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一九章 大劫起源
    也就在庄无道,进入火云窟之后不到三日,这处连绵的山脉之外,又出现三个身影。

    其中两位做道装打扮,一人头戴着乾天宗特有的天玄气冠丝丝紫气垂下,配合那紫绶元阳道衣。一身贵气逼人,道韵十足。另一人,则只是简简单单的一袭青衫,身后负者一口长剑,可浑身上下,却阴含着一股绝世无匹的锐气。

    而另一位,却是一身青色袍服的僧人,二十岁年纪,面如傅粉,唇红齿白,五官俊俏无比。不过任何人若仔细看,都能体会到这位僧人浑身上下所蕴的沧桑佛意。

    除此之外,此刻在三人身后,还另有两尊棺椁漂浮于空。随着三人的身影,遁空而行,居然也毫不落后。

    “此处山脉,地势与南屏诸山相仿。周围的化形妖修,常以火阴山称呼,至于那处洞窟,则名为火云窟。是恶地中所有火系妖兽的根本修行之地,常有十数位四阶大妖守护,亿万年来都无任何魔修敢靠近此间。所以世人皆不能得晓其中详细——”

    两位道人之中,左侧身属乾天宗的那位只有二十岁许,同样是面貌俊俏,不过气质却更为硬朗,又带着几分儒雅之意。此刻脸上正透着莫名笑意,为身侧二人介绍着此地究竟。

    “就如二位所知,我曾侥幸得到过千年之前那位不死道人的衣钵传承。所以得知那一位,曾在寂灭之前一百余年的时间,进入过这火云窟。不过最终还是不能探查到里面究竟,不得不依靠其不死之身,从窟内重伤而退——”

    话至此处,旁边那位负剑道人,眼中却透出了几分冷哂之意,也不知是在嘲讽些什么。

    “换而言之,这里面的东西,便是不死道人全盛之时,也无可奈何?”

    “确实如此”紫衣道人笑了笑,面上的神情,依旧诡异:“据说里面有不少四阶天生精灵,还有各种魔类妖修。除此之外,还有天地伟力隐伏于内,的确堪称凶险。再若两位将此处与那南凭诸山稍加对比,就会发觉,这藏玄江南与极南恶地,恰好是个阴阳鱼状。而那地魔窟与火云窟,则正为阴阳之窍,互相对应。至于下面,按照不死道人记载,应该是正逆五行混沌之地。内有正逆五行灵珍生成,可惜不死道人百般寻觅,都未曾寻得,反而自己遭遇重创。

    负剑道人与年轻僧人闻言都毫无异色,看到了此处地形就已可联想,无需旁边这位特意提醒。

    “初时不死道人只是感觉好奇,才准备入内一观。可那次重伤之后,就知此地必定隐藏着这片天地间一个绝大秘密。所以二十年伤愈之后,亦曾打算从离尘宗的地魔窟下手,看看其究竟如何,可惜那玄策,亦是一位不凡人物。天机碑内虽是排位第九,可实则能入前五之位。依靠一座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与传法十殿,让不死道人几次三番都无可奈何,甚至一次为玄策暗算,差点被其诛灭两头尸王。而那时的不死,已寿元无多,无可奈何之下,也只好选择放弃。四处搜寻天地灵珍,准备‘逆五行七罪祭神大阵亦突破练虚,跨界而去——”

    “不死道人如何,与你我无关。”

    此时出言者,仍是那位负剑道人:“老道只想问一句,道友你真能够确定?”

    “这我怎能担保o里面的情形,我也只知大概。”

    紫衣青年摇着头,神情淡定自若:“不过既然你们为此已寻觅了一万余年,那么想必这天一界中任何隐秘之地,都已一一确认过了才是?若说这世间,还有什么地方最有可能,这火云窟内必定是其一。我想那怒江道人,是万年前最后一位降临此界的合道真君。可那位弃东海陷空道不取,偏选择南屏山立离尘根基,绝非无因。”

    负剑道人略一凝眉,他不喜欢旁边这人说话的语气,

    那年轻僧人却是一笑,口诵佛号:“无量真佛方道友之言,其实说得颇有道理。既然已经来了,那么这火云窟无论如何都要探看一番才是。不过方道友有一句,却是说错了。真正开始探查那存在,只是九百年前才开始。万年之前,燎原寺那位陨落先辈,亦非是为此物而来,而是为在此界之中传承道统。说来老衲天一修界之行,也与不死道人有关。沐渊玄道友,莫非未曾与你言及?”

