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三四章 荼罗神座
    “最好是不用为佳,那庄无道,恐怕是正等着你我突围冲出之时”

    剑玄真君楞了楞神,而后当会意过来之后,目中顿时厉忙闪现:“他敢”

    方孝儒默然无言,不敢么o可既然二十年前庄无道能孤身一人北上,胆敢独战三大圣宗,屠杀二十余位元神境,亲手斩灭贞一大僧正。那么今日对他们三人下毒手时,自然也不会有什么迟疑犹豫。

    那人已经布好了杀局,正如一位狡猾的猎人,正在外围窥伺着。一旦他们露出了破绽,有了可趁之机,就必是雷霆绝命之击、

    所以剑玄真君这句,实在太蠢,蠢到他不愿回答。

    “此时我等突围,只怕正落其下怀。以我三人如今状态,即便逃出去,也是余力无多,哪里还有气力应付这头恶狼?”

    证如一声叹息,此刻与其冲出去,面临庄无道的狙杀,倒不如继续呆在此处。这些六阶的雷兽,与‘灵岩火犀,固然危险,可那庄无道却更是致命的威胁。所以此刻前者,已反过来成为了他们的护身符,是他们性命的保障。

    只看此人的布置,就知这一位,同样不愿被卷入进来,落入这些精灵的重围之内。

    “或可先破入虚空。太虚之内,应该还有一线生机。”

    方孝儒一边施法,一道回生术使剑玄真君的伤势恢复,一边沉思着道:“这些雷兽总不可能追入太虚。”

    话才说到一半时,证如就已一声闷哼,却是一头雷兽,看到了他此刻的余力不足,在他一指小无量劫指点出之后,就势若疯狂的冲撞过来。

    好在证如还有后手,身后一道梵文光轮闪现,里面一道佛光大手猛然击下,与这头雷兽,撞在了一处。

    巨大的力量冲击,发出了轰然爆响。虽将这头六阶雷兽,击退,可证如一时也支撑不住,连续退后数步,胸腹间也出现了深可见骨的伤口。

    精灵之属,天生就可与天地大道沟通契合,无需参玄悟道,就可掌握法则天理。未修行任何神通大法,也没有血脉神通传承。可一举一动,都蕴自然之威,战力并不在前二者之下。

    雷兽,一身同具三种灵元,不过在精灵之属中,并不算太强。换在上界之时,证如可一击斩杀。可在此界之内却是办不到,而刚才又是气虚力弱之时,当场就受伤不浅。

    可证如却能忍耐,一声痛恨都没有,只淡淡道:“出去容易,可要再进来却难,我感觉到此处虚空界外,同样有着危险。似另有生灵依附于虚空之外,除此之外,还有一股剑意存在,似为上古仙修所遗。故而我等一旦从太虚海逃出,就只能退回至火云窟外,休想再破界而入。”

    ——那时再想进来,那就需从窟口处,至少再花个二三十天时间。

    而他们三人要寻觅的‘答案距离此处,很可能就只有不到两千里之遥,近在咫尺。

    再者到了那太虚之中,难道那位就不能出手呢?据说此人曾得太虚无极大法,精擅虚空遁术。在虚空海中的战力,只怕也不会弱于实界。

    在虚空海中解决掉他们三人,然后这位大可从容自在,慢慢探查这火云窟内的一切,

    “进不能进,退也不成,那你我到底该如何是好?”

    剑玄真君气愤不已,怒发如狂,于是剑势更烈,一式忄二十七,笼罩百丈。将整整七头‘灵岩火犀,斩碎的同时,也使证如暂时转危为安。

    不过精灵最使人头疼的,就是可以无限复生,看着远处,那‘灵岩火犀,的身躯正逐渐成形,实在使人丧气无比。无论他们斩杀的再多,都无济于事,

    而一剑过后,剑玄真君的气势,就已为之一衰。一身真元暂入低谷,只能在身前编织出一重重厚实剑网,以面重蹈前辙。

    不过眼前,眼前这整整七百头‘灵岩火犀,形成的海洋,却使剑玄真君感觉无力,看不到丝毫脱困的希望。

    “真是憋屈当初我等便不该领先他这一步,你我急于求成,反落困局。话说回来,难道就没法破解他的匿形术法?”

    一个月前正是担忧这火云窟内的东西,被庄无道先一步取得,三人才急于深入。可现在,反而是让庄无道得了便宜。

    不过若能破解了庄无道的隐匿形迹之术,使庄无道无处藏身,一并卷入进来。那么这里的死局,就可迎刃而解。

    证如微微动容,而后一声苦笑道:“哪有这么容易?破解不难,可也需他肯站着让我们去破才好。”

    哪怕是在火云窟内,佛法道术都可达至百里之外。不过这个对手,却是机警如狐,此时正不断的转换着的方位。他的神念,根本就无法准确感激。往往在他捕捉到蛛丝马迹的时候,那人就已经不在。

    且对方也不是死人,岂能不知以术法反制?

