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四四章 三道剑意
    从火云窟中破空而出时,庄无道确是在观想着那剑仙之形,召唤那剑仙战魂附体,不过目的却不在助战,而是另有所图。

    然而就在那无比熟悉的狂暴意念,即将跨空而来之际,那证如禅师的一枚佛珠,就已虚空击至,

    才刚近身,佛珠就化为清冷辉光,笼罩住了庄无道全身上下。便是他一身厚实罡气,比肩龙族的肌肤也无法抵挡,直接就侵入到了体内,带着丝丝凉意。

    庄无道胸中才升起的暴戾之意,顿时就被平息压制,而与那血猿战魂之间的意念联系,也在瞬间断绝。

    “不对”

    剑灵立时就有反应,剑窍内的丝丝热流,开始渗入到庄无道的四肢百骸。往常只需庄无道同意,就可轻而易举的接管其身躯。可这次不知怎的,进程才到一半,这些热流就纷纷溃散过来,

    而云儿的语中,却是少见的含着几分惊意:“这是能克制战魂附体的佛法”

    此时庄无道若仍欲召唤血猿战魂,也能办到,不过却要花费超出之前十倍的代价

    关键是五劫之前,她从未见过这样的法术,也就是说,这必定是洛轻云陨落之后,五劫时代之后,修界才新近出现的种类,

    来不及去细细辨识,云儿只能是粗略感应,语中更含惊诧:“当是属于末法之术,居然有人将末法大道修炼到了无上层次,剑主千万小心”

    这是剑灵第二次说小心,也更认真得多。有这道法术压制,无论是战魂与她,都再无法帮助庄无道分毫。

    庄无道眼神更显阴沉,云儿是不知,其实此刻不只是战魂与剑灵附体失效而已,便是他与宗门内‘离尘天牒,的联系,刚才在这术法及身之时,也已暂时断绝,尽管他从未想过,要借调‘离尘天牒,的力量。

    看了前方一眼,感应到虚空中那穿击而来的剑光,庄无道毫不犹豫,就是一枚赤红丹丸抛入口中嚼碎服下,这正是庄无道之前收集的,能够恢复玄窍神通的丹药之一。而此刻他意图恢复的,正是‘借法量天,之术,在那佛门术法开始消散之前,就以这门神通,将之完全复制。其实两具身外化身还可施展十二次‘借法量天不过哪怕此刻似已身临绝境,他也暂不打算动用。

    ——确实是绝境,此刻已是前有强敌,后有追兵,当年怒江与玄萧两位祖师面临的绝境,已经悄然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尤其是后者,七阶太霄灵龙,只需数击就可使他身死魂灭。而只需被那剑玄阻拦哪怕片刻,就定是绝境无疑。

    好在他一开始,就没指望过战魂剑灵,之所以观想战魂,只是为参悟玄机大道,而非与这三人搏杀死战。所以真正使他心情不佳的,不是战魂感应断绝之后的战力大减,而是阻道之仇

    庄无道身影骤然增速,顷刻间就已与那剑玄真君的剑势接触。在虚空海内,二人身影犹如流星,还未碰撞,就已引发天崩地裂,灵元潮卷。

    对面的剑玄真君,却正是狂声大笑:“今日汝死之后,老夫必取汝头制为酒器”

    一出手就是玄圣神衍剑的剑三十,只一剑击来,却似可充塞四方。在莫名的力量加持之下,剑势沛不可挡。

    庄无道不发一言,身边早已经准备好的三道血红色光团中,立时就有一枚化光而散,与身合一。

    然后一股仿佛源自远古蛮荒,似如苍天大地般恢宏莫测,又含绝世无匹般犀利锐绝的剑意气息,蓦然凌压四方

    而紧随着的,就是复制过来的佛门法术,大面积的灵光挥洒开来,然后笼罩四分,使眼前那一人一剑身上的赤金色光晕,都略显黯淡。

    随着这一剑斩出,对面的剑玄真君,面上一时间全是错愕惊绝之色,无比的讶然,神情似完全无法置信。

    那青蓝色的长剑首先崩乱,而后口中,亦是一口血沫吐出。

    庄无道目光冰冷的掠过,然后就不再停留,没兴趣再看上哪怕一眼。

    “杀”

    身影猛地加速,手中的‘太霄阴阳剑带出了一道连后方的太霄灵龙,也要为之惊颤不已的光影剑弧,

    一剑挥下,那剑玄真君的身躯,就彻底爆成了粉碎

    ——仅仅只是这一丝他从那金仙尸骸旁,复制来的剑意,便有着破灭一切,无敌此世之威剑玄真君一切的抵抗都是徒劳,一切的应变都被粉碎,剑光破折。最后连剑玄那元神魂魄,亦被这一剑斩成了碎片。被庄无道信手一挥,就全数收入到了大袖之中。

    而越过了剑玄真君之后,庄无道就已‘望,见到了方孝儒无量虚空之中,其实无法目视,重明观世瞳倒是可以,不过此刻庄无道还无法使用。所以说是‘望见其实只是神念感应而已,依稀能察觉到,对面这位天一修界名声鹊起的后起之秀,与他其名号称‘南庄北方,之一的乾天英才,此刻正在颤抖,在戒惧,在震惊

    此时的方孝儒,也的确是心惊胆战,胸中亦是充满了惊涛骇浪,

    这一剑的剑意,怎可能如此强横?真是这庄无道所有?好强,无与伦比,简直就不该存在于这天一之世此剑之前,世间又有谁能抵挡?

