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四二章 形势逆转
    “二十年后,这位大罗金仙与陨落魔主的余力,会有一次极大的碰撞,那个时候,元极星障可能会被撕开一线裂痕,不过也会造成剧烈震荡,这片虚空三百年内,都会陷入动荡。”

    庄无道只稍稍失神,就恢复了镇定,随即毫不犹豫的,就闪身到了剑灵指示的所在,以轻云剑往下挖掘。

    这里已经都是六阶的火云晶,此处还夹杂着零星的血色晶石,材质高达七阶,坚固无比。

    ——所谓火云晶,其实只是庄无道自己起的名字。这世间本无此石,乃此处陨落魔主的炎火之力不断提炼土元之力,再与那仙灵之力混杂而成。

    而这火云窟最深处的血色晶石,则更是内蕴仙人之血,有着自己的生命。这里的地面,连太霄阴阳剑都斩不动,哪怕破开一线,也会很快愈合。只有以轻云剑的犀利,才可往下挖掘。

    “三百年虚空动荡,是指三百年内不能再越界飞升离去?”

    “就是如此那时候虚空海暴乱,哪怕是大乘修士在内,也有被太虚之力撕裂之险。不过这天一修界也会因祸得福,元极星障会更为薄弱。”

    听这剑灵言语,庄无道却是皱起了眉。哪怕三百年后,元极星障会变得薄弱又如何?

    剑灵记忆觉醒时感应到的劫数,最多百年时间就要到来。虚空海暴乱能拦住大乘修士,却未必能拦得主大乘修士之上。

    “明白了,也就是说,在此界中,你我最多还只剩二十年时间?”

    二十年后,无论他有无突破元极星障的把握,都必须离开天一修界,越界飞升。

    换而言之,自己也必须在这二十年内,处理好所有一切后事。

    想及自身的道业积累,还有离尘宗现在的情形,庄无道心中微微一叹。接着是再不多言,全力向下挖掘削斩,一时间碎石纷飞。

    这些碎石也有用,尤其那些七阶血晶,都被庄无道全数收起。这些都是绝佳练器材料,此界之火已难熔炼,不过却可留待日后。

    至于那些六阶火云晶,则可用来炼制大型灵器,比如子午玄阳舰,而且一旦炼成,都将是远超此界的强横

    所以庄无道尽量不破坏这些晶石中的灵纹,以轻云剑分割成三尺长短的一方,整齐的从地下提取出来。

    每一剑都需用力十足,精准无误,更要契合灵机。仅仅十剑,庄无道的脸上,就已经渗出了豆打的汗水。

    “二十年是最保守的估计,爆发之期,很可能是十五年到二十年之间若要万全起见,剑主最好是在十五年内,实力提升到接近合道圆满的境界,才可能在那仙魔之力碰撞之时,从这天一修界脱身——”

    话才说到一边,云儿就是‘唔,的一声道:“原来是这东西,精灵之卵,天道之核。”

    此时的庄无道,已经挖到了十三丈之下。只见这坑洞里面,赫然是一块一臂粗长,黑不溜秋的晶石。握在手中,就能感觉到里面沛然鼓荡的土火元精,还有那丝丝雷力。

    初时还在思索此物的名称底细,听到剑灵靖灵之卵,天道之核,的提醒之后,庄无道才眼神狂喜。

    这是七阶精灵之卵,是天地之力所凝,估计只需几万年后,就可衍生出一头新的七阶精灵。

    而这也是最顶尖的练器之材——任何的天生精灵之卵,都是稀世罕见的器坯之选。因其本身就是天地之力交合所生之物,所以无需法禁,就可契合天道,可视品阶不同,调用天地之力。

    在那天仙界中,任何一枚四灵同体的精灵之卵,哪怕只有一阶,价值都可与那些仙品的灵珍相当,

    更有一门大名鼎鼎的种器,之法,就是以这种精灵之卵为器胚核心,一步步培蕴养,直接成就绝顶仙兵。

    记得剑灵曾有一次特意跟他提起过,三劫时代的天机碑百兵榜中,前一百口仙兵魔兵中,就有三十四口,是以‘种器,之法炼成,其核心就是精灵之卵。甚至轻云剑本身,亦是以一枚五灵精灵卵为剑种,一步步成长为绝顶仙兵,

    ——此物之能,由此就可见一斑

    而即便不能用来炼器,直接拿来炼制傀儡,又或者作为道兵培养,也是绝佳之物。

    只是他才刚欲仔细查看这精灵之卵的究竟时,面色就又一凝,深深皱起了眉头。此刻在那无量虚空中,赫然有着几道意念,正隔空向他遥锁过来。

    “这是,证如剑玄”

    正是这二人的气机,佛力剑气,再明显不过。另一道稍弱一些,几乎难以察觉,应该就是方孝儒。

    这三人,到底还是成功破界而出,选择从虚空海外逃脱。

    “进不来的”

    剑灵并不在意:“此处禁界天成,想要从虚空海外破界而入,谈何容易?哪怕是仙人,也无此能。”

    此言庄无道亦深以为然,太虚之海内穿梭虚空确实方便,可有些地方,却是无法出入壁障的禁绝之地。

    ——基本上各处灵地所在,虚空壁障都有天道法则加固。而似修士的洞府仙山,则更有阵法阻隔,

    此处火云窟乃仙人陨落之所,又有魔兵之气缠绕。哪怕已入仙道的修士,也难在此出入自如。

    破界而出时,相对倒是容易一些,不过在这火云窟的最深层,庄无道要想办到,也需消耗大半法力,并且需借用外力不可。

    不过这三人,为何能在虚空戒外,以神念锁住他的方位?

