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六三章 战后再说
    思绪纷闪,顾云航的面色,却已镇定下来:“那又如何?我若仍不答应,真人可是要断顾某道途?”

    其实心中已是意动,三百年时间,他确是等不得这么久。此身最多也只有二百余年岁寿。除去最后八十年的衰弱期,也就是说,自身只有一百余年的全盛期。

    且即便与三圣宗为伍,一起谋夺庄无道手中的练虚道契,也未必能成。

    这又不是那不易摧毁的刂舍利‘玄血精华,。庄无道心情不好时,难道就不能将那些东西毁掉?今日他只与此子三言两语的交谈,就知这位的性情刚强决绝,是个宁为玉碎,也不愿瓦全之人。旁人若对他手中的那些练虚道契有什么想法,怕是打错了算盘。

    且即便真能夺到手,他顾云航也未必就能从三圣宗的碗里分一杯羹。

    只是想及离尘,与三圣宗的纷争,还有这练虚道契对天一近千元神与四阶异类的诱惑,顾云航仍是犹豫居多,

    “并无此意,只是那时庄某无暇他顾。顾兄一介外人,生死如何,未来怎样,与庄某何于?”

    庄无道面色平常,直言不讳,而后又看向那灵京方向:“其实此事可稍后再谈,庄某这次邀顾真人相见,除了欲延请二位入门之外,也想请真人来看一出好戏。真人的答案,大可待庄某战过这一场之后,再告之于我。”

    “嗯?”

    顾云航一声惊咦,目注庄无道:“敢问其详?”

    战过一场?到底是欲与何人战?

    庄无道也无意隐晦,一团真元汇聚,现于手心之中,眼神复杂的望着:“真人可能知,这里面少了些什么,又有何不妥?”

    顾云航一时不明其意,仔细看着。半晌都不能辨知究竟,直到最后快要放弃之时,才忽的心中灵光一闪,惊呼出口:“是镇国真人!”

    几十年前,大灵曾册封庄无道为钅镇国灵运至武真人,。然而此刻庄无道气脉之中,却已经没有了大灵的龙气庇佑。反而是黑气缠绕,似有反噬之兆,

    秦锋哑然失笑,知晓自己是猜对了。庄无道来灵京的真正目的,果然是为大灵皇室。延请顾云航入门,反而是在其次。

    随即他又目望灵京方向,忖道那皇城之内,只怕那燕氏与天道盟的那些个元神修士,多半还是在商议着,该如何剿灭离尘,围杀庄无道,又该怎样从无道手中,获取练虚道契,最后如何分赃等等。

    就不知庄无道,到底准备如何着手化解此劫?要想先铲除此患,那就只能——

    思绪至此,便不得不戛然止主。秦锋从沉思中惊醒时,就只见庄无道身躯已经拔空而起,御剑冲霄,直凌灵京皇城方向。

    “顾兄稍候,无道去去就来。聂师妹,可敢随我闯一闯这大灵皇京?”

    聂仙铃之前一言不发,此时却眸光一亮。毫不犹豫就也驾驭着诛神剑飞空遁起。

    “敢不从命?”

    声落之时,整个人就化成了一道血色剑光,紧随在庄无道的身后。

    愿从师兄,纵百死而无悔

    二人二剑,俱都是气势凛冽,毫无半点遮掩之意。三百里之距,顷刻即至,不过还未至灵京,那横空而起的滔天剑势,就已引得城中大阵,警讯四起。

    ‘离寒舰,此刻竟已悄然飞至到灵京城上空不远,随即就又有整整二百一十六尊雷火力士,在下方同时拔地而已

    只是这次与以往不同,此刻这座大阵之内,另还有四尊五阶雷火天傀藏身其间。‘重明神霄乾坤无量玄阳阵,只刹那就已拼凑完成。遥空加持,使庄无道伟力无俦,只一剑就将大灵城外的法阵屏障撕碎,而后合身撞入。

