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六四章 二百元神
    “那聂仙铃突破天限之事,内中详情,难道只有我证如一人心疑?想必元道子与天舒赤灵三位道兄,也是早有猜测?”

    此言道出,殿内众人,都心思各异。不过皆是城府深厚之辈,即便再怎么心动,面上也丝毫不显。

    “确有些猜测。”燕赤灵神情倒是坦荡:“不过大约禅师不知,就在之前不久。赤阴城已经被庄无道逼迫封山,羽旭玄也已立誓,千年之内,不得再插手修界诸事,赤阴亦不得再与离尘为敌。还有玄那圣宗乐长空,据说是被庄无道将计就计,在那离寒天境中被他化心魔染化暗算,日后能否尽复法力,还是两说。”

    也就是说天机碑前十绝顶强者,已被庄无道废去其二。其中一人,彻底脱身事外,另一人则更是难以恢复。

    证如还是首次听闻此事,以其深厚城府,当庭之中,也不由眼神略凝,现出了几分惊色。

    以燎原寺的消息网络,这两件事他本可第一时间得知。不过自踏入这皇宫殿内之后,却是有些不便。

    乐长空重伤,从天机碑前十跌落,他来灵京之前就已知悉。不过却不知这一位,是身染他化心魔。

    不过真正使他震惊的,还是赤阴城。离尘并未兴师动众,只有庄无道与聂仙铃这两人而已,难道就能逼迫赤阴从此封山自守?这怎么可能?

    赤阴城大阵已经营七千年之久,比不得三圣宗,可要想将之拿下,除了一位可抗衡羽旭玄的强者之外,至少还需五十位元神修士,以及至少四倍于赤阴城的金丹筑基才有可能。

    那两人战力固然可惧,若四处游击而战,天一修界暂时无人能制。可要强攻一处圣宗山门,依然是力有未逮……

    而据他所知,当时的赤阴城,几乎是举宗动员。那紫衍真人为以防万一,将整个西南之地,大半的元神修士都请至赤阴城内。

    思及此处,证如不由眼含疑惑不解的,看了落天舒一眼。后者果然是诚实君子,言简意赅的解释道:“是离寒天境,庄无道将离寒天境的残墟引向赤阴,以胁迫赤阴上下。”

    证如顿时就明白了过来,离寒天境一旦在天一修界之内爆裂,足可引发一场灭世灾劫。

    一旦被庄无道引导,冲入天一界内,赤阴诚必定要举城崩灭。整座灵城,都将荡然无存。那些元神倒能安然无恙,可金丹以下,在这场灵灾风暴中生存的可能,却是微乎其微。金丹如此,就更不用提那些筑基练气,

    换而言之,当时的赤阴城,其实已别无选择。

    “可笑赤阴城本为离尘盟友,之前虽被我说动。可其门内心向离尘之人,依然占据七成之多,随时都有可能反弹。庄无道此举,可谓是愚蠢之至!虽令赤阴封山自守,可也同样断绝了未来臂助。更为日后离尘,结下一大死敌。”

    证如语含嘲意,面不改色的说着,不过也心知只这些言语,并不能使在座诸人满意,又笑着道:“若非此子与聂仙铃二人太过棘手,证如又何需求助于诸位?”

    之前他还有说动大灵与三圣宗一起合力,围杀那人的想法。可此时听闻这消息之后,证如却是果断放弃,退而求其次之:“老衲也无意让大灵与诸位冒险,与那庄无道为敌。只需能结下盟约,守望相助就可。只要再等个一年半年,上界合道真君降临此世,那聂庄二人,便是在劫难逃。身死无日”

    那落天舒与燕赤灵二人互视了一眼,都是一笑。证如这句话倒是没有说错。离尘必定覆亡,那聂仙铃庄无道除非是提前越界飞升而去,否则也定是陨落了局。

    不过大灵燕氏与天道盟与之联手可以,却没必要受其驱策,为这三家的马前卒。跟在这三家后面分些好处,何乐而不为?甚至也可出些力气,却绝不能为其火中取栗。

    下方的燕成危,更是摇头道:“禅师还未答陛下之言,此事于我大灵朝,究竟何益?以成危看来,这好处还还未曾见得,坏处倒是不小,只怕立时就要与离尘翻脸相向。且那聂仙铃到底是如何突破天限,毕竟也只是你我猜测而已

    “成危真人倒真是看得明白。”

    此事证如早就胸有成竹,不过话到嘴边时,仍不禁讽此了一句。世间哪里有只见好处,不见坏处的事?这大灵朝只想要好处,却不肯付出丁点代价,那他何必来这皇京城?

