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六零章 从此封山
    庄无道不为所动,直接问道:“羽师兄可是已有了决定?”

    王术通此人他听说过,确是水怡真人的弟子,也难怪这位真人会急急赶回。说来这对师徒与离尘宗颇有过几次交集,可那又如何?

    半年前他若真的被赤阴城三圣宗围杀,今日离尘宗满门修士的下场,不会比这对师徒强上多少。

    赤阴城还有他在意之人,可其余人等的死活,庄无道却不会有丝毫在意。此时心生仁念,岂非是放纵敌人,日后继续与离尘为敌?

    这种蠢事,别说是现在,便是几十年前那个越城混混,也做不出来。

    羽旭玄眼神更显黯淡,不过随后说话的语气,却是斩钉截铁:“要我赤阴臣服绝不可能,赤阴城传承一万九千年,绝无向人屈膝俯首之时!”

    周围鸿德与残存的两位赤阴元神,闻言后都俱是神情一振,心念激荡,眼现决死刚强之意。

    ——确实,赤阴城立教近两万载,还从未附从附庸过任何宗派。宁折不弯,哪怕七千年在中原接近覆灭之时,亦不曾向那三圣宗低头。

    不过其余几位元神修士,此刻却皆是面色微变。这几人或是亲近赤阴的散修真人,或是出身赤阴城的附属宗门,却没有为赤阴效死之心。

    庄无道却并不说话,知晓羽旭玄还有后文。事已至此,双方都已无退步余地。羽旭玄岂能不知,若今日赤阴不能给他满意答复,自己定不会留情,也必定会覆灭赤阴。

    而他这为羽师兄,也绝不会愿见赤阴覆亡。

    果然下一刻,就又听羽旭玄的声音略缓道:“若要我宗受这奇耻大辱,勿宁道统断绝,不过我赤阴可封山千载。从此闭门自守,千年之内,绝不介入这天一界西南之外修界诸事。不知庄师弟,可还满意?”

    “闭门自守o”庄无道唇角讥讽的挑起:“然后就可以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这倒是打的好算盘,背叛之后,就不用付出一丁点的代价?

    羽旭玄的面色再变,而后青白着脸道:“那么真人何不明示?我赤阴可给离尘一个交代,只是不知如何,才能令真人满意。”

    言中已不再称师弟,若是庄无道开出的条件太过分,那么无非就是玉石俱焚。

    而在他身侧,几位真人则都已是面色惨白,气机浮动,此时都只觉是屈辱之至,愤恨莫名。鸿德更是深吸了一口道:“奉劝庄真人一句,凡事莫要太过。离尘如今即便非是举世皆敌,却亦相差不远。赤阴城内,仍有不少门人弟子,心向离尘。真人今日之举事出有因,不过也切莫要逼得我赤阴举宗上下都从此寒心,将离尘视为仇雠”

    “举宗仇雠?”

    庄无道听后却是放声大笑,笑声狂放,满含嘲意,久久不息,使诸人皆错愕无比。倒是在他身后那面银镜内的秦锋,略知其心意,冷讽道:“那又怎样?鸿德真人怕是想得差了,离尘若欲为此世霸主,又何需什么朋友?”

    在他看来,庄无道削平天一修界之愿,本如水中捞月,是不可能完成之事。可今日之后,却是改变了看法。

    其实玄血精华之事揭开之后,无论是他也好,聂仙铃也罢,甚至整个离尘宗,都只能跟随着庄无道一条路走到黑

    若庄无道失败也就罢了,可如真能办到,那又何需人来亲近?日后的离尘,只需旁人敬畏就可。

    而离尘更需要的,也只是能供驱使的附庸,走狗,而不是赤阴城这样靠不住的同盟。

    鸿德也不禁愣神,此世霸主o离尘宗——,不对是这庄无道,居然还有这样的壮志?

    随即就隐隐明悟,之前庄无道与羽旭玄说话时,言中所含的机锋。

    羽旭玄沉寂不语,只定定注视着庄无道,目光复杂之至。足足等了十数息时光,那笑声才止住,庄无道是自忖不擅讨价还价,碍于自己与羽云琴的关系,也很难忍下心肠,便直接示意秦锋。后者会意,也不推拒,声线冷漠的一声哂笑:“这样如何o不死天城今日之后,归离尘所有,赤阴城需将三千道馆,四百余国,转让四成给西南诸宗。本宗第三口子午玄阳舰还缺四成材料,望赤阴能在一年之内,为我宗准备妥当。对了,还有那两颗镇龙石,亦需交付我宗。此外秦某听闻一年前,最早与证如接触之人,是贵宗紫衍真人。也请赤阴,将这位真人的人头奉上。这些条件,羽真人若都能答应,那么我离尘,可容赤阴封山千载,此外——”

    “辱人太甚你要紫衍师兄性命,还不如——”

    秦锋话音未来就被打断,庄无道不满的斜目看向了鸿德身侧那位口出不逊之人,认得这是赤阴城的绝霄,乃是羽旭玄最为器重的一位师弟。当下就是一声寒笑,毫不犹豫的就已经隔空将那大悲剑气引发。

