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二八章 剑玄真君
    好在有着不死天域加持,肩侧还有着三足冥鸦。后者掌生控死之能,在进入四阶之后,终于开始发挥奇效,

    庄无道先是将被自己被剑气沾染的血肉,主动爆散割裂,与身体分离。以免那剑劲,循势进入体内。而后再借不死天域之力恢复,浑身的伤势,没到六十分之一个呼吸,人就已完整无缺。气机圆融,无缺无漏。

    而气机稍一平复,庄无道就又继续化雷而逝,将拉开的百丈距离,再次抹平。神念始终牢牢锁住了这行霄真人,根本就不容此人逃脱。

    不过就当他下一拳将要轰出的刹那,庄无道又眉头微挑,耳旁隐隐听得一段梵唱声传来,便下意识的就身影再次飞逝疾闪。

    一道佛光指影,几乎是擦身而过。落空之后,那证如大僧正就已收束住了大半指力,不过那已经散发来了的力量,仍是摧灭一切。将远处深达数千丈的石层,全数打穿碎灭

    声势磅礴,让人心惊肉跳,便是之前庄无道以一道之力肆掠之时,似也无这般的夸张强势。

    被一指阻隔,又有那方孝儒在身后追击纠缠,庄无道的气势,终究还是窒了一窒,

    行霄真人终是摆脱了这绝境追袭,面上却并多少的庆幸之色,几乎是立时间,就有九百九十九张剑符洒落地面,布置下了一个‘元坤地藏剑阵,。气机凛然,眼中满含着防备忌惮之意。

    庄无道则亦暂时止住,调理着体内气元循环,重整阵脚,以恢复自己最强状态。目光则是向三人梭巡,寻找着机会。若要突破僵局,最佳的反向,还是较证如稍弱一筹的行霄那边最好。

    至于方孝儒,此人实力虽弱,又被他的墨灵克制,亦可加以考虑。不过这位也极是难缠,不灭道体仍可恢复,只是恢复之力被压制而已。一时半会打不死的存在,最使人头疼。

    除此之外,那两头四阶尸王,始终都是隐藏着未曾出手,这亦使庄无道顾忌。牵制着他的百万星火神蝶,不能参战,

    正筹谋之时,庄无道却再次微讶,只见那证如禅师,首先退后,身影须臾间就已至十里之外。

    “看来今日恐怕难有结果,两位道友可随我暂退——”

    语中含着微微叹息之声:“这位施主修为之高,战力之强,真是出我意料。你我三人今日即便全力以赴亦未必能胜,既是如此,可先暂避锋芒。”

    那方孝儒似乎巴不得如此,面上全无之前的狂态。立时就负刀遁走,身影向南侧疾逝。

    而那行霄真人,则是一声冷哼道:“今日之战,庄真人令我铭心刻骨,永生难忘。我名剑玄,剑玄真君,阁下可记住了”

    庄无道微一挑眉,剑玄?原来这才是夺舍了行霄真人的这位姓名。

    练虚境是纯阳真人,合道境则是真君,也就是说,这一位确然是合道修士。至于道号,无非是一个名号而已,倒是无需怎么在意,

    心念间却是无端端的,想起了差点成为自己老丈人的羽旭玄。碧霄真君也是真君,尽管死后战魂,是统合了离寒天境所有争战意念聚生而成,本质已是七阶,相当于归元境。而碧霄能在匮乏的天一修界成道,本身天资堪称绝顶。可到底也只比合道修士强过一个境界而已。

