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五五章 震惊天下
    后面的声音骤然而止,不过此间众多元神真人,却都已明悟其意。换而言之,哪怕是合这四大圣宗之力,哪怕是近在赤阴城家门口处,拥有高达四位的绝世强者,也未有足够的把握,胜过那人

    这庄无道,究竟已强到什么样的地步卩今聂仙铃的排名,已在其上,又是何等样的实力。

    那飞古散人,却又语气一转道:“未必就如我等猜测,我听说那离寒天宫内的劫雷,强盛之至。寻常的元神进入,立时就要化为齑粉。三圣宗即便想要于扰阻拦,并非易事。还有那羽旭玄,至今态度未明,与赤阴城众人意见相左,这也是变数。”

    天机堡内的凝重气氛,却未有半分好转。观月散人与元道子,更是面面相觑,眼中都现出忧色。

    这真是多事之秋,风雨欲来,让人心神不宁——

    “此言颇有道理,今日乐长空几乎是在聂仙铃踏入练虚境的同时,从第四位跌落至十七位。这其中,只怕颇有关联。”

    “我知这位,最近一直就呆在西南之地。莫非是伤在了这位聂真人手中?”

    “极有可能,八九不离十”

    “无论真相如何,我观这天一修界,都将大变之即,诸位日后行止,定当小心为上。”

    元道子先是出言警告,而后又负手望天道:“我虽不知此女,到底是如何踏入的练虚境。不过,这其实也算是好事。”

    观月散人不禁眉头一挑,听出了元道子语中蕴意。至少那三圣宗与离尘宗的实力对比,并非是一边倒。而这中原之地,虽是渐次恢复平静,双方都已有了偃旗息鼓之意。然而无论大灵皇室还是天道盟,其实都不能真正安心。

    离尘宗灭亡之后,谁知这些上界降临的合道大修,会转而剑指何方?可能是为那散劫舍利彼此争斗,也可能同心合力,覆亡这中原皇朝。

    大灵并非无力应对,可若真到那个地步,定然是损失惨重

    半年之前,证如亦曾做客灵京皇城,意图说服灵皇,一起合力围杀那人。可惜最后双方不能谈拢。皇室对乾天燎原这些圣宗大教,依然是心怀警惕戒忌。而这几家圣宗,也拿不出足够使人心动的价码,来说服大灵与诸多皇家供奉真人。

    不过经此一变之后,一切都将变化——

    除此之外,元道子语中更意有所指。说那句‘不知聂仙铃,是如何踏入练虚其实就是不信此女,仅仅只依靠那神诛绝灭剑与碧霄传承,就可冲入练虚之境。

    尤其是在那劫雷漫布之地,据他所知,那处封灵之地已经接近崩溃。胎膜破碎,根本无可能再支持修士,进入练虚之境。哪怕是那口有着归元天君实力的衤绅诛绝灭剑在被聂仙铃降服,能够供其吸收炼化的精元,又能有多少

    可到底真相为何,仍是未知。

    思及此处,观月散人默然望向了南面,眼神变幻莫测。

    ※※※※

    就在稍后一点的时间,乾天宫的上空处。沐渊玄同样浮空而立,手握着一张信符,遥遥看着西南方位,默然无语

    信符是从北面皇京城方向飞传过来,尽管大灵皇室极力封锁,然而乾天宗驻在灵京的道宫,依然只延迟了半刻左右,就把消息传递了出来。而之后十万里地,只用了十息的时光。

    而此时的沐渊玄,看似木无表情,然而一身气机,却是浮动不休。带动着下方整座乾天守元赤阳阵,都一阵阵的颤动不已。

    宫内只要是稍有些根基的弟子,都陆续察觉。一道道错愕不解的视线,正陆续往上空投望而来。不解这位乾天宫的第一人,今日为何心绪波动至此?

