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三九章 举世皆敌
    “你们这样的低阶修士还好,元力太弱,几等于无。仙体未成,元魂未定,也就谈不上被侵蚀染化,也不会惊动仙墓内那些恐怖存在。可一旦到了归元天君之境,在此处就已很危险了。”

    今日的剑灵尤为健谈,滔滔不绝道:“剑主你只需知晓,当年哪怕是洛轻云,一身道业已至无上之境,距离混元仙皇只差一步。可当年进入这仙墓之地加强那魔渊封印之时,也需提前准备一些克制邪祟之物。要知那天地劫力,无时无刻不在酝酿,这处仙墓,很可能就是所谓劫胎之一,酝酿天地大劫。乾天离尘诸宗布局天一修界,费尽心思要在这里传下道统,只怕也是为下一步天地大劫做准备。留下伏子以待日后,一旦生变,就可占据先机。”

    原来如此居然还有这样的玄虚——

    庄无道静静听着,心中思绪纷起,大约是已经听明白了。天一修界外这个仙墓,对与那些仙修而言,是个货真价实的险地。

    之所以要不惜代价,各自在这被元极星障环绕的天一修界开辟下院,也并非是无的放矢。

    “那仙魔的遗物遗尸还有仙禁魔兵,确是使人心动没错,这仙墓也更是茅山正一教之人心目中的圣地。一具普通的仙人之尸,就可开出天价。若有真仙之尸,哪怕是凌小小那能让一步登仙的紫金问玄丹,也能为你取来。”

    说到此处时,剑灵冷笑:“可你们这些归元境之下的蝼蚁,可有能耐将之取走么?”

    庄无道讶然,忖道自己还真是无可奈何。那怒江祖师,以合道真君之身,只是被魔兵散出的气机稍稍擦碰,就立时丧命。其凶险程度,可想而知。

    想打这仙魔之尸的主意,自己除非是不想活了

    微一摇头,庄无道语中就带着几分肃然:“怒江祖师所言的大劫,是指他在里面见到的十几块‘玄血精华说是此物必定要引来诸宗窥视。他当时已冒险收取了一枚,可惜最后,死于魔兵的气机冲撞。”

    说话之时,庄无道手中就又取出一物。却是一块晶体。左黑右红,一边黑如浓墨,一边是红中带金。里面赫然蕴育有惊人灵能,以庄无道的法力,几乎都压制不住,差点就使此物的气息泄露了出来。

    看得出来,这所谓的‘玄血精华就是仙人之血与魔主之血交汇混杂而成。至于为何如此,有何作用,庄无道就不清楚了。里面灵元自闭,没有仙人血液那般方便使用。

    “原来是此物”剑灵的语中,透着几分了然之意,还有几分自嘲:“早该想到才是,既然这里陨落的是一位玄魔魔主,一位可能的太上仙君或者大罗金仙,附近就必定有玄血精华生成。这可是稀世罕见之物,也确可称是大劫。

    “我知此物珍贵,不过到底有何用处?”

    庄无道直接问,怒江祖师遗言中只交代这‘玄血精华可能会引发离尘宗的灭门之灾。至于什么用处,却未交代。

    “玄血精华,只是你们道门之名。佛门另有名称,唤作刂舍利,。此物就如其名,可以助人消劫解难,”

    剑灵语音悠然,听不出什么情绪:“剑主当知九九重劫?这乃是人类蜕体成仙的最后一劫,也是最艰难的一次劫数。天仙界的修士,十有八九都被拦在这一步。而这玄血精华的作用,就是能助人消弭劫力。一枚玄血精华,就能化解一成劫力,最多可化解七成。若能有七块这样的‘玄血精华那么这渡劫之人的修为只要不是太弱,非是草包之流,那就十有八九,能够成就灵仙之境。”

    “怪不得——”

    庄无道深深看了手中的玄血精华一眼,又好奇的问:“既有如此好处,那些登仙境修士想要渡劫登仙,岂不只需向那些魔主金仙求得几滴血液就可?”

    洛轻云只回以一声冷笑,轻云剑化作一到虹光,重新穿入到他体内剑窍,就再没了声息。对于庄无道的这个疑问。根本就无任何解释回答之意,

    庄无道也知自己问得蠢了,这‘玄血精华,的产生,绝不可能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可能涉及到仙君魔主的生命之秘,天地玄机。

    再者世间又有那位仙君魔主,会将自己的血液,轻易予以他人?若是碰上阿鼻平等王这样的,岂非是平白受制于人?也不会有哪位修士,会蠢到向金仙魔主求取血液吧?

    ——玄血精华,散劫舍利么?

    庄无道拿着玄血精华的手紧紧一握,随即就将这东西收起,同时双眼不自禁的微微一眯。

    此时他也已有几分心动,若有可能,这玄血精华最好是能带些出去。即便自己用不上,日后去了其他世界之后,也可用来换取修行资源。

    就如此界的元神修士为突破练虚,会不惜一切。那些登仙境的准仙人,为了九九重劫,为了真正蜕体成仙,也同样会不惜所有。

    说来那怒江祖师,只怕也有私心吧?从阴魔窟内得知下方可能有仙魔之尸后,多半就已可猜到这玄血精华的存在

    之所以选在南屏诸山立足,一来是为方便探查,二来是为掩人耳目,以免使其余诸宗生疑。三来则是这位怒江真君足够自信,认为自己,必定能收取到里面的玄血精华回归,再以仙人之血与玄赤朱果,突破归元天君境界。

    那时的怒江,甚至可以再破界越空而去,回归这位祖师原本所在的世界。

    可惜的是造化弄人,在最后一刻,怒江功败垂成,被魔兵所伤,陨落在这火云窟内。

    思及此处,庄无道心情已是沉冷之至,抑郁莫名。对这怒江的好感,几乎消失殆尽。已经时隔万年,离尘这个时候迁徙山门又有何用?

    即便是离尘宗搬到了东海,避开燎原乾天等宗的锋芒,那些由上界降临的大修,只怕也不会将离尘放过。

    ——那时别人会怎么想?你们离尘宗占据了阴魔窟万年时间,更把持着南方恶地。难道就没有一丁点收获?没有玄血精华私藏?主动搬迁山门,是否心虚?

    不过有一点怒江没有说错,对于离尘宗而言,这确是大劫,迈过去了,自是海阔天空,迈不过去,那就是全宗覆灭。

    只可惜了自己与秦锋,一切针对中原,以及未来几百年内,大灵与三圣宗那场大战的布局,都将落在空处,

    三十年的经营,都将毁于一旦。今日之后的离尘,将是举世皆敌再难有盟友。

    思及此处,庄无道胸中已是烦闷的快要吐血。不过想到须弥戒内,怒江与玄萧二人留下的那些东西,心中才稍稍好过一些。这须弥戒内,有着这二人在这火云窟内,几乎所有的收获。

    除了三瓶仙血,一枚玄血精华,还有着四枚玄赤朱果,十七块含灵藓,都是万年之前,怒江祖师扫这火云窟时所得,

    其实按怒江祖师的遗言,仙血共有四瓶。玄萧祖师厚道,飞升离去时,只带走了一瓶而已。这位更留下了补偿之物,却是一颗兽卵。庄无道还没分辨出种类,不过,这却是玄萧昔年,从极东神原之内偷来之物。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