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五六章 纯阳真人
    几乎同一时间,燎原寺讲经堂内,证如禅师那本来白里透红,年轻俊俏的面孔,此刻在那昏黄的灯光映照之下,忽明忽暗,似如枯树死皮。

    浑身上下腥气袭人,身躯四肢都裂开数十处伤口,不时渗着血液。这些伤口都只寸许长短,不过却深可见骨。复原的极快,可往往才一愈合,另一处就又会裂开。

    而此时证如握着信签的手,则正青筋毕露,死死的紧攥着。而不远处陪坐的龙含与释恒两位大僧正,此刻亦是惊奇交加。

    “居然突破了练虚境,真正是不可思议。”

    那龙含惊愕之外,语中更隐含羡嫉不解:“怎会是她o离寒天宫覆灭之后百万年以来,这聂仙铃当是首位突破天限之人。今日之后,这离尘宗,声势只怕愈发浩大,能以抑制。就不知上界几位禅师,要何时才能降临此世?”

    那释恒不说话,只面色凝重,眼含探究的看着证如。后者沉思良久,而后一声沉重叹息,霍然起身。

    “我当再往灵京一行——”

    随着证如的语音,他一身上下的伤口,都在顷刻间恢复。面上的肌肤也恢复了红润,晶莹如玉,气机自晦。看似一切如常,毫无异样,其实是所有的伤势,都暂被压制。

    短时间内无妨,可一旦时间拖延太久,必定损伤更重。

    “灵京o”

    释恒顿时就有明悟,疑惑道:“禅师可是欲与那位灵皇,再会上一面o莫非禅师,这次是准备向那大灵让步不成?这聂仙铃,竟能使禅师忌惮至此?此女的一身修为道业,难道还能真的胜过那庄无道?”

    “修为定是胜过的,天一修界的首位练虚,又得碧霄真君传承,岂同小可?不过要说此女战力也凌驾于庄无道之上,却是未必。最让我心忌的,仍是此子。”

    证如微摇着头,轻拂了拂衣袍之后,就往那殿外行去:“老衲只是感觉不安,了却了聂仙铃与离寒天宫诸事之后,那庄无道又会有何举动。所以方才心惊肉跳,难以自己。二位不会怪我一惊一乍,小题大做?”

    “怎会?”

    龙含的脸色苍白,一位佛门禅师的心潮感应,岂可轻忽?

    “只是,我忧那大灵,未必就能如禅师之意。大灵忌惮我三圣宗已非一日,我看此时这燕氏,最多也就是袖手旁观,坐观虎斗。”

    “此事我岂能不知?不过我猜那灵皇,这次必定会心动。”

    此时的证如,已经行到了大殿的门口,遥望着远方云空。

    “加上赤阴城,总共三颗镇龙石。离尘手中,亦有两颗,此可为大灵万世之基那位灵皇若还心疑犹豫,那么我燎原寺,也不是不可受其册封。”

    此言道出,似乎天机感应一般,大殿之外,蓦地一声轰然雷响。龙含释恒都俱是身躯一震,面色苍白的互相对视

    受大灵册封,也就是说燎原寺将真正臣属于大灵。就如数十万年前,历代皇朝鼎盛之时,各大修行宗派臣皆服于朝廷之时一般。受龙气庇佑,也需受其驱使。而一旦生出背离之心,则必定受龙气反噬,被天地厌弃。

    这样的条件,那位大灵皇帝自然是乐于接纳,可这又置燎原寺于何地?

    龙含第一时间,就眼现挣扎不服之色。释恒却是再次沉默,只暗暗思忖,在那南方恶地,证如到底遭遇了什么,对那庄无道怎就心忌至此,甘愿付出如此代价?

    上界宗门,难道就真的不将下界燎原寺放在心上o可若是如此,那又为何要付出如此昂贵的代价,在此界传下道统

    “自然,这是最不得已之策。即便我燎原寺愿意,其他几家,亦未必情愿。今日之言,只是让你二人有个准备。

    证如对身后二人的心思变化,似毫无所觉:“我这里另有使人皇延寿之法,应可让那为大灵皇帝心动。不过真到不得已时,二位也需分清楚轻重才好。对那离尘宗,也不可有半分轻视那人动静,亦需时时注意。还有,可仔细查一查,那聂仙铃究竟是如何成就的练虚之境”

    龙含释恒,先都是松了口气,然后又心神微凛,目中皆现出若有所思之色。释恒更是眸光一闪:“禅师之意,是指那聂仙铃突破练虚,是另有依凭?”

    “果不愧是释恒大僧正,这还只是猜测,不过以估计,应该八九不离十,”

    证如背负着手,一声冷笑:“那庄无道,莫非还真以为此举能瞒过世人?哪怕那灵皇不为自己寿元心动,可这练虚之契,他麾下诸多元神,又岂肯轻易错过?”

    此刻不止释恒,便连龙含都已明白了过来,这或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听这位禅师言中之意,竟是准备不惜一切,也要将那人诛灭——

    他心内却是不以为然,最多还有三年,就是上界那几位合道禅师降临之时。三年之后,那离尘弹指可灭,哪怕庄无道聂仙铃此刻高据天机碑前二位又如何?