    而就在此刻,证如终于发觉方孝儒的情形不对,不止是面色惨白,气机也虚浮动荡不已。刚才施展在他身上的疗伤之术,效果也微乎其微。

    方孝儒精修《不死源神经》以及乾天宗传承的《南斗司命上生五灵经》。前者是不死道人自创的功体,可将不灭道体的功用,发挥到最大。后者则是一门对应星辰的三品辅修神决,南斗主生,北斗主死,所以其中术法,多能救死扶伤。而方孝孺更是此道行家,能够以不到旁人一成的法力消耗,就恢复他二人的重伤

    可此时当方孝儒一道‘南斗司命小回生术,打在证如身上,却连之前百分之一的效果都没有。

    “怎么回事”

    剑玄真君也有察觉,面色大变。方孝儒的术法,乃是他们三人能够在这重围之中,继续支撑的关键,不可或缺。这边若出了问题,那么——

    “是那三足冥鸦应该是在生死两界的间隙之内——”

    方孝儒的脸上苍白,不过还算镇静,已经做着随时逃入太虚的准备。

    以三足冥鸦来压制他的不灭道体,还有那《南斗司命上生五灵经》的回生之能,这庄无道,好生阴毒

    那可扁毛畜生,偏偏是在生死两界的间隙之间。三人不是不能于涉,可他们又有谁,能在此处与冥鸦抗衡?贸然入内,即便未死在三足冥鸦爪下,也抵御不住的轮回转生之力与死冥之气侵袭。

    此时在他看来,最好是遁走为上,没必要为了里面的东西,而舍出自家性命。

    只是再看那证如剑玄,方孝儒的眼神,顿时更显阴沉。形势如此恶劣。这二人居然仍不准备脱身。

    他方才特意感应了一番虚空海,确如证如之言,外面同样凶险之至。有一种极其凶恶,实力绝不逊色于雷兽,的生灵,依附生存在虚空之外,不是他独力所能应付。

    再者自己一人独自离去,那庄无道难道就不能将他狙杀?落单之后,反而更易下手。

    若非如此,他此刻就已准备脱身逃离,

    承担两方小半压力的两头煞尸,此刻已经力不能支,身上多出了许多创痕,无法恢复。

    三足冥鸦压制的,可绝不只是生力,还有死气。也最是能克制煞尸之属,哪怕以五阶坤元皇,之强,可以无限的抽取地气补充元力,此刻也渐显衰弱之势,一身实力,已发挥不到六成

    “庄无道”

    牙关咯嘣作响。方孝儒终究还是一次‘不死天域,施展。尽管此术一使用出来就被压制,可到底还是有效果,可以抵消三足冥鸦的部分异能。能够使其他的疗伤术法,都恢复正常。

    他也是看出了证如,正在准备着什么,已接近完成。

    而仅仅百个呼吸之后,证如凝重的面色,就又不负方孝儒所望的,再次舒缓了几分:“总算是成了,此术当能助我三人在此处,支撑四日”

    随着证如的语音,那剑玄真君亦一声冷哼:“胎藏金刚荼罗神座居然把这东西也带了过来,你们那位主持尊者,多半是对那东西势在必得?不过,既有此物,就早些使出来才是”

    说话之时,剑玄真君头顶,也浮现出一道巨大的剑影,一道道剑气从其上猛烈劈斩而下。势沉万钧,声势强绝。那些‘灵岩火犀,哪怕是擦着碰着,也都是立时身躯粉碎。脚下五阶火云晶结成的地面,亦是被斩出了无数坑洞。外围处已增至十一头的六阶雷兽更是纷纷退开,以避其锋。

    而就在此时,在证如禅师的身下,一朵曼荼罗花忽然张开,粉白的颜色,毫不显艳丽,却给人无比圣洁之感。

    证如禅师端坐其上,宝相庄严。而后身周方圆三百丈,都充斥着金色光芒,一个巨大的佛力结界,在此处骤然生成。

    那两头煞尸,第一时间就承受不住。方孝儒却是不惊反喜,随手一挥,那两头煞尸就已各自返回到了各自棺椁之内。

    而此刻在结界外围,那些‘灵岩火犀,与雷兽尽管还是围绕在外,可一旦靠近,就眼神茫然,战意全消,转为平和,不再尝试攻打。

    证如禅师这门佛法,并非是以佛力强行抵御。而是类似‘度化,的法门,让这些天生精灵的性情恢复平和,压制其天性,使三人处境,转危为安。

    不过这只是暂时安全而已,方孝儒眼中,仍有忧意。这些精灵,只有靠近之后,才会如此。一旦回到了远处,仍会凶性勃发。

    精灵的领地观念极重,一旦被冒犯,或者感觉到危险,必定不死不休。而三人之前灭杀‘灵岩火犀也沾染了太多精灵死后萦绕不散的恶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