    沐渊玄无心理会,依旧是面色寒漠。片刻之后,就一个闪身,就到了一处殿门之前。随着他探手一招,前方那紧闭的殿门,就轰然敞开,露出里面一位端坐在殿堂中央处,血肉模糊的身影。

    再一拂袖,沐渊玄法力挥展,直接就将这血肉身影卷裹而起。之后御空而行,往这乾天宫的最中央处,急遁行去

    此时那仿佛是死人一般的无皮血人,也终于睁开了眼,语气颇为不悦:“不知师兄,这是要将我带往何处?方某如今虽为废人,却也非是全无脾性,可任人摆布。”

    沐渊玄却一言不发,直到方孝儒眼神不耐,渐生挣扎之意时,才言简意赅的出言道:“带你去洗元池”

    “洗元池?”

    方孝儒明显吃了一惊,语气也带着不可思议的意味。

    洗元池是乾天宗的禁地之一,里面有灵水一池,非是来生天生地养,而是乾宗引十万丈高空罡云,提炼而成。

    千年前不死道人的时代他就已闻洗元池之名,可直到身为方孝孺,真正拜入乾天门下之时,才真正知其用处。这是乾天宗两万年底蕴精华所聚,由近千位元神修士历年不倦的提炼,也渐成气候。

    此池之水可洗骨伐髓,改善修士的资质,方孝儒本身在练气境时,就曾进入过一次。除此之外,还可使修至元神后期修士,修位再进一步,进入半步练虚的境界。

    这也是乾天宗上下,冲击练虚境的希望。传说此泉再有一二百年时间的培育,就定可助推一人进入练虚之境。此后每四百年,乾天宗都有一人,可以借此池灵水,冲击练虚。

    所以此刻,由不得方孝儒不惊奇:“以欲以洗元池助某疗伤o古怪,今日怎的如此大方o”

    要完全驱除他体内的金仙剑意,需要消耗的池水可不在少数。意味着洗元池将元气大伤,可能又要拖延个三五十年,才能臻至完美。在这玄血精华的争夺,即将爆发之时,尤其使人惊奇。

    一时却不见沐渊玄回答,方孝儒陷入沉思,片刻之后,就蓦的灵感忽生:“可是因那庄无道?”

    几十年前,沐渊玄是因那翡翠原之战,才真正允他入门,给了他一次机会。今日舍得开放洗元池,多半也是与庄无道有关。

    沐渊玄的脚步,也果然一顿,须臾之后,才语气艰涩道:“你倒是聪明一刻之前,其师妹聂仙铃成就练虚之境。天机碑上,登顶总榜第一。”

    方孝儒的眼神,顿时一阵恍惚,几乎失去了焦距。

    练虚,居然有人已进入练虚之境前世他六百年孜孜以求而最终功败垂成之事,居然就已有人办到了。

    不过——聂仙铃,首先突破练虚境的,怎么可能会是她?

    记得当年彻底击溃方孝儒信念意志的,就是此女。可据他所知,就在不久之前,此女也才刚度过元神之劫。

    那时此女还以初入元神,就排位天机碑前二十之内的事迹,轰动了整个天一修界。被认为天资悟性,俱不在他方孝儒之下,

    惊异之后,方孝儒才开始思索,此事会引发的风波,还有之后的种种后果。

    “怪不得不过若依我看。此女虽入练虚,真正战力,却未必能及得上那庄无道。沐师兄你如此在意,可是担忧那庄无道,会有什么举动,欲对乾天不利?不对,此为绝佳良机一口神诛绝灭剑,绝难使聂仙铃冲击练虚之境。其中定有缘由,我乾天大可纠合整个修界——”

    沐渊玄此时却已站到了一处灵池之前,直接将手中的血人,往洗元池一甩。

    “三日,我最多给你三日三日之后,我要你伤势尽复。至少恢复不死道人八成修为。”

    方孝儒心神一凛,再不多言,整个人缓缓沉入到了池水之内。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