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六二章 风暴之前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庄无道自问对羽云琴,并未有这般深刻情感。然而方才那一刹那的伤感,从此分别的惆怅,却使他瞬间就悟了这一剑剑意精髓。

    可若问本心,他却是宁愿这一剑不能修成,也不愿走到这一地步。

    玄窍就在庄无道了悟剑式的那一刻,便已开启。可直到足足一刻钟后,庄无道的心绪才平复了过来。

    惨然一笑之后,庄无道便又探手在身下一拍,这艘‘离寒,舰,立时就破开了虚空壁障,进入到了太虚海内。

    此时这无量虚空中,离寒天境破碎后引发的风暴,还未尽数散去。不过在他掌控之下的这艘舰船,却是岿然不摇,如一条灵动无比的游鱼,在这虚空海中肆意穿梭游走。

    聂仙铃与秦锋,都是讶然的看着这一幕,二人见过世间各种用于代步的飞舟灵船,千奇百怪,形式各异。可这种能在这无量虚空中穿行,长距离挪移的舰船,却还是首次得见。

    而秦锋只稍加计算,就已知这艘‘离寒,舰的遁速,应该是普通子午玄阳舰的四倍以上理论上已经超越合道境修士。

    换而言之,这整个天一修界,‘离寒,舰无论从何处出发,到达何地,最多也只用一日半的时间

    而这还只是‘离寒,舰还未真正完成之前,待得所有法阵全数齐备,遁速应当还可大幅提升。

    思及此处,秦锋不由动容。这这艘离寒舰在,可使庄无道能在一日之后,出入于这天一界任何地域。将自己的绝强战力,用于任何一处地域,也将整个修界,都笼罩了庄无道的阴影之下。

    而日后的离尘,只要后辈修士不是太无能,就能借助这件镇教圣器,稳固离尘第一圣宗之位。

    炼成之后,估计只需有一位排名在天机碑前十之内的元神修士,就能依靠这艘‘离寒,舰而无敌于世。

    甚至这离寒舰内的三百里方圆空间,也可视为离尘宗的退路。有这方空间,足可养活离尘十万弟子。即便合道修士,也未必就能追得上。

    ——交换碧霄真君战魂,助推聂仙铃进入练虚之境,迫使赤阴封山,炼制‘离寒,舰。

    一应步骤有条不紊,按部就班。

    他这位总角之交,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平常时虽不喜与人勾心斗角,可一旦被逼到人墙角处,反噬起来却定是凌厉之至,入骨七分,

    目光一闪,秦锋就又试探着问道:“师兄现在是准备去何处o是云水天宫,还是那风林雪阁?以我看来,师兄最好是这从这两处着手。一来是此二宗势力不强不弱,正可示天下以威;二来此二处距离离尘太近,又对我宗敌意日盛,日后其山门驻地若为三圣宗所用,必是绝大威胁。”

    聂仙铃蹙了蹙眉,看了一眼虚空之外。她对秦锋之语,其实深以为然,不过看着‘离寒,舰的航向,却只怕非是东南,而是朝着中原之地行驶。

    真不知师兄,究竟是意欲何为?总不可能就他们四个人,就这么直接打上门去。

    三圣宗的山门驻地,经营皆达万年之久,都有百万弟子,势力根深蒂固。哪怕是她与庄无道二人,都有着合道战力,也难突破那三座庞大的六阶大阵。

    除非是有足够的元神与金丹修士,一起襄助。又或秦锋,也突破练虚之境,把太虚无极修到接近第七重天。

    庄无道闻言,却是不以为意的答道:“云水天宫与风林雪阁确是隐患,不过在此之前,我欲先往大灵皇京一行。

    一边说话,庄无道一边继续祭炼篆刻着此舰的防御法阵,不过也能清楚感觉到,身侧二人的疑惑之意,便又解释道:“一年之前,我离开南方恶地之时,也曾借珠光楼,的关系,练习顾云航真人,约定一年之后,在灵京之外一

    顾云航?天下第二散修顾云航?

    秦锋的眸光再亮,果然庄无道是早有成算,一步步皆以谋划妥当。有聂仙铃踏入练虚的成例诱惑,再以降服赤阴城之势压迫。这位天下第二散修,倒真有几分可能,成为离尘门下供奉。

    此人与其余几位天机碑前十一般,若非天地之限,直接就可冲入合道之境,一旦含灵藓到手,就将是离尘一方的第二位练虚境。

    有此人之助,二十年后的这场大劫,离尘确可再增几分胜算。

    只是这一位,真能如他们所愿?

    顾云航虽是号称天下间散修第二,可其实却是天一修界中,实质性的散修第一人。自成名以来,就未从属过任何势力。

    若是这一位,若是愿选择任何一方大势力依靠,如今的成就,早就不止是天机碑第六而已,必可与沐渊玄及落天舒二人并肩而立。

    之前这位无论时局再如何艰难,都不肯附从宗派,那么现在就能愿意不成?

