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六一章 离思剑成
    一刻钟后,庄无道已返回到了自己才炼制的那艘火红战舰之内。此舰只有外壳龙骨,里面还是一片虚无。

    不过此时赤阴城已被压服,庄无道可以好整以暇的将这艘战舰的最后部分完成。

    也是就地取材,那破碎离寒天境之内,有大量的高阶灵木灵石,直接就可取用。庄无道懒得去一一修整监造,也没功夫去修饰,后来于脆是将一些建筑,一整座的搬入到舰内。

    还有舰体的外壳,封灵之地的虚空胎膜,只是使这艘子午玄阳舰内自成一方世界,远谈不上是坚固,所以庄无道又以离寒天境出产的五阶金阳赤松木,在外厚厚包裹了一层。使整艘战舰,彻底变成了火红颜色,也真正稳固了下来

    若非是时间不够,庄无道甚至还想在外面,再裹嵌一层五阶灵金,使船身更是坚固。

    而此时这艘船,看似与普通的木质帆船没什么两样,其实里面却是芥子纳须弥,亭户容千里般的手段。一进入甲板之下,就可见此处一片大约三百里方圆的空间。

    里面都是庄无道从离寒天境内搬来的亭台楼阁,还有灵泉药园之内。离寒天境五到六层,几乎所有的精华,都被他抢救到了这艘船中。

    而整个离寒天境的本源灵核,也被庄无道以乾坤挪移之法,强行拖拽到了船内,被他当成了这艘战舰的核心。这是昔年离寒宫从天一修界的本源中切割出来的碎片,与照空阳镜一样,都是离寒天境内的核心之一。

    离寒天宫破碎,这小片本源灵核,本是要随之爆裂,化成细小碎片流散于太虚之内,最后彻底消散。此时却便宜了他,成为舰内这片三百里空间的灵力来源。

    而整艘舰船,已经可视为一处移动的‘灵地,。不过庄无道,却不敢似百万年前离寒天宫般的过分。这船内的虚空,依然沟通着外界天地,并不算是独立存在。他也不打算借这枚本源灵核碎片之力,强行从天一界本源中汲取养分。以免被这片天地,视为毒瘤,使自身沾染孽力。

    这般处置,好处是这艘战舰,依然可有着无穷无尽的灵力来源。坏处则是有了一定限制,不能抽取超出四阶强度的五行之灵。也从此被限制在了天一界,一旦离开此界过远,这船内虚空就会因灵力枯竭而逐渐崩溃。

    不过庄无道本来的目的,就是欲使未来的离尘,多一种威压天下的手段。从没打算过,把这艘船从天一界带走。

    等这灵核就位,这艘战舰就大致成形,有了初步的攻守之力。不过里面的阵法,其实还远算不上完备。龙骨之内的核心部分,庄无道倒是早在炼制之时,就已预先篆刻妥当,可外围部分与防御法阵,却至少还需数年之功不可。

    而按照庄无道的设想,这艘战舰真正完工之后,甲板之上还将建有八座高塔,内嵌宝镜。可以聚引都天神雷,可以勾动南明离火,也可打出‘九天磁光子午线,。再在舰身之内,浸入金仙之血。

    那时这艘战舰的坚固,必将是世间独一无二。威能也将强绝寰宇,至少等同于八座乾天宗的‘太昊飞玄光明神山,叠加。

    ——哪怕是练虚修士,这艘战舰,也可轻松轰杀有着力抗合道之能。

    不过这还只是他的预想,最终是否能达到这效果,庄无道自己也不能确定。

    而就在他抛开所有一切杂念,在战舰的外壳处,篆刻着初步的防御法阵时。秦锋的太虚镜与手持心誓莲的聂仙铃,双手遁入到了这艘战舰中。

    而甫一入内,聂仙铃就是眼神一亮,又略含遗憾:“山灵水秀,好一处修行胜地,可惜了——”

    可惜这艘舰船,她与庄无道,估计已用不了多久,至多也只有二十年时间。

    秦锋也笑:“这艘船,只怕已不能唤作是子午玄阳舰?”

