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五八章 大言不惭
    绯红色的剑光掠过,寒水真人的头颅就整个抛飞而起。当鲜血洒出之时,聂仙铃的身影,已经在那无头身躯之后凝立。神诛剑将寒水真人的元神生机元神尽皆搅碎挥灭,随即就又一个回旋,静静的悬浮在了聂仙铃的身侧。

    一剑诛灭寒水,仿佛是杀鸡屠狗般的容易,就似一件顺手为之的小事,微不足道。

    而明明是身立在诸多赤阴元神境之间,聂仙铃神态却是从容自若,唇角处依旧是浅浅的笑着,浑未感觉到半分强敌环伺之险。

    旁边另一位礼阴真人,却是双目赤红,几乎就在聂仙铃身影现出的瞬间,便已出手。一道有如月华般阴冷刃光,蓦地就往身侧瞬闪而去,直斩聂仙铃的腰腹。

    鸿德真人见状却是双目怒张,已经看出了此女的厉害,当即就是目眦欲裂,一声厉吼。

    “水阴你给我住手”

    声出之时,就已为时已晚,随着‘篷,的一声闷响,礼阴真人的头颅,在刺目的紫色点光中。就似破碎了的西瓜,紧随在寒水之后爆裂开来。

    却是聂仙铃早就蓄势待发的一道羽化都天神雷,直接就近身拍入到了礼阴真人的后脑之内,使其头颅元神,都瞬间爆裂。乍闪乍现,礼阴真人根本就来不及防范,也毫无抵抗之力。

    七杀无妄,使聂仙铃的身影,似如遁去之一。可在这数千里方圆之地,从容随意的跃动,完全无法预料,也无法捕捉其痕迹。再以其练虚修为,本就远远凌驾于诸人之上。

    两次出手的位置,都是出人意料,而每一次虚空跃动,就是一位元神陨亡

    此时再无人敢动弹分号,包括鸿德在内,几位赤阴元神,都是不寒而栗,心中对此女的忌惮戒备,已到了极点。

    鸿德神情苦涩的,看了那羽旭玄一眼,不过却无半点的怨责之意。此时此地,唯一能抗衡这聂仙铃的,就只是羽旭玄一人。然而方才他也清晰感应,自己这位师弟,在庄无道的神念锁定之下,挣扎的何其艰难

    也不止是羽旭玄一人,便是那后方赤阴城,由林羽施主持的赤阴玄神大阵,似也被其压制。还有不知在何方位的乐长空,同样是被连半分异动都无,只知隐遁形迹,规避庄无道的神念追寻。

    那一刻,鸿德甚至感觉整个天地,都已落入到了对面这位的掌控之中。这方世界中,所有的天地大道,都在为庄无道而改易着。是山来就我,天地附从的恢宏与霸道

    更似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剑意,悄然伏入他的心念之内,潜而不发,让人疑神疑鬼,惊惧莫名。甚至顾不上,为自己两个师弟的身亡而愤怒恼恨。

    他不知旁人此刻,现在是什么样的感觉。鸿德自己,却知方才自己稍有异动,可能下一刻就是身死魂灭之局。

    ——这感觉未必是真,可仅仅能做到让他心生这样的幻觉,就已是手段超绝,使人发自内心的惊悚。

    而与其说是这寒水与礼阴二人,是死在聂仙铃剑下,倒不如说是这两位的联手施为。正因有了庄无道的牵制压迫,聂仙铃才可毫无顾忌,尽展所长。

    更使鸿德手足冰冷的,是赤阴虽背盟在前,可毕竟曾与离尘唇齿相依万年之久。然而这聂仙铃杀人,却是说动手就动手,杀人时毫无犹豫,于净利落,真的是半点情面不顾。如非是庄无道的默许指示,断不可能如此。

    不过,就只凭眼前这两人,就想要覆灭声势几可与三圣宗并立赤阴,岂非可笑?

    可随即鸿德就心有所感,与周围几位元神真人,一起看向了上方虚空。之前不觉,可此刻对那东西的感应,却已清晰至极。

    是离寒天境

    离寒天境破碎,一大片的虚空胎膜被庄无道强行扯走,成为那战舰的外壳。可仍有大片主体残存,到至今都未彻底爆碎。而此刻赫然被一股异力引导着,在太虚之内滑动,越来越接近万里外的赤阴。

    之前还不知缘由,此刻当诸人见识过庄无道的手段之后,却都已渐猜知真相,只怕正是对面这位的控制,那残破天境才未彻底损毁。那牵扯着封灵之地的力量来源,更是不问可知。

    而一当这片庞大的天境世界,被拉扯到天一界内,甚至与那赤阴城撞击——仅仅—

    瞬间就已有几人想到了后果,都是瞳孔紧缩,寒毛耸立。

    整个赤阴城,那时都将不复存在

    怪不得城中的林羽施,会如此的小心,城中大阵对他们的加持,微乎其微。大半的力量,只怕是在准备抗拒这离寒天境的靠近。也怪不得庄无道此子,会说只给一刻时间。

    那块封灵之地的残片,只怕这位也难操控太久

    “羽真人可莫要误会了我家庄师兄才好。”

    斩了礼阴,聂仙铃盈盈俏立,施施然的一拂袖,就使那刚吸取了海量真元气血的诛神剑,再次隐于虚空。

    “适才动手,实是出于无奈,也是我家师兄的一片仁心,并非是不顾你我两家的情谊——”

    仁心?