    秦锋开出的这些条件,赤阴城若还不愿答应,那么他倒是不介意,助羽旭玄就将这些不服之人,全数斩绝。依稀记得此人乃是羽旭玄之外,天赋后劲最强的一位元神真人。斩杀了这位,赤阴三百年内,都将只余羽云琴一位支撑宗门。

    不过还未来得及以大悲剑气,将那绝霄真人的身躯彻底粉碎,就听得一声爆喝声,猛然响起。

    “住口”

    正是羽旭玄,猛地一掌甩在了绝霄真人的脸上。虽将后者身影,直接抽飞到了数百丈开外,不过也暂时化解了绝霄真人体内潜伏的那丝剑气。

    似乎生恐庄无道再次动手,羽旭玄目光又直视了过来,语含无奈道:“真人何需如此动怒?我这绝霄师弟,只是一时想不开不能接受而已,还请真人手下留情羽某稍后,自可将他说服。至于藏境兄这些条件,我可答应其中大半。只是其中一些细节,仍需仔细商榷。至于紫衍师弟,他也只是受那妖僧蛊惑,罪不至死。是否可由自裁,改为监禁面壁?”

    庄无道杀心已起,本不愿就此停住,不过当望见羽旭玄目中,居然流露出了一丝哀求悲意,这才不禁动容。

    胸中顿时五味杂陈,心肠也到底还是软了一软。遥想羽旭玄昔年何等英雄,只因这赤阴上下等人做出的蠢事,却是落到这般地步。

    若非是对他心中含愧,若非是要维持赤统。这位当今天下第七人,只怕是宁愿死去,也不愿受他折辱,在他面前委曲求全。

    对那绝霄的杀意,已渐渐的收住,不过其余,庄无道却仍不准备有半点让步:“藏镜师弟之言,我瞧着极好,何需更易?”

    让出四成道馆,四成凡世国度,就是使赤阴城的势力范围,再回归到四十年前的时代。赤阴不愿臣服离尘,然而只需离尘将这些馅饼抛出,这西南之地中有的是宗派势力,愿为离尘效劳。

    至于那不死天城,乃是藏玄大江中游,最上等的一处灵地,不逊色陷空岛与南屏诸山。位置也是绝佳,可说是整个南方的中心,占据了此处,就等于是一把尖刀,死死的顶在了赤阴城的背后。

    昔年共约同据不死天城的,并不止赤阴城一家,只是庄无道,已懒得再顾及其余几家之意。当初几家约定对违约者群起攻之,那就群起而攻好了。

    补全第三艘子午玄阳舰的材靠,可视做这次赤阴对离尘宗的赔偿,是应有之意。至于那紫衍,真当他不知?昔年这为与宏真交好,也是这次羽旭玄失去对赤阴城控制的罪魁祸首之一。留着这个祸害,日后必定还有麻烦。取了此人的性命,赤阴城日后定可安宁许多。

    而若连这些条件,赤阴城都不愿答应,那么他宁可将赤阴毁去

    秦锋此时也笑:“难道羽真人以为,赤阴背盟之后,连半点代价都不用付?”

    又说到之前未尽的此外二字:“此外,今后千年之内,赤阴城所有一品灵根以上筑基练气弟子,都需至离尘求教修行百年时间才能返回赤阴。”

    鸿德额角处顿时青筋爆起,之前还只是削弱赤阴城的势力,这最后一个条件,却是拿捏住了赤阴城的要害。说是在离尘求教修行,其实却是做为人质,是在千年封山之誓外,再加一道保障。

    不过羽旭玄那边,却再未出言还价,而是一丝意念传递了过来。鸿德顿知,这是羽旭玄在向赤阴上下,征询意见。鸿德的面色一僵,而后愤恨地一拂袖,胸中憋闷之至,难以排揎。

    可再怎么不甘又能如何?此时人在刀俎之上,已任其宰割。对面的这两位,根本就没打断给赤阴城,一点讨价还价的余地。赤阴要维持道统不绝,就只能妥协,忍辱负重,

    真要怨,也只能怨赤阴上下鬼迷心窍,做出这等背盟之事,引发这位真人的杀心。

    就如其所言,不诛赤阴,则如芒刺在背,寝食难安。

    庄无道扫望了诸人一眼,就知此事已成。便又再法力一挥,将一枚粉红色的九叶莲花,直接送至到了羽旭玄的面

    “如是羽师兄无有异议,便请赤阴上下,在这朵莲中录下姓名神念从上而下,由元神开始。时间不多,还请珍惜”

    这莲花本身乃是从证如那里夺来的心誓莲,高达七阶,当庄无道再渗以金仙之血,使此莲直接提升到了九阶层次。羽旭玄接在手中,神念一扫,就知这是何物,里面的篥文结誓,与之前秦锋开出的条件,并无二致。

    也没怎么多想,羽旭玄就欲将神念,种入这九叶莲花之内。然而意念才动,就又觉手中的这栋粉红莲华,似如千钧之重,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