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四三章 狭路相逢
    身躯变幻着方位,剑玄的意念死死的锁着某处。这些太虚之灵尽管难缠,附近的灵能暴乱也确实危险。不过此处却还有强烈吸引着他,让他不惜冒生命之险,也要滞留在此处的人与物。

    “道友可能确定?”

    “自然,除了那庄真人,还能有谁人?”

    不远处证如禅师的手中,一枚菩提佛珠,已在此时燃烧殆尽:“二位道友大可放心,此子今日逃不掉。”

    剑玄看着证如冷笑不已,并不说话,然而此时他的周身剑意,却已极盛,眸中也透着强烈的不满之色。似是一言不合,就要对证如拔剑动手。他想要知道的,可不仅仅是庄无道,也看不得这证如装疯卖傻。

    便是后面的方孝儒,也是面色不善。

    证如心知其因,面色语音皆平淡道:“不过你若是在问这里是否有你我所寻之物,那么请恕小僧无能,无法确定。只能说里面,确实是有那位大罗金仙的尸骸,自然也应是那位魔主陨落之地。不过有无玄血精华存在,小僧未曾见得。”

    借助那佛珠之力施展的‘千劫万变庄严咒不止是突破了那可以隔绝仙修的虚空胎膜,更能以庄无道为神念中转的节点,探查那周围万丈方圆的一切。

    可惜的是庄无道发现的太快,剑力及时斩灭,证如只能探知大概。

    这句话未有半点参加,有心誓莲在,他也只能实话实说,不能做欺瞒之事。顶多就是在言语中,隐下一些关键而已,

    “金仙之尸——”

    方孝孺的面色变了变,道书中有言,灵仙之魂可以无限转世,灵智绝不会在轮回中蒙昧。而到了金仙境,则是已得长生,理论而言,已是寿与天齐,不死不灭的存在。

    这样的绝顶存在,原来也会陨灭?

    “既是有金仙之尸,那就不会有错。数百万年来,定能有玄血精华生成。不是在这火云窟内,就是离尘宗的地魔窟中,甚至可能两处都有。如今唯一的疑问,就只是这血玄血精华的多少而已。”

    剑玄先似轻舒了口气,然后就目里透着强烈的兴奋之意,看着那处依然能够感应的方位:“这么说来,你我现在最后的障碍,就是这位庄真人?”

    语声中几乎每一字,都似能使周围霜冻,肆无忌惮的杀意,令周围的狂暴灵潮,也都为之一窒。

    “此子在那仙尸所在,已该已所得甚丰。”

    证如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态:“这火云窟也还罢了,离尘宗鞭长莫及,可那地魔窟,却就在离尘宗山门之下,此子怕是绕不过去。”

    “这一次,也可能是这几十年内,唯一能将他斩杀之机”

    剑玄真君双眉微扬:“错过了这次机会,日后必定要付出更多代价不可”

    语音中却略含着几分异样与不甘,这次之所以能够逆转局面,反过来将庄无道逼入绝境,布下这杀局,全是出于证如的谋划布置。对时机的把握,可谓是妙到毫巅。

    可这岂非就是意味着,这证如的智慧手段,远在自身之上?这让他难以心安,也略觉气闷。

    不过终究还是知晓厉害,大敌当前,仍需协力同心为上。在剑玄眼中,那庄无道无论是哪方面,都要比之证如更具威胁。

    让此子再成长二三十载,那么哪怕是他真身降临,亦未必能够战而胜之。如此人物,岂不让人戒惧有加?

    之前被此子一番算计,几乎落入死境,剑玄也撇着一肚子的火气,需要发泄。

    “无需真君提醒,这一次,证如定不会有所保留”

    证如道了一声佛号,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此子与我洗心寺下院仇深似海既有这机会,老衲绝不会让这庄无道,生离火云窟外”

    字字铿锵,亦是杀气深沉。在证如脚下,那冶藏金刚荼罗神座,的花瓣,颜色赫然变化,转为血红之色,印证着僧人此刻的修罗心镜。

    “我这里也无需真君担忧,所思所想也与禅师一般,定欲诛此人而后快”

    方孝儒踩着脚下的青狼大刀,身后两头煞尸,也都已出棺,助他镇压灵潮,抵御‘虚灵,。

    而此时在方孝儒的目中,却是毫无半分温度,只隐透着丝丝快意,还有饥渴——渴望着庄无道的血液。

    已占据着此身的不死道人,自然不会是这般浅薄之人,这意念更多的是来自身体的原主人,近乎本能。不过亦未有压制,在方孝儒的意念之内,此刻几乎只有一个念头,

    ——死期将至,你庄无道,也有今日?

    眼神期待无比,而仅仅瞬息之后,方孝儒就眉眼微动,神念间已有感应:“已经出来了。”

    不远处的虚空海外,已经有一道异常凌厉的气机,正穿出了虚空之外。

    证如却能感应得更多,满含讶然之意:“太霄灵龙,居然追出了虚空之外?此子到底做了什么,使这精灵如此暴怒,居然不惜离开领地?”

    能使太霄灵龙如此暴怒,只怕这次庄无道所得甚丰。

    “管他做了什么?斩杀之后,自能知晓究竟。”

    剑玄真君的唇角微挑,近乎于狞笑:“所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这庄无道,是自己寻死”

    没有太霄灵龙在后追杀,这庄无道还有着几分机会逃脱。可现有那头七阶精灵堵住后路,三人几乎有着十成的把握。

    剑光一闪,剑玄真君首先御剑而去,穿梭虚空,几乎面对面的,朝着庄无道的气机所在,直撞而去。

    沿途两头四阶‘虚灵,突然出现,锋锐的虚刃,从最意想不到处穿刺而至。剑玄真君却只是剑光一震,就已经把这两头四阶虚灵,震成了碎片,而剑玄真君的剑势声威,却半点未减,反而更增数分。

    而随着剑玄真君袖中的一枚淡金色,仿佛枫叶的叶片瞬间化为齑粉。一道金黄色的虚幻剑影光晕,也开始依附于这一人一剑之上。

    “剑域符叶?”

    那证如的眼神微亮,而后在佛号声中,那冶藏金刚荼罗神座,就已骤然张开,浩大的佛力,就如一张密实巨网,伸展到这片无量虚空中,所有的角落。

    使得证如,几乎就成这片太虚海的主人,掌控一切。也使前方二人,遁速更增。

    此时的方孝儒,则是带着两具煞尸,紧随在剑玄真君之后,隐隐为剑玄真君的后盾。若剑玄真君遇险,他可随时救援。而一旦庄无道欲从其他方向逃离,他也可第一时间逃离。

    不过就在与证如擦身而过时,方孝孺却又略含忧意,是为提醒道:“小心此子,传闻似有天生战魂。此外我听沐师兄说起,那离尘宗昔年也有本‘离尘天牒,存在?”

    “离尘天牒?道友无需心忧无论是天生战魂也好,还是离尘天牒也罢,那和尚自会准备克制之法”

    前面的剑玄真君一声轻笑,语中含着浓郁的不屑冷哂之意:“这等法门,虽能增人战力。可在上界,却早已绝迹。不但已有了诸般克制法门,且大多后患无穷,毁人前程,早已淘汰,何用在意?”

    他话音才落,证如就是一枚佛珠从手中飞弹而出,后发先至,超越了证如,直击穿空而出的庄无道。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