    想必此时,羽旭玄也感觉到了压力。碧霄真君对那位的作用,是越来越小。换而言之,自己从羽旭玄那里换取此物的机会,也越来越大。

    眼前三人撤走,却自有章法,互相掩护,接应照拂,对庄无道忌惮极深,始终不给他半点机会。

    庄无道并不理会,自顾自的失神,毫无追击之意。他是心知肚明,知晓自己今日哪怕底牌全出,也没机会将这三人拿下。

    只从那剑玄真君危急之时打出的符宝,就可知一二。那一剑,庄无道根本就来不及出手抵御。若非是从方孝儒那里复制过来的‘不死天域今日他至少也是元气大伤的结局。

    这三人倒是底蕴十足,奇功异宝层出不穷,到最后逼急了,不知又会使出什么手段来。

    与其将自己的一切暴露而徒劳无功,倒还不如先藏拙。

    自然,这三人联手,也没可能将他拿下。只一个复制来的不死天域,就已使他置身不败之地。

    最重要的是,这三人始终都有所保留,并未全力以赴。哪怕那行霄最危机之时,也同样留着几分实力未曾使用。

    这三人联手而来,彼此间似是有着防备,互相算计,同床异梦,故而难以形成合力。

    反正这情况,是说不出的复杂,刚才是他与这三位互相试探,可剑玄与证如,亦在借他之手,窥看同伴的虚实。

    只有剑玄,被他逼到了墙角处再退无可退,才露出了些根底。

    庄无道微微摇头,轻声叹息,他是在懒得想这些钩心斗角之事。若是秦锋在就好了,无论什么样的麻烦,直接丢给那家伙去分辨就是。

    收回了心神思绪,庄无道目中,又透出了几分凝然之色。一团银光收束,将周围的灰色光华全数抽取,出现了在他的手心之上,

    借法量天,之前是借法,现在则是量天,复制其法,然后窥其真实奥义。不止是这‘不死天域,的构成,还由这玄术中,方孝儒运用于内的大道法则。

    半刻钟后,庄无道还没感觉什么,那三足冥鸦却眼现出了兴奋之色,扑扇着翅膀,在庄无道的身侧盘旋飞舞着,以这种激烈的方式,表达着着自己的激动之情。

    庄无道的领悟的天道,三足冥鸦都可了悟。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庄无道对这不死天域的解析与推演。

    而就在此时,已远离到了两千里之外的不死道人,突然凝眉,不解的看了身后一眼。

    方才他没来由的,就突然生出了心悸之感,似乎有什么不妙的事情正在发现,却全无法分辨出方向来由。

    不过天一此世,能在言、道,上与他比肩,能够压制他灵觉的,数来数去,也就只天机碑榜上,那寥寥二十几人而已。

    那庄无道,刚才到底是做了什么?为何能令他心血来潮?

    ※※※※

    复制过来的不死天域,只能再维持大概三刻钟的时光。三刻钟后,当庄无道手中的光球破裂之后,就再无法行‘窥天,之事。

    庄无道不得不意犹未尽的放弃,回归到了‘正反两仪无量都天阵,内。至于外围处的二百一十六尊雷火天傀,则是置之不理。

    四阶固灵符宝贵,这些年离尘宗拼了命的为他积攒,庄无道手中也不过才有一百三十余张而已,没必要浪费在此时。

    这一日之内,他的雷火乾元,固然是无法使用了。不过证如准备了一日的如意宝轮咒,也同样等于是废掉。双方互相抵消。

    而若他所料不错,这三人短时间内,应该是再无战意。即便失算,他这些年也积蓄了好几枚用于恢复灵窍玄术的丹药,可以在危急之时使用。

    所以安全可暂时无需顾虑——

    “冥鸦掌生控死,看来那位继承的不死道人传承,对冥鸦颇有好处。”

    当庄无道再次时,剑灵就再次显化在了他的身侧,笑意盈盈的,看了三足冥鸦一眼。

    “看来无需多久,墨灵就可再有进益”

    “应该能进入四阶中期——”

    庄无道语气却颇是遗憾,隐隐感觉墨灵体内正有一种有别于先祖的神通正在生成,不过还差了些许火候,无法真正突破。

    “可惜的是时间太短,再有两次,我就可完全将这不死天域解析,破解一切奥妙、。“

    那个时候,就应当是三足冥鸦新生神通完成之时。

    墨灵闻言一声长鸣,颇是赞同。

    “两次么?下一次倒是有些可能,后面就难说。”

    剑灵笑了笑,并不乐观。第二次时,方孝儒可能还不知奥妙,可到第三次,那位难道还不醒悟?

    依稀也听出了庄无道,对方孝儒的轻蔑之意。不过也难怪,只需三足冥鸦,能够完成血脉融道,那么以其血脉之里,天生就可把不灭道体,压制到死死的。那不死不灭的神通之力,在掌生控死的三足冥鸦面前,几等于无。

    “总之,还是需得看这小家伙的机缘,最好是能多来几次。”

    庄无道笑了笑,其实是刚才他已食髓知味,借法量天。偷来的玄术在其次,里面蕴含的大道之力,才是最重要的。大道法理排列其内,等于是剖析明白的给他看。短短一个时辰,就抵得别人三五年钻研参悟之功,多来个三五十次,方孝儒的一身道业,都将被他完全的窃取。世间再没有比这便宜方便之事了——

    而随即庄无道的目光就蓦然一肃:“对了,刚才那符宝,你可认得?若非有重明观世瞳在,那一剑,差点就我将元神斩碎。”

    正因重明观世瞳受到剑势的刺激激发,他才能把元神收束闪避,避免被那一剑重创。

    那剑玄真君也确然了得,不计以符宝斩出的剑气,之前那引发天一界劫雷的一剑,也是让人忌惮有加。幸亏有不死天域,否则他还真想不出多少办法来破解,顶多就是以大悲剑以硬破硬。庄无道的几门一品神通剑诀,在十年之前,也差不多到了被天地排斥的层次。

    不过若他所料不错,那一剑绝非是剑玄真君的真实实力。这位真君,仍有隐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