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四六章 道心已坚
    庄无道摇了摇头,这同尘术,到底是何人所创,与他可没什么关系。不过既已有了这门术法,那么诸宗诸教的所谓‘底蕴都将失效大半。

    同尘术,在练虚境之下不能掌握,注定了此术在这一界中无法普及。然而那二十年之后的风暴临近在即,玄血精华之事又已确定,上界那些宗门,必定会迫不及待的,向此界投放练虚甚至合道大修。

    所以,至少这二十年之内,什么真武玄极也好,离尘天牒也罢,都会暂时淘汰落伍。

    离尘宗没有练虚合道修士施展这门八阶术法,不过他现在也不是没有办法。比如以仙血稀释之后绘符,降低小同尘术的要求,弄个三五十张符篥分发给门内的元神,就可使燎原寺的紫金七宝华莲,乾天宗的秘法天珠之类彻底失效

    至于衤之术一类,那就没办法了。不过通常神明之力降临,也不会强到哪去,一来神力灌输的成本太高,二来会同化信徒的意念神智。据剑灵言语,对于那些道门尊神而言,此是大忌。同化融入的信徒意念越多,神明往往就越难维护自我意识。

    ——换而言之,在这个时代,那些未掌握类似法门,可又在天机碑上排名较高的散修,将会大放异彩。

    而天机碑前十修士的价值,非但不会有所下降,反而会大大的提升。

    目中异芒闪过,庄无道就收束起了心神,把注意力转向了剑玄真君与方孝儒等人的遗物。证如离去时无瑕带走,而那头七阶太霄灵龙,则明显对这些东西不敢兴趣,返回之后是看都未看一眼,于是这三人所留之物终究还是便宜了他。

    首先是那冶藏金刚荼罗神座,的碎片,哪怕是被他击碎之后,那些碎片里面依然含蕴着庞大的愿力。

    还有一面紫金袈裟,在硬承他一剑之后,这袈裟居然还完好无损,反倒是证如的身躯,被他斩的身躯爆碎。

    除此之外,就是那证如留下的须弥戒,这位佛门禅师的头颅逃走之时,几乎将周身之物都咆哮,这须弥戒就在其内。庄无道灵念粗略一扫,里面有不少佛珠舍利之类,无法尽数辨识。

    其中大多东西,庄无道都用不上。准备日后都换给南山琉璃寺又或西域镇龙寺。

    大小乘佛门虽已分家,可一应法器和佛法,却都可通用。这些东西换给这两家,离尘宗多少能赚到一点。这两家都是离尘盟友,以大乘制约小乘,乃是昔年道几位老祖之策,后来大乘兴盛,于是道门诸支,又反过来扶植后者。

    佛门之物无法使用,所以真正的收获,还是来自与方孝儒与剑玄真君。一门《不死源神经》,一门《玄圣神衍剑》,俱都是不错的功法,

    庄无道自然是不敢修习的,前者只是不死道人初创,并未完整,也必须不灭道体才可修行。而后者,玄圣宗在功法口决中留有暗手禁制,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修习的。非是玄圣宗的秘传弟子,随时都可通过这些禁制收回功法,反过来将其重创。严重些的,甚至有陨落之危。

    不过这两门大法剑决,都可拿来做自己的参考,裨益自身道业。

    还有四枚七阶符宝,皆是源自于《玄圣神衍剑》的剑术神通。其中之一,甚至是高达一品的玄术神通,出自玄圣神衍剑的忄四十一出自一位登仙境大天尊的手笔。也应当是剑玄真君,最大的底牌。

    可惜的是符宝准备需要时间,否则若剑玄真君方才使用出来,自己借来的金仙剑意,都未必能能将之一击斩灭。而只需自己在剑玄面前耽搁了片刻,这一战结果就可能是大不相同。

    另外有近千张符篥,还有数以百计用于恢复伤势甚至玄术神通的丹药,以及许多从上界带来的珍宝灵材。庄无道并未一一去清点查看。这位剑玄真君到底是来自于上界,身家丰厚,此来天一又身负重任。享用的资源,绝非是天一界的修士所能比拟,

    唯有三枚淡金色的枫树叶,让庄无道第一时间就感觉不凡,可到底不凡在何处,他一时之间却无法辨识。

    不过有个见闻广博,历经二劫,通读无数道典的剑灵在,有什么不懂的事情,庄无道直接就可询问:“这是何物?方才那剑玄,似乎使用过此物?”

