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四零章 仙尸火湖
    此事又是一件让庄无道为之无语之事,这玄萧真人,节法真人,两代离尘宗的扛鼎人物,都是从极东神原内偷东西偷上瘾了么?这玄天神藏嫁衣大法用于隐匿形迹,可当真是好用。

    记得极东身原内有四种神兽血脉,一为血神龟王兽,一为苍须寒龙,一为九火赤凰,一为无影神麟。其中前二者虽也有大量的遗族,然而据他所知,现在大多都是化圣一级的血脉。只有后二者,这一代出现了神血后裔。

    而庄无道手中的这刻,正是血神龟王兽之卵。里面孕育神血,一旦孵化,很有可能是诞生出具有神兽血脉的幼兽。尽管只是初阶杂脉,可日后大还有提升晋阶,纯化血脉的余地。甚至变异,开辟血脉分支,成为又一种天地异兽。

    尤其是那玄萧真人,更让此卵沐浴了玄血,也就使这血神龟王兽卵的活力更足,潜力更佳。培育出来,多半就是杂脉神血的等级。

    这又是让庄无道感觉纠结的一点,自己与这‘血神龟王兽还真是有着不浅的缘分。

    其实这四种神兽,若自己能获得一种的话,他最希望得到的是无影神麟。配合聂仙铃的‘七杀无妄剑此世中的修士,只怕无人能挡得住她的刺杀。

    可既然是血神龟王兽,那也就只能交给秦锋了,这位的虚空之法,已渐有出神入化之势,不过可惜的是肉身方面,秦锋因是速成道体,略显孱弱。

    秦锋走的是法修之路,法力强大,可若遇到自己这样的人,极易被人克制,肉身会成为最大弱点。可若能有一只守御之能强横的神兽守护,那就可补全绝大多数破绽。

    对了,记得那太平道内,还有血神龙龟之血以及妖丹。也不知那萧守心,还给神原了没有?有此二物,足可使血神龟快速成长进阶。

    除此之外,还有一口怒江道人留下的剑符。此物藏有怒江道人的分神,后辈弟子遇到征战之时,只需撕开此符,就可获得其神念加持之能。类似与战魂附体,还有那太平道真武玄极之术,不过作用肯定是远远不如。

    再之后,就是怒江留下的一身法器,这些可都是精品,非玄萧留下的那两件灵器所能比拟。

    光是六十重禁制的中阶法宝,就有着四件,而且无一不是沾染了仙血,潜力极强。

    而至于那丹药与符篥之类,尽管数量庞大,也不乏精品,其中甚至还有部分炼制‘子午玄阳舰,的材料,可相较于这些有了进一步可能的灵器,价值几可忽略不计。

    盘算这些所得,全数带回之后,应当足可使离尘宗的整体实力,再提升一到两个层次。

    尽管仍不足以应对这次的大劫,不过离尘宗的宗门底蕴,二十年后当能提升到与三圣宗相当的地步,也不是不可一战,

    而最让庄无道动容的,是这须弥戒内,还有着怒江道人所留的,与上界联系之法。这却是让他心潮起伏,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置。

    尽管是与那离尘上院,同出一脉,可这些上界修士,会是如何看待下界?又是否能值得信任?又到底该不该向上界求援?

    其实到了此处,这次火云窟之行最大的收获,都已经纳入到了他的囊中。即便后面继续深入,估计也不会取得比这颗须弥戒更大的收获。

    不过庄无道仍是期待不已,仙人之尸,陨落的金仙甚至仙君,这火云窟的尽头处,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

    他与剑灵在心念对话,盘点须弥戒内的收获,总共才不过花了几个呼吸时间。期间遁法迅捷如故,四百里之地,几乎是一瞬就至。

    而后一片壮阔之景,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火云窟的最底层,却原来是一片几乎望不到边际的熔浆火湖——这已可说是一块独立的空间,是一片血狱与光明交错混杂的世界。仙灵之气满蕴,使此间充斥着圣洁气息,可在此之外,则是一层层浓厚的血雾包裹。而血雾之外,则又是浓黑入墨的乌云,便连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也无法将之穿透,看不清里面虚实。只知其中,含蕴有无穷的煞力。

    下方处就是那片方圆不知多少万里的熔浆火湖,四处都可见散落的碎片。这应该是被击碎之后的仙器,庄无道估计是一辆战车,只他此刻望见的,就有好几个足有百丈方圆的庞大车轮。歪歪斜斜的耸立在火湖中,显得异常的醒目

    而在那火湖的中央处,则是一座由七阶火火晶聚成的小岛,大约一万三千丈方圆。岛上别无他物,只有一张宝座,一具尸骸——那是一具大到骇人的尸骸,即便只是坐着,也高达三百余丈。身侧赫然有显化的天道法则围绕,化为大道之痕,还有无数的天雷在外盘旋闪动,刺目之至,使庄无道始终看不清这位仙人面目。只依稀望见此人是道装打扮,胸前插入一口赤红色的大斧。