    几位归元神大修联手,离尘宗根本就无抗手之力,又何需对大灵让步?

    暗暗腹诽,龙含面上却是半点异色不显,只双手合十,道了一声佛号,

    此时证如则已跨空而去,远离大殿。遁速看似不急不缓,却已尽全力,而此刻这位禅师的眼中,却是隐含无奈,还有着一丝丝决然之意。

    这庄无道与离尘宗,真要等到那几位合道师弟降临之后再行解决,岂非显得他证如无能?哪怕不能将此子,如愿诛杀。也需在三年之内,尽量将整个天一修界先握在手中

    此外他方才,也确是心悸难安。担忧这三年之中,那庄无道未必就会就这么老实等待。

    这是他最担忧之事,也不能预作些准备,但愿这次灵京之行,能够一切顺利——

    ※※※※

    赤阴城北面万里处,无量的劫雷天火,正从胎膜之外逸散而出,方圆数万里内,都赫然是乌云压顶,电闪雷鸣。

    而就在这刺目的雷光达至鼎盛之时,庄无道与羽旭玄蓦然间同时出手,都是探手往虚空一抓,而后无数的蕴元石,各种草木灵珍与金石之类,就似喷泉一般,从那离寒天境之内飞涌而出。

    按照约定,双方七三分成。此时的赤阴城,虽已与离尘近乎翻脸,庄无道也仍不愿违约。

    各自辨认过这些灵物的价值,而后取舍分配。双方间都有着默契,不过却自始至终,都是一言不发。

    直到最后一部分灵物,都全数从天境之内泄出时。一道淡红色的光影,也从这天境之中穿飞而出。正是聂仙铃,驾驭着一口绯红色剑光,只一个闪烁,就到了庄无道的身后,与秦锋并肩而立。

    此外还另有一道气机身影,一个闪逝,就借助漫天的雷火,再次隐遁了形迹。不过诸人也都只是望了一眼,认出那依稀是玄圣宗乐长空的模样气机,就未去在意。

    空中那绯红光影,已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那口被聂仙铃降服后的衤绅诛绝灭剑便连庄无道也不禁侧目。

    此时的衤绅诛剑‘,已经恢复了本来的模样,五尺长短,剑身绯红。那裹挟其上的怨气煞力,也彻底消散无踪,看似与一般的剑器没什么两样。不过庄无道却能感应,这口前身应该是离寒天宫镇教法宝之一的‘七杀诛仙剑,内,依然含蕴着磅礴无比的精元。

    这口剑,虽已恢复到法宝的形态,可依然俱有着衤绅诛绝灭剑,的部分异能,类似于魔噬之器,可吞噬他人的血气元力,积蓄于剑身。可提升此剑材质,增剑决威能。

    这与庄无道之前的预料相差无几,只是最后保存的法禁层数略低,只有七十四重禁制。而真正使他意外的,是聂仙铃。

    晋升练虚境之后,聂仙铃一身真元气机,都无什么变化。一切如常,就似一年前,聂仙铃进入那离寒天境之前,仍为元神境时,

    若非是刚才确实感应到那离寒天宫内,那突破天限之后引发的劫雷,还有天机碑碎石上,聂仙铃排位的变化。庄无道几乎就无法确定,这位师妹到底是否突破了练虚境界,

    “仙铃总算不负师兄所望”

    御剑站定之后,聂仙铃就浅浅一笑,然后眼含异色的看向对面的赤阴诸人:“多谢师兄所赐道缘,也多谢师兄的护法”

    音落之时,却是红光漫天。可见四面八方,都是一重重绯红的剑影显化。成千上万,模样与那神诛剑相近,而剑锋所指,正是那羽旭玄为首的赤阴诸人,

    那十余位赤阴元神都面色微变,羽旭玄亦是目光一沉,大袖微拂,就有十只百丈阴凰飞空而起,越空万丈,穿临而至,

    而在羽旭玄的上空处,更是现出十道巨大的雷电光团。同样剑意勃发,与那绯红剑光隐隐对抗着。

    羽旭玄虽为元神之境,道基却已近合道,借助身后赤阴城大阵之力,抗衡聂仙铃的剑势压迫,全不落半点下风。

    不过此时,包括周围水怡鸿德在内几位元神修士,却都是冷汗涔涔。七杀无妄剑号称诛仙神决,此时微势尽显。明明聂仙铃的身影就在对面。可几人却只觉此女的剑意,简直是无所不在。

    那诛神之剑,似乎可从身周任意一点刺出,收取他们的性命。杀意亦接近实质,刺人心神,让人不能不防,不警惕有加。

    二人间意念气机冲撞,便是诸人中修为最是深厚的鸿德,也插不进手,甚至动弹不得。而仅仅片刻,就有几人的肌肤之外,现出了丝丝创口。

    无形的交锋,持续不到半刻,羽旭玄终是现出了不支败势。那十只阴凰,直接就被聂仙铃斩碎其二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