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三五章 坑害对手
    “成了”

    远在百余里外的庄无道,正有所收获,面透笑意。一团灰白色的光华,再次在他的手中出现。方孝儒最后一次施展‘不死天域,。他也在墨灵的提醒下,及时以‘借法量天,模拟复制了过来。

    这次之后,应该就可将不死天域的奥秘就可了然无遗。其实那证如剑玄,也有几门玄术让他眼馋,若能纳入自己的神通体系中,都可为绝大助益。

    不过庄无道暂时不做指望,一来自己玄窍有限,二来这些神通,自己哪怕复制过来,也只是虚有其表,达不到原主人的效果,更难解析。

    方孝儒的‘不死天域是因自己本身就掌握着‘生死别剑生死奥义,才能领悟。重明观世瞳,也能极轻松的,直接照见此术核心本质。可换成其他类型的玄术,就很难说了。

    若说‘不死天域,他需三次才可彻底解析,那么这二人的神通,他就需要三十次,三百次以上,才能洞悉到所有奥妙。

    那剑玄还好,证如的佛法,自己却是一窍不通。换成平时,他倒也有兴趣复制过来观摩一二,不能彻底破解其妙,可里面所蕴的诸法经意,也可作为自己的积累。

    不过今日为‘不死天域已经使用了三次‘借法量天,。最后三次,庄无道为防万一,不打算再使用。

    意念间感应到墨灵的催促,庄无道不禁失笑,

    “这小家伙,倒是卖力的很”

    他把墨灵放出去,就是为逼迫方孝儒再次施展这门玄术神通,而此时也果然是心愿得偿。这严格说来,只是第三次复制,毕竟第二次的时候,并不完全。不过到此刻,这‘不死天域,的所有奥妙,在他的眼中都再无秘密。

    而庄无道之所以称赞,却是因三足冥鸦在方才那一刻,对生死之力的掌控,堪称是妙到毫巅。让方孝儒完全无力应对。

    “关系自家的血脉神通,小家伙自然是必尽全力,用心得很的。”

    洛轻云已经换到了庄九真的身上,化身终究不如本体,重明观世瞳这种秘术,一日只能使用二次,所以剑灵不能不换身施展。

    而随即洛轻云,就讶然的把庄九真的双眼圆睁:“是胎藏金刚荼罗神座”

    “嗯?”

    庄无道从复制过来的‘不死天域,中稍稍分神,也看了过去。心中一刹那间掠过了些许失望,知晓自己伏杀这三人的图谋,应当是已破产了。

    然后才注目到那证如坐下的曼荼罗花状的法座,眼神微讶:“这是胎藏金刚荼罗神座?云儿你很吃惊?这东西,我从未听你说过,莫非又什么很了不得的东西?”

    自然,此物的能耐,此时一看就能知晓。能够压制十一头雷兽使之不能近身,岂可能是凡物?

    不过,能使洛轻云如此反应,想必这胎藏金刚荼罗神座,作用绝不止是眼前这般。

    “那结界当是之前证如施展过的如意宝轮咒,是此咒的一种变化之一,本无压制这些六阶精灵之能。不过加上这胎藏金刚荼罗神座,当可使他们在结界之内,安然无恙的躲藏四日时间。”

    说完至句,剑灵这才回答道:“这只是普通的佛门法器,不同的是使用此器之人。当是一位法主级的佛修,**以#藏一脉的胎藏金刚法蕴养而成。内蕴无量佛力,可任由这证如借调。可使这证如禅师在此界的法力,至少激增三倍!一些特殊的术法,甚至可因此物,延长十倍的时间。也幸亏是那日,剑主有所保留——”

    庄无道无言,只能无奈地一笑:“确实是侥幸”

    若当时这三人能真正同心合力,那日哪怕他把自己两具化身动用,也未必能将之逼退。

    陨落未必,自己却多半是要负伤元走,四尊雷火天傀的器灵,也将毁于劫雷,或者直接被人诛灭。

    他早猜到这三人,都各有着自己的底牌手段。只是未能想到,这三人隐藏的实力,居然还远超过他的猜测。

    一头坤元皇,就已让人吃惊,这证如,居然还带着胎藏金刚荼罗神座这种神物,简直就是犯规——

    “我只奇怪,这证如剑玄,不是只能以元神降临?为何能将这东西,也带来下界?既然这样的绝顶法器能过来,肉身降临能有多困难?”

