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一八章 玄萧之死
    “原来如此——”

    庄无道已经明白了过来,怪不得初见之时,此妖的战意为何会如此之浓,照面就是一场大战。那个时候,此妖并非是视他为食,而是为发泄怨气。

    这么说起来,那位玄萧祖师确实有些不厚道,不过庄无道心中,却是略有些佩服。若非玄萧使出此计,藏玄江南哪里能得这几千年安宁,这么快就恢复元气?

    若非这六千年来离尘宗不争气,再未出现似玄萧这般的人物。以玄萧留下的那些后手,六十年前的离尘,即便还比不得三圣宗,也可与赤阴太平交相辉映。

    自然这金太极之言,庄无道也不敢就这么轻信,是姑且听之。玄赤朱果么?这是一种五阶的灵果,若是人类服食,可直接增两百岁寿。可妖兽不同,因身体的血脉,更适合药性。往往能从那些灵果灵药中,获得更大的好处。

    玄赤朱果是朱果的变种,融合了一种后天玄赤金气。而‘紫虚风虎则是白虎之后,西方属金。

    而更使庄无道在意的,还是金太极意念中,那仍旧凝而未散,若有若无的敌意。

    “那么金兄之意,是欲向我复仇出气?”

    “确有此意金某这六千年内,心中常有不甘——”

    金太极也不讳言,不过语气却又缓和了下来:“西南面那个魔地,我数次试探都被迫退,心中常有忧虑,知晓那里迟早是我死劫。你能将其铲除,也算是间接救我一命。”

    “救命之说不敢当,那时庄无道只是自救,也胜得极其侥幸。”

    说话之时,庄无道唇角微抽,原来这一位,也并非是全然不知好歹。如此说来,两个月前那一战,很可能是故意为之。只是这位到底是欲试探,还是另有什么目的,他就不清楚了。

    不过心中的战意却是淡了几分,知晓对方,其实也并未心怀杀念,所以也不打算动手。

    与这么一位绝顶强者交手,代价实在太大。哪怕他此时已与两具神外化身汇合,再若交手。自己已有着十成以上的胜算。

    “无论是否有意,对我而言,都可说是活命之恩。不过你也修想我会报答,最多就是恩怨两清。”

    金太极冷冷一哼,目光炯然:“我从那些魔修口中知道。你们离尘宗几十年来在死渊之北越来越是强大,已是天下最大的几个圣宗之一。当年我对玄萧真人发下的誓言,金某必会遵行。甚至金某死后,只需我这一族还在,就可约束极南恶地之内所有未曾魔染的大妖,都不得越过死渊。不过也请你们离尘宗之人,亦不得踏入恶地一步”

    庄无道挑了挑眉,饶有兴致的笑着。原来这才是金太极的真正目的,听起来这‘紫虚风虎,一族,似乎发展的很不错。甚至日后还有能继承金太极,继续压制整个极难恶地的继承者。就不知其族中,如今实力到底几何?

    略一思忖,思及自己在渡过死渊时斩杀的那头魔化妖虎,庄无道就微一颔首:“就依你之言,只要你们风虎一族还有能力践行誓言,那么我离尘宗之人,就绝不会图谋这极南恶地。至于道友那句不得踏入恶地一步,却是有些过了。譬如有魔修杀我离尘弟子后逃过死渊,难道我离尘宗之人,就从此不能越界追究?还有不久之前,你口中说的魔地,只怕也非是你等所能应付?话再说得难听一点,这已超出你我二人能力之外,非你我所能限倒是你们风虎一族,需要什么资源,日后大可寻我离尘宗交易,”

    他却只是承诺这金太极有能力管束这恶地之时,离尘才会守约。若这位大妖的后人,已无资格做离尘宗的盟友,那么这盟约自然也就可以废弃。

    庄无道并不欲对妖修赶尽杀绝,要知凡事有度过犹不及,这天下间总要有一两处妖类容身之地。哪怕那天南林海内的妖修,他亦有意保存。而以如今离尘宗占下的地盘,也足够日后数万年繁衍所需。

    不过庄无道也同样不愿,就此束缚住日后离尘宗的手脚。难道还定要等到恶地中的妖修魔物,大规模的北犯之时,才能做出反应不成?

