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三六章 玄萧留字
    风驰电掣,庄无道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将自身遁速,在这里推升到之前远无法企及的高度。

    这里面的六阶精灵,确实都已被远处那声势浩大的爆炸引走。庄无道除了偶尔需辨认路径之外,其他都无需再有忌惮。

    不过在大约二百里时,庄无道的面色微微一变,身影飞散,化成一团火光,在数十里外闪现。

    而就在身后,一道粗如巨蟒般的天雷,蓦然横空掠过,发出了阵阵轰鸣声响。这并非是有人在向他出手,亦非是那些精灵,而是真正的天雷

    而随着这道暴烈的雷光穿击,之后又是数十上百道的电光,前涌后继。逼得庄无道,不断的变幻身形方位,以做以作躲避。

    庄无道心神微沉,想起了之前那金太极的言语。说这火云窟内,除了精灵与妖兽之外,还有天地伟力时时威胁性命。

    这位所言,大约就是指的此刻的情形。天发杀机,龙蛇起陆,这火云窟内就是这般。就如离寒天宫是天一界所不容,这阴魔窟火云窟,情形也没好到哪去。对此界本源而言,也同样是绝大负担。因果牵引,所以不断的有天雷聚于此处,轰击这火云窟内的一切。

    这些天雷对自然衍生的精灵并无威胁,可对于修士与妖修而言,却足可称是灭顶之灾。

    还有那金太极,在火云窟内,只怕比他想象的还要更深入。只是不知为何,这位并未将所有的经历,都全数记录在‘禹火天珠,上。

    不过有所保留是在所难免,便是他自己,也不可能初一见面,就毫无保留的信任,更不用说去全力扶助了。

    庄无道不敢再使用雷遁,以免与那天雷冲突,遁速瞬时骤降。十数息后,就又忍无可忍,庄无道于脆改成了磁元遁法,再施展出了乾坤大挪移,极其大胆的反过来借用天雷之力,助推前行。

    而就在前方的仙灵之气,越来越浓郁的时候,庄无道就听得洛轻云忽然又使一声惊咦:“后面,这只怕已是仙人血肉”

    庄无道吃了一惊,看向了身后方。就只见那天雷掠过处,赫然一片狼藉。坑坑洼洼,碎石纷飞。

    不过瞬间之后,这些被天雷轰出来的坑洞,就已开始不断的蠕动合,。过程虽是缓慢,微不可查,不过稍有些修为之人就可看出。那些坑洞,迟早有一日能复原如初。

    原来这周围,看似与之前一样,仿佛五阶火云晶般的晶石,其实已是有着生命

    仙人血肉么?应当不是,只是沾染了仙人之血,使这里的石质,都有了活性。

    庄无道微一失神,而后让自己的磁元遁法,速度猛然再次激增。在短短不到百个呼吸的时间内,足足疾掠千里。直到此处,那追在身后的天雷,才终于消散。

    不过他却知此刻根本就停歇不得,又再次改换成太霄乘风遁法全力飞行。而就在片刻之后,庄无道的视角余光,突然望见了一处所在,不禁异色微闪。

    “嗯?这是——”

    疑问声中,庄无道的身影,突然闪现在了一处洞壁之前。只见此处,赫然有着一行文字遗留于此。除此之外,旁边一处缝隙内还藏着一口剑,几册玉简,两件法宝。

    字如铁画银钩,书法高超,不过若非是这文字中,夹含着符文之力,以及一丝丝长存不散的剑意。这里沾染了仙人之血的晶石,早就可以自愈,不留半点痕迹、

    而能够吸引庄无道的,也并非是字本身,而是这些字迹所表达的蕴意。

    “离尘玄萧,六百五十七岁生辰之日刻字于此,告于后人——日前常感寿元将近,所余岁月不足二十三载,自问英雄岂能老死床榻?故扬剑奋起,闯入此处火云窟内,以寻长生之契。可惜吾道缘已尽,困顿于此。前有强敌,后无退路,又有天劫临身,身陷绝境。故此玄萧欲于此做最后一搏,由此处越界飞升——此去生死难料,希望渺茫。后辈修士若有人能得见此字,玄萧不敢奢望其他,只求汝能将吾随身佩剑,带回我离尘本宗。特留沾染仙血灵器两件,二品神决三门,以为报酬——”

    字里行间,都满含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慷慨决然,让人心神颤动。

    “果然是玄萧真人”

    庄无道眼神微黯,他能感应得到,这些字迹之中,所含的阳炎之气,正是出自离尘宗的‘九天磁光子午大法,

    也不知这位六千年前,奠定了离尘宗一代盛世的离尘祖师,是否成功跨界离去,飞升他界?