    “是法域依凭的一种,类似于符宝,可唤作剑域符叶。”云儿第一时间,就给出了答案:“合道境之后到登仙境,是一个返璞归真的过程。不断在言、道归真,之上积累,以求体内开辟内天地,使身躯元神都进可自具自足,不再假求于外界。内天地成了,就是仙体铸就。而到了这个境界之后,就会内景外化,形成法域。可记得那凰劫的阴阳乱,那就是法域?又有一些仙修会将自己的法域固化在特殊的灵物之上,交给后辈弟子使用。而剑主手中的这些叶片,正是其中之一。只要在这法域之内,任何源出同脉的术法神通,剑道拳法,都可威能大增。”

    “法域依凭?还有这东西——”

    庄无道一声呢喃,然后是珍而重之的,将这三枚叶片收起。怪不得当时的剑玄真君,第一时间选择的不是那忄四十一,的符宝,而是这叶片。感情是这剑域符叶的威能,更在那七阶一品的符宝之上。

    当时的剑玄,是真的全力以赴,毫无保留。只可惜这法域依凭,似乎是被同尘术,克制,当时他清楚感觉,那笼罩剑玄身周的金光,明显是黯淡了不少,然后被他一剑粉碎。

    这三枚叶片是出自于玄圣一脉的法域,庄无道拿在手里也没用。把过他另有想法,不久之后,应该能从中得到不少好处。

    最后是不死道人的随身之物,也同样给了庄无道不少惊喜。可能是为尽快恢复实力,里面是以修行丹药为主。里面居然有二十余种,可开辟灵窍的灵果灵丹,还有十二种,可以增人寿元之宝。

    这收藏之丰,让庄无道也吃了一惊。他原以为不死道人洞府内的那些库藏灵珍,就已是这位的全部,实没想到,这位千年前的第一人,居然还有着如此深厚的底蕴。掠夺天下诸宗,这不死道人的富有,实可谓世所罕见。

    其中有七枚白色的宝珠,里面蕴育有无量的生元之力,便是剑灵,一时间也难分辨究竟。

    还是庄无道,翻了翻那《不死源神经》才知究竟,不死道人将此物命名为不死玄珠。里面以秘法封印着‘不死天域,之术,以《不死源神经》中的特殊手法激发之后,可维持整整一日。一日之后,不死道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死亡,不会寂灭。

    庄无道暗觉侥幸,幸亏是这不死玄珠使用的条件极其苛刻,准备的时间,要比之符宝还要更多百倍。那么今日之战会是何等结果,真难预料,

    还有九枚‘葬灵玄珠却是用于煞尸。可短时间内,使煞尸之能,提升数倍。

    不过无论是‘葬灵玄珠,还是‘不死玄珠炼制的手段,都极其残忍。需要大量高阶修士妖修的血肉元神,提炼纯化,手段近乎于魔道。

    这种东西,对他同样没什么用处,不过墨灵应该可用得上。

    庄无道看一眼,就不敢兴趣,心中却是一阵自警。这三人中果然是每一人都不可小觑,藏着可与他庄无道抗衡的实力。若能全数发挥出来,哪怕单打独斗,也未必会落于下风。

    而自己自从两具分身化体,四尊莲须傀儡完成之后,就已开始有了些观天下英雄,的心态。看似还算谨慎,其实已未将这三人放在眼中。

    而待得庄无道,将一应之物整理收起,剑灵才再次出言:“方孝儒与证如未死,玄血精华与仙人血液的消息,只怕不久之后,就要传遍诸界。其上界宗门,多半也会有所反应。不知剑主现在,准备如何应对?”

    “还能怎样?我答应过节法师尊之事,绝不会半途而废。无论如何,都要守住离尘,传承下去。”

    庄无道摇着头,大踏步往火云窟外的虚空远处行去,语音毫无动摇:“大不了,就是以这一人之身,再独战天下。无非是当年翡翠原做过的事情,再来一次。”

    无论是成是败,这都应当是自己,在这天一修界中的最后一战。他不会有任何畏怯,也不会退缩回避。

    这涉及到自己的‘本我,与‘道心若是退缩回避了,答应节法之事不能完成。那就‘我,不再是‘我道心也将出现裂痕。

    所谓的道心,简单的说就是自己的思维方式。这是自己的‘道也是一切的根基,所以修士的性情,到元神境之时,基本就已可定下。日后可以微调,却再难有大变,自我怀疑,或者偏离,那就再难在元神修行上有什么成就。

    庄无道心中早有明悟,这又是自己的一个,是因果之劫。自己修行之速太快,所有劫力叠加在一起,所以异常的凶险。

    剑灵也深悉其理,并不劝诫,反而眼含赞意,不愧是她选中之人。当年那个越城混混的谨小慎微与油滑,已经从庄无道身上渐渐褪色。此时的庄无道,越来越有但当,行事也越来越是果决凌厉,修为渐增,只有坚韧之性不改,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是更加的坚韧不拔。如出鞘之刃,再难掩锋芒。

    可惜她现在能为庄无道做的,已经不多,也就是尽量在道法见闻上为庄无道提供帮助而已,

    “道理倒是不错不过这豪言壮语,谁不会说?只凭剑主现在的实力,怕是还有所不足。我这里倒是有个法门,将那金仙之血,融入剑主的身外化身。可以将化身一步提升到合道甚至归元之境,不过此法有些隐患,可能会被那死去的金仙夺去化身之舍,”

    “夺舍?那就不用阿鼻平等王之后,我无自信再抵御一位大罗金仙的神念侵袭。要提升实力,我这里另有别法

    庄无道一个迈步,走出了虚空海外。这里正是火云窟的出入口,下面的熔岩火湖依然平静。似乎里面的一切变故,都未发生。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