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五一章 战魂入手
    被庄无道生生以剑意碎散元神而死的,只是一头四阶‘聚血,一级的截空雀,放诸于整个天一修界,已经算是不弱,可却根本不足以做为一个准确的实力参照。只因庄无道感觉自己余念未尽,神意威压,还未用上全力,就已将这头四阶魔禽的元神,蛮横的压灭。

    他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自己现在若是与证如等人再战一场,那么哪怕是不用复制金仙剑意,最后获胜的也将是自己,

    不过也非是全然没有坏处,他这一步跨的太宽太大。这一身剑意神念,整整一个月后,都无法准确的控制。

    所以年前庄无道进入南方恶地时,对极法等人的承诺,已难实现。担忧自己现在的状态会冲击大阵,影响旁人。庄无道只能放弃巡视黑狼崖,也未走那天地桥。而是死渊之上随便选了一处,直接从这千里深渊的上空,横空飞渡。

    而那漫布千里的狂风雷暴,剧毒罡煞,也没能给此时的庄无道带来多少麻烦。以剑意镇压,一切外力俱不能近身,之前致命的威胁,以可视为坦途,庄无道平平安安就渡过了这条死亡之渊。

    而之后的行程,就不得不放缓。一方面需避开那些人口稠密之地,一方面需分心掌控约束自身暴增的魂念修为,庄无道往往一日都走不到两千里。

    不过待得四十天后,他抵达赤阴城的附近之时,整个人就已基本能做到锋芒内敛。内外如常。至少在不与人动手时,表面上已经没有什么异于常人处。至于那萦绕身外的劫雷,也都渐渐散去。

    而此刻在那约定之地。羽旭玄与聂仙铃,都已经早早到了。十天前才接到他传信的聂仙铃,已经在这里等了四五日。

    “为何不见羽师妹?”

    庄无道下意识的四下扫了一眼,而后微觉意外。他以为这次羽云琴,这次定会在场。

    “云琴不久前上感神明,已经因自身太阴清体之故,得上界神明关注。最近时日正在闭关,似已有冲击元神之望

    羽旭玄随意解释了一句。而后直接切入正题:“无道你约我至此,又唤来你这师妹。可是那碧霄真君之事,已经有了眉目?”

    听到‘上感神明庄无道就感心中微沉,不过纷乱的心绪才起,就又被他及时的收束压制。也不废话,直接一拂袖,一颗玄赤朱果,十滴仙人血液,还有一卷玉简,出现在了羽旭玄的身前。

    “正是为碧霄真君而来,师弟欲以这些东西,换取师兄的碧霄真君战魂,不知可足够了?”

    羽旭玄目光流转,立时就吃了一惊。尤其是那嫣红中又略带赤金色的血液,让他注目良久。

    依稀猜到了此物为何,羽旭玄却又不禁惊怔的,仔细看着庄无道。

    此时才发现,他面前的庄无道,与二十年前的庄无道已是截然不同的。同样是看不透,可此时他面前的这位,更多了几分锋芒毕露。隐隐可觉,剑意凛然——

    似是其本身,都无法完全压制一般。

    此子是从南方恶地而归,而近日乾天宗方孝儒同样入了南方恶地一行,结果是在天机碑上的名次,降落到了百名之外。另有证如,此时的排名,赫然只到七十六位。

    据说同行之人,还有玄圣宗一位盖代强者。可不久之前,玄圣宗的势力,突然间就开始收缩。全宗上下,都是草木皆兵,气氛紧张。

    思及这种种异状,实让人惊心动魄。

    “不太划算”出言之人,正是不远处盘坐的聂仙铃:“玄赤朱果可延寿三百载,仙人之血提炼稀释之后,可用于练器,开窍等等,价值远非区区一个归元境战魂所能比拟。”

    庄无道不说话,只笑着与羽旭玄对视,等待着对方答案。

    羽旭玄却微一摇头:“我要的乃是练虚之契,延寿之物,于我何用?这仙人之血,价值再高,亦非我所欲。”

    这次大劫,赤阴城若不能安然度过,哪怕能再活个三百年,又能如何?

    三百年,若是宏真师尊尚在,或者就不会再有师徒相残的悲剧。可现今的赤阴,谁有资格使用此物?

    庄无道也不意外:“羽师兄,或可先看看我这玉简。”

    “嗯?”羽旭玄眉头一挑,当下也未再言语,直接把那玉简拿在手中,随即惊异的一声低吟自语:“小同尘术,这是?”

    已经隐隐明白了庄无道的意思,他急着晋升练虚,无非就是担忧有其他宗派,使用类似战魂附体的法门,针对赤阴。

    而有这小同尘术在,自然就可消弭此患。

    “只是,这是八阶术法——”

    语音未落,羽旭玄就已明白了过来,这应当就是庄无道,拿出十滴仙人血液之因。

    不过即便如此,羽旭玄仍是难以决断。即便有着小同尘术,那些上界降临的大修,亦非他所能抗衡。练虚境的实力,依然不可或缺。

    “这次南方之行,无道侥幸窥得天机,三百年后,此界元神修士就或可解进阶之忧。”

    看着对面,庄无道眼中已隐隐透出几分无奈:“我若说此界之劫,必在十五年内。而应劫者乃我离尘,不知羽师兄可信?这几十年来,想必羽兄亦有寻觅过自身道契才是,不会全无所得。若有需要,十年之内我离尘必倾力相助。

    难道真要拿出含灵藓不成?他不是舍不得,而是不能。此物二十年内,都不可使世人得知。

    他信任羽旭玄,然而却信不过赤阴城。而赤阴,并非是羽旭玄一人的赤阴——尤其是在赤阴与上界,重新有了联系之后

    羽旭玄闻言目光微变,无比认真的看了庄无道一眼,最后轻声一笑:“我信你不过既无我需的道契交换,那么六载之后,我需你这师妹陪我前往一处离寒遗地。还有这仙人之血——”

    羽旭玄在那十滴血液之上点了点:“再给我六滴,除此之外,还需告知收取此物之所。”

    聂仙铃楞了楞,半晌才反应过来,面透惊喜之色。庄无道亦是心神微松,然后毫不犹豫,就又是六滴血液弹出,弹向了对面的羽旭玄。

    以价值而论,自然是自己付出的代价更多,是几倍的差价。然而谁叫这碧霄真君的战魂,对于聂仙铃而言是至关重要。自己不能拿出含灵藓交换,也是心中有愧,有意补偿。

    那羽旭玄也是果决之人,东西到手。就同样也将一枚刻着碧霄真君形影的玉牌,丢给了聂仙铃。

    而这交换战魂的过程,也出乎庄无道意料的简单,只过了片刻,聂仙铃的身后,就出现了一位面貌清冷的女子身影。五官眉目,正是碧霄,只是相较于羽旭玄使用之时,更多了几分灵动。显然与战魂的契合,更胜羽旭玄一筹。

    这魂影方一凝聚,聂仙铃就心有所感道:“那神诛剑已有感应,二位请恕我失陪。”

    说完之后,聂仙铃整个人,就如泡沫一般,融入到那离寒天境。而就在她才刚进入天境世界之内时,就察觉到自己的袖中,蓦然多出一物。一枚须弥戒,无缘无故,就出现在了她的衣内。灵识一探,聂仙铃不禁微愣,这是含灵藓么?里面似乎是稀释中和之后的仙人之血——

    还未来得及仔细辨别,聂仙铃就被上空处蓦然飞闪而至的剑光吸引。

    那是神诛绝灭剑,带着漫天血芒,如星河坠落,穿临而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