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六五章 无疆剑界
    殿中诸多元神虽在议论惊诧,可动作却没半分迟滞,须臾间就已有十余人纷纷离座,先后遁出殿外。

    一部分赶往各处阵法灵枢,一部分则是直扑宫前庄无道来处的方向,准备截击阻拦。

    燕赤灵动作最速,瞬息之间,就已至皇城天坛所在。仅仅就一个呼吸,整个皇城上空,就布满了无数龙形禁纹。

    随着城内诸位燕家修士响应,立时就有一波波剑气四面冲起,赫然仿佛一个剑之国度,隐隐成形。疆域广阔,似无边无际,覆盖了整个灵京。

    “这是,无疆剑界?”

    证如意念微闪,就已认出这是燕氏仗之以威压天下之术与此处‘皇天神极镇龙大阵,的结合。他虽来自所谓‘上界可当降临之后,也花过不少时间,了解过此界诸方势力与过往掌故,其中自然也就包括了大灵建国时的那段历史。

    万年前大灵太祖燕玄天掀起诛魔之役时,统率七千燕家子弟,固守赤霞山,在赤霞山巅结出‘无疆剑界,。当时三大魔宗联手,攻打了七日七夜都不能攻克,反而自身损伤惨重,唤起正道诸宗群起响应。之后才有了如今的大灵皇朝,一万一千年燕氏天下。

    这‘无疆剑界也开始号称天一修界中第一战场征伐之术,世间无匹。

    不过他毕竟是眼界不浅,见识经历都远超此界,能够看出更多。可以隐约辨识,这所谓‘无疆剑界‘,应当是脱胎于某位仙人的法域。必是燕氏先祖,感悟模仿一位剑仙法域而成,甚至可能直接就是剑仙亲自传授,才得此术。

    尽管传承曾经断绝,然而只平燕氏复原出的这部分,就已可称雄于世。

    这可就有趣了这大灵燕氏的血脉,怕是颇有些来历。有这样的神术传承,居然直到万余年前,才成为天一修界的霸主,这天一世界,也果是神奇——

    证如眼神怪异的一笑,庄无道的‘重明神霄乾坤无量玄阳阵,威势滔天,可燕氏的‘无疆剑界,也同样不俗,今日只怕真有一场恶战。

    遥目远望,‘无疆剑界,效果可谓立竿见影。正在突破第二重皇城禁制的庄无道,气势猛然一滞,冲击之速骤降三成。便是那聂仙铃的七杀无妄剑,在这庞大剑域之内挪移闪跃,也再不如之前的轻松从容。

    传说中的‘无疆剑界,排斥一切异种元力,只有燕氏一族血脉,方可在这剑域之内任意施展。旁人只要进入,立时就要被消落五成以上的法力,端的是霸道强悍。除此之外,这更是一门绝顶守御之术,燕氏积累雄厚,仅仅几个呼吸就已聚集了近两千燕家筑基修士,一百金丹,在第三重大殿之前,有几位燕家元神主持,结成剑阵。所用剑术,也同样是‘无疆剑界形式却又完全不同,气机异常的雄浑厚重,赤红色光华覆盖十里。

    ——而这十里方圆,就仿佛完全化成了剑阵世界,由无数的剑阵的构成。阵内含阵,不但结构变化万千,这些阵式的大小方位也随心转换。证如甚至已看不到,这剑界之内,还有其他的五行之道。所有天地之法,都俱被压制,有用的便融入这剑界之中,无用的就直接摒弃排斥,霸道无比。

    除了无疆剑域,证如更已见数道龙气,正被人四面北方的引聚而至,与整个皇城大阵,融为一体。‘皇天神极镇龙大阵,的威能,已经在燕赤灵的主持之下,渐渐攀到了极致。

    ——如此底蕴,难怪能与三圣宗,对抗万载时光便是上界合道降临,亦未必就能轻松拿下。

    正思忖至此,证如就听旁边那落天舒笑问:“禅师似在幸灾乐祸?”

    “怎会?”

