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三零章 死亡之吟
    剑玄却并不买账,嘴里一声轻哼。且不说方孝儒自己始终是留着三成的气力未使用,便是带来的那两具棺材,剑玄就知绝不是两尊尸王那么简单。

    此人之言,不尽不实,难辨真假。本身虽为此界的土著修士,可修为底蕴之厚,却只怕不逊色与他。已经有许多人猜测,方孝儒是不灭道人的夺舍之身,只是至今还无法证实而已。

    不过此时他没有兴趣揭穿,目光始终都是如剑般的,注视着证如。若说方孝儒有所保留,是为应变谋身,防备庄无道以那些强力神通突施杀手,还情有可原。那么这位洗心寺的证如禅师,所作所为,就堪称是恶劣了,使人心寒万

    “道友误会了,今日非我证如不尽力”

    证如苦笑道:“要压制那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本就极耗法力,再者当时证如感觉身后,始终有一道杀机遥锁。心潮感应,当我证如全力以赴的那一刻,就很可能是我证如殒身之时那为庄真人同样保存着实力,二位当心中有数才是。”

    剑玄真君目光变幻,一时也不知是真是假,眯着眼与证如对视了片刻,终究还是撇开了头,暂且将此事放下。他心中虽是不满万分,却知此刻并非是争论之时。

    而随着剑玄沉寂,此间的气氛,顿时就显得尴尬起来。

    方孝儒却不在意,似乎也从没有将三圣宗的所求放在心上,笑意如故的说着:“那么现在该如何是好?你我三家都无互信,各自都把最拿手的手段留着,不敢使用。现在联手都战他不过,分开来更非其敌。有这位大敌在侧,哪怕这火云窟内即便真有你二位想要之物,也没可能得手,与其如此,不如早点打道回府的好。”

    “方施主之言,大有道理”

    证如禅师只当没听出方孝儒语中的讽意,淡然自若道:“方才可能是最好的一次机会,可将那位从这天一界中抹去,有些可惜了不过这位的惊才绝艳,已由此可见一般。若再给他的五六十年的时光,我恐上界合道修士真身降临,只怕也拿他无可奈何,再若此间真是我等寻觅的那处所在,里面的东西,一旦被那位真人取得,就更是莫大灾祸。

    “这个道理,不用你说——”

    剑玄直接打断,面色已恢复了平静:“我方才与那庄无道对剑,感觉此子确是有所保留。拳力四千万象,绝非庄无道极限,且天机碑中,庄无道的剑道实力,也在拳法之上,你我三人要战而胜之,除非是全无保留,配合无间,否则绝无胜算。然而有了今日之事,恕我剑玄实在无法全心全意,信赖两位”

    方孝儒笑笑不言,他虽未说话,然而任何人都能看出来,他方某对剑玄之言,是赞同之至。

    “今日是我之过然而——”

    证如禅师微微一叹,不过旋即的就又从自己的僧袍之内,取出了一物:“两位的顾虑,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在证如的手心之中,却是一枚粉红色七叶莲花,缓缓转动着,放出阵阵炫光,。

    剑玄真君见多识广,只一望就知究竟,面色逐渐缓和。方孝儒则是一时之间不能确定,沉吟了片刻之后,才面色恍然道:“可是佛门中的心誓莲?这可是好东西,和尚你该早些拿出来才是。”

    心誓莲乃是佛门僧人用以发愿的道具媒介,品阶高低不同,都可助佛徒通过证誓宏愿来精进休息。

    不过后来却有些修士,发掘出了‘心誓莲,的其他用处。使佛门出产的这种灵具,变得特别的枪手。

    而证如禅师手中的这枚,乃是七阶,以此时三人的情况,正好用得上。

    证如颔首,正欲说话,却被剑玄打断,这位负剑道人直接一滴精血从指尖逼出,打入到那心誓莲内,使后者散出阵阵华光。

    “废话最好少说还是先仔细商量妥当,你我三人之后该如何行事再说其他”

    剑玄并非是不愿今日动手,而是他方才被庄无道一番穷追猛打,已经用了近四成的玄术。一身气血,也近衰竭,必须数天时间修养,才能恢复最佳状态

    “那位真人的一身神通玄术,确使人头疼。恕证如能力有限,看不出他的根底。可惜沐道友不在,你我三人都未曾与他有过交手。除此之外,就一点经验也无。不过——”

    证如的目光,斜睨了方笑如一眼:“方道友传承自不死道人的那门不死源神经,我看是最好不用为好。老衲可以确定,那那确是三足冥鸦无疑,货真价实的四阶纯血神兽”

    “晚辈省得无有不死道人传承,晚辈也还有乾天宗传承的诸门无上大法,影响不大。不过也幸亏那只三足冥鸦还只是四阶,若到了七阶之后,你我三位也不用再战了。”