    鸿德闻言,却是双眼不自禁的微微一眯,这还真是仁心,仁慈到他两位元神师弟,今日道消身陨

    不过随即又心动,隐隐已明白了聂仙铃语中之意。只怕这庄无道的用意,还真如聂仙铃所言

    然而这个猜测,却使他份外的郁恨,无比的屈辱,难以接受。

    “如此说来,我倒是该感谢两位?”

    羽旭玄面色如常,死了两个元神师弟,除了使他眼神微黯之外,就别无其他。不惊不怒,依旧是目光淡然如水的,与庄无道对视着。

    “我这水阴师弟方才虽是出言不逊,可却罪不至死。再者,这就是你说的给我赤阴一刻时间?”

    “昔年赤阴,也曾与我离尘定下万年盟约,可最后又如何?所谓卧榻之侧,腹心之患,赤阴于我离尘,就似芒刺在背,不能不拔。”

    庄无道讥讽的笑了笑,脸上毫无愧色:“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既已为敌,那又何需手下留情?再者师兄只怕也领会错了,我说的给你们赤阴一刻钟决断,也只是单指师兄身后的这座赤阴城而已。师弟可从没说过,这一刻之内,就不会动手杀人。你们赤阴城若觉不满,今日也大可报复回来。”

    杀了就杀了,你能怎样?既是选择了背叛,难道还指望他会手下留情?早知他这位羽师兄在赤阴城内,早已失去权柄,如不示之以威,只怕还有人会心存侥幸之念。

    而听得此言,整个数千里方圆之地,却是一片死寂,而万里外的赤阴城内,此时亦是静谧之至。

    羽旭玄目光变化,眼瞳中微透异色:“原来如此,那么庄师弟是果真已有了决断,再不后悔?”

    “为何要后悔?”

    庄无道负手身后,遥望着远处的赤阴城,心情这一刻是复杂之至,不过语气却依旧是冰冷决绝:“难道羽师兄以为,我庄某会坐以待毙不成?而今之世,离尘已举世皆敌。要么是这整个修界合力,将我离尘覆灭,要么就是我离尘奋起,将这天下夷平。庄某不肖,却不敢忘当年师尊托嘱。亦不愿他日身殒之后,无颜去见离尘历代祖师。”

    所以第一个要削平的,就是与离尘宗同气连枝七千年,一同渡过无数劫难的赤阴城

    要么是臣服,要么就是覆灭

    可他胸内,到底还是惦记着两家之间的情分,所以才让聂仙铃直接动手杀人,以做威慑。与之前在这群人面前炼舰的目的同样,就是为让赤阴城上下,对双方的实力,对他的决心意志,都有个清醒认知,以免最后做出错误决断。

    ——真到那个时候,哪怕他不想杀人,今日也要灭绝赤阴。一时的心软,只会造成更大的悲剧,是他所不取。

    羽旭玄那边,却再次恢复沉默,似乎无言以对,哑然无语。庄无道只看了一眼,就已了悟。

    “庄某不后悔,倒是师兄,迟迟不能有决断,这可不似你的性情。是迟疑,还是不能?既是如此,那么庄某便助你一臂之力。聂师妹——”

    “仙铃在!”

    聂仙铃敛衽一礼,笑容甜美异常。一身红裳,气质是异常的出尘优雅∶“不知师兄有何吩咐?”

    语气轻描淡写,可哪怕庄无道让她赴汤蹈火,也不会有半分的迟疑。

    羽旭玄的面色微动,已经猜到了庄无道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可还未等他出言。庄无道就已开口:“你去赤阴城内,由上至下,每十息杀一人,直到赤阴全宗上下,愿给出答案为止”

    “十息一人?”

    聂仙铃的柳眉轻挑,而后身影就有如泡沫般的,开始在原地消失,只留余音道:“可若是一刻钟后,这赤阴上下仍无决定,那又当如何?”

    庄无道遥空远望,默然不答。一刻钟后,他若还得不到满意的答复,那么他也不会有半点迟疑犹豫。仙铃也必定知道该怎么做,让她潜入赤阴非是为杀人,真正的目的,是牵引离寒天境降临坠落。

    羽旭玄等人,也多半能够准确判断出他的用意。

    若是这近在侧翼不到五十万里的赤阴城都不能降服,那么自己哪怕将整个天一修界夷平,又有何用?

    最多,也就是留她一命而已——

    果然仅仅只三十个呼吸之后,庄无道就见那赤阴城内,一大团耀眼的阴冷雷芒蓦然轰闪。

    七杀无妄剑乃是百万年前,离寒宫最绝顶的刺杀剑术。除了剑势变幻莫测,可短距跳跃挪移,结合了时光空间两种太虚之法外,最大的特点,就是可在任何阵法中穿行自若。

    无妄惟时,遁去之一,不入五行,故而可不受天道法则之限。

    昔年离寒天宫的七杀圣女,就是以这门功法,任意出入诸宗大阵,行刺杀之事,使整个天一修界,闻风丧胆。

    聂仙铃得碧霄真君的完整传承,又继承衤绅诛绝灭剑,所有精华,身登练虚,更有着最适合‘七杀无妄剑,的无妄魂体。一身实力,已不逊色于百万年前的碧霄真君多少。

    赤阴城的‘赤阴玄神九相大阵亦是世间最顶尖的大阵之一,与离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齐名。然而在被残破的离寒天境,牵扯一大半的力量之下,在聂仙铃的面前,已形同虚设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