    正这般想着,庄无道忽觉一股宏大的佛力,忽然从外界洞穿而来,心中顿时生出不妙预感。本能的就意念一凝,太霄阴阳剑瞬间穿袖而出,一剑飞斩。

    剑灵的语声,却急促凝重的阻止道:“剑主不能硬接这是佛门千劫万变庄严咒,目的非在伤人。”

    庄无道心中微楞,不过已来不及收住剑势,太霄阴阳剑与那佛力正面冲击,瞬间就将之击溃斩灭。

    可也就在这时,庄无道的浑身气元,受这佛力刺激引发,骤然一阵剧烈动荡。那玄天遁影之法与‘禹阳神镜,顿时就压制不住,气息大面积的散开,

    紧随其后,是一声野兽般的咆哮,一道暴怒狂戾的意念,月夜随之冲凌而来。之前感应到那头七阶精灵,在庄无道的神念感应之中,正以惊人的速度,快速回赶。

    庄无道目光微张,而后不怒反笑。好得很,居然反过来被这证如算计了一把这也可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以自己最擅长的方法,转过来针对自己,

    那七阶精灵,自己必定是无法匹敌。要想逃生,就只有破界而出这一条路。可在那虚空海外,那证如剑玄,只怕是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在等他出去。

    形势瞬间逆转,使他庄无道落入绝地,在这火云窟内的一切收获,反而要沦落为他人嫁衣。

    这证如,这剑玄,真个是好手段——

    轻云剑却忽悠一晃,钻入回到他的剑窍之内,毫无担忧之意:“剑主早有准备,这三人不过是来送死而已,云儿便不再赘言。不过还请剑主注意肉身,凡事最好莫要强为。”

    庄无道也不说话,眼中厉色一闪,右手一晃,那精灵之卵就已被他收入到了袖内。三团银白光华,出现在他身侧,发出丝丝彩晕。

    借法量天之术,此时正在施展着,不过却非是旁人的玄术神通,而是此地无出不在的残留剑意此术可借他人玄术神通化为己用,却不仅仅只限于玄术而已。

    庄无道脚下的天平印记也正在发热,丝丝热意流经全身上下,那阿鼻平等王的意念,又在表达着强烈的饥渴之意

    不过这次却并非是为了庄无道在火云窟内的一应收获,而是虚空海外,那两个品质绝高的魂灵,

    趁着这复制剑意的时间,庄无道又收集了十几滴闲人之血,而后就在那七阶精灵,终于出现在这火海空间的入口时,那浮与身侧的太霄阴阳剑嗡,的一声轻响,落入到了庄无道的手中。

    “原来是太霄灵龙——”

    只见疯狂撞入进来的,正是一头蜥蜴状的生物。形状似仿应龙血脉那一支的龙族模样,有着三颗龙头,蜥蜴状的身躯外满布着黑色鳞片,背部则是一双肉翼。浑身火焰缭绕,一双竖瞳满蕴怒火的看了过来,

    庄无道最后瞄了一眼,就未在意。太霄灵龙在天生精灵中属于佼佼者之列,掌握四种元力,在天生精灵中的地位,相当于杂血神兽。不过这东西回来得太晚,想要阻他逃离,是几无可能。

    太霄阴阳剑以‘离思剑,这一式虚空一划,就将那虚空壁障撕开。然后庄无道整个人,就如出鞘之剑,气机凌厉,锋芒毕露的冲入虚空海内。

    ※※※※

    在火云窟的虚空,无量的太虚五行之灵在这里潮涌动荡,暴乱澎湃着。剑玄身在其中,感觉自己就似在激流风暴中挣扎不定的小船,随时随刻,都有被这狂涛掀翻之险。

    火云窟内凶险重重,在这片与火云窟对应的太虚海,也一样是杀机重重。除了要应付这里近乎狂乱的虚空之灵,还有那漫布于此的天雷,哪怕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丝,威能也相当于修士的五阶雷法,让人穷于应付。

    而除此之外,还有那些依附于火云窟,生存于虚空海外的生灵。这也是天生精灵中的一种,只掌握单一元灵,不过却是精灵中最强大,最诡异,最难缠,也最不可捉摸的太虚之灵。

    形体不定,近乎无形无相,却莫不都有着操纵虚空之能。这整片太虚海,就似其后花园,可任意穿梭,随时随刻都可能出现在你身侧,施以致命袭杀。

    短短不到几十息的时间,剑玄真人就已经与其中四头‘虚灵,交手了七次,每一剑都可致元神后期于死地,不过这些东西,比之那些精灵还要难缠。在太虚海内,除非真正寻到其核心所在,几乎不可能将其彻底诛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