    “肉身与法器,生灵与死物,绝不可等同而论。就如剑主施展雷火之遁以及虚空遁法时,不也感觉肉身与灵器的负担,绝不相同?后者要比前者轻松得多。且那胎藏金刚荼罗神座,虽是神物,可本身法禁不超六十重天。降临此界的消耗,应当还弱与那证如元神的三分之一。”

    云儿微摇着头:“剑主得庆幸这位禅师只学了如意宝轮咒,未习成渡世神音之类的佛门大法。否则剑主今日,只怕要反过来被这三人围杀不可。”

    渡世神音,庄无道知晓,能扭曲神智,据说可将任何生灵强行度化入佛门之内,成为傀儡般的东西。想及那近千头精灵,都被这证如度化策反,反过来围杀自己,庄无道也顿觉心寒。

    不过这门神功大法,在佛门中位列一品,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修成的。

    随即又听云儿说道:“有这如意宝轮咒,这三人暂可无恙。剑主是准备在此坐等,还是另作他谋?”

    “听你之意,这胎藏金刚荼罗神座,还能使用许多次?”

    从云儿的沉默中,得知了确切的答案,庄无道目中冷光微闪而过:“既是如此,那也就没必要与他们在这里耗下去。”

    证如的卩意宝轮咒,只需一日就可准备妥当,而若那冶藏金刚荼罗神座哪怕只能使用二十次,也将是八十天的时间,

    他刚才看那曼荼罗花,佛力鼎盛。而证如刚才的卩意宝轮咒对此物佛力的损耗,分明是微乎其微。

    他也不是不能继续与之继续对耗下去。只是日久生变。离尘宗那边除自己之外,仍缺支柱,他不能离开太久。

    且难说这三人不会联系宗派,若两个月后,那沐渊玄乐长空等人陆续赶来与这三人联手,自己那时哭都没地方去哭。

    所以,还是知难而退,早早放弃的为好。倒是之前布置的那些备用手段,可以使用了——

    依旧以‘玄天影遁,藏身,庄无道纵身前行,远远的离开。直到距离那三人所在大约五百里时,庄无道这才停住,双手持决,口诵灵言。

    而后仅仅片刻,后方处猛地一声轰然巨震。这时就仿佛整个世界,都被一个巨人重重锤了一击。虚空近乎扭曲,大量的赤色火焰,沿着那些甬道四下冲卷蔓延。元力波动,蔓延万里之遥。

    声势磅礴,动静剧烈,不过发生的突然,平息也快。当四周的震动渐渐平息。那罡劲爆鸣,也陆续消失。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就望见周围,赫然数头六阶雷兽,从深层之内蜂拥而出。

    化雷而遁,一瞬千里,而紧随其后,又是一连串的紫光。只他此刻感应到的雷兽就达二十余头。

    正当庄无道估测着,需要多久时间,里面的六阶精灵,才会被自己弄出的动静全数引走之时。心中却忽的又生出了强烈警兆,毫不犹豫,庄无道就让剑灵接过了身躯的主导之权。将‘玄天影遁,与二十四面‘禹阳神镜都运用到了极致。又极力的收束着自己的气机。

    此时那种危险的感觉,并不比他遭遇那‘魔血圣胎,之时,弱上多少,使他更为谨慎。

    而仅仅一个呼吸之后,一缕如天地般宏大浩瀚的意念,如波浪一般的横扫而过,覆盖过庄无道之后,继续蔓延往

    此时他根本不敢张开神识,也不敢以重明观世瞳观望,以免将这危险比拟‘魔血圣胎,的存在惊动。只能依稀感应,有一道莫于匹敌的气机,正从不远处的窟洞之内急掠过。

    直到整整一刻之后,那蔓延过的意念彻底在身周消失,也再没见六阶雷兽,踪影,庄无道这才有了动作。将《重明太霄乘风决》催发到了极致,往里面深层飞遁。

    时间不多,他可能只有一线机会——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