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五四章 练虚第一
    子午玄阳舰来了没两日,就被庄无道打发走。不过秦锋与庄小湖二人却被庄无道留了下来,在这里等候的同时,二者也都在钻研修习着庄无道拿出的《玄血无定身》。

    庄小湖惊喜莫名,对这么功法尤其用心。自觉自己一辈子,吃亏就吃亏在自身的灵根天资上,而这‘玄血无定身,正是改善肉身,成就道体的无上良法。而且也不用去寻觅太多的灵珍丹药,虽然有些隐患,然而那以诸般天地奇物造就出的后天道体,又有哪一样是真正十全十美?

    秦锋却已猜到了几分庄无道的用意,那日深深看了庄无道一眼之后,就也参照着玄血无定身的经文开始修习。

    他现在的‘太虚天演术,已成,三十六面太虚子镜,庄无道早在七年前,就为他全数炼制了出来。

    无论是推演大道,还是衍算天机,都是强悍无比。不但不逊色于重明观世瞳多少,甚至还更有胜之。

    参悟‘玄血无定身仅仅十就掌握了精髓。不过无那位陨落大佛死后遗力之助,秦锋要想真正修成,凝练玄血,仍需数年不可。

    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庄无道炼制的战舰龙骨就已经进入收尾阶段。成型之后总长有一千六百丈,通体都仿佛是一块血红色的晶石。毫无瑕疵,真火元阳内蕴,外散淡红莹光,

    到了这一步之后,庄无道就不再继续,把这龙骨丢在了一旁,转而专心修行起来。仅仅三个月后,他就以天地大悲赋再开辟了一处三品灵窍,凝集出了崩忄式,。

    而到了此时,那离寒天境之后的劫雷,终于接近尾声。而秦锋的面上,也现出了异色,分明感应到了那封灵之地中的变故。

    “这是——”

    “是练虚”

    说话时,庄无道特意看了一眼远处,赤阴城方向,许久不见的羽旭玄首次出现,眼神无比复杂的看着这边,

    除了这位之外,还有几位元神修士,包括鸿德这几位他极其熟悉的真人。此时神情,也同样是难看无比。

    后悔了么?

    庄无道冷哂,转而望向了手中的天机碑碎片。可见这块非金非玉的碎片之上,正有一个人的名字,正在急速的提升,然后登凌绝顶。

    庄无道不由轻笑,脸上前所未有的轻松,如释重负。秦锋亦有所觉,眼神复杂。

    “看来那口神诛绝灭剑,聂师妹已经彻底降服?”

    “不止如此师妹常令人惊喜,这次也不例外。”

    摇着头,庄无道胸中豪气大气。

    ——里面绝不止是收服了神诛绝灭剑而已,他这位师妹,果然不曾令他失望

    想必几日之后,就有一场绝大的风暴,席卷整个修界。

    ※※※※

    大灵,灵京城天机堡外,依然是门庭若市,数百上千位修士排成长列,等候在天机堡大门之前。

    不过此时,堡门却是暂时封闭。短短的一刻钟内,就有数位元神修士,进入到这巨大石堡之内。

    而此时在堡中那巨大的石碑前,则是一片死寂,整整十四位元神,正神情凝肃无比的,看着这天机碑上变化。都是一言不发,气机沉凝无比。

    “究竟怎么回事?有人突破练虚?”

    当抵达天机堡内之时,观月散人第一眼望的就是这石碑的正面。自从踏入元神之后,他就已交卸了管理天机堡的事务,潜心参修一门术法,每日需要静坐四个时辰一上。

    所以今日尽管早早就得到了这边的变故消息,可却是最晚赶到了此间。

    而一眼之后,观月散人就是面色大变。

    “怎么可能?”

    只见那碑上的排位,较之一年之前,赫然又有了不小的变化。而尤其刺目的,就是那第一行的位置——

    天一世界练虚第一位∶聂仙铃

    天一世界元神第一位∶庄无道

    天一世界元神第二位∶沐渊玄

    天一世界元神第三位∶落天舒

    天一世界元神第四位∶燕灵阴

    天一世界元神第五位∶顾云航

    天一世界元神第六位∶羽旭玄

    天一世界元神第七位∶元道子

    天一世界元神第八位∶萧守心

    天一世界元神第九位∶灵法天

    天一世界元神第十位:月鉴

    原本在第十九位的聂仙铃,此时赫然已是登顶天机碑第一的高位。而在大约一年前,成为天下第一人的庄无道,今日已是跌落到了第二。

    只是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还是在那练虚,二字。练虚第一,也就是说此时的聂仙铃,已是练虚之境?

    这如何可能?此女突破元神,也才不过两年多一点的时间。此时此刻,居然已是练虚第一?

    怎么可能是练虚?此界之中,怎么可能有人突破那天道之限?哪怕是千年之前,力压整个天一修界的不死道人,也绝不可能办到

    这聂仙铃,又究竟是哪里来的真元与道业积累?才不过与庄无道同龄而已,居然就已能在元神之上,更进一步

    愣愣的望着,半晌之后,观月散人才被元道子的声音惊醒。

    “今日之变,诸位可知究竟?”

