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五九章 他化魔染
    刚才陨落在聂仙铃之手的,因该只是一位金丹修士。赤阴城到底是有着比肩圣宗的底蕴,整个城池在林羽施的主持之下,几可称是固若金汤。而除林羽施之外,城中留守的四位元神,都是各自镇守一方,使聂仙铃寻不到半点机会。对大阵禁法的运用,使人叹为观止。

    而那城中数百金丹,万余筑基,更是上下同心,配合无间,似如一体。

    能诛杀这位金丹,聂仙铃应是费尽了心力,一连串的手段牵制欺骗交锋之后的结果,甚至险险就暴露出真身所在,被城中赤阴玄神九相大阵生生的捕捉轰杀。

    不过庄无道也不怎么担忧,令聂仙铃入阵,一是为更近一步的威迫赤阴,二则是在离寒天境的主体坠落之时,在内加以牵引,顺便于扰削弱这座赤阴玄神大阵的抵抗能力。

    他也自有办法使聂仙铃从城中全身而退。别看秦锋藏身的太虚宝鉴就在他的身后,可这只是子镜而已。真正的太虚主境,此时已经到了赤阴城之外一千里地,恰是太虚无极大法,可以洞穿赤阴城内虚空的所在。只要聂仙铃稍稍遇险,秦锋的太虚宝鉴,就可立时接应,助其转换方位。

    此时四周云空依然寂静,没了从离寒宫内溢出的劫雷天火,四周都安静的可怕。而随着短短十息过去,那赤阴城又赫然耀起了无数光雷。

    距离此间虽是远达万里,然而剧烈的灵潮,诸人却都能清晰感应。庄无道站在对面,聚灵于目,甚至可清晰望见那万里之外的情景。

    这次陨落的,又是一位金丹,赤阴城不多的几十位金丹后期之一。而一击得逞之后,聂仙铃的身影,就又复隐匿。再次藏于虚空之内,似如一只藏于九霄之内的猎鹰,正寻觅着一下的机会,蓄势待发。

    不过就在羽旭玄的身旁不远,有一人忽然面色大变,身化水液,在庄无道的面前蓦然消失,只能感应几缕异样的水元之灵,正借助那漫天的云雾游走疾遁,往赤阴城的方向,飞遁而去。

    是水怡真人

    庄无道的眼皮微跳,昔年不死道人洞府之中,这位亦曾与离尘诸人并肩而战,共抗乾天——

    心神刹那间有些动摇,可仅仅片刻,庄无道眼神就又恢复了冷酷。信手一拂,就拍在了身侧的太霄阴阳剑上。

    随着长剑嗡鸣,远处正化水而遁的水怡真人,顿时就口溢鲜血,从云中突兀的现出了身影。一时浑身上下都是血点,肌肤开始爆裂,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要从他体内冲撞而出。

    “住手”

    此时的羽旭玄,终是无法坐视,一道剑光冲击,横掠虚空,使漫天雷光聚为长鲸,巨大的雷电鲸鱼,吞噬着虚空中无数残余散溢的劫雷之力,猛地往庄无道所立之处,轰落噬咬而下。

    可这雷鲸地剑光刚至半途,这庄无道的身后,却是连续二十四面‘禹阳神镜,显现,二十四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蓦然间澎湃而出,震荡天际。

    不但直接将那巨大雷鲸剑光都尽数击碎,更余力未尽,直接冲击羽旭玄等人立身之所。好在有那雷鲸缓冲,诸人都能及时反应,在那赤炎光华到来之前,就已经纷纷跃空闪避。

    可那水怡真人的身躯,此刻却已是被一股由内而外爆发的剑意劲气,生生的撑裂!血肉碎散,元魂破损,只余一丝魂念残留,苟延残喘。

    鸿德真人的面色顿时剧变,此刻才能确认,那潜入他神念身躯的剑气确然是真这庄无道,也确是只需一个念头,就可收取他们的性命

    那二十四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无物不破,如光流逝,顷刻间就消逝在了远处。庄无道的动作,却未有丝毫停顿。挥斥九霄之灵,蓦然遥空一拳,直捣太虚之外,

    “乐道友体内他化心魔未除,居然还有心思,来坏我好事?”

