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三二章 顶阶煞尸
    能使玄萧真人身殒,让不死道人重伤而回,这火云窟的深层,果然不是那么简单。

    “三人都没有受伤,不过却是被迫离开此间,很是匆忙,似乎是在躲避什么——”

    庄无道神念一寸寸的,在周围扫荡,而心绪也更是沉重。

    证如等人,固然是安然离去没错。然而那位,或者那些六阶存在,也同样是毫发无损。

    合这三人之力都是如此,那么他庄无道,只怕也强不到哪去。

    “其实这也是好消息,那证如等人,应该还是一无所得。不过有这三人为鉴,这之后更需小心。我劝剑主,还是尽量绕路为上。”

    “绕路?无此必要”

    庄无道摇了摇头,他心中此刻,其实也是松了口气。看来那几位的火云窟之行并不顺利,想要接触到那仙魔之尸,就必须摆脱那六阶精灵的纠缠不可。可这谈何容易?

    随着他便意念微动,二十四面‘禹阳神镜都放出了一波异样的光华,淡淡的红芒,将他的身躯完全笼罩在内。同时庄无道浑身的罡力气机,也在这刻收缩到了极致。

    而若此时有修士在这红光之外感应,会发觉自己根本就感觉不到庄无道的存在。不但是光线与神识,尽皆被术法偏折。便是庄无道立身之处环境,也与这窟洞内其他的地方,别无二致。

    玄天遁影——这是庄无道从节法真人的玄天道种中,继承的几十门玄术神通之一。当年的节法,就是凭借此术。胆大包天的从极东神原中窃取至宝,嫁祸于太平道。

    庄无道最后虽未将这门神通纳入自己的玄术体系内,不过当成普通的术法施展,仍有不弱的效果。

    尤其是有这二十四面‘禹阳神镜,相助之后,庄无道自信,除非是证如等人就站在他面前,否则绝无法发现他的踪迹。

    剑灵一时间是目瞪口呆,然后一声失笑:“原来剑主早就有了谋算,这是准备直接潜入进去?”

    “是有这打算,不过一个月前时还无此念——”

    庄无道远远看了前方一眼,目中略透着揶揄之色:“后来想到有那三位在前探路,那就未必不可尝试一番”

    为此他甚至在‘禹阳神镜,上做出牺牲,以降低这宝镜的阳炎火力为代价,使之能配合‘玄天遁影,这门术法的施展。

    而效果也是立竿见影,当庄无道运用起这门术法之后。周围偶尔有游荡过来的‘灵岩火犀,经过时,根本就不能查知到庄无道的存在。哪怕相距不到千丈,也仍是视若无瞩。

    五阶精灵还未生成五官七窍,那‘灵岩火犀,的眼睛,只是陡具其形。情形与剑灵类似,都是以神念感测外界。

    所以庄无道的术法,能够轻松瞒过。至于那些六阶精灵,此术能否有用,却需验证过后才能得知。

    其实‘灵岩火犀,的数量已极少,可能是被那三人引走清剿过一遍的关系。往往走上百里路,都未必能撞见一头

    而此时在庄无道的眼前,这蜿蜒往下,四通八达,又千回百绕的窟洞,就骤然一变。不但前方的甬道笔直,也不再是继续往下,深入地层,而是平行往前。只是那岔道,依旧众多,不通术算之道,极易迷失于内。

    庄无道暗自估计,这里应当已距离那仙魔之尸不远。从火云窟的入口到此,已经足足四万里之遥。

    而就在一人一剑,都在根据此处仙灵之气的浓度,来推测那仙魔之尸的距离之时。就毫无预兆的,再次撞见到了证如与剑玄真君三人身影。

    开始是感觉这附近,天地元气爆乱异常。火元之力亦四下潮涌不息。时不时的传来巨震之声,哪怕此处的五阶晶石,也为之震颤不已,似有倒塌之势。

    庄无道立时警觉,一番沉思之后,还是往那灵气乱流汇聚的方向悄然行去。而就在他又遁行过四百里距离之后,重明观世瞳终于再次观测到那证如等人的所在。

    随着环境的变化,庄无道的一双重瞳,视距已经缩短到了只有百余里左右。而此时就在他前方大约一百四十里外,整整七头有着雕头狮身的生灵,正裹带浩大的雷电,围绕在外围不断的游走。

    而在最内层处,则正是被近百头‘灵岩火犀,牢牢围困,奋力死战中的三人。那证如禅师的脚下,赫然有片片金莲自生。小无量劫指不出则已,一旦打出,必是一头‘灵岩火犀,碎灭。短短时间,庄无道就见四头‘灵岩火犀,被其点中,劫指之力,直击这精灵的灵魂核心,使之再生艰难。

