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二六章 神通复制
    肉身崩溃,只是那方孝孺,却依然笑声不绝。

    “不死天域”

    整个百里空间,都似是覆盖上了一层灰白之色,而方孝孺的身躯,顷刻间就已恢复完整。

    在近在咫尺处,猛地一刀斩下,乾天阳烈之气,漫卷千丈。

    而在距离不远的千丈之外,那行霄真人的眼内亦是光泽微亮,他胸腹之间的伤势,在这不死天域的笼罩之下,顷刻就已恢复如初。

    几乎瞬间就知,这定是千年之前,不死道人仗之成名,威慑天下的绝顶神通。只要在这‘不死天域,之中,被不死道人神念加持,只要人未死去,还有生机。伤势就可无限的再生恢复,而消耗的元气,则是少而又少。

    千年之前,不死道人单人独力,就使三圣宗六十余位本宗真人,近五百人的附庸元神,都噤若寒蝉。最大的依仗,就是这门奇异玄术。

    与庄无道的‘重明剑翼‘雷火乾元,一般,被列为天一修界万载以来,最绝顶的十大神通之一,便是来自于上界的他。在来到此世的这十余年中,也有所耳闻。

    行霄真人微一失神之际,那方孝儒的身躯,就已再次崩灭。庄无道以一道之力碾压,哪怕萧守心也难抵挡。即便此处行霄证如二人,亦要被碾压方孝儒天机碑排位第十二,力不足一千万象,此刻自是一触即溃。

    然而在方孝儒肉身崩散的同时,庄无道的面颊上,却也被斩出一道血色刀痕深只及半寸,被刀气刮开了肌肤。那伤痕顷刻间就已消失,然而却有一股刀力,如扭曲的毛虫般,在庄无道的肌肤之下不断的扭动。

    “果然强横幸亏我方某乃是不死道体——”

    只用了不到的六十分之一个呼吸,方孝孺身影就再次还原,大刀在手,毫无畏意的仍旧一刀轰至。而那脸上,也是笑意如故。

    “再来”

    望着远处这一幕,便是行霄真人,目光亦是闪过了一丝佩服之意,知晓方孝儒,这是用的以伤换伤之法。

    庄无道固然是不破金身,可方孝儒的刀力,却也同样是含蕴大道玄奥,刀劲刁钻诡异。被方孝儒攻入的刀力越多,庄无道的负担也就越重。

    而就在此时,不远处也同时响起了一声佛号。

    “无量真佛老衲寻你已久,天幸今日能够得见。施主二十年前,毁我寺下院两座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数百佛徒高僧。这番因果恩怨,正要请施主偿还”

    先是一片片金色莲叶落下,然后这一方世界,都发出了淡金光华。原本严酷无比,能够将任何三阶存在都灼烧成飞灰的环境,却似变化成了清净琉璃佛果,使人得大欢喜,大自在。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鸡喇斯山。与无央数菩萨众俱。尔时观自在菩萨摩诃萨——南无佛驮耶。南无达摩耶。南无僧伽耶。南无观自在菩萨摩诃萨。具大悲心者。怛至他。埯。斫羯罗伐底。震多末尼——”

    随着这段梵文吟唱,那证如禅师踏着佛光行来,禅杖一顿。就有一层全由梵文佛力汇成的涟漪散开来。而后那二百一十六尊雷火力士,几乎每一尊的的身后,都出现了一尊佛陀,身具八臂,各自将那雷火力士牢牢的抓住。

    虽在转瞬之后,就被雷火力士的拳力轰成了粉碎,不过又能在顷刻间生成。而整座‘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都受其于扰,几次濒临到崩溃边缘,别说应对外敌,便是为庄无道提供术法加持都是困难。

    而此时那玄霄真人的剑光,已经再次飞临而来。

    “九天炎阳,问剑斩魔!“

    赫然剑势如潮,与方孝儒一左一右,已经形成了前后夹击之势三人之间,顷刻间就爆出无数的火花。

    ※※※※

    六十里外,剑灵远远望着阵外的一切,眉头大皱。她化出的魂影,并未跟随庄无道而去,不过本体在庄无道的剑窍之内,对那边的情形可以全数感知,了如指掌,一丝一毫都不会漏过。

    “这是大乘佛门的《如意宝轮王陀罗尼》,也称如意宝轮咒,是十小咒术之一这证如,为此准备了至少一日时光”

    说到此处时,剑灵一声轻叹:“这雷火乾元,虽是绝顶神通。可也正因此故,被人忌惮太深,自然是想尽了办法来克制。剑主到底还是暴露得太早了些,这门神通,怕是已经废了,”

