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五零章 修为大进
    北堂婉儿懵懵懂懂,一时间难辨真假,眼中却还是现出了几分感激之意:“多谢师叔是婉儿想得岔了,失礼之处,还请师叔见谅。”

    不管此女目的如此,都是救了她一命。真要在结丹雷劫之时,这心魔爆发出来,自己只怕是有殒身之危。即便侥幸未死,估计也渡不过六劫之关。

    “无需如此你是我离尘宗九十九位秘传弟子之一,天资不弱,心性上佳,几位真人都看好于你,又是庄师兄的恩人,我又岂能不尽心尽力o”

    聂仙铃一副若非是庄师兄,我才不会在意你死活的表情,目中则洋溢着笑意。再没比忽悠折腾了别人,反而被对方感激有加,更使人舒心快意了。

    “你若真的感激,那就尽心把三千次太霄神华剑练好。另还有一门《清羽灵法书》,对你结丹大有好处。若是有瑕,最好也抄个四五千次。好了,若无他事,你可退下。”

    “清羽灵法书?”

    北堂婉儿一声低吟,然后真心实意的一礼:“师侄记得了,多谢师叔指点”

    一礼之后,北堂婉儿走出凉亭。柳眉轻蹙,眼神半信半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不对在何处,她也说不出来。

    这聂仙铃真有这般好心?可刚才那心魔,确是极其凶险,若非是自己抄了四千遍《大道明心见尘经》,根本就无法镇压。

    还有那《清羽灵法书》,《太霄神华剑》。自己多练上几次,应该就可知究竟。这聂仙铃的目的,是否真在助她结丹,那时自可知晓,

    待得北堂婉儿离去,聂仙铃才哑然失笑,又直起了身,神情苦恼的看着地面上的这些棋子。一双柳眉,几乎就要打结。

    “真的是乾卦?”

    乾卦,卦乾为天,刚健中正,这可算是吉兆了。可到底是初九潜龙勿用?还是九二见龙在天?又或是九四,或跃在渊o

    那北堂婉儿之言虽让人生恼,不过却也并未说错。她在术算星象上的天赋,确实是差到了极点。无妄魂体的体质,可使她轻易就可领悟洞彻旁人需要苦心钻研数年乃至数十年的诸般大道玄妙。可在演算天机方面的天赋,却是差劲到了极点。

    按照庄师兄的说法,无妄魂体本身就在大衍数外,是遁去之一。不在天地五行之间,本身就是不能确定的事物,又如何能准确料算这世间之事?

    不过师兄也说了,无妄魂体修不成术算之法,也还就罢了。可一旦修成,那就是世间绝巅,任何术算方面的大家,都不能与自己比拟相较。

    只因她的算法,已经将自身,将遁去之一,将那四十九之外的变数,也都同样计算在内。

    算出的结果,又岂能不准确?

    而自从十年前听闻此事之后,聂仙铃就已开始努力,精研易学。这其实也是闲极无聊,碧霄真君留下的合道道种,能够领悟的她都已经领悟的差不多。限于境界不能明白的,此时她也无法可想。离尘宗的藏经楼,稍有些用处的道门典籍,她也都记忆领悟在心。随着自身的积累渐厚,任何三品二品的功决剑术,最多一个月就可明了奥义,三个月时间就可融会贯通,娴熟于心,甚至融于自身本能。

    所以现在,聂仙铃每日都能腾出大量的时间,供自己闲暇发呆。

    而如今也只有这术算之法,能让她感觉有些挑战难度。

    修行此术,也是为了师兄。自己如今晋升元神,可与庄师兄之间的差距,却并未缩小。那藏镜人能够助庄无道布局谋划,算计太平道。便连庄小湖,也有着不小用处。神念感应,居然完全不受元神之限。窥天环最远已可感应六千里方圆,助藏镜人掌控北海大局,使诸位元神境重视有加,在离尘宗内混得风生水起。

    偏只有自己,无一益于师兄。

    真元修为只能慢慢积累,焦急不得。可未至元神后期,登上天机碑前十之位,对师兄的助益,亦是微乎其微。

    此时她也只能指望这术算之法,如能小有成就,或者可以帮得上忙,

    “应该是上九,亢龙有悔”

    所谓亢龙有悔,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意思是指龙飞到了过高的地方,必将会后悔。物极必反,事物发展到了尽头,必将走向自己的反面。

