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二七章 狂猛无双
    行霄真人早已习惯了受伤之后,伤处就在弹指之间恢复,此刻忽然变化,一时间为了愣神,不明白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

    不过到底是合道境的强者,转瞬便恢复过了神智,加大了血元供应,促使残缺的半边躯体,快速恢复。

    而手中的青色剑器,则迅速编织出一道厚实的火色剑墓,阻拦在了他的身前。只是此刻的庄无道,却浑不理会,身躯硬顶着行霄真人的火色剑光,一掌‘大裂石,如泰山压顶,气势狂猛无双的继续拍向了行霄真人头部。

    一时间剑幕崩散,残余的剑光,却纷纷破隙而入,狂风暴雨般的打在了‘太霄墨沉甲,上。还有那青狼刀气,几乎完完整整的,斩在了庄无道的背后。

    哪怕是身具四阶不破金身也承受不住,庄无道的身躯,几乎有崩散之势。然而此时更狼狈的,还是行霄真人。千钧一发之际让开了做为六阳魁首的头颅,可那如白玉般的手掌,却还是结结实实的突破崩裂了一切,拍在了他的肩侧

    “篷”

    似如摧枯拉朽,行霄已经快要恢复了半边身躯,又再一次的崩溃,被庄无道的四千万象掌力碾为碎粉。一声怒吼,行霄倾尽了全力,在须臾间爆退到了三千丈外,以避开庄无道拳势锋芒。

    然而这却是徒劳,后者如影随行,踏虚而行。超绝于他之上的遁法,一个转瞬,就已到了他的身前,

    更使行霄错愕莫名的,是此刻的庄无道,浑身上下赫然完好无缺,气机不泄不露,圆转自如,毫无半点受伤的痕迹。而掌力气势,则依然强猛如故。

    “玄圣太霄冲明剑阵,玄圣如一”

    行霄的目光微赤,头顶剑阵内外如轮转动,当他手中一剑穿击而出时,已是直接引发了一丝丝的劫雷缠绕。超越了这天一界法则之外的一剑,还未刺出,整个洞窟之内所有人,就感觉到那心悸的气息。

    而此时在庄无道的身后,那青狼大刀,也猛地爆发

    “天乾地坤,刀洗日月”

    青色的刀光,骤然转赤,发出了小太阳一般的炽热光影,方孝孺不但已将一身法力,催发到了极致,刀芒所汇之大道法理,也让目睹之人几疑是不死道人再现人间。

    可看似身在绝境的庄无道,还是不曾理会,甚至那拳势也未有过丝毫的变化。仿佛这凶险危局,对他而言根本就微不足道。

    轰隆

    一声累鸣,万千爆裂的雷光,向四面八方溅射开来。一道刺目的血光,在其中闪现。

    行霄真人剑光,几乎斩去了庄无道的半边脖颈。而方孝孺的长刀,虽仍未将‘太霄墨沉甲,破开,可凶厉的刀气,依然破入到了道衣盔甲之内,

    这一刀,方孝孺自信即便未能将庄无道的人拦腰斩断。也足可将其重创甚至冲垮。乾天三阳刀气,更将不熄不灭的焚烧着庄无道身躯。

    可惜的是,有将近八成的力量转嫁而回,方孝孺不得不闪身避让,将趁势追加刀力的机会放弃。可哪怕他退得及时,那持刀双臂也仍遭遇冲击,伤痕累累。

    而方孝儒的眼中,则是一丝疑惑怪异之色微闪而过。

    ——这个庄无道,到底是在闹的什么玄虚?

    一方面他感觉继续下去,自己一方当是胜券在握;另一方面,则是疑惑,之前的庄无道,都在尽量避免与他们硬拼,不让他们以伤换伤的战术得逞。可此时此刻,居然却完全是颠倒过来。

    不解万分,只是此刻正是关键之时,方孝儒无瑕思索太多。可就在下一刻,方笑孺的面色,骤然转为青白,眼里则全是茫然,还有更多的震惊惑然。

    “怎么可能?”

    他的不死道体,还有那不死天域,此刻竟完全不起作用。并不是完全作废,而是恢复的速度,连之前二十分之一都不到

    而更使方孝孺震撼近乎失神的,是眼前的庄无道。身躯爆出的血液,迅速恢复。之前肌肤崩裂出的伤口,也毫无痕迹。

    隔着太霄墨沉甲看不到,不过方孝儒却能感应,庄无道的身躯,此时已经伤势尽复。而那真元则依旧强盛,仍在是在盈满巅峰的状态。

    承受了更多力量冲击的庄无道浑若无事,反而是那行霄真人,此刻的形象凄惨,身躯再一次被庄无道那有如磨盘般的掌力,生生的打爆轰碎这一次比之前更是惨烈,双臂不存,整个上半身躯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

    好在修士在金丹境之后,一身气血精元大多藏于金丹之内。仍旧储存在身躯中的,不到百分之一,否则这几拳,就足可让他一身气血,走漏消散大半。

    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紧随其后的,却是一轮连绵不绝,如流星火雨般的狂烈拳势。

    庄无道不管这行霄真人如何的守御反击,不管那剑势如何强劲锋锐,也不去理会后方,欲死命牵制夹击的方孝孺。只一拳拳如锻铁般的轰出,简简单单,几乎不含任何变化,却力沛莫可当。而自己整个人哪怕被重创到垂死的地步,也能顷刻间返回原来。

    气势无比的恢宏霸道,蛮横凶悍的将行霄真人的身躯,一次次的捶打轰碎。不断的残缺,更残缺上方的玄圣太霄冲明剑阵,亦是一口口的粉碎裂开。

    那惨烈之状,便是已习惯了‘死亡,的方孝孺,亦是面色发白。

    “这是不死天域”

    短短的六字,似炸雷般,将方孝孺的脑海之内的疑云,尽数驱走。庄无道此刻之所以能以超出常人数十倍的速度恢复,岂不正是自己的神通‘不死天域,的效果?

    刀光继续飞斩而出,不断的试图阻挠着庄无道,方孝孺在百忙之中转过了头,与出言的的法证禅师对视了一眼。只见后者,目中亦满是惊疑之意。

    “不是我”

    几乎是本能的出言辩解,然而方孝孺却更是不解。不是自己,那么这庄无道从哪里学来的这门神通?

    还有自己的不死道体,与不死天域,又到底是因何故被压制?

    “我知不是方施主,因是这位的某种玄术神通。”

    证如的眉头紧皱,已经凝成了一个川字,目光若有所思的,看向庄无道肩侧的那只黑色鸟儿。

    “此禽,莫非是传言中的三足冥鸦?”

    方孝孺的眼皮微跳,心中抽紧,也向那只三足黑鸦望了过去。三足冥鸦?纯血神兽三足冥鸦?

    传说中的冥鸦,掌生控死,岂非正是克制着自己的不死道体?不止是不死道体被克制,就是自己掌握的那些尸王,也同样是要对这种神禽畏惧有加

    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样的存在?

    二人说话之时,庄无道又是连续数十余拳接二连三的轰下,依然天地崩裂般的气势,不减分毫。那行霄真人终于是不堪重负,玄圣太霄冲明剑阵猛地爆裂开来,冲涌而出的巨大剑力,终于将庄无道的拳锋稍稍迫开一线。

    而在行霄真人的袖中,则突然间一道青光闪耀,化作一到犀利无匹的剑光。庄无道几乎毫无反应余地,就被这白色剑光斩中。便连那太霄墨沉甲都不能抵御,被斩出了一到巨大的伤痕,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