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五三章 削平天下
    就在这之后不久,秦锋与庄小湖二人一起乘坐着子午玄阳舰,赶至到了庄无道练器之第。

    而当秦锋闪身到庄无道身前时的第一句,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大约三个月前,证如以一具分体神念至赤阴城,欲以三寸不烂之舌,串联三圣宗与赤阴太平等教,将你围杀于此。赤阴城十三位元神,有七位被其说服,初时被羽旭玄坚拒,不过就在不久之前,赤阴城借助三圣宗之助,已经与上界有了联系。”

    庄无道眉头微挑,他只知赤阴城前些时日似有不测之意,可究竟详情如何,却是不知。也不知秦锋,到底是从何处打探得知之的。

    而闻言之后,庄无道虽毫不觉意外,却仍不免仰头望天。

    还真是举世皆敌便是一万年的同气连枝,也抵不过玄血精华的诱惑,就不知赤阴城的上界,许了那些赤阴元神修士多少好处。

    果然,这世间能够真正做为依靠的,就只有自己而已。自己真要是指望赤阴能固守盟友,此时多半已被吞得连渣都不剩。

    “——据说羽旭玄已经暂时失权。羽云琴倒是地位大增,被上界定为赤阴神女的备选。究竟如何,我也难知详细,也不知这赤阴神女,到底是什么东西,想来应当是与本山秘传相仿。”

    秦锋一边说着,一边笑:“日后可能与赤阴为敌,不知无道你感官如何?可能下得了手?”

    曾经的情侣,如今却将翻脸相向。

    “与你无关”

    庄无道冷冷白了秦锋一眼,就陷入了深思。羽旭玄已经失权了么?这倒是出乎他意料。赤阴神女,在上界赤阴宫的地位,也确于本山秘传相当。

    不过,一位天下第六,真就这么容易被人排挤压制?到底是默许,还是单纯的避嫌不愿管?

    庄无道不能不这般想,也不能不这么疑。

    “现在门内情形如何?”

    其实他几乎每日都与离尘宗通着消息,之所以问出这句,是想听些别的。

    “还好离尘宗内前阵子也是人心煌煌,天下诸宗联手之局,已经渐显征兆。只需聪明些的,都可看出几分端倪。不过门内的气氛还算不错——”

    秦锋赞许道:“你那一剑斩得好,稳住了人心,对了,还没恭喜无道你,登顶天下第一”

    能在赤阴法阵张开之前,一剑透入。尽管只是在那座大阵还未完全张开时,也未伤一人。可庄无道对赤阴护城法阵的威胁,也已展露无疑。正是这一剑,惊退了证如等人。

    天机碑上登顶第一,在方孝儒与证如俱伤势未复,三圣宗仍未有其他大修降临之时。此世之中,并无一人能够制衡庄无道。

    南方恶地那一战虽未确定,可那证如方孝儒,岂会无端端的,就跌落排名?

    庄无道这一剑之后,三圣宗又岂能不慎?而赤阴城,也怎敢冒险?

    “事出无奈而已”

    庄无道摇着头,目光冷芒闪现,丝毫都未有因自己身登天下第一人,而有所惊喜。这也是几十日前的事,也确是出于无奈,

    若是可以,他宁愿自己能够多藏着一点,让这上界诸宗都对自己轻视有加才好。

    只有如此,自己面临的压力,才能大幅缓解。

    不过事与愿违,若不斩出这一剑,只怕这天下大势,立时就要崩塌。

    “对了,现在那北方如何?”

