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一六章 恶地真相
    整整十日之后,庄无道才从入定苏醒了过来。借助事前服下的丹药之助,他现在元神已复,不过仍有几分虚弱。这是难免之事,至少要一两年时间的,才可真正恢复,好在对战力的影响不大。

    让人欣喜的是,自己两具化身,此时也已恢复了过来,各自藏入虚空之中。那是庄无道特意以乾坤大挪移,借助一件太虚法宝之力,为自己开辟的特异空间。既不在天一修界之内,又不属于无量虚空。

    除此之外,一直养在他剑窍之内的轻云剑,此时也已恢复了几分元气。剑灵此时,虽仍然无法操控他身躯,甚至也不能再剑身之外显形,不过却已苏醒了过来,能与庄无道对话。

    “剑主这重明剑衣,之前我不甚看好。要完全发挥作用,必须得剑主至灵仙境之时。可有了三身一体与借法量天之后,却觉这门神通,乃是神术。价值更胜于重明剑翼与那雷火乾元。”

    庄无道闻言微笑,他也没想到,在那样的绝境中,只一式重明剑衣,就能翻转乾坤。此术本来他也没指望能在自己仙境之前,起到多大作用。可一式三身一体,一式借法量天,却使‘重明剑衣就此脱胎换骨。

    不过说此术胜过重明剑翼与雷火乾元,却是过了。最多只能说是现阶段,刚好相当而已,自己也绝不能因此就自得自满。

    “此术也最多只能加持十五六人而已,与重明剑翼相当。不过论到战力的增幅,却远不如后者。再者此术,也仍有许多不足,这次只是你我遇到的对手蠢而已。”

    重明剑翼,可是能使人增人三倍到五倍之力,而雷火乾元更可立时召出一座可庇护十万人的大阵

    且重明剑衣也不是没有破绽,只需对手擅于运用柔力,或者以超出重明剑翼能力之外,至坚至锐的犀利劲气打击,还是有办法突破重明剑衣的防御。

    而在方才,无论是魔血圣胎打出的阿修罗化血魔掌,还是那天蚀地缺灭神指,都不可能做到。

    再退一步,在这‘重明剑衣,失效之前,对手避而远走,不与你正面接触,或者是只守不攻,也能让你无可奈何

    只有到自己登仙之境,开辟十六个灵窍,‘重明剑衣,可一日十二个时辰持续的使用时,才可当这衤绅术,之称

    “加持十五六人,已经很不错了。配合重明剑翼,剑主足可将袁白李玄安等人,提升到天机碑前十六位的层次。且此术之威,可随蕴剑决的提升而增长,且还有完善余地,潜力远在重明剑翼之上。我期待剑主第五层蕴剑诀之后,是否能无中生有,反弹转嫁一倍又二成之力。”

    剑灵虚弱的一声笑,知晓庄无道是在口是心非,其实心里颇为自得,便直接转过了话题问道:“我观剑主,似是愁眉不展,不知是为何事心忧?”

    “确实有件事让我放心不下”

    庄无道皱了皱眉:“我想知道,最后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知晓当时的剑灵已经晕迷,不能知后续之事,庄无道便于脆以意念,将自己记忆中的画面,映入到了剑灵的灵识

    “按说这魔血圣胎已毁,大患虽未彻底解决,也应能暂时消弭才对。可在那时,我却觉是不安之至。心潮涌动,似有大祸降临。”

    “这是,元血蕴神?的确是大祸,那是魔狱中的元血蕴神大法,应是那位魔主在魔血圣胎之后,留下的最后一种复生手段。”

    剑灵语气沉冷,为庄无道解释着:“洒出万滴元血,与其他生灵融合,制造出含蕴其血脉的‘魔子壮其筋骨血气,增其修为灵根。将这些生灵都逐步推至高位,最后鸠占鹊巢,以这些生灵的肉躯为胎,养蕴出自己的真神。”

    语音一顿,洛轻云似是担忧庄无道不解,特意又筹措了一番言辞道:“剑主可听说过蜾蠃与螟蛉?蜾蠃常捕捉螟蛉抚养,将己身之卵于其体内。最后当孵化之后,那蜾蠃之子,便以螟蛉为食。所以世人误以为蜾蠃不产子,喂养螟蛉为子,才有螟蛉有子,蜾蠃负之这一说,其实真相极其残酷。而这所谓元血蕴神大法,虽与螟蛉略有些不同,不过大致却是相仿。”

    庄无道听得不禁一楞,忖道这魔道之法,果然是诡谲邪异,也足够残忍。而后就又听云儿淡淡道:“这为真魔魔主,能否真的以此法复生,蕴育恢复出真神我不知。不过这极恶之地,最多不出十年时间,就定有一大批实力可比拟六阶实力的妖兽,或者魔修出现。而且——”