    而这口赤红色的大斧,怒江真君语中至少五十重仙禁的魔兵,也正是周围那血雾黑云的来源。也是这口魔兵遗漏之力,将这万里方圆的空间,全化熔浆火湖。

    二者皆压力迫人,即便那岛上的仙人早已经死去,此处依然有庞大无比的意念萦绕散溢,那魔兵则更是气势张狂,隐隐有龙虎之气汇于其上。庄无道初时还能支撑,可仅仅几息之后,就被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眼中更是流出透出深深震撼之色,方才他以重明观世瞳,往那仙尸所在洞照过去。却立时就是神魂剧震,气血虚浮。

    若非是庄无道及时终止,把重明观世瞳收起,只怕此刻就已油枯灯尽而死或者眼瞳爆裂,秘术破碎

    显然那些显化的大道之痕,绝非是他现在所能接触。甚至哪怕看一眼,也觉吃力,就更何况是将其解析透彻?

    即便此时,庄无道也感觉自己的本源大量的损耗,至少折损了自己三载岁寿。

    然而就是刚才,他只窥得这么一眼大道天痕,就已经可以抵得上自己二十载的静参悟道

    “这仙人精通虚空之术与雷火之术,至于那火土二法天痕,应是源自这口魔兵。原来如此正因这仙尸与魔兵的力量试试碰撞交锋,这里才有狮雷兽,还有那头七阶精灵的生成。不过,这倒是便宜了我——”

    庄无道目光闪动着,这片刻的收获,就至少相当于他十分之一的道业积累。回去花上一两年时间沉淀,融入自己元神之内,那么自己在言、道,上的造诣,就可真正追及到天机碑前十的层次,而不仅仅只是单单依靠自己的力量。

    其实他现在,还有不少寿元可以使用。即便因之前修炼诸般秘法,还有血祭之术有所消耗,庄无道也仍有着四百年以上的岁寿。加上有着三足冥鸦这只本命神兽,寿元共享。借墨灵为自己提供的生元,自身岁寿更可高达九百,还有七百余年岁月可活。

    寿元还大有消耗的余地,而若不能成道问真,哪怕能多活个两三百岁,又有何意义?可问题是他的重明观世瞳撑不下去,还未至四阶层次的重明观世瞳,在这大道天痕面前。根本不堪重负。

    庄无道忍着双眼内的剧痛,心中忽有明悟。这确是个绝佳的悟道之所,不过最好是把离世绝尘二术修到第五层,重明观世瞳也推升到第五层之后。那时才最为划算,寿元的消耗最小,自己的重明观世瞳,也能支撑更久。

    目光从那仙人之尸移开,庄无道转而望向了其他,然后脸上就浮现出了丝丝喜意。

    整个熔岩火海中杀机无限,里面是想都不用去想,一旦进入,哪怕是归元大乘二境,都无法全身而退。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在这里就将一无所获了。在这熔岩火海的外围,依然还有着不少好东西。

    首先是那岸旁,可见一丝丝沉浮不定的鲜红血液。那正是仙人之血,从那尸骸中流下,由晶石岛上滴入到了熔岩湖中。不过火湖之力,却并不能将之蒸发融化,反而将仙人之血的绝大部分,被挤到了岸旁。

    还可以见更远之外,有黑色的液体,从这火湖的另一侧飘散过来,与仙人之血搅拌混在一起。庄无道看不出其中有什么变化,每一枚玄血精华的生成,都需要数万年的时光计,还有无数的巧合。

    不过在那岸旁,的的确确是有着十七枚大小不一的黑红结晶,也就是佛门中的散劫舍利。

    可惜的是,此处依然凶险之至,难以接近。不止是那仙人残留剑意与魔兵的力量,在此不断交锋对抗着,天道之力亦在这里横插一脚,重重杀机充斥于内。

    一万年前的怒江真君,大约就是在冒险收取那玄血精华与仙人之血时,陨落于魔兵残劲之下。

    那位怒江祖师以合道真君之身尚且如此,庄无道自问自己,只怕也是小命不抱,所以只看一眼就作罢,暂时断绝了对玄血精华的贪念。

    好在这火湖岸边还有一个缺口。有些许熔岩,混合着仙人之血,从湖内溢流而出,形成了一条小溪。

    那些含灵藓,就生长在距离小溪一万丈以外的角落处。说来奇怪,在此地中央处赤热有如烘炉。而边角方位,却又是阴寒潮湿无比,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还有那火溪之内,时不时就有爆裂之声,无数的火星火点,播洒在了周围,其中就夹含着一丝丝仙人血液。

    不过庄无道也发觉,这小溪每多流出一尺,里面仙人血液中所蕴的灵力,就会淡化几分,或散逸于天地之间,或被火云窟内的这方大地汲走,质量远不及火湖之内的仙人之血。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