微一缩:“真人之意,莫非是想要坏我大灵皇朝?不对,是了,你是欲对陛下不利?”

    这个猜测从他口中道出,元道子的面色就转为苍白一片。不止是他,周围诸多修士,以是神情更显难看。

    上空中落天舒的眼神,更是阴鸷到了极致。天道盟之人,都是散修出身,由皇室收罗培养。尽管对自身性命看重更胜过大灵皇统,对那位灵皇陛下的忠心,也不过泛泛。然而当得知庄无道的险恶用心,依然让他毛骨悚然。

    “狼子野心,丧心病狂且不说尔等今日是否能办到,即便今日陛下他因你庄无道而有什么不测。大灵燕氏与我天道盟,亦必世世代代与你离尘为敌,不死不休”

    “落兄说笑了,我离尘本就是举世皆敌,即便再多增大灵这一家死仇,又有何妨?不死不休,落兄自可随意”

    庄无道冷然一哂,不以为意。难道今日他不动手,大灵就真会老老实实,坐观他离尘与三圣宗大战?

    被人愤恨,视为大仇,总强过自己去恨别人。他日离尘覆亡之时,恨又有何用?

    即便自己日后有朝一日,能够血洗三圣宗与大灵复仇,难道死者还能复生?难道这遗憾,还能弥补?

    他心念坚执,事情早就已想得分明,更早有成算在胸,哪怕是最终势败,也不会会回头。绝不会因旁人言语,而有半分动摇,

    反倒是那周围燕氏皇族与天道盟诸人,被他酷烈的凶念杀意,冲得心神动荡,意念恍惚。

    元道子口中一抹血液吐出,硬接了庄无道几剑,才知双方的差距,已经到了何等地步。

    借助大阵加持,他此时法力并不逊色太多,然而肉身强度,却远无法企及,又在死域之内,气血两衰,更被三足冥鸦的诸般血脉神通,时时威胁,无法全力以赴。

    五阶的不破金身,寻常之术,根本就无法击破,故而明明是以众凌寡。大灵一方的诸多元神,却反而处处受制。

    不过此时元道子的眼角余光,已望见周围汇聚来的修士,越来越是密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