    有着雷火乾元加持之后的庄无道,有着诛杀合道修士之能。可惜这门神通,早早就被人所知。

    如能出其不意,这三人今日哪怕联手,也必定是要败落而归。到了此时,这门神通对战力的加持,已经是微乎其微了。

    “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但若说就此废了,却是言过其实,最多只是与这些绝顶强者搏杀时难起作用而已。换成在宗派争锋战场之上,哪有这么容易被克制。”

    庄九真摇着头,也就是眼下,这三人可以从容破解。换成几百上千人大战之时,证如的如意宝轮咒施展出来,就自有人代庄无道应对。

    且现在这证如的咒法,也只是压制而已,并非是真正破除了他的‘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

    “看师兄之意,似乎仍无有动用你我二人之意,”

    “这又是为何?所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明明能提升两倍战力,为何偏有力而不用?若担心这三人走漏了消息,那就将这三人,全灭杀在这火云窟内就是”

    “应该是没有万全把握,我等仍不知这三人根底。”庄玄通若有所思道:“师兄在我二人身上,似乎有所谋划。

    “既然不愿动用底牌,这可就麻烦了。不死道人的绝顶神通,果然是厉害用之于战场之上,作用不逊色于重明剑翼。”

    之所以说是不逊色,而非是超越,是因在不死天域内,伤势恢复时的元气小,却并非是不损耗,加持的人数,也少了许多,最的只有十人而已。

    “好在是剑主已凝聚了那门神通,换在二十年前对上此人,那么翡翠原之战,师兄就只能狼狈遁走了。”

    “别有谋划么?原来如此——”

    受到了二人言谈的启发,剑灵已经略知晓了几分庄无道的用意,微一摇头:“今日之战,看来双方都准备不足。剑主虽是人单影孤,不过却有着地利,我看是战不了多久。”

    果然刚才的出手,只是试探么?试探那几位的深浅?

    就在庄九真说话时,阵内的‘三人就同时感觉到。周围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力量,在这一刻被庄无道抽取将近七成。顿时都目光微凛,专注着精神,看着阵外的这场大战,知晓此刻,正是变局之时。

    得到了外力支援,那二百一十六尊雷火力士,气势便陡然转强,开始反过来冲击那些八臂神佛。

    而大阵之力,虽无法加持庄无道更多,却使得证如眼透异色,不得不分出更多的法力,以压制这座‘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

    庄无道则依然被行霄与方孝儒二人,前后合击困围在刀光剑影之内。没有了雷火力士的支援,庄无道一身力量,已经重新降至到了四千万象,再没有了一击碎灭之威。不过却依然强悍无比,沛不可挡,

    哪怕强如行霄真人,以上界降临之身,也难正面力敌。几次交锋,都是一触即溃,论合道与元魂积累,他都胜于庄无道。然而后者的法力,却胜他至少七倍他这具肉身,平时最多也只六百万象,极致时爆发,也只一千六百万象而已,几乎就要被庄无道碾压。

    不过此时有方笑儒的不死天域在,又有证如大僧正时不时的插手,行霄真人直接就是使用的以伤换伤之法。身上被庄无道打上一拳,顷刻间就可恢复如初。消耗的元气也不到平时的十分之一。而在庄无道的身上斩上一剑,后者却需至少数息的时光,就可恢复过来。

    这已经是极速,恢复之能,几乎直追不死道体,使人惊异。不过随着伤势增多,庄无道的恢复之速,也在减缓。

    三人交手,瞬息百变,顷刻间就是数十百击。有着不死天域的支援,行霄运剑,完全是肆无忌惮。

    身躯破碎百次,也在庄无道的身上,留下上百道的伤痕。最后虽都未能斩穿庄无道身上的‘太霄墨沉甲可他的剑力,却自可直接忽视绕过,直击甲内

    只从庄无道口中溢出的血丝,就可知其伤势之沉重。而几人初时还是以试探居多,可到仅仅一刻钟之后,就都已倾尽了全力。

    庄无道的拳力,已经增至四千四百万象,此后就再未低过这数字。行霄真人亦再未留手,胸内对于庄无道的实力,也终于有了大概的认知。

    “天机碑错谬,此子实力,确不在萧守心之下。天下第一位,或已易主”

    而也就在证如,不得不收力转而继续增持如意宝轮咒的刹那。行霄真人就只见庄无道的身旁,蓦然一团银白光华闪过。

    随即一圈与之前不死道人的‘不死天域,展开时一模一样的灰色光华,忽然间四散弥漫开来,笼罩百里。

    也就在同一时间,在庄无道的肩侧,一只乌鸦般的鸟儿,忽然睁开了双眼,左黑右白,似蕴生死真意。

    一拳捣至,照例是以伤幻伤,庄无道的整个右臂,几乎被行霄真人的剑势斩断。而行霄的半边身躯,也被庄无道的这一拳彻底轰碎。

    可此时的行霄,却惊愕的发觉,自己已再难如之前一般,使身躯顷刻间恢复如初。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