    不过正如其言,这希望,实在是堪称渺茫——

    而在一旁,另还有一行字迹:“此处往东南七十里,有玄赤朱果三枚,可增人三百年岁寿。再南方四百里,便是那仙尸所在。周围有含灵草二十余藓,曾得仙血蕴养,可助人突破练虚之境。惜此处有七阶精灵守护,难以收取。汝等后辈,当小心为上”

    庄无道不禁楞了楞,玄赤朱果?就是那枚使金太极,凭空增加了数千年岁寿的东西?换成修士服用,也是整整二百年的寿元

    还有那.灵藓是一种极其的普通的藓苔,大多都只有一阶。需要一万年时间以上,才可入二阶层次,对修士而言,也没太多的功效。不过传播极广,各处洞窟地底,只要稍有灵元,就可生长,几乎随处可见。

    然而既是沾染了仙人之血,那此物的价值,就自是截然不同。只凭这突破天限,冲击练虚境的能力,就足以使天下元神修士都为之疯狂,

    “这些字,有些不对——”

    洛轻云突然在外显化,眉头紧皱,盯着眼前的这几行字迹,仔细揣摩。不过庄无道却不给她这世间,看完之后就将那长剑灵器与书简一并卷起,继续往深层行去。

    洛轻云不禁无奈道:“你该再给我些时间,只需再有一弹指功夫就可——”

    “一弹指?我也想再仔细看一看,最好是拓印下来带回本来才好,可你知那些东西,未必会给我们这时间。”

    庄无道语含无奈,他现在只希望那证如等人,能够支撑得更久一些。不过四十余头六阶狮雷兽,还有一位种类不明,高达七阶的强横精灵。哪怕是那证如有冶藏金刚荼罗神座,在手,只怕也撑不下去。

    换成是自己,也会第一时间就放弃,彻底遁入虚空之内逃生。怎可能会为他庄无道卖命,帮自己拖延时间?

    “可我看它们一时半会,只怕也不会回来。”

    感知到主人的疑惑,云儿边轻笑着解释:“那头七阶精灵,似掌握着太虚之法,应有封锁虚空之能。那三人即便想要逃,只怕也不容易。”

    庄无道不禁双眼微张,接着就有种要仰天大笑的冲动。如此说来,那三人这一次,还真的是被他坑得惨了。身陷重围,又脱身不易。

    不过对于云儿之前的言语,庄无道到底还是更为在意,超过了对证如等人的幸灾乐祸。

    “你说那玄萧真人留下的字,到底有何异常处,值得你这般在意?”

    “我还未仔细看清楚,不过,你不觉这位玄萧祖师的字迹,尽管都是凌厉绝决,可却略显浮躁?唔——”

    剑灵语音略顿,筹措了一番言辞:“也不是浮躁,而是一种极不稳定的感觉。笔力深浅不一,可能是仓促所绘,也可能是受伤不浅的缘故。不过,最大的可能,还是你这位祖师,当时已经突破了练虚之境,境界修为还未稳定,真元浮动所致。”

    “原来如此”

    庄无道仔细回思,发现确是如此,玄萧留下的那字迹,也的确是给他一种极其古怪的感觉。

    突破练虚境么?也不奇怪,这位祖师既然已发现了玄赤朱果与含灵藓的所在,自然也有可能取得这两种灵珍。借此二物完成突破,也没什么好惊奇的。

    还那‘天劫临身,四字,本就已经有所明示。

    不过玄萧真人,哪怕是被那些天生精灵合围,难道就不能从虚空海绕路,以虚空穿梭之发,返回天一界的其他所在,退出火云窟o

    所以关键还是这‘天劫,二字,庄无道猜测当时的玄萧确实是已身陷绝境,不得不借助含灵藓之力,突破练虚之境。

    然而这却是饮鸩止渴,虽能力战强敌,可却有劫雷加身。似雷火天傀这样先天不足的傀儡生灵进入五阶,都要面临劫雷轰击,就更何况是他们修士?

    所以玄萧祖师当时的做法,是直接破空而去,远离天一修界,以摆脱劫雷。

    ——可能当时的劫雷雷力,实在太过强横,强到连玄萧都无把握抵御,再还有那头掌握了虚空之力的七阶精兽纠缠不休。玄萧除了破釜沉舟,做这最后一搏之外,已经别无选择。

    不过这位祖师到底成功与否,是已破界而去,还是已经陨落,仍是未知之数。练虚境界,只是使玄萧多了几分把握而已。

    循着玄萧真人的指示,庄无道不多时就已到了东南方向,距离七十里地的那所在。

    果见此处,一个偌大的窟洞之内,赫然有着一座熔岩火湖。

    不过里面也非全是熔岩火浆,庄无道远远的望见,内中赫然有些白色的液体,在里面不断翻滚着,与这些熔浆混杂在了一起。

    庄无道不禁是面上一阵抽搐,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些白色液体是何事物。那是地髓,而且是四阶以上的地髓这满满的一湖,只怕不下于十升之多,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