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五七章 是降是灭
    而庄无道那边,却无一言一语,竟是对聂仙铃的与羽旭玄二人间的对峙,浑然不觉一般。在聂仙铃遁出之后,就猛地大手一招,以元磁摄力遥空拉扯。

    那本就已经在破碎边缘的离寒天宫,顿时轰然碎裂。一大片无形无质的虚空胎膜,就这么被庄无道从这天境之内,强行抽取了出来,随即就又覆盖在他预先炼好的战舰龙骨之上,

    随着庄无道又一连串的灵决打出,只短短半刻钟的时间,一艘五阶战舰,就已经初步成形,可能还需无数的工序材料,才能将此舰真正炼成,然而无论是龙骨外壳,这些主体都已完备,甚至此时就可飞翔于空。

    三根红晶桅杆,也都已经覆盖上了庄无道以虚空胎膜分割而成的风帆上。吸收太阳火力,顷刻间这三张本来无形无质的‘帆布就已经化成了火红色,随后又覆盖整个舰身,使整艘战舰,都呈现出了赤红光华。

    灵潮涌动,一波胜过一波,仿如潮汐,引动数万里方圆之内的五行之灵,俱都动荡不宁。

    赤阴城诸人,都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这艘战舰一步步成形。在聂仙铃的剑势威胁凌压之下,都不能有半点动作。

    而随着这全新的五阶战舰,在漫天乌云之下,发出烈日般的火炎之力,又引发那一丝丝劫雷环绕。包括羽旭玄在内,几人的眼中,都现出了丝丝惊骇之色。

    即便明知道事情庄无道,定已经做过无数的准备,才能一举将此舰塑成。然而无论是之前撕扯离寒天宫的虚空胎膜,还是之后炼制此舰的那些灵决法术,都不能不使人心惊肉跳。

    那已是完全超越了他们认知之外的手法,高深莫测,满蕴大道玄机。已经超出了他们,至少三五个层次。也就是说此时庄无道的道业根基,也同样远远凌驾于他们之上。

    这是示威,赤裸裸的示威无疑

    先是让聂仙铃以剑势困慑诸人,再借炼舰,在他们面前展示这等神通大法。此刻哪怕是他们这些人中,对离尘宗敌意最盛的几位,也不禁是眼现惊悸之意。

    鸿德震惊之后,也觉出了庄无道的真正用意,心中顿时稍安,想到这位庄真人对于赤阴,并非是全不留余地。

    不过当思及此处时,鸿德却又不自禁的,看了羽旭玄一眼,就不知师弟,最后会怎样选——不对应该是那几位师兄弟,会如何抉择

    战舰的外围,赫然已有无量的火光冲涌而出,与九霄之上的大日呼应。甚至将漫天的浓厚乌云逼开了一线,使一束束的日光照射而下,使这片天地,再次恢复光明。

    不过随着庄无道最后几道灵决打出,这艘赤红战舰周围暴乱的灵潮,终于开始平息,那赤红之光,也开始收束。劫雷渐散,舰身之外的火光,也缩回到了剑身之内。

    而此时庄无道的手中,也多了一面古色古香的青铜古镜。样式与太虚宝鉴相仿,秦锋只望了一眼,就知这定是那面照空阳镜,无疑。赫然是一面品质与法禁层次,更在照空阴镜,之上的至宝

    更使秦锋动容的,是这面照空阳镜,之内,赫然有着‘天机错星图,的气机痕迹。

    换而言之,这面百万年前的赤阴宝镜,其实就是以‘天机错星图,这件仙器的残片为材料炼制而成而这部分‘天机错星图多半也是太虚无极大法的真正来源。

    庄无道眼中,亦是异光流转,不过此刻并非是细观之时。他心安理得的大手一翻,就将此镜纳入囊中。

    尽管是与赤阴城约好了的三七分成,可这照空阳镜却也是离寒天境的组成部分,是这封灵之地能够存在的根基。

    赤阴城没察觉这照空阳镜可怪不得他。

    不过当庄无道转过身,与远处的羽旭玄对视时,眼神仍不禁一黯。并非是他心生愧意,而是另有缘故。

    已经想好了的言语,明明已到了嘴边,却难以道出。胸内也早就有了决断,可到了此刻,仍不免犹豫,做到真正无情。

    羽旭玄的神情,却反而是大度坦然,对于聂仙铃持续了近一刻钟的剑势凌压,似浑不在意:“庄师弟对我赤阴,似乎颇有怨气?”

    一边说着话,一边却是看着太虚,看着那壁障胎膜外的离寒天境主体。目光凛然之余无奈,似乎是在看着什么蕴含绝大威胁,又让他无可奈何的事物。

    “不是怨,贵宗会选择背弃盟约,与我离尘为敌,其实也算是人之常情。易位而处,离尘的选择不会比赤阴强上多少。”

    心中一叹,庄无道终是将胸中最后一丝犹豫斩却,目光寒冷冻人。

    “自然此时,我庄某亦不会顾忌什么以前的情分。就请赤阴城诸位,今日给我一个交代。庄某可给赤阴两个选择,要么是从此降服我宗,要么是今日之后,世间再无赤阴”

    此言一出,对面那赤阴城诸人,俱都面色潮红一片,眼中则或惊或怒。其中几位,更是气机勃发,双目怒张。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便是那鸿德真人,亦是错愕无比,惊怒交加。他只猜到庄无道如此示威,似有慑服赤阴诸人之意,使赤阴城再不敢与离尘为敌。

    却不曾想到,庄无道这次一开口,就是要让赤阴城臣服

    只有羽旭玄却是早有所料般,神情平静无比,

    而在庄无道身后,聂仙铃与秦锋,也都现出丝丝讶意。庄小湖更是膛目结舌,愕然的看着自家主人的背影。

    此时四面八方,更有数十道元神意念,遥空观照而至。

    被诸多视线注目着,庄无道却是从容自在,毫无异色,亦无半分悔意。四十年时光洗练,他早已将世情看透,也早没有了初出越城之时的软弱。

    “大约半日之后,仙铃晋升练虚,登顶天下第一人的消息,就可哄传修界。时间不多,我只能再给赤阴城一刻时间,还请赤阴城诸位速速决断。”

    鸿德真人是哑口无言,首先是感觉狂妄,这庄无道,简直就是狂妄到了失去理智哪怕这离尘两大绝世强者同在,都有着凌压此界的实力,可这毕竟是在赤阴城的山门之前。在赤阴城守护大阵的范围之内,说要今日之后,再无赤阴?这简直就是——

    忽然一怔。他就想了数月之前,三圣宗明明已布置好了必杀之局,纠集近二百位元神境合围,最后又半途放弃,不了了之。

    庄无道今日之言,是必有所峙也定有足够的把握。可若真是如此,那么此子现在的实力,到底强到何等地步?

    一股令人悚然欲绝的冰寒之意,忽然自鸿德真人的心底深处蔓延了开来,遍及全身。

    还有羽师弟,此时毫无反应,观其神色言语,分明是信了庄无道确有此能所以才这般忌惮,姿态如此的软弱。

    正惊疑不定之时,旁边处他一位师弟寒水真人,就首先一声嗤笑:“大言不惭我赤阴传承万载,如今已是天下圣宗之一,倒要看看,谁能亡我赤阴——”

    话音未落,就有一道血光,蓦然从寒水真人的脖颈之处爆散开开。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