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四七章 收服太极
    一踏出无量虚空,庄无道就接到了一个好消息。是离尘本山那边,通过门中特殊通信之法传递过来的信符。极其珍贵,哪怕是他人在南方恶地,也可联络。浏览着信符里面的信息,庄无道面上是不自禁的,再次喜意流露。

    “可是北面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o”

    剑灵询问着,那次在半月楼中,她全程参与着庄无道及秦锋之间的密议。所以此刻。只略一思忖,就略知究竟。应该是秦锋在本面的布局,已经有收获了。

    “如此说来,那太平道果然是忍耐不住,不知战果如何?”

    “这只是其一,太平道策反北海联盟三家宗派,北海大乱,太平道欲浑水摸鱼,结果被秦锋将计就计,伏杀了三位元神。最让人欢喜的还是聂师妹,已经可以唤一声真人,”

    庄无道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信符烧为灰烬。信符中只这轻描淡写的几句,不过庄无道却知,里面有着无数次的凶险交锋。彼此间互相算计,破局布局,最后分出高下。而秦锋此时能动用的势力,比之太平道还要稍弱几分。光一个萧守心,就是天平之上,一颗无比沉重的砝码、

    大约半年之前,太平道的库藏底蕴,就已经开始告罄。秦锋预判太平道可能在解决极东神原的压力之后,会对北海动手,以缓解门内丹药灵器的需求。而自己这次南方恶地之行,也是这引蛇出洞的一环。

    此时北海大乱,玄刹宫被太平道重重围困,然而时至今日,任何人都可看出,如今的太平道,已是江河日下,日薄西山之局。

    秦锋将离尘势力全数撤出了北海,却也使离尘宗从此去一负担,而太平道的实力,再次大损。

    若依秦锋原本之策,这一战可使太平道困陷于北海泥潭之内十年。十年之后,离尘宗可在太平道最衰弱之时将之覆亡。

    解决这一强敌,离尘便可闭门自守,坐观中原之变。那时内外无忧,宗门气运鼎盛,无论三圣宗是何目的,都可从容应对,不愁覆亡之危。

    不过现在,这一切布局都将付诸流水,再不用提。他再没有十年时间,去等待太平道的衰弱,

    一旦那证如方孝儒恢复了元气,三圣宗也定不会坐观太平,覆亡于他手。

    他若想为离尘除去这一大患,唯一的机会,就在这三年内。自己在天一界的余日无多,也已是时候了结这一恩怨因果。

    这也与自己之前的谋算相合,与其固守待变,倒不如主动出击,先掌控大局

    不过在此之前,他首先要做,还是提升自己实力修为——

    至于聂仙铃,真正是莫大惊喜。此时修为剧增,让他身上的压力,陡然间轻松了许多。

    站在这火云窟旁,庄无道抬头上望,然后果见那四十里外,三万丈高空处,一头浑身淡紫色的翼虎,正潜隐于云层之中。一双如灯笼般大小的眼瞳,正向他遥遥注目着,带着几分忌惮审视之意。

    庄无道立时就知,这位妖族大袖,应该是亲眼目睹了虚空之外的那一战,才会对他忌惮骤增。

    “金兄可否下来一叙?庄某这里有一事欲与你相商”

    言语之间,却赫然是强硬之至,不容拒绝。

    那金太极明显犹豫了一阵,不过仍是从空中落下,在庄无道的身前,现出了人身。

    “金边以那三人之强,亦在道友手中丧命重伤,不知金某还有何能,能帮得上道友?”

    言语神情都是既有警惕,也有好奇。之前还能平等交流,可在目睹庄无道,在无量虚空中的三剑之后,他却突然感觉,自己又无法辨识庄无道实力的深浅。故意言语间,也多了几分尊敬之意。

    几千年中见过的人族中,无疑是以此人,最让他感觉心惊忌惮。

    “金兄过谦,能胜那三位,只是取巧而已,全仗外力。”

    庄无道笑了笑,其实事件绝大多数人,都与他眼前这为妖族大修没什么两样,畏威而不怀德。

    “吾欲商谈之事,仍是与火云窟内有关。下面那头七阶太霄灵龙,不知金兄你可知晓o”

    见金太极听到‘太霄灵龙,四字时微微动容,却并不言语,庄无道不禁一笑:“庄某想问的是,以金兄之能,能否拖延这只七阶精灵片刻?只需十息时间就可——”

    金太极皱起了眉,然后冷笑摇头:“勉强可以为之,不过要我金太极拼命,为你收取那些仙人之血?”

    庄无道目光微变,看来这金太极知道的,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不过,应该是只知仙人血,而不知含灵藓。玄萧留字之所极为偏僻,以金太极之能,未必就能发现。

    可为何之前,未曾提及?

    是了,这位只怕也有窥视火云窟灵珍之意,那么之前的一番作为,就颇值得回味了。是要看着他受挫而回么?或者是等他满载而归时,另作打算?

    若非是那三人跟随在后,这金太极未必就不会尾随于他身后。再若非是他不久前,三剑就将那证如等人重创诛杀,这位大妖未必就不会插上一足,以求渔翁得利。

    不过也无所谓,他从未对金太极有过真正信任。人心险恶,兽也如此。一头存活了六千多年的大妖,若无一点心机,那就是真正奇怪。火云窟的机缘,又有谁不心动?被玄萧哄骗了六千年,这仇怨又怎可能轻易化解?

    至少这金太极到现在为止,还未有与他为敌之举。

    与这位废话无用,也没法蒙骗,既是如此,倒不如坦诚一些,直接开门见山。

    庄无道微一拂袖,就有一滴仙人之血,一枚玄赤朱果显化在身侧,而后淡然道:“金兄可能不信,在那火云窟的诸般奇珍,庄某都已经尽数取得。便是这仙人之血,也收取了不少。此次再入火云窟,是另有目的。若金兄肯相助,这枚玄赤朱果与仙人血,都可为你报酬。”

    见得那金红血液苔与草莓般的玄赤朱果,那金太极的目中,顿时转为赤红之色,呼吸转为沉重。

    神念狰狞贪婪,一身气机变化不定,整整一刻之后,才平静了下来。竟未立时答应,而是注目着庄无道。

    “我虽未入底层,不过血脉却有所感应,那里有我的进阶之契l玄赤朱果可以延命,可我寿元却已足够悠久。你这仙人之血也足够是珍贵,可我却无处可用。”

    言下之意,是让我出力,那么只凭这些,怕是远远不够,还需另选筹码。

    庄无道目光一凝,而后笑了起来,

    “你想要的东西,我这里倒是有”

    大袖一挥,就有着一块赤红色的.灵藓显化了在他的身侧。庄无道本不愿出让此物,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含灵藓,是比之仙人之血,还要更珍贵之物。

    不过这金太极意念坚定,自己若不出让含灵藓,此人就绝无答应的可能。

    而庄无道的目光,也透出了几分凌厉杀机,

    “不过此物的价值不菲,金兄若想要,可就不只是要为我牵制那太霄灵龙十息而已。二十年内,我离尘将有一场大战,请金兄起血脉之誓,必倾尽所有,助我离尘渡此大劫。除此之外,还需在这二十年内,为我看守镇压这火云窟口。这含灵藓之事,亦不得透露分毫。这些条件,不知金兄肯否答应?”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