    语音未尽,庄无道就已知其之意,立时倒吸了一口寒气。比拟六阶实力的妖兽与魔修,而且多半是有着自己的灵智。那些六阶刀魔的战力,固然也算强横,可却绝无法与这些拥有自身灵智的大妖魔修相提并论

    至少这些妖兽,绝不傻乎乎的,在他使用‘重明剑衣,这门玄术神通的时候,再狂攻猛打。

    “看当日影像,剑主最后放走的,足有一百余滴魔血。若全数融合,那就是一百余头大妖,又或者实力可堪进入天机碑前十位之内的四阶魔修。”

    说出这句时。哪怕是聋子也能听出剑灵的无奈:“好在剑主最后以术法锁定了这些魔血的方位,这灾劫倒也不是无法挽回。”

    庄无道心情,却半点都轻松不起来,他最后固然是天璇照世大法,以星力锁住这魔血的方位不错。可这种感应,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淡。而且那些被魔血融合的妖兽魔修亦非是死物,他们会隐藏,也会压制他的星力感应。

    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时间不多。

    思及此处,庄无道直接一个挥袖,那庄玄通与庄九真,就又再次从虚空中踏出,各自一礼。

    “谨遵师兄之命,猎杀魔血,玄通尽力而为。”

    “玄通往西,我便往北。这恶地的南面,就交给师兄。师兄如今独身一人,万要小心为上。”

    随着这语音,两具化身皆飘然远去,庄无道则眉头紧凝,看着那空中的天璇星。

    对与化身的安危,庄无道倒是没什么好担心的,这极南恶地之内,总不可能有第二具魔血圣胎。为尽快剪除后患,也是必须得分头追杀不可。即便真有什么凶险,有自己在,两具化身就可无限复生。

    四十年后,别说是百余头实力可以比肩总榜前十的大妖,哪怕只有三五位,他也无法承受。

    庄无道自己也同样起身,又仔细看了周围一眼,见此处再无什么值得他注意处之后,便也动身往南面行去。单手持决,以天璇照世真经的星力锁位之法,继续感应着那些魔血的下落方位。

    “剑主的天璇锁位,最多维持三月。以三月为期,应足可将南方恶地,彻底扫荡一次,祸患不大。其实换个角度来看,这也是好事。百余位大妖肆虐,总比那位真魔几百年后就此复生得好。”

    剑灵不伦不类的劝慰,却使庄无道心绪更是阴沉。真魔复生,那好歹是在几百甚至上千年后的事情,短时间内,那位魔血圣胎都只能困居于此,以待觉醒魔主真神。那些守护圣胎六阶刀魔,也不会轻易释出

    可如今的情形,却是十年之内。离尘宗可能就有一场大劫。而这三个月的时间,固然足可让他扫荡一次这南方恶地,可也只能是粗略的由北至南梳理一遍而已,怎可能做到无一漏网?

    不再耽搁,庄无道的意念,已经遥遥锁到了一处魔血的方位。便直接施展开太霄乘风遁法,人如风驰电掣般的掠空前行。

    只是此刻,剑灵却又忽然出言:“其实我还有一事,颇觉好奇。想那条天堑死渊与剑主身后的天岐山,莫非都是因这魔血圣胎而生?”

    “这怎么可能?”

    庄无道一声失笑,只觉是无比荒唐。这魔血圣胎最多只几百年的火候,而那死渊与天岐山,莫不都是形成于几百年之前,哪里能扯得上关系?

    可随即庄无道却又是心中微动,以剑灵之智,怎可能问出这等样的蠢话。方才这一句,必定是别有用意,或者是云儿,已经窥透了这恶地之中的奥妙。

    “云儿,你的意思莫非是——”

    “只是略有所得”

    剑灵轻笑,提示道:“剑主就不觉这藏玄江南与这极南恶地的的地形,似是一个大型的阴阳鱼?”

    庄无道几乎是一瞬间,就联想到了地魔窟下,那正逆五行混沌,阴阳轮转之地。

    再在脑海之中,细想这藏玄江南,还有那极南恶地的大致地形。庄无道的瞳孔,不由微微一凝。

    以天岐山与死渊为间隔,这藏玄大江以南果然是一个阴阳鱼状

    而离尘本山中那处地魔窟,也恰是阳鱼中的阴眼位置

    换而言之,若自己与剑灵的料断不错,极南恶地这条阴鱼中,也必定有一处‘阳眼,

    顿时思绪万千,庄无道心中已蠢蠢欲动,不过最后还是压下了最后前去一观究竟的念头,继续追寻着那魔血方位而去。

    当务之急,还是先将十年之后的大劫化解,或者将这灾劫的威胁,削弱到最低,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