    “我只知不死道人自视太高,欲冲击练虚不可得,反受大阵之力反噬。危急之际,将‘逆五行七罪祭神大阵,之里转而导向界外,最后破界未成,修为也未能成功提升,反而使自己陷入死境。道友之意,莫非是想过以不死之能,居然真能破开那界外星障?”

    “那是元极星障”

    僧人语气淡然:“这天一界之内,如今是许进不许出,即便想进来也不是那般的容易。不过那元极星障,的确是已开始松动,有多种原因,除了天一修界历代元神修士的冲击之外,还有一万余年前,一位真魔魔主,陨落在仙墓之外此亦是一桩奇事,这位魔主并非是死于任何大敌之手,而是就自己在仙墓之前,自碎了元神本躯,那时不止周围诸界震惊,据说便连天仙界内,亦是震动不已,认为此事,很可能是大劫起源。不过,那元极星障,即便无有这些变故,也在不断消散。不死道人与那位魔主,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颗稻草而已,不过若非这两位。我洗心寺实难得知此界之中,还有着这样的隐秘。”

    “原来如此我曾听沐师兄说起过。不过,难知真假——”

    紫衣青年诡异的微一挑唇。不过又面目一凝,看向云空。似乎在与什么存在对视着,而青年的神情,也越来越是凝重。

    “这又是谁?”僧人同样上望,周身上下隐约有赤金色梵文显现。一双慧目,可见那厚重云层之内,赫然有一只插翅巨虎在内潜伏。那双虎目,竟透着无形庚金气,居高临下的俯视着。

    “紫虚风虎,血脉融道,你们天一界内,除了那两头神兽之外,居然还有修为如此深厚的大妖?”

    “名为金太极,只是比别人活得更久些而已,迄今为止,已经有七千年岁月。,

    紫衣青年已经收回了目光:“千年不见,他的修为,倒是更见精湛了。”

    他说的是轻松淡然,不过无论是那负剑道人,还是那年轻僧者,都不能不去在意。

    一位实力可比肩沐渊玄的大妖,任何举动,都引人联想。若这金太极心有不测,那么三人这次火云窟之行,必将生出无数的变数。

    紫衣青年却根本不去理会,径自往那火云窟的洞口行去:“放心,这位在千年前与不死道人,有过不战之约。我为传承不死衣钵者,那位绝不会主动对你我出手,大可不必去管他。”

    闻得此言,负剑道人与年轻僧者不禁面面相觑,正不知是否该听信此人之言时。那紫衣青年的身影,却在火云窟的洞口处忽然一动。目现奇芒,看着下方。

    “这是,离尘宗的都天神雷?是《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

    那年轻僧者的白眉一挑,一个闪身之后,也到了洞口所在。佛目下望,直照熔岩之底两千丈处。

    看似这下方的熔岩火湖,一切平静,然而年轻僧者,却能从那一切蛛丝马迹中,洞察出所有的真相、

    “不是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而是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三日之前,有人经过此处,以太霄都天神雷,斩杀四头四阶火精灵。”

    “也就是说,是离尘宗重明阳神录?”

    那负剑道人,也同样到了洞口处,目中若有所思的下望:“据说此世之中,修成重明阳神录者,共有两人?”

    “是有两位不错,不过除了那位庄无道之外,就再不会有别人。我也听得消息,几个月前,此人曾为恶地兽潮突然大增之事,深入极南恶地探查,至今都未曾返回。”

    紫衣青年笑了笑,兴致高昂,眉间隐约有一丝杀意凝聚:“如此说来,还真是巧了,方某胸内,如今正有一执念未解”

    准确的说,是他身体中,所遗留的一丝,化不开的戾恨

    而此时那道人,僧者,也无不肃容三圣宗的大敌,导致燎原寺几乎沉沦的那位绝顶强者,如今也在这火云窟内么?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