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二四章 狭路相逢
    “有人”

    庄无道的眉头大皱,心中涟漪微生,已感觉到了极致的危险。这不止是有人到了,而且实力之强,已足可威胁到他的性命

    剑灵亦是目光凝然,她的灵念感应,已经局限在十万丈内。不过受此处无所不在的仙力压制,神识的触角,最远也只能及二百里外。

    察觉到这几人到来,还是因她的神识,已经恢复了几分合道之能。不过感应的时间,也只比庄无道早上数分而已

    “三位元神巅峰,不过能让我在四百里外,才能准备查知,至少也是掌握了合道之法”

    庄无道这一刻是郁闷无比,这练虚合道真是不太靠谱,神念合于太虚,寄托大道,自可感知凶吉。

    可若是遇到了在元神大道上,不逊色于自己的对手,那作用就微乎其微了。

    他更喜欢简单直接一点,若非是十万丈神念之限,他现在早就可查知这三人的到来。

    而更使人心惊的是,明明有劫数来临,自己居然无任何的心潮感应。不知这可否算是天数压制?

    “不只是三人,还另有两道死气,很是不弱。”

    洛轻云眉头大皱,身下的轻云剑,已经回落入庄无道的体内舰桥,不过魂影化身依然维持:“剑主可能知那边来的是谁?”

    距离依然还远,她灵念不能直接感知,只能寄望于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

    庄无道的眼内,也早就一双重瞳张开,透过那一重重的土石壁障,往远处遥遥看着。

    重明观世瞳在这里最远能及五百里,那三人正在他观测的范围,而在一重重光影画面在眼前闪过之后,庄无道就已见到了三个人影,正在甬道中行走着。

    其中一人有所感应,抬起了头,冲他微微一笑,神情是说不出的诡异,邪性凛然。而另两人则是淡淡往这边看了一眼,就各自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地,却是分头并进,在往左右包抄,一副欲彻底断绝庄无道后路的摸样。

    这一刻庄无道的面色,则是古怪之至。

    “一位是方孝儒,一位是法智,都可是你我的老熟人。至于另一位,应该是玄圣宗一位已经陨落的元神真人,记得此人是名唤厅霄,。”

    这可真是孽缘,除了司马云天不在之外,当初同入离寒天宫的几个修界后起之秀,几乎已凑齐了。可惜的是,现在已经是人非,——

    至于后者,他虽未见过,却也听闻其名。乃是玄圣宗的一位重要支柱,以四百岁之龄,在天机碑上排名第二十八位。剑道造诣,更为天下第七。

    不过在二十年前,这位应当是已在翡翠原一战之中,被皇室大修燕赤灵击杀才对。

    “方孝儒与法智?”洛轻云也不禁微楞,而后一声轻叹:“这可真是孽缘剑主感觉自己可能应对?”

    “未曾交手,我也不知,不过这三人战力的确不下于我。这方孝儒我还不能确定,那法智与行霄,却必定乃是上界夺舍之身,本身有合道位业无疑。”

    庄无道微微摇头,又把目光看向了方孝儒的身后∶“有两副棺椁,外有封禁,观世瞳难以洞彻。不过若所料无误,那定是两具尸王无疑。”

    如此看来,传言方笑儒得了不死道人的传承,应该是八九不离十。论到御尸控尸之术,无过于千年前的这一位。

    而能被方孝儒带到这里的尸王,必定是已经阳化,不惧火力的尸王说不定还擅操火御炎之道。

    思及此处世,庄无道不由看了一眼不远处,仍是劫雷环绕中的四尊雷火天傀,还有那只被吸取到一半的金气坯胎。不禁一阵头疼无比。换在平时,打不过还可以逃。可是现在,自己却是不能不尽力一搏

    然后庄无道是毫不犹豫,将手中的几套阵旗,还有那蕴元石,都一一打出,不及成本的开始加固着整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

    剑灵见状,不由是柳眉略挑:“剑主这是欲固守么?”

    考虑到此刻庄无道面临的局面,这也是无可奈何。不过在庄无道的身后,庄九真与庄玄通,却都各自从虚空跨出。其中后者,正摇着头道:“非也非也师兄岂能不知固守不出乃自取死道?与其畏畏缩缩,让敌得寸进尺,倒不如一开始,就示之以强,半步不让。”

    庄九真也微一点头:“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既无退路,那就倾力一搏”

    洛轻云神情释然,看向庄无道的目光,已经夹杂着几分异色。

    想起当初在越城的那个心机深沉的小混混,如今的为人处世,却已是大不相同。少了几分犹疑,多了几分果决,更已有了些宗师气度。

    就在洛轻云失神的短短一个刹那,庄无道就将整座大阵,扩展了一倍,直到再扩无可扩。

    而微一凝思之后,庄无道又在大阵内部,布置了一个障眼法阵。并非是天一修界内的任何一种流派,而是学自洛轻云,一种据说在练虚合道阶位,最出色的一种幻阵阵法。

    而庄九真此时也在一声轻笑之后,代替庄无道,接过了所有法阵禁制的掌控:“这次既是不能出战,那便由我来代替师叔,掌控此阵。”

    庄玄通则在那株枣树之前,坐立了下来,探手一招,那对太霄阴阳剑,就已到了他手中。除此之外,还有那二十四枚禹火天珠,以及一众的灵材。

    庄无道本来的打算,就是借助那残余的金灵坯胎,炼制二十面‘禹火乾阳镜,。一方面可以增《太霄重明离合神光》数倍之威,一方面则能在进入火云窟更深层之后,进一步的压制火性。

    此时自己不能亲手炼制,交给化身来完成,也是一样。

    剑灵则是看着那幻阵,默默无语,忖道自家这位剑主,果然还是没有暴露自己两具身外化身的打算。除此之外,也有掩饰四尊雷火天傀渡五阶雷劫之意。

    不过如此一来,庄无道想要迫退这三位大敌,无疑是极其艰难。至于战而胜之,更是想都不用去想。

    甚至此刻,庄无道便连太霄阴阳剑,都不能动用。至于她的轻云,在这些上界合道修士面前,更不敢暴露。

    尽管这二人未必能认得这口上古神剑,可也不能不防万一。不到万不得已时,最好是莫要使用。

    而在任由两具化身,接过了练器与阵法的操控之后,庄无道则又默默将一对金丝拳套戴在了手上。

    这是魔莲子当初遗留,后来在沐渊玄天地神锋加持的剑气斩击下损毁。不过这二十年来已被他修复,又抽空提升了一层品质,祭炼了一番。如今已是四十八重法禁,被他当成了备用的法宝武器。

    如此等待着,仅仅数个呼吸之后,庄无道就忽然一声冷哼,闪身出了阵外。

    此刻那三人正在着手布置着,可以扰乱他‘雷火乾元,的阵法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