    剑玄则以身合剑,几乎看不见其身影。只有外围处,一道道剑气纵横,交错盘旋。

    而站在那最内层的,则是方孝儒。青色狼刀,时不时的闪耀,牢牢的遮护住了剑玄真君的背后。

    不过这一位,心力更多的还是用于他操纵的两具煞尸,那青色狼刀,并不经常出手。而此人虽是在分心二用,在混战中的作用,反而是远远强过了证如与剑玄真君。

    不死天域张开,笼罩着二十里地——那些‘灵岩火犀只需有一只同类存在,就可聚此间土火元灵而再生。可剑玄与证如二人,也不差多少,身上有什么伤势,都可在短时间内愈合。而哪怕那龙头雕身的七阶精灵偶尔乘隙偷袭,将三人重伤,方孝儒也可以术法,随时救护。

    至于那正配合着证如,死死固守着中央方寸之地的两具煞尸,更是惹人注目。

    “原来还有一具尸皇”

    庄无道远远看着,眼里透着冷然哂意。这就是方孝儒隐藏的底牌么?若是在一个月之前那一战使用出来,他那时必死是要置身险境。

    这了不止是尸皇而已,而且还是一头五阶初期的尸皇尸皇乃是煞尸中,仅次于尸帝的一级,等同于妖兽中的杂血神兽。实力之强,自是可以想象。

    这天一之世,恐怕也只有天机碑前十中的存在,才能与其抗衡,而且绝大部分,都不是这位的对手。

    “确定是尸皇?”

    已经缩到剑窍内的剑灵,亦微微一惊,从庄无道这边,直接跳入到后方庄玄通的体内。然后借助庄无道这具化身,也张开重瞳,往那边遥遥望着,而后也微微失神道:“居然真是尸皇,而且是肉身最为强横的坤元皇另一头,也极是不凡,五阶‘血刺尸王战力只逊色前者一筹。奇怪,这等强横煞尸,到底是从何处寻来的?”

    “这有何好奇怪的?”

    庄无道已经隔空百余里,在复制着那方孝儒施展‘不死天域一团灰白光影,正在他首先中显现。

    化身到底不如本体,隔着这个距离,庄玄通能够看到的东西有限。他却可巨细无遗,将远处发生的一切,都全数解析明白。包括那证如的小无量劫指,剑玄真君施展的剑术,自然也包括了那两具煞尸与不死天域。

    “方孝儒毕竟是乾天宗门下,三万七千年前,那元魔陨落,遗留下尸身被众多势力瓜分。大灵燕氏后来获得的一枚眼球,被炼制成了异神瞳,以监查天下。而以乾天宗之势,自然也能获得部分元魔遗尸。再者那乾天神宫之下,近两万年来,不知镇压了多少魔头巨孽。借助这元魔血肉,培养出这两头顶阶煞尸,应当是轻松之至。”

    在他的重明观世瞳的解析中,确可见元魔血肉的痕迹,那坤元皇,也好,‘血刺尸王,也罢,都俱是拼凑而成。

    大宗弟子,也果然与散修不同。若千年之前的不死道人能有这两具煞尸在手,足可横扫天一修界三圣宗能否存在,也在这位的一念之间。

    此时的方孝儒还未到元神期的圆满之境,两头煞尸的战力,只能发挥到七成。日后当这位的修为真正到了巅峰,其战力之强,可以想见,

    想必那沐渊玄,亦要被其压过一筹。

    故而庄无道语中,已经不自觉的,就已透出了几分杀意。他不担忧自己,会胜不过此人,然而离尘宗只他一个,独木难支。

    剑灵亦有所觉,微一招手,就把轻云剑拿在手中。若要对这三人下手,此刻趁对方陷入苦战之时,应该是最好的机会。

    相信庄无道也必定是毫无保留,一开始就倾尽全力,只需不留活口。那么轻云剑即便是暴露了,也是无妨。

    不过洛轻云才刚准备提聚剑势,就被庄无道强压下来,使她惊奇不解。

    “剑主不出手么?继续等待,只会陡增变数。”

    “时机不对”庄无道面色出奇的平静:“此时杀人,这三人定难逃生。不过这些天生精灵,可不会区分敌友。没必要把自己也搭进去——”

    剑灵不禁摇头,只这一句,可说服不了她。不过庄无道随即又道:“我这里另有打算”

    说话之时,庄无道已经将两道符篥,贴在了旁边洞壁之上。剑灵看了一眼,发现只是普通的爆炎符与聚灵符,只是品阶较高,都是五阶,在天一修界较为罕见。

    庄无道绕着前方大战之地前行,几乎每隔千丈左右,就有两张符篥贴上,除此之外又以轻云剑,在那石壁上刻录出些许符文。那些符篥用了三十张之后,庄无道手中就已没了存货,便直接现场绘制。他现在书道通神,道法精湛,五阶之下无论什么样的符篥,都可一笔绘就。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