    瞬时间火光大起,远远望见城内各处灵光乱闪,四处都是阵阵爆裂之声。庄无道几乎势如破竹,剑气过及之处,都是城内的灵眼所在。整个护城大阵如布帛般被强行撕开,然后里面更多的法阵枢纽,在二人有意冲击之下,纷纷崩溃碎灭。声势动静,也越来越大。

    而此时城中,已经有几位元神修士陆续反应过来。在咆哮震怒声中,各自拔空而起,瞬间就将整个各处的阵法禁制,都催发到了极致。

    其中一人,更已经飞凌到了这护城大阵的一处中枢所在,可就当这位元神真人,欲全面接掌此阵之时。一道血红剑光,毫无预兆的,就从他后脑透入,而后又从眉心透出。信手一削,就将这人上半边的脑袋,生生掀飞,

    血液四溅,聂仙铃却已虚空闪跃,离开了原地。使那血液脑髓不能沾身的同时,也避开了周围数位元神真人的意念遥锁。

    这些元神修士也无瑕对这位神出鬼没的纯阳真人多做理会。庄无道身影如剑,气势凌厉无匹,仅仅只用了四息,就已冲至到那皇城之前。太霄阴阳剑,也在此刻发出了一声凄厉啸鸣。

    天地大悲,拔剑

    清冽而犀锐至极的剑光一闪而过,立时就是‘篷,的一声闷鸣碎响。那皇室的大门,赫然就被庄无道一剑粉碎,也使得这皇城内的核心法阵,也同样被庄无道破开一线

    顾云航与燕狂人在几百里外处的山丘之上远远瞭望,皆已是目瞪口呆。看着灵京城内的情景,看着庄无道一人一剑,直接杀入到了灵京皇城之内,都怔然失神。

    此刻秦锋,也不禁苦笑,这次又被他猜中了。果然呢平常这家伙看似温和无害,可一旦疯狂起来,便是他这样的人,也会感觉畏惧。

    观那剑势意念所指,分明是那皇城的最深处——

    ※※※※

    大灵皇城一处宫室之内,燕氏与天道盟二十三位元神真人汇聚一堂。而诸人所议之事,也恰似秦锋之前的猜测,正与庄无道有关。

    此刻居于上方左首处,大灵神武皇帝之侧的,便是禅师证如。风轻云淡般的笑着,姿态闲雅自若:“陛下抉择,实为明智之举那离尘宗最多月余,就为修界公敌。有这庄聂二人在一日,这天一之世便难安宁。陛下能起意收回真人法号,实是大善不过若只如此,却还远远未够。若欲消弭此番大劫,最好是能与我等诸教联手,一并除此大患。

    神武皇帝大约燕苍灵四旬左右,面貌清癯,此时闻言,却是淡然不置可否道:“朕收回真人法号,只是未免大灵被离尘牵连,未有他意。至于与贵宗联手,禅师还请休提。朕实不不,此事对我大灵有何裨益。且风险太大,若因此误了我家诸位长辈与供奉的性命,朕更难心安。”

    证如听着却反而心神微松,眸中笑意更盛。知晓这位神武皇帝道出此言,其实就是已心动。担心的无非就是东西吃不到嘴,反而惹得一身腥而已。而问出‘有何裨益,四字,就已是在与他讨价还价。

    “老衲知陛下心忧,不过此番大灵与天道盟一应损失,自有我等诸教补偿,想必那玄圣乾天两家亦不会有何异议。五家联手,便可合中原修界之力,天下必群起响应。难道陛下以为,这一战那离尘还有侥幸的可能?”

    证如又笑望了下方,那诸多元神真人一眼:“再者陛下,即便看不上这延年益寿之法,看不上那镇龙石,也需为在座诸位真人想一想。那聂仙铃突破天限之事,内中详情,难道只有我证如一人心疑?想必元道子与天舒赤灵三位道兄,也是早有猜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