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八五章 末法同尘
    当一切恢复平静时,已是半刻钟时间之后,庄无道在距离火云窟那片天地胎膜极远处的虚空站立,冷眼看着那头七阶太霄灵龙,一路返回到了老巢之内,

    一人一龙,在虚空中追了半刻时间。其间这只七阶精灵始终差了一线,法力虽远强过庄无道,可遁法上却略逊庄无道一筹。

    眼看着越追越远,已经没可能抓到庄无道半片衣角,这头七阶太霄灵龙,终还是选择了放弃,带着满腔的不甘,悻悻而归。

    不过庄无道也没有逃生之后的喜悦,心情同样不佳,语带自嘲的轻叹:“真是晦气”

    再没有比今日更郁闷之事,明明只差一步,就可就将三人彻底诛灭,可最后到底还是被其中两人成功逃脱。

    其实若非是这头太霄灵龙在后面紧随不放,他还有足够的机会,让那证如饮恨。可惜的是事前推算有误,自己太托大了。早知如此,就该提前做些准备才是,根本就没能想到,那证如等人还有反败为胜的手段。

    当时自己,只需能多甩开太霄灵龙一息时间,结果就可能大不相同。

    “其实结果还算不错,至少已斩杀了那位剑玄真君。虽是降临的魂体,可魂体寂灭,此人在上界的本尊,也活不了十几年——”

    剑灵照例在战后安慰着,与庄无道不同,她心情确实不错:“这一战借用外力,并未暴露剑主的两具化身,还有那四尊练虚傀儡。且这二人即便逃了,也难尽驱金仙剑意,日后战力大减,是可以确定之事。对了,那证如之言?剑主为何不考虑一二,听得出来,此人颇有诚意。为玄血精华,为大乘佛门,那证如与其背后之人,绝不会在乎一两个下界弟子的死活。要知那佛祖,都有以身伺魔之说,的确不会在意你这点恩怨。”

    “无他,不爽,也不信再者我若答应了,只怕与那两个战魂,就要彻底断去联系。”

    庄无道摇着头,心情仍未好转,离尘与天下诸宗之间,必有一场大战。此时多纵走一个强敌,日后就可能更吃力数分。

    这只是其一,另一个让他郁闷的是。这次从平等咒印中借力,可那阿鼻平等王想要的两个神魂,却是一个也未取得。

    庄无道不得不用手中一滴仙人血液,任由那平等咒印吸收,算是抵消这次借力的代价。

    总之若无必要,他不愿给阿鼻平等王半点机会,绝不亏欠,能够以仙人之血代偿,这交易虽说是亏了点,可总比日后自己的灵魂,被那位魔主彻底掌控收走的好。

    “这倒也是不过剑主既然不愿与其合作,我这里倒是有个好消息。剑主大约是猜不到方才那证如逃走的时候,我在他身上感应到了什么。”

    剑灵发出了一声笑,带着几分玩味之意:“是那法智,他在向你求援。”

    “法智?他还未死?”

    庄无道双目微眯,意外无比:“怪不得天机碑上,还能查到他的名字。向我求援,莫非是要求我助他驱赶证如元神?”

    心中却是不以为然,他和法智非亲非故,彼此间又有着仇怨,有何必要出手相救?救下来之后,对自己又有何益

    “就是如此剑主不敢兴趣么?我倒是觉得有些意思。”

    剑灵兴致盎扬,嘿然道:“此人真的极有意思,对自己也下得了狠心。居然是把自身元神,炼成了他化心魔般的存在,才使证如没能如愿以偿,将他元神融灭。此子如今对佛门已是深通恶绝,意念偏执,言道是哪怕堕落入魔,也要灭亡佛门。只要自己不死,总有一日要将那诸天佛祖菩萨,都全拉下莲台,一起拖入地狱深渊,”

    庄无道闻言,心中顿时波澜微起,多了几分兴趣:“竟还有这样的事情?不过,如今这证如已经逃走,我即便想要帮他,也是无从着手。”

    “之前证如不备,我趁着那金仙剑意冲入的时候,在他元神之内,流了一些手段。剑主回归离尘,可按我指点,做几场法事,就可帮得上法智。”

    剑灵的语音一顿,带着几分哂意道:“说不定,这位小和尚还能给我们一个惊喜。鸠占鹊巢后,再来个鸠走鹊归

    “若能如此,那自是最好不过。”

    庄无道心情莫名的,就好了几分。若真如剑灵之言,他倒不吝援手。不求这法智能有什么大成就,能恶心一番那燎原寺与证如,那也是好的。

    可随即又微微一叹,这件事也只能略做安慰而已。其实庄无道的本意,是欲召剑仙战魂附体,解析那‘借法量天,之术借过来的剑意。以剑仙战魂对剑道与天道的认知,必定能尽解奇妙。

    而剑仙战魂既然能够理解,那么自己也自可同样尽解其妙。一身道业积累,必可再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剑术甚至可由此通神,迈上数个台阶。

    可最后却事与愿违,被那证如打断,错过了悟道的机会。所以在他而言,这简直就是阻道之仇。

    好在还有机会,这次还没召来就被打断不算。在练虚境之前,战魂仍可降临三次,练虚境之后也是三次。借法量天,也随时都可复制金仙剑意。而自己如今,就只碍着那头七阶太霄灵龙。

    或者可故技重施,找人将那头碍事精灵引开?不过这世间,有如此实力,又可能冒险助他的,却是不多。一个是羽旭玄,一个就是外面的金太极。

    还有自己的战魂附体,如今既已被人克制,那就没必要再保留珍惜了。最好是早早用出来,用来增加自己的修为与道业积累。

    思及此时,庄无道忽又心中一动,将那剑玄真君的残魂取出。那阿鼻平等王看不上此人。之前被阿鼻平等印吞吸之后,又被其吐了出来,明显是不愿被庄无道就这么打发抵赖过去。

    不过此时,倒是可以从此人残魂中细探一番究竟,庄无道直接以搜魂之术,侵入到剑玄真君的元神之内,搜寻自己想要的信息。

    整整一刻钟后,这些被斩碎的残缺元神,才彻底消亡,庄无道的眉头也终于舒展了开来。

    他在这剑玄真君的意念内,找到了一个类似的术法,与那证如的佛门之法,大同小异。

    “原来是小同尘术”

    这门术法之名,当是取自与刂光同尘,这一句。道门经文有言——“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方才那佛法入体时,岂不正是如此o完全抵消了他为召唤血猿战魂的准备。而在佛门中,名字也是大同小异,唤作末法同尘咒。

    此术对真武玄极,对秘法天珠之类,还有自己的战魂附体,都有着奇效,可以彻底的破解压制。

    不过对于道门神降,纯正的佛门信愿,效果却是有限的,怪不得自己以此术,反过来试图破解冶藏金刚荼罗神座,时效果不彰。只因后者,是纯正的愿力加持之器,

    而且此术,也只有练虚境以上修士,才可施展。

    “小同尘术么?”

    剑灵陷入深思道:“创此术之人,必定是在末法大道上,有着无上造诣。五劫之前没有,应该是五阶之后的绝代仙王。也不知那些宗门怎么想到,居然就让人修成了这么大道,难道是准备一起提前进入末法之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