    可聂仙铃又觉不对,这亢龙有悔之外,又似是九五,飞龙在天。

    飞龙在天,利见大人——龙飞上了高空,利于出现德高势隆的大人物。象征德高势隆的大人物一定会有所作为。

    更似九四,或跃在渊。或跃在渊,进无咎也。龙或腾跃而起,或退居于渊,均不会有危害。能审时度势,故进退自如。

    几种卦象交杂,难以辨识。

    聂仙铃轻咬着唇,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快要打结。终还是摇了摇头。将所有的棋子又尽数收起,全数收拢在手中交握着,然后潜心祷告,

    半晌之后,聂仙铃探手一抛,又是一阵‘哗啦,声响,大片的棋子,抛洒而下。

    聂仙铃再仔细看,最后眼现喜色:“这定是讼卦”

    然而语音一出,远处的山峰,却传来幽幽叹息:“这是比卦比,吉也,比者,辅也。下顺从也。原筮,无永贞,无咎,以刚中也。不宁方来,上下应也。后夫凶。其道穷也。仙铃你再仔细看看,说到术算之法,其实婉儿之言颇有道理,仙铃你还真是半点天赋都无,为何偏要执照于此术?”

    来音正是参法真人,只片刻之后,声音就已飘渺无踪。聂仙铃面色尴尬,脸蛋羞红,不过却毫无沮丧之意,依然仔细看着身下的棋子。

    比卦亦是吉卦,上卦为坎为水,下卦为坤为地,地上有水便是比卦。水在大地上流动,泥土因为有了水而湿润可以养育万物,这就像君王巡视四方,恩泽四方,群民与君王通心,共同辅佐君王,而君王居安思危,能够严谨治国。

    可这又是何爻?初六:有孚比之,无咎?还是:外比之,贞吉?

    正头疼之时,聂仙铃的意念内,忽然一道灵光闪现。这当是九五之爻:显比!

    王用三驱,失前禽,邑人不诫,吉!

    套用在自己与师兄身上,又是何意?聂仙铃的目中,再次转为疑惑,随即心潮萌动。

    ——这定是自己道机已现当可借师兄之力,直步轻云。

    所谓顺风行船撒起帆,上天又助一蓬风,不用费力逍遥去,任意而行大亨通

    一时间聂仙铃也不知自己是否算对,不过就在十个呼吸之后,她就感应到了一道气机。天边处赫然一张信符凌空降下,落在了她的身前。

    握在手中,聂仙铃目中就顿现喜意。

    是无道师兄已从南方恶地安然返回。可要自己十日之内赶往离寒天宫,这又是何意?

    莫非,是已到了收取那衤绅诛绝灭剑,之时?

    ※※※※

    当庄无道准备离开南方恶地的时候,一身剑意还是鼎盛状态。周围一千里方圆之地,所有的妖兽魔物,都避逼而远走。所有避之不及的鸟兽,二百里外还有生机,二百里内,都是全数死绝。

    若是将这些兽类的尸骸剖开来看,就可见里面是早已被碾压成了一团浆糊。

    此时更有粗如大蛇般的天雷,缠绕在了庄无道的身周左右,持久不散。时时击打着庄无道的身躯,不过每当此刻,就有一丝相应的大悲剑气出现,将之击溃斩灭。

    ——原本只初入第四重天的蕴剑决,此时一步就已跃至第六重天境界。整整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大悲剑气,在庄无道体内生成。

    蕴剑决的提升,也意味庄无道天地阴阳大悲赋中的生死别,拔剑式,重明剑翼,重明剑衣等等,威能又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而这仅仅是庄无道三日参悟金仙剑意中,最微不足道的收获。

    在火云窟内的最深层,本身六次‘借法量天分身化体十二次,加上丹药的恢复之能。

    庄无道每一次召唤剑仙战魂,他都可复制至少二十次的金仙剑意,还有一次玄圣宗的法域依凭。

    而三次战魂附身之后的结果,是庄无道所有的功法神决,都提升到了最巅峰的层次。即便暂时还未能达到的离世绝尘二门秘术,也可在半年之内修至第六层。

    那剑仙战魂,不愧是极于剑道,庄无道几乎能完全领会这些复制过来的剑意,无一遗漏。不过限于自身的修为与道基的不足,并不能全数掌握。只能在洛轻云的指点帮助之下,一步步的去芜存菁,慢慢的融会贯通。

    而此时他的一身剑意之盛,已可相当于那复制过来的金仙剑意的十分之三。而这仅仅是与本身道业根基及境界相合,可以融入于自身剑道体系之内的部分。另还有许多,需得留待日后。

    按说他现在不止前方道途骤然宽广,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修行之路都将一路平坦。此外自己一身实力,也是大进。可到底自身已经强到了何种地步,庄无道却根本就无概念。

    就在不久之前,庄无道抓住一头四阶魔化妖兽做试验。也没怎么动手,这头四阶魔兽,就被他的剑意活生生的压碎念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