    不过到底是有求于人,证如稍作调整,就又换上了笑意,“老衲自也无意让大灵白担风险。除了延寿之法与镇龙石,百年之内,我三圣宗必定迁出中原之地。陛下也无需担忧我等翻脸悔约,证如稍后边可从上界请下一朵八阶誓莲赐下,想必能使诸位放心?除此之外,另有三枚无量寿果奉上,炼制成丹之后,可助诸位再增五十岁寿。至于那聂仙铃如何突破的练虚之境,我倒是能猜知一二。那金仙之血,本有此能,就是一时之间,难以中和转化而已。那日南方火云窟内,只有庄无道一人深入那最深层内,必是有了——”

    然而证如话音未落,就被燕成危打断:“然而禅师又如何能保证,那庄无道陨落前,不毁弃这练虚道契?换成是我燕某,也是宁愿鱼死网破,玉石俱焚。”

    “这个却是简单,我听说此子,颇重情义。”

    证如笑了笑,面上宝相庄严,慈祥可亲,可说出的话,却是冷酷无比:“事前多捉拿些人质便可,到时送至此子面前,自能迫他就范。”

    余下的事情,当不用他来手把手的去教。

    而殿内诸人闻言,也顿时眼神一亮,分明是听懂了证如语中之意。无非是胁迫,若那人不愿,自可取其亲朋,或刑或杀,直到那人情愿为止。

    至于玉石俱焚?那也需此子,有玉石俱焚的能耐。

    不过那燕成危却仍是摇头:“这倒也是个办法,可最后却必就能如我等所愿。燕某只问一句,事后那恶地之中的火云窟,可否由我天道盟执掌?”

    证如的眼神,顿时无比阴翳,知晓若论价值,火云窟超过阴魔窟十数倍。只需掌握了金仙之血的出产,那么这整个天一修界,都在大灵掌握之中、

    再环视诸人,只见无论是那神武皇帝燕苍灵,还是燕赤灵落天舒,此刻都是沉默不言,面无表情。

    证如顿时就知,这定是整个大灵皇廷之意,只是借燕成危之口道出而已。不过只需这条件应下,双方盟约就定能答成。

    思及此处,证如不禁暗自摇头,庄无道到底也是大灵的镇国真人,当年大灵拉拢世不余遗力。可当情势变化,大灵皇廷对那位却是说卖就卖,全无半点犹豫。人心如此,只知驱利而行,这灵朝只怕也长久不了。

    不过大灵日后到底如何,却是与他无关。这燕成危提出的条件,也不妨先答应一半。

    正欲说话,证如却又听下首处的燕赤灵,发出了一声厉喝

    “是何方妖孽,敢犯我大灵皇京?”

    此时诸人,才纷纷感知到外界变故。这倒非是燕赤灵神念,更超越落天舒与证如之上。而是这位常年主持皇京大阵,元神与阵法结合更为紧密。外面异动刚起,就已有感应。

    然而那道凌厉气机,来的实在太快,殿内诸人才有反应,就已到了皇宫门前。

    “这是,离尘庄无道?”

    “怎么会是他?之前不久,此子不才刚降服赤阴?”

    “怎会如此?”

    “这位到底是意欲何为?一个人敢独闯我大灵皇京?”

    “不是一人,而是两位,还有那聂仙铃也在——”

    “两人又怎样?这皇城我燕氏精心布置,聚百万里山河财力而造。便是聚集天下近半修界之力来攻打,我燕氏又有何惧?”

    证如眉头紧皱,这些元神议论时,就差没明言这二人是已发疯。也委实是让人不解,这庄无道怎就敢如此狂妄?难道以为这大灵皇京,亦与赤阴城一般?

    赤阴城之所以被逼降服,从此封山,是因庄无道依靠那离寒天境残墟胁迫。那么这二人闯入皇京,又到底是何依仗?

    又究竟有何目的?总不可能真是失去理智,来此处胡砍乱杀一气泄愤示威?

    证如一边凝思,一边聚灵于目,冷冷的向外观照。而后就心中微惊,大约二百里外,庄无道已气势如龙,直闯入到第一重宫内。皇宫九进,九重宫墙,九大宝殿,此子距离此间,已经不到二百里。

    不过更使他吃惊的,还是那灵京城外。一座气势恢宏,几乎抢占了此间两成地脉的庞大阵势,赫然就已矗立在了城墙之外。

    这当是庄无道的雷火乾元无疑,阵法则是离尘宗的‘重明神霄乾坤无量玄阳大阵,。

    只见远方一片火云弥漫,雷光电闪,里面影影绰绰的看不甚清。不知其阵法核心,到底何在。

    证如也瞬间就想到了,庄无道在那离寒天境附近,以火云窟中的特殊晶石,炼制战舰龙骨之事。

    若此舰真正完成,威能只怕要胜过普通的子午玄阳舰十倍以上。组合之后的无量玄阳阵,也势必威能更增。

    再观阵内,那阵法外围的雷火力士,更使他心中微沉。

    之前在火云窟时那一战,这些雷火力士还只是介于元神于金丹之间。力量虽超越元神,可却不通变化,真实战力却仍在元神之下。虽是棘手,却也不是无法应付。

    然而今日再见,证如第一眼就能知,这些雷火力士,已经再有蜕变,浑身缠绕的武道真意,便是许多元神中期的修士,都无法企及。

    方才那位大灵燕氏的真人,说是这灵京城大阵,便是聚集天下近半修界之力来攻,亦可不惧。然而这城外,岂非就等于是二百余位元神联手?

    二百元神,也可相当于小半个修界。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