    “只略知一二。”

    最左侧处的一位元神,开口答着:“只知一年前,聂仙铃进入离寒天境,此后天境之中劫雷大起,入口周围两千里内云空电闪雷鸣,天火澎湃,生人难近。”

    观月遥遥望去,认得是飞古散人,也是天道盟的一位元神真人,三十年前开始主掌西南之事。

    离寒天境内的变故,别人可以不知,这位却不能不关注有加。

    “此事我听说过,庄无道在赤阴城附近逗留不去,据说就是为此女。”

    元道子目望碑文,眼神中复杂无比:“可到底缘由为何?为何有这劫雷?聂仙铃进入离寒天境之后,怎未身死?天境之内,那口神诛绝灭剑,怎就毫无反应?”

    “此事我仍在打探,虽有些端倪,不过还未经证实。”

    那飞古散人一声涩笑,目透惑然无奈之意:“传说是这聂仙铃,得了百万年前离寒宫碧霄真君的传承,而这神诛绝灭剑,正是碧霄真君所遗。此女如今,已可算是离寒宫的隔代道统传人,故而可出入天境无碍。在二十年前,离尘赤阴就曾依靠此女,合作收起离寒天宫部分宝库,各自炼制一件镇教神宝。而不久前聂仙铃进入离寒天宫的目的,据说是为降服神诛绝灭剑——“

    此言一出,周围就传出了一番惊呼之声。

    “什么?”

    “降服神诛剑,她莫非是疯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依靠神诛绝灭剑之力么?怪不得——”

    “既已入练虚,那么这口神诛剑,多半已入其手。”

    元道子眉头大皱,转过头,定定的看着飞古三人:“这些消息,到底从何处得来?是否可靠?”

    “是半月之前,得自于三圣宗的内线。”

    飞古散人微一俯身:“此事详细,赤阴城原本极力隐瞒。还是燎原寺证如禅师亲入赤阴城,说服赤阴上下背弃离尘之后,才被三圣宗所知。所以那段时间,三圣宗异动频频,动员九十余位元神境南下,可最后却不了了之。不知详情之人以为是三圣宗,要对赤阴城动手,最后被庄无道威慑迫退,可其实另有缘故。不过此事真假,仍未确定,飞古未敢轻易上报诸位道友。”

    “三圣宗的内线?是否可能那三圣宗,故意让我天道盟得知?”

    见那飞古散人默然无声,元道子就已知究竟,手抚长须:“如此说来,这消息倒有有九成可能是真。”

    周围却有人目含不解:“羽旭玄怎会做出如此蠢事?让这聂仙铃轻易就得此天大机缘?记得碧霄真君战魂,就在其手。若无这位允许,哪怕聂仙铃得了碧霄真君的隔代传承,也不可能降服那神诛绝灭剑?”

    “可一年多前,离尘赤阴仍为盟友,同气连枝,互为唇齿。那羽旭玄,只怕也不知这神诛剑,可助此女登顶练虚之境。”

    飞古三人不慌不忙的答着,也似知这个理由,并不足以说服众人,又追加了一句:“至于那碧霄真君的战魂,据说是那庄无道,以一枚玄赤朱果,十几滴金仙血液,与羽旭玄交换得来。再者即有金仙之血与碧霄传承,那么离尘哪怕强行抢夺战魂,也未必就做不到。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赤阴城其实已是赚了。若非两家互为盟友,离尘未必要付出这般代价。”

    此言一出,周围诸人就眼现艳羡之色。玄赤朱果可延寿三百载,而金仙之血,无论是炼器炼丹,都是绝佳之物,若找到方法,中和淡化金仙血液中的元气意念。甚至可能助人突破练虚。

    据说这次庄无道,在那南方恶地中得了绝大机缘。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上界修士急需的散劫舍利。这因当也是赤阴城,选择对离尘翻脸相向的因由。

    换而言之,那庄无道的手中,可能还有更多的宝贵奇珍,其中玄赤朱果也就罢了,世间罕见,可那仙人之血,却只怕不止是换给赤阴的十余滴而已。

    不过整件事,依旧疑点重重。

    “可既然那赤阴既已准备背弃盟约,三圣宗也得知了消息,为何还要坐视那聂仙铃,在离寒天境内从容收服神诛绝灭剑?”

    “汝怎知他们不曾尝试阻挠?”

    这次答话的,却是元道子,这位天下第八人,正微微摇头道:“应该不是坐视,而是无可奈何。”

    “无可奈何?”

    所有人都为之愣神,随即就有人醒悟了过来,立时倒吸了一口寒气。

    “半年前三圣宗意图与赤阴城联手,围杀庄无道,最后被这位一剑所惊,半途而废,也是那时,庄无道在天机碑上,一举冲至元神第一。换而言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