    想到那冥鸦,方孝儒就唇角微抽,说不出的苦涩。

    按照上古传下的道书,七阶三足冥鸦就有着‘死域,之能,那是直接可抵消他不灭道体的神通。另还有一种神通‘死亡之吟更是神鬼皆惊,谈之变色。

    只要是被三足冥鸦以‘生死瞳,看过之人,而修为阶位也不超过冥鸦,那么无论此人在天涯海角,还是异世他界,只要三足冥鸦使出这门神通,就立时可取其性命

    换而言之,若是今日是七阶的三足冥鸦,当见过他之后,也无需别的什么手段。直接一声轻啸,就可让他方孝儒魂归冥府。

    ——哪怕这门神通,那三足冥鸦每百年时间只能用一次,也仍是足以⊥人忌惮万分,是绝大的威慑。

    “三足冥鸦么?我记得四阶的冥鸦,已经有了一次代死之能?”

    剑玄真君眼中闪过了一丝贪婪之色,可随即又遗憾的微一摇头。可惜了,那头乌鸦明显已被庄无道收为本命灵宠。要想从此子手中剥夺,必须借上界之力,需要数种奇珍,繁琐的准备。在这天一修界之内,暂时是不用想了。那庄无道,也非是可任人宰割之辈。

    而随即剑玄又想起了一事,眉头再次皱起:“还有那里的劫雷,已经持续四日。不似金丹之劫,难道是元神修士o离尘宗内,还有谁有资格冲击元神之境?不过那应是五阶紫霄碎星雷,常见于异类渡劫,究竟是怎么回事?”

    语带懊恼,三人联手一场大战,可却连那大阵之内,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都没弄清楚,再没比这更糟糕之事。

    ※※※※

    太霄阴阳剑的祭炼,本就已经接近尾声。当庄无道再次接手之后,只用了不到两日的时间,最后的几重法禁,就已经陆续完成。

    他原本以为剑玄与证如几人,还会再来试探一番。不过一直到太霄阴阳剑,被祭炼到六十重禁制,这三人都未现踪影。

    而此时庄无道原本布置在外的那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已经被两具化身联手,往外又扩大了整整两圈

    防守已可说是固若金汤,即便这三人赶来不惜破釜沉舟一战,庄无道也是不惧。于是也就放心的在太霄阴阳剑之后,开始了二十四面‘禹阳神镜,的祭炼。

    以土层内残余半数的金气胚胎为境面,再以禹火天珠为‘禹阳神镜,的核心。外面包裹着的,则是取自于身前‘枣树,中的土元之气。亦是天地精气所化,可以说是与后天金气比肩之物。再混合着火云窟内四处可见,特产的四阶离火阳石,就是绝佳的法宝搭配。

    至于炼器的火焰,庄无道是直接从不远处的火湖深渊内,引来了一条地火焰流。法力催发之下,焚金融铁,六阶之下,无物不化。

    大约六日之后,那剑玄真君等人就再次出现。不过可能是见此地大阵森严,无隙可乘。几人只远远看了一眼,就再次离开,不知去向。

    十六日后,那四尊雷火天魁,也终于抵御过了所有的劫雷。而这新生的器灵,初时是无比的虚弱,雷劫才消就陷入了沉睡状态。

    不过庄无道却是无比满意,只要这四位器灵恢复了元气,就可成他最可靠的左膀右臂,

    人可能会背叛,可器灵不会,除非是自己不小心,让器灵被他人强行以意念染化。

    而这套法宝的材质,也有了明显的改变,不再充斥着那种浮躁之气。当收束成亻傀儡天珠,的状态时,珠外也再没有了那银白火焰,只是整颗珠,呈现银白之色,隐泛莹光。低调内敛,毫不张扬。

    又一个多月时间过去,二十四面‘禹阳神镜也陆续成形。

    初时只有三十重法禁,还不到法宝的层级。这是因庄无道时间不够,暂时只能如此。

    不过这些‘禹阳神镜,的材质极高,最高可祭炼到五十八重禁制。潜力之大,远非是庄无道之前使用的火阳明镜所能企及。

    而一当这套灵器全数炼成,庄无道就匆匆离开了此处,继续往深沉探索。之所以没多花点时间把‘禹阳神镜一起提升到法宝极数,是因他现在实在坐不住了。

    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月,这火云窟下那些个灵珍奇物,被那三人全数卷走都有可能。

    尤其是按剑灵的猜测,那深层之下,仙魔之尸的所在,很可能有助人突破练虚境的灵物。他是绝不会允许这些东西,落入这三人之手。

    自然庄无道也不敢大意,冒冒失失的就闯入进去,耐着性子,一日只行不到五百里。遇到特殊地势时,更是必须以重明观世瞳观望清楚,也免中了陷阱。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