    证如面不改色,微一摇头:“只是笑这庄无道丧心病狂,自赴死地。”

    “不是就好今日我大灵之祸,皆由禅师引来,只望事后,燕氏能给我大灵一个满意交代。”

    说话的同时,落天舒往上方的神武皇帝燕苍灵微微一礼。他之所以未曾第一时间离去,与其余燕家真人一七阻截外敌。是因在这‘无疆剑界,之内,天道盟诸人的法力修为,一样都被压制。

    而那燕苍灵也不拖延,一拍身侧案前的玉玺道:“宵小来犯,就有劳诸卿了不可使其太过骄狂,”

    话音未落,就有十几道的赤红光华从玺内冲出,扑入下方这诸多天道盟元神真人的体内。

    这红光才刚一入体,包裹落天舒之内。十余位真人的神念气机,顷刻间就恢复如常。融在这‘无疆剑界,中。

    “臣等敢不从命?”

    那落天舒直起身后,便一声长笑,也步出了宫殿之外。然而当那元道子,也欲紧随其后时,却只听远处,蓦地传出一声金属撕裂般的脆响。而紧随其后,则是一声轰然巨震。

    证如愕然远望,只见就在他为落天舒之言而稍稍分神的刹那时光,庄无道就已突破至第三重宫殿之前。那看似固若山岳磐石般的剑阵之内,竟被庄无道寥寥几剑,就撕裂破碎开了,

    人随剑势,也同样带着一团赤红色光华,整个就撞入到了第四重殿前。所经之处,就似如风暴扫过,带起了一前腥风血雨。有一位燕氏皇族的元神真人,猝不及防,直接就被庄无道的剑,撕成了碎片

    望着远处这一幕,证如不仅再次一声惊呼。

    “这是,无疆剑界——”

    这是第二次为这门燕氏秘术而惊,不过却非是为燕氏族人,而是庄无道身周裹挟的那团赤红光华。那红芒只覆盖周围百丈之地,可无论气机变化,剑势,都与燕氏的‘无疆剑界,相仿,甚至凌驾其上,更有胜之

    不对,不止是更有胜之,而是燕家修士覆盖了整个皇城内的‘无疆剑界都已为其所用此时非但不能限敌,反而助增其势、

    视角余光忽的又望见一团赤目红影,证如遥目看去,只见那正虚空穿梭,方位变化不定的聂仙铃身影之外,竟也同样笼罩有一团赤红光影。只是观其威势,稍稍逊色于庄无道一筹,无法借用‘无疆剑界,之力,只能助此女在这皇城范围,不再受剑域限制,可以更轻松任意的施展虚空穿梭之法。

    而此情此景,也使证如的瞳孔微凝,这种复制他人神通功法之术,便连这位名义上的天下第一大修,也同样掌握

    “无疆剑界?据臣所知,这无疆剑界只有燕家血脉,才能施展?”

    元道子下意识的,就目望稳坐殿内尊位的燕苍灵,却见这位神武皇帝,也是眼现茫然之色,显然也是不明究竟。一瞬间他脑内闪过无数可能,却都无法解释。可这庄无道,总不可能也是出身燕氏一族?

    接着又心有所感,元道子目光诱惑的投向了证如:“看禅师神情,似知此术究竟?不知禅师可能释我等之疑?”

    “只是见过一次而已,谈不上知究竟。”

    证如摇头,眉头紧皱成了一个‘川,字:“一年前,我曾与方孝儒,及玄圣宗上界剑玄真君三人联手与他一战,可结果是第一战中此子施展出了方孝儒的‘不死天域不死不灭,最终将我等三人挫退第二战中,又借来仙人剑意,将剑玄真君斩杀,将我与方孝儒重创,不得不从火云窟败退。而以今日看来,此子只怕是真掌握着一门可复制他人神通玄术之法。诸位道友,万需小心”

    元道子闻言顿时面色微变,而当这位遁出殿门之时,脸色已是释然。只眼眸之内略显凝重,多出了几分郑重之意

    ——即便无疆剑界不能正常使用,这皇城之内,也依然非是外敌能张狂的余地。哪怕对手是天机碑上最顶尖的两位,也依然如此

    这大灵京城之内从上到下,谁会疯狂的以为,这庄无道真能在这皇城之内,有什么了不得的作为?

    可笑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