    再以灵京城方位联想,又思及庄无道宁愿放过赤阴,也要保存战力。秦锋已隐隐猜知庄无道的目的,并非是延请顾云航那么简单。只是这真正答案,却使他心内更觉震惊,一时难以确证。

    ※※※※

    ‘离寒舰,的航速,确实快极。赤阴城距离灵京百余万里地,四人只用了短短一个时辰,就已抵达。

    当这艘赤红色的舰船,从虚空中穿梭而出世。恰在距离灵京千余里处,一处名为北封山的群山之上。

    ‘离寒舰,的舰体庞大,然而从虚空海外进入之时,却是悄无声息。外面的赤红色,也渐渐消逝,整艘战舰开始转为透明,彻底隐遁了形迹,居然未惊动周围任何修士。

    只短短一个时辰,庄无道就已在战舰初步的防御阵外,又添加了新的隐遁之阵。以虚空胎膜为外壳的舰船,本身可轻易融入到天一界的各处虚空。

    秦锋亦暗觉惊异,这应该还只是‘离寒舰,初步的隐遁能力,却已能瞒过他神念。不是特意去关注,或者是以太虚宝鉴去观照,自己就已经很难察觉这艘‘离寒舰,的存在,

    而四人离舰之后,又往南飞遁六七百里,在赤阴城外一处小山丘上,终于见到了顾云航。除此之外,还另有一位年貌三旬,面容粗矿的人物立于一侧。

    秦锋看了一眼,就认出这位,当是最近二十年中颖才榜的第一位燕狂人。与庄无道方孝儒是同代人物,不知为何,却是迟迟未曾结丹。

    不过仔细观看了一番,秦锋胸内就已了悟。此人根基之雄厚,不逊色他见过的任何一人。之所以还未结丹,只怕也是为冲着八转,甚至九转结丹的目的。

    如此说来,这位也当是庄无道,意欲笼络入离尘门下之人?

    顾云航的性情,一向以直爽著称,此时也是快言快语,一见面后就直入正题:“庄真人邀我见面,可是欲让我顾云航,拜入离尘门下?若为此事,只怕顾某要令真人失望。云航一心问道,实无意介入天一诸教纷争。”

    庄无道全不意外,目光扫向燕狂人,只见这位虽不言语,可神情也是同样,目中隐含抗拒之一。

    庄无道笑了笑,并未放在心上,也直接开门见山:“庄某此来,确实是为延请二位。不久前赤阴城外的变故,不知顾兄可曾得闻?”

    “我只知几个时辰前,庄兄与赤阴城似因赤阴背盟之事,起了冲突。”

    顾云航看着西南方向,赞叹道:“一个时辰之前,还在赤阴城外,一个时辰之后,就已到了灵京。庄真人的手段,确令人惊佩。亏我之前,还以为真人不能准时赴约。不过,既然真人已经至此,那么想必赤阴城诸事,已经解决?

    “确已尘埃落定”

    庄无道点了点头,顾云航虽为散修,不过消息之灵通,并不逊色于那几家大教圣宗太多。

    “不过顾兄消息还是迟了些,就在我赶来制前,赤阴已经自愿封山。千年之内,赤阴门人不得走出西南之地。”

    顾云航的眉头一跳,心绪波澜起伏。忙眼皮微敛,已掩饰目光,消化着这一消息。

    赤阴封山?然后呢,是欲以势迫人?

    可以他看来,离尘宗的胜算,实在不多,

    庄无道接着却又言道:“不过庄某欲与真人谈论的,却非是这赤阴城究竟。而是我家师妹,不久前晋升练虚境一事。”

    顾云航顿时瞳孔猛张,定定的看着庄无道。立时就知聂仙铃突破天限,果然是有着外力,并非是全因那衤绅诛绝灭剑,之功。

    不过为何要在他面前提及?就不惧他泄露了出去,使整个天一修界,都与离尘为敌?

    怀璧其罪,众矢之的这个道理,庄无道岂能不知?

    “其实即便庄某不提,顾兄大也是早有猜测。也确如顾兄所疑,庄某手中,的确是掌握有突破练虚天限之物。”

    见顾云航的面色阴晴变化,庄无道了然一哂,又接着道:“那么顾兄可知,我等修士,要想飞升离开这天一修界,这二十年内,是最后机会。二十年之期一过,便要再等三百载时光。就不知顾兄,是否有此耐心?”

    顾云航的面色变幻,他不知庄无道,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这位庄真人似乎也无提供来源,证明真假之意。然而修为到了他这地步,自能明辨凶吉,当听得此语的刹那,就已心潮感应,知晓了大概,

    而旁边的聂仙铃与秦锋,亦是面色微变。这件事,庄无道之前就曾有暗示,不过他二人还是第一次听庄无道亲口证实,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