    斩杀此子,了结心愿?真正是笑话,狂妄什么逆转,什么杀局,他们三人,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毫无犹豫,方孝儒身影疯狂的后退,两头煞尸,则都在他心念强控之下猛然加速,拦在了他的身前。

    庄无道并不理会,也就在此时,他身侧的第二道红色光华,也融入到了体内。

    似如神明降临,天地初开。闪电般的剑光,破入虚空之内,而后那五阶‘血刺尸王,与后方的五阶坤元皇都被太霄阴阳剑一分为二。

    就一如之前那一剑般的霸道,一般无二剑灭万法,剑诛天地,一切的血影与坤元尸气,俱被这清冷剑辉一扫而灭。

    然后剑势未尽,在虚空中闪逝,直接就破入到了方孝孺眉心之内。残余的仙道剑意,尽皆灌入,在方孝孺绝望的眼神中,将其身躯直接爆成了一团血色肉球

    庄无道漠无表情,没有半分耽搁,太霄阴阳剑的剑锋一转,就直接指向了最后一人——在他灵念感应内,远处那无比灿烂辉煌的冶藏金刚荼罗神座,所在。

    他能够清晰的感应到方孝孺的愤恨不甘与求生之意,强烈至极、可愤恨又能怎样?不甘又能如何?

    当他修成了‘借法量天当他感应到此处有着萦绕不散的金仙剑意,当这三人自以为是,愚蠢无比的在这虚空海外布下这所谓‘杀局,的时候,这结果就已注定

    方孝儒身化的血球,终是爆碎了开来。化做星星点点的血肉,散于虚空。不过这些血肉的主人,却不甘心就此受死。所有的血肉碎片,都在不断生长,不断的再生,然后在金仙剑意的冲击之下,又一片片的粉碎,归于寂灭。

    ——我要复生我不甘心死去我不死道人不死不灭,绝不会死复生复生复生

    近乎疯狂的意念,哪怕远隔亿万里虚空亦能有所感应,让人惊悚莫名。

    “果然是不死道人”

    明知如此,可确定这方孝儒就是千年前那位无敌存在,庄无道也未曾分出多少心神关注。只因此刻他的剑,已经到了冶藏金刚荼罗神座,之前。

    那证如禅师的脸上,已经消去了惊意,面上满现悲悯之色与决然。

    “施主今日斩杀剑玄真君,玄圣宗必与你不死不休。我若是施主,就不会再与我洗心寺结下血仇。”

    “原来禅师也惧死么?”

    庄无道身后的三对剑翼,此刻已张开到了最大。而一身气势,更已经攀升到了顶点。

    那第三道红色光华,也已在身躯之内化开。使得它周身已经开始转为低落的金仙剑意,再次往巅峰攀升

    而在他对面,那冶藏金刚荼罗神座,之前赫然一双巨大佛手出现,结出不动明王印。

    声势浩大,可这双佛手结出的‘不动明王法界,却是极小。只包裹着证如禅师的身躯,以及下方的冶藏金刚荼罗神座,。

    然而当庄无道的剑光终于斩至,这无形的金光力障,却是毫无抵御之力。摧枯拉朽一般,立时就开始崩灭,那金光辉煌的冶藏金刚荼罗神座也‘咔嚓,一声现出了裂纹。

    而证如的语音,也骤然转急,快速道:“我等只是为此处的仙人之血,散劫舍利而来。只凭你们离尘宗一家,只怕吞不下来。庄真人之能,老衲已经深知。法力惊世,已可为天一修界第一人,便是那上界之中,亦可有真人你一席之地。你我两家何不共弃前嫌,一起联手?那贞一法玄,不过区区小怨,何需——”

    “口才不错,倒是让我心动了。”

    庄无道唇角处微微勾起,也看不出是笑,还是在讥讽。而就在证如眼现喜色之时,庄无道却又道了一声‘然而,

    “然而——大乘之佛,皆可杀

    最后的金仙剑意,就在庄无道语落之时猛地爆发开来。整个冶藏金刚荼罗神座顿时寸寸粉碎,爆为齑粉

    而后就在证如口中吐血,身上爆出无数伤口,在金仙剑意冲击之下不能动弹的瞬间。

    庄无道后续的拔剑式就已经紧随而至,一剑削斩,便将这证如的头颅,猛地斩断了下来。

    担忧这一剑未能将这佛门高手彻底诛灭,庄无道又是整整二十四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打出,还有那赤红的太霄重明离火,一起包裹燃烧。

    不过那证如剩下的头颅,口中却已在此时猛地爆出了一口‘走,字眉心之间,隐现‘zh,字佛轮,而后浩大的金光佛力,从内汹涌而出。哪怕庄无道的太霄阴阳剑,也被阻滞了片刻。

    而待得那金光散去,庄无道剑将证如的无头身躯粉碎时,那头颅就已经消失不见,同时远去的,还有几滴方孝儒的血肉。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