    “北方?是指太平道o一年前我就说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乾天宗为太平道与宗玄昊宫说和,两家平分北海,一千年不得相犯。那金衍宗也是早早平息了与太平道的战事,法天灵并不甘心,可那又如何?不过不知为何,这位却一直强顶着,未曾与太平道订下不战之约。”

    三圣宗联手压迫,哪怕金衍宗也只能低头俯首。不过离尘庄无道这个大敌未除,只需法天灵不过分,三圣宗暂时也不会拿这位怎样。

    庄无道眉头一挑,这倒是个好消息。金衍宗精通术算,战力一向不强,行事也素来猥琐得很。此宗最擅长的就是观风望色,一有什么不对,就会龟缩到自己老巢,绝不冒险。

    三万七千年前立教,传承历史仅次于乾天,可至今都只龟缩在北方。

    这次却不知是发的什么疯,居然毫无退切之意。而未曾定约,也就意味着金衍宗,随时都可对太平道再次翻脸,

    “三圣宗既有余力插手北海,压迫金衍。这么说来,大灵国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坐视,甚或联手?”

    “联手也有可能,不过机会不大。证如也曾出入过灵京,不过无果而回。”

    秦锋陷入凝思道:“那仙人之血,在火云窟内就可收取。至于那所谓散劫舍利,只怕也只有上界宗门才敢兴趣。不过我看那大灵皇室,更愿坐视离尘与他们三圣宗两败俱伤居多。要想联手,就要看那些上界之人,能给大灵皇室开出多大的价码。无道你似颇为心忧?”

    庄无道却是默然,只是散劫舍利的话,他倒是真不担忧,可问题是还有那些含灵藓,尽管他已经毁去了一切痕迹。便连玄萧祖师的留字,也都在离开之时,尽数毁去。

    不过这世间,总有不透风的墙。含灵藓在手,他总不可能不用。若不出意料,最多再有数月,就会有天下修士瞩目,心生怀疑。

    除此之外,还有那两颗镇龙石——

    赤阴城距离真正倒戈,只差一线,他又岂能再指望,赤阴会为离尘守密?不过这倒也好处理,直接把镇龙石还给大灵皇室便是。

    “而今确是天下皆敌,不知无道你准备如何应对?”

    秦锋面色淡然,眸含微笑,似乎根本就没感觉到那覆亡压力,淡淡说着:“叁法师兄已经依你之意,准备布置法坛联系上界,不过此事非三年五载,不能成功。即便联系上了,要准备让上界大修降临,只怕也是麻烦得很。看那三圣宗,就可知究竟。”

    只为法智与剑玄二人,燎原寺与玄圣宗,就不知准备了多少年,又消耗无量的库存。

    而以如今之势,哪怕离尘宗将地魔窟交出求和,也是不能善了。

    若有可能,他想劝庄无道最好是立时飞升,以脱杀劫。不过,这也是不可能之事。

    一方面是因庄无道修为不足,一方面却是他深知这位生死兄弟的性情,哪怕没有节法真人的托付,也绝不会放弃离尘。

    “这一劫避不开,那就主动去应对。”

    庄无道手抚着太霄阴阳剑,面色冷漠:“我自己算过,以三圣宗的积累,最多也就能让五六位合道天君,降临此世,若只是如此,我离尘倒也不是没有胜算。”

    “嗯?”秦锋微觉意外,而后冷然嘲讽:“五六位合道天君而已?离尘是这与天下为敌无道你是否太过乐观了

    ——与天下为敌,那意味着百万筑基,数万金丹,千余位元神境与伪元神。哪怕只是这数量的三分之一,加上五六位合道天君,这就足可将离尘宗碾碎几遍

    “与天下为敌么?”

    庄无道同样眼现嘲意:“那可未必我知那证如,必定会倾尽全力去挑动整个修界与我离尘为敌。不过在此之前,我或可先把这整个修界握在手中——”

    “整个修界?”

    秦锋顿时楞住,仔细看着庄无道,当察觉到那眸中隐而不发的锋芒时,就已经隐隐有所了悟。不过还是开口问了出来:“你到底想做什么?”

    “锋大哥你还能猜不到?”

    庄无道蓦地一弹剑脊,在嗡然声响中,语气淡然道:“吾当提此剑,削平天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