    倒是这‘紫虚风虎,一族,倒是可以扶植一二。庄无道也不愁对方会成为离尘宗的威胁。妖族的血脉传承,远比人族困难。能以这些许扶助,就换得离尘南面万年安宁,这笔交易划算得很。

    而这次却是轮到金太极沉默了良久,最后双目微敛:“你和你那玄萧祖师一样,都是一般的狡猾之人不过,没有了我紫虚风虎一族的极南恶地,金某也不会在意。”

    这句话道出,此处的气氛就是一松。二人之间一千五百里处的半空中,也耀起了一团光华。庄无道知晓对方这是欲以心神为证,互换誓约,当下微微一笑,蓦一挥手。同样一道白光闪耀,与对面那光华互相抵消。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已足够代离尘,立下这一誓约。

    而金太极的视线,也终于满意的转向了那火云窟:“第一位进入此窟的,便是玄萧道人,进入之后,就再未返回。至于第二位,则是一千年前,一位不死不灭的存在。我也曾与他一战,最后平手了局,”

    “不死不灭?可是不死道人?”

    庄无道的心绪,再次波动。金太极语中透出两个信息,其一是这火云窟内,很可能就是玄萧祖师陨落之地。二是发现这里异常的,也不止是他们离尘宗的祖师。

    千年之前,不死道人亦曾至此间。

    金太极轻轻点头道:“就是此人,他身躯可无限再生,更控有四具尸王随身护持。我用尽了所有方法,将他杀死六次,可都在瞬间复活。后来听人说起,那位名唤不死,是一千年前,天机碑中的总榜第一。此人进入火云窟内,历经整整二十日夜。最后以残躯逃出。”

    便连不死玄萧,在这火云窟内也是一陨一伤?玄萧亦是当年的天机碑第一,陨落之前的实力,绝不在自己之下。而那不死道人,实力也绝不会强过玄萧多少,之所以能逃出,估计还是仗着自己不死不灭之身,

    不过这火云窟内的凶险,由此可见一斑—

    心中暗暗吃惊,庄无道的面上,也是现出几分感激之意:“多谢金道友提醒,庄某必定会小心为上

    “也就是说,你依然欲一意孤行,自寻死路?罢了,你之实力,已在千年前的不死道人之上,说不定能活着返回。这东西就算我赠予你,或可助你一臂之力。两千年前,我亦曾有意一叹究竟,寻到了此宝,不过半途感觉到威险,便又原路返回,”

    说到此处时,金太极已遥空将十几样红光闪耀的东西抛来,语气却仍是冰冷:“你也莫要误会,金某只是不愿与我订下盟约之人,早早就死于这火云窟内。”

    庄无道撇了撇唇,径自将那东西接在手中,也在一瞬间就已辨出此物来历:“这是禹火天珠?”

    赫然是一套五阶的禹火天珠,总共二十四枚。这是一种火系至宝,可以当成避火珠使用。不过最大的用处。还是拿来练器,价值更在他以前取的的五阶‘墨沉石,之上。

    除此之外,其中几颗禹火天珠中,还留下了金太极的几丝精神印记。

    将两千年前,他在那火云窟内的一切经历际遇,都刻印在内,任由庄无道观览。

    庄无道不禁动容,毫不客气的将这几枚禹火天珠收入袖中,遥控一揖道:“多谢算我庄某欠你一个人情。”

    他并不惧火力,不过自从那十六面火阳明镜毁去,他就在寻觅代替之物。不过一直未有什么让他满意的材料,只能暂时搁置。而这二十四枚禹火天珠,正可让他炼制一套火系宝物。

    还有那几丝精神印记中,关于火云窟内的详情,对他而言,同样是不可或缺,

    那金太极却已是背生双翼,飞身飘退,远远的飞离:“那魔血之事,我会继续代你追寻,不过能寻到多少,全看天意。那些魔修与魔染之物,非我能制,需得你们离尘自己应付——”

    话说到一半时,金太极就已不见了踪影。庄无道遥遥看了远方一眼,就也不再停留。一边提取着禹火天珠内金太极的记忆,一边往那火云窟的入口内行去。除此之外,还分出了一丝心念,与剑灵交流着。

    “妖修寿元悠久,真让人艳羡。我们人修为求突破六百五十年岁寿而拼死拼活,历代来不知多少人前仆后继,在练虚境前撞得头破血流,可这位金兄,却是轻而易举,就有着万载岁寿元。”

    “你羡慕妖族,可这世界,不知有多少妖修,在羡慕着你们人类。当年你们人族祖先,也是身列四大魔猿之中,肉身强横无边。之后历经千万年衍化,才改进提升到如今的人族之躯。固然是体质孱弱,寿元不永。然而若论可塑性,却是世间诸族中的最强,有人人皆衤绅血,之说。而生殖繁衍,也是远胜过那些神兽——”

    剑灵在心念里面嘲讽着,庄无道却无瑕反驳。他甫一进入火云窟内,就遇到了麻烦。才下沉不到两千丈时,那熔浆之中,就已经有四头四阶火精灵,各自暴怒扑来。

    庄无道毫不犹豫,立时先发制人,整个火窟之内,都闪耀起了刺目雷光。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