    “此舰我唤作离寒,确实已不能说是子午玄阳舰,不过仍可算是玄阳舰的变种。”

    庄无道淡淡答着,面无表情。战舰取名‘离寒别无他意,只因此舰是继承了部分离寒天宫的遗产才能炼成而已。

    而庄无道的目光,随即又转向了聂仙铃手中的九叶莲花,语气复杂的问着:“那赤阴上下,可已全数如约定誓?

    “只有九成,赤阴仍有一成弟子,不愿应这莲中立誓。”

    秦锋微摇了摇头,大约能猜知到庄无道的心思。他这兄弟,从小时起就是这般的别扭,借口炼制‘离寒舰将逼迫赤阴城门人立誓之事交给他,其实还是在逃避,不忍去面对。

    不过对此他也懒得多说什么,庄无道这方面一向都能令他放心。平时虽有些妇人之仁,可一旦动起手来,一样是狠辣无情,

    “不过那几位元神,都未有负隅顽抗之意,金丹境中,也只两人不愿立誓。”

    庄无道的面色不变:“羽真人对此是如何处置?还有那紫衍真人,现在如何?”

    只有一成么?不足为虑,比他想象的还要少些。

    “不愿遵从之人,羽真人都已将之逐出赤阴,限十日之内离开赤阴。至于那紫衍真人——”

    说到此处时,秦锋面露唏嘘之色:“我与聂师妹,都亲眼见这位真人自裁坐化。这一次虽是爽快了,不过赤阴上下人等,只怕都要将我离尘恨之入骨。千年之后,必为我离尘大敌。”

    其实依他之见,还是灭了赤阴城为上,可永绝后患。不过也心知羽氏父女,对庄无道之见情分不浅。再者这赤阴城,即便还有着威胁,也是千年之内的离尘宗需要忧心之事,与他无关。

    不过思及此处,秦锋仍是好奇的问了一句:“我观无道你,当有覆灭赤阴之力?雷火乾元,四尊练虚傀儡,再加那两具化身,加上这离寒天境的残墟,至少有九成把握。莫非还真是不忍心?”

    “要覆灭赤阴容易,可若不能将那羽师兄也一并剪灭,毁了赤阴又有何意义?且锋大哥你岂能不知,我家真正大敌并非这赤阴城,此处只是开始,无需浪费太多力气。”

    庄无道答着话,神情却寂寥寡欢,眼神无比怅惘的,定定看着那赤阴城的方向。

    聂仙铃目光闪动,都不用察言观色,她就已能猜知庄无道此刻的所思所想,悠然道:“我方才曾与羽云琴交过手,观她之意,似不欲与师兄见面。到底是心中有愧,还是不愿师兄为难,又或是其他缘故,师妹就不知了。”

    庄无道苦笑,听出了聂仙铃语中的讥讽。只是他心中滋味,仍是说不出的复杂。

    知晓今日之后,即便不是与羽云琴彻底情断义绝,也不差多少。此后一生,他与云琴,都可能再无交集。

    闭着眼,庄无道先是思绪纷呈,最终又归于宁静,已是在心内,将这段情缘彻底斩断。

    也就在刹那,庄无道忽的心有所感。蓦然握住了太霄阴阳剑,虚空一剑,斩入太虚。

    聂仙铃与秦锋二人,都心有感应,齐齐以法力神通,眺望向那无量虚空之内,随即就只见那悬于虚空之外的离寒天境主体,竟是在纷纷寂灭溃散,片片瓦解。都不禁愕然,眼神骇异的对视了一眼。

    秦锋也首次确证,聂仙铃虽为练虚之境,然而庄无道此刻的实力,确实还在聂仙铃之上

    离寒天境的主体残墟崩溃,已经是注定,可这东西本该是爆裂了局,然而庄无道这一剑,却是直接就将这片封灵之地的所有空间结构,都彻底斩裂

    如此神威,非合道之境不能为——

    而此时的庄无道,则是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久久未言。拖延了几十年的离思剑,今日终于修成,可却是以他最不想要的方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