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四九章 心眼狭小
    “哗啦”

    小亭内一声脆响,漫天的黑白棋子飞洒往上,然后一颗颗坠落了下来,与玉石地面相撞,发出了一连串清脆的‘叮咚,声。

    聂仙铃坐在亭中云床之上,柳眉轻蹙,看着眼前的这些棋子,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计算着什么。就连有人已经进入这间小亭之内,也都依然不觉。

    半晌之后,聂仙铃才咬着自己的右手食指,神情犹豫道:“这是,坤卦?”

    不过语音一出,不远处就有一女子发出了一声嗤笑:“这明明是乾卦学易十年,却连卦象都看不懂。这样的悟性,还偏偏要来研究术算之道?”

    “乾卦?”

    聂仙铃楞了楞,看向了声音的来处,而后就见一位身穿明黄道袍的少女,站在了亭外。聂仙铃的神情一僵:“北堂婉儿?”

    “正是师侄”

    亭外的北堂婉儿,微扬了扬娇俏的下巴,面上不显,语气里却是尽含讥讽之意:“依师侄看来,聂师叔根本就无此道天赋。苦研十余载,这术算之学甚至都未得门径,传了出去,只怕要笑煞了弟子门人。我看聂师叔还是早早放弃为佳,免得日后丢人现眼。”

    “他们要笑就笑,又不会少一块肉——”

    聂仙铃脸上忽青忽白了片刻,就浑不在意,神情疏懒的往云床后背一靠,一头如瀑般青丝洒下,摸样是说不出的舒适写意。

    “倒是婉儿你,我安排的《大道明心见尘经》,今日可是已经抄完?还有,见了长辈,不该行礼么?”

    这次轮到北堂婉儿面色一变,然后咬着牙敛衽一礼道∶“弟子北堂婉儿,见过师叔之前师叔吩咐之事,弟子已经完成,特此前来复命“

    说完后微一拂袖,随即就有几沓厚达近丈的符纸就凭空现出,堆叠在了她的身侧。

    按说该在这女人面前尽量忍耐一二,暂时低头,以免再遭惩戒。不过最近胸中积郁的闷气太多,北堂婉儿实在忍耐不住。

    “《大道明心见尘经》四千本在此,还请师叔查看。不过师叔是否欺人太甚?此经弟子只诵读三次,就已全数记忆在心,何需定要抄录四千次之多?于是这些日子常想聂师叔,是否是公报私仇,为以往之事蓄意报复?若师叔不能告知缘由,弟子实在无法心服。”

    几乎是用咬牙切齿的语气说着,北堂婉儿此时也确是愤恨已极。当年庄无道的区区灵奴,如今却已爬到了她的头顶之上,成为离尘宗最顶尖的人物,甚至在不久前轻松渡过了元神之劫,晋升门内有数的十几位元神修士之一,真正成为她的师叔辈。

    可这也没什么,大不了这些年尽量不与此女相见便是。可偏偏这几年,赤灵子师尊执掌宗门大权后日益忙碌。叁法与零法两位元神真人,也都各自比闭关,参悟道法。将调教皇极峰后辈弟子之权,暂时交给了聂仙铃。她北堂婉儿偏偏又未能提前警觉,及时离开山门,于是地狱般的日子就开始降临。

    落到这聂仙铃的手中,简直就是生不如死。若非是受身份门规所限,修为更是远远不如。她恨不得就将身旁的这堆《大道明心见尘经》,狠狠砸在聂仙铃的脸上。

    “只诵读三次就能记忆,可这就有用么?”

    聂仙铃信手一拂,那些符纸就一页页的自发翻动了起来。不过片刻,聂仙铃就已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面上洋溢着笑意,轻赞道:“做得不错可见婉儿你抄书之时。还能平心静气。这经书既已抄完,那么就限婉儿你在三个月内,再把我宗的太霄神华剑一百零八路剑式,练习三千次。尤其是第四十六剑,最好是练习万次以上。仔细领悟,下次回禀之时,我需你详叙此剑心得。”

    “聂仙铃”

    北堂婉儿气得是身躯倒仰,太霄神华剑是离尘宗传承的三品剑决之一,也是最复杂最繁复的一套剑法。说是只有一百零八路剑式,可其实每一路,都是至少由七十个剑式组合而成。

    所以离尘宗弟子中,几乎无人修习。都嫌这套剑术麻烦,不易掌握,更难掌握精髓。所以万年来,离尘上下将这套剑诀束之高阁。

    三千遍太霄神华剑,她该练到何年何月?这三个月内,自己不要修行了?四千次《大道明心见尘经》不够,这次又变本加厉?

    怒气勃发时,北堂婉儿却蓦然望见聂仙铃眼中的期冀得意之色,顿时心神一凛。似如一桶冰水浇在了头上,一腔怒火都被冲得不见踪影,剩下的部分也呗她强行按捺了下来。不过北堂婉儿的一口银牙,却仍是咬得咯嘣作响:“你到底想要怎样?”

    “师侄此言何意?若师侄心有不服,大可到赤灵子真人那里告我。看看赤灵真人,会是如何说法。”

    对于北堂婉儿的忍耐,聂仙铃似乎颇为失望,不过才说到这句,她双耳却动了动,看了远处的一座山峰一眼。

    暗觉无奈,聂仙铃面上,终是多了几分认真之意:“罢了算你运气,叁法师尊他今日坐关刚好苏醒片刻。莫非师侄还真是以为让你抄录《大道明心见尘经》,是我在蓄意报复?师侄你向来是心高气傲的,这几年刻意压制,可是欲七转结丹?不过——”

    语音一顿,聂仙铃的指尖突然一点雷光打出。北堂婉儿还未反应过来,这雷光就已直接打入到她的眉心之内。

    而后北堂婉儿整个人,却忽然为之一僵。脸上显化出了青黑之气,侵袭全身。不过随即其全身上下,就浮现出一团玄色光影,可见无数道符流转,将这些青黑之气又全数镇压。

    再仔细望时,就隐隐可见,这些道符,正是由《大道明心见尘经》的经文凝缩而成。整整四千遍的抄录,这些经文已经化为实质性的道力守护,镇压着这青黑气息。

    足足十个呼吸之后,北堂婉儿才睁开了眼,不过仍未醒过神来,眼神错愕:“心魔?这是为何?”

    她居然已经身染心魔,而不自知?

    “我怎知道?或者是婉儿你一心精进,太过焦切所致。所以心魔入身,而不能知。那佛门中经书有言,五蕴阴魔中有‘求精进,一魔类属,所以我等修行,万需小心。当年无道师兄心切复仇,可也不似你这般,”

    聂仙铃往远处探手一招,将一枚草莓放入到了檀口中。果实与红唇映衬,显得益发的娇艳:“所以⊥你抄书,并非是无的放矢。三千遍太霄神华剑,师叔我也自有用意,是为你日后结丹之时,能够更添几分把握。那么现在,不知婉儿师侄你还可还有疑问?

    其实这《大道明心见尘经》,抄个六百遍差不多就够了。那太霄神华剑,也只需练习个一千次,北堂婉儿就能有所领悟。不过好不容易逮着如此良机,岂能不可意的报复,死劲的折腾?当年那一杯热茶之仇,她至今可都还记得。

    她是女子,心眼也就是如此狭小

    不过北堂婉儿此女,颇得师兄看重感激,即便要公报私仇,也需自身站稳跟脚才可。

    她才那么蠢,会被人一眼就看出来,抓住把柄?只可惜,节法师尊醒来的时间,未免也太巧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