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一七章 阳窟秘辛
    三个月后,死渊之南十七万里处,一座连绵的大山之上,庄无道身行蹙立于此,遥看着远方若有所思。

    这是他与两具身外化身的汇合之地,而庄无道手中此刻,正有一枚血色球体,在缓缓转动着。不时震颤,似要从他手中逃脱,可惜被庄无道的真力死死镇压着,难以动弹分毫。

    这是庄无道与两具化身,在这三个月中陆续收集到的魔血。三个月时间不眠不休,除了追踪之时较为麻烦,以及自己的化身两三次遭遇几头四阶大妖围攻之外,过程倒还算顺利。不过他最后,到底还是没能够将所有的魔血,全数收回。

    仍有八滴流落在外,而被庄无道收回的,总共是一百二十三滴,大多都汇聚成了这颗血球。

    庄无道并未将之毁弃,而是将之凑在了一起。

    这亦是魔主精血,不过较之几十年前庄无道所得的那三滴,稀释了至少百倍。可即便如此,亦是此界魔道修士眼中,梦寐以求之物。价值甚至还在那三滴魔主精血之上,只因后者,不到登仙神境的魔修,根本就无法炼化,不是他们所能消受之物。

    而他手中的这些,只需不惧未来那位可能复生的魔主怒火,足可使一为普通的元神魔修,在天机碑上提高至少二百位的排名或者使一位筑基魔修,在短短二十年内,成就元神之境

    相比起来,那七阶阴魔血葵,根本就不算什么——

    可惜的是,那位阿鼻平等王的对此物完全不感兴趣,咒印毫无反应。

    估计自己即便将之血祭了也不会得到些什么好东西,庄无道也就彻底断了这念头。自然他亦没打算将此物资敌,让魔修从此大兴,威胁离尘。

    只所以将这些魔血收集,只是准备以此为媒介,窥测感应另几滴魔血的下落。

    不过此刻,庄无道的注意力,却并不在于这手中的血球,而是一千里外,同样隐藏在一处山脉之内的洞窟。

    而这山脉,也大致与南屏诛山相仿,也一样是灵气四溢,是可与离尘宗的南屏山脉及天南林海,并驾齐驱的一处灵地。

    若此时能飞凌二十万丈云空往下观看,就可发现这里的位置,与南屏山脉,以及地魔窟恰好对应,是阴阳鱼的鱼眼,是太极图中的阴阳二目。

    甚至连这地形地势,都是差相仿佛。若一定要说这两处所在有什么不同,就是那处地下洞窟内,并非是寒力煞气,而是火热熔岩。

    “果然是一个混沌太极”

    庄无道的双目微凝,千万个思绪在心念内不断的闪过,此刻胸中既有强烈的好奇,也有着一丝丝的畏惧忌惮——非为其他,而是对真相的畏忌

    深吸了一口气,庄无道强压住了杂念,而后视线就又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自己身后。就在大约三千里外处,此刻正有一位虎面老者,同样也是目光冷冷的向他注视过来。

    那是一只真身为‘紫虚风虎,的四阶大妖,大约两个多月前。庄无道在追缴魔血之时与之相遇,一人一妖,在十万里外的一处所在,整整大战了一整日的时光。

    庄无道除了两具化身以及‘借法量天,之外,所有手段几乎全出,也只能略战上风。这虎妖的名字,明明不在天机碑内,血脉也未提纯至神血层次。可一身实力,却全不在天机碑排位第一的沐渊玄之下,甚至可能更胜一筹只因这一位,那一战中分明有所保留,未尽全力。

    哪怕庄无道最后试图作弊,让恢复之后的剑灵,代自己操控身躯,也仍是平手之局。

    世间所有妖兽之属中,有不少的兽类,尤其受先祖血脉的亲睐。不止是修为境界的提升超过同类,在血脉进入化圣阶之后,更可引来先祖战灵眷顾,觉醒一种沸血,的神通。往往是以寿命本元为代价,严重些,甚至需要燃烧蜕化血脉之力,不过相应的,这沸血,却可增持战力。

    且沸血,的强弱不等,有些强至十余倍,有些则只有一两成左右,微不足道,更有着不少的限制。不过这‘紫虚风虎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好在此妖并未魔化,还可交流,在双方都无可奈何之后,庄无道终以一滴魔血,解开了误会。

    不过之后两个多月中,这位大妖都是跟随之后,始终保持这三千里的距离,远远的窥视监测。偶尔当庄无道一筹莫展时,也会直接出手相助

    不过有着着么一个大妖在身后,任谁都难以心安,哪怕对方表面上,并未表示出多少敌意。

    尤其是自己,即将进入到这么一处危险所在之时——

    庄无道心中不禁苦笑,面上却是丝毫不显,神情淡然的问:“那魔血之事已了,暂时我已寻不到更多。不过这火窟之内似乎有些名堂,我欲入内探看一二,虎兄莫非也欲随行?”

    真要再尾随,那就必定又是一场大战。而这一次,也必定要分出胜负不可。

    那虎面大妖却是深深看着庄无道,并不说话。直到庄无道隐觉诡异时,才开口道:“此处名唤火云窟,这方地域中的火系精兽,都喜在此处沐浴。不过这七千年来,我也曾见过有两位与你一般的人族修士入内”

    庄无道心中一惊,神情转为诧异:“竟有此事?不知虎兄,可能将这二人身份相告?”

    心中却隐隐有些不信,七千年这头‘紫虚风虎居然活了七千年哪怕是神兽,以四阶之身,也不可能活过三千年岁月

    而四阶化圣血脉的妖兽,寿命极致,也只是一千六百载而已。

    妖兽寿元悠久,不过成长缓慢。似袁白,已是妖修中进阶极快的一位,可此时也已有七百余岁。换而言之,袁白在其巅峰时间,也最多只能活个四五百年而已,并不比人族长多少。

    虎面大妖明显是看出庄无道的不信之意,不过并未在意:“你可唤我金太极,这是六千年前,一位名唤玄萧的修者,给我起的姓名。”

    “玄萧?”

    庄无道胸中再次波澜微生:“那是庄某宗门的一位祖师”

    也就是说,若这金太极之言是真,那么六千年前的玄萧祖师,在扫荡极南恶地之时,也曾进入过这火云窟。

    可为何玄萧祖师留下的修行笔记中,未有记载?离尘宗内也未有只言片语,交代后辈o

    似这等重要之事,对后辈绝不该无有提示。

    “道友的祖师?意料之中你二人施展的雷火之力,性质都相仿。你道业虽不如他,可掌控的雷火威能,却更在其上。”

    金太极面色淡漠,语气也是平淡无波:“六千年前,我受他指点扶助,成就化圣血脉。不过那位却亦以此恩相挟,要我立誓在这有生之年,为他镇压南方恶地,不使恶地中群魔北侵。你可知这是为何?”

    庄无道默然无言,半闭着眼聆听。忖道离尘宗这千年无灾无劫,难道就是因这位金太极之故?

    “只因我幼得奇遇,曾服食了一枚玄赤朱果,天生就有着八千载岁寿。吾之天赋血脉,皆不如其他同族,然而活得久了,自然就能比别的妖修强上一些。”

    金太极似冷笑,又似自嘲:“记得千岁寿元那年,我还只不过是刚入三阶不久。那时得你那位祖师之助,却只用了二百年时间,不但血脉化圣,更轻而易举,进入四阶巅峰。那时我懵懵懂懂,对你那祖师感激之至。当玄萧诱我立誓时,浑未能觉其中陷阱。可之后六千年时间,都不得不为此誓劳神费力,无一日能得安宁。六千年来,不知有多少场血战。”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