    此刻诸人也已感应,那潜藏在太虚之外乐长空身影。这位也不知是何时,再次潜入了进来,正试图将那离寒天境的残存主体提前引爆。可惜的是功败垂成,当庄无道拳力震荡太虚,便是强如乐长空,也不得不退避其锋。连续数道剑影阻截,随即就被庄无道拳锋粉碎,最后在闷哼声中回归现世,面色异常难看的出现在了数千里外,这一次交锋中明显吃亏不小。

    此时诸人才察觉,那乐长空的脸上,竟赫然是半阴半阳,一半肌肤如常,另一半则满布着蛇鳞。都不约而同的忆起,当年林羽施与羽云琴,曾提起这离寒天境之内,有一头由缚地之灵衍化而成的他化心魔存在。曾经使羽云琴入魔,也是其失身于庄无道的因因。

    看这阴阳之体,再由庄无道之言联想,就可知这位多半是在离尘天境内于扰聂仙铃未成,反而被他化心魔暗算,魔念入体。

    “聊尽人事而已,乐某本不报希望。不过若非如此,亦不能知庄真人修成五阶金刚不破,身拥一道之力。这魔念暗算之仇,乐某必不敢忘——”

    这句话还未道完,乐长空的整个身影,就已在原处消失。恰在下一个刹那,一道浩瀚的雷光,就狂猛无俦的冲击而至,将乐长空留下的残影,连带着二十里方圆内的整片虚空,都撕成了碎片。

    一击落空,可庄无道却不准备就这么简单的将这位天下第二剑放过。大手虚空一抓,就是一式大摘星,六千万象磁元摄力顿时笼罩千里之外。

    轰然震响,那乐长空一声闷哼,遁速皱停,整个人就被庄无道拳力强行吸拿着反摄而回。不过才刚被摄回二十里地,太霄阴阳剑即将飞空斩至之时。一道刀光回旋,就将庄无道的磁元摄力,强行斩断

    “沐渊玄?”

    庄无道眉头不自禁的再次一挑,据他所知,就在一刻之前,此人应该还在乾天宫内才是,来的可真是快极稍晚一些,这乐长空就要丧命他手。

    太霄阴阳剑继续斩出,与那刀光一瞬间交击碰撞了数十次,眼见着那沐渊玄的佩兵观灵刀在剑光斩击之下连续崩出十数个裂口,渐现出溃散之势。那银白刀光却在此刻忽然一震,这口高达六十重法禁的兵刃,竟然毫无预兆地爆裂了开来,

    巨大的气浪刀芒四下冲击卷荡,无数刃片纷飞穿刺,便是庄无道御控之下的太霄阴阳剑,也不得不在半空一滞。

    而远处那乐长空的人,已经在沐渊玄的接应之下,化作了一道青色长虹,往北面远方疾撤,只顷刻间就已不见了踪影,

    只留下此处,赤阴城诸人面色惨白。沐渊玄,乐长空,羽旭玄,这三人合力,都已非是这庄无道对手了么?便是此刻那太虚之外的离寒天境,都无法破坏。

    这庄无道的实力,到底已到了何等地步?

    怪不得几月之前的那次伏杀布局,会无果而终。只怕当日庄无道那一剑斩出之时,这几位世间绝顶人物,仍未能准确估出,这位天下第一人的战力层次。

    而在此时,羽旭玄终是一声叹息,将那水怡真人的最后一丝残魂收入袖中道:“方才身死聂真人剑下的,乃是水怡师弟之